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73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女儿脸上的笑容越是灿烂,费莉亚越发觉得自己的选择是真的正确,塞茜莉亚和梅雪的相处为已经注定了结局的她们打开了新的一条路,唯一让费莉亚担忧的是她不知道丈夫的那边是否会得到消息、

当然,她相信自己的爱人能够理解她的苦衷,实际上他也曾为了费莉亚的病辗转难眠,也为此苦恼许久。

费莉亚打算之后看看能否通过一些渠道和那边取得联络,她虽然希望自己能好起来,也希望塞茜莉亚能健康的长大,但同样也会在意丈夫的感受,他一定很担心。

“等到了罗德岛之后我一定把朋友都介绍给你认识,像铃兰、迷迭香和巫恋她们,啊对了还有阿米娅,不过阿米娅比较忙,都不来上课的。”

“上课?”

“嗯,罗德岛上的小朋友是需要上学的,平时还可以打零工挣自己的零花钱呢。”

其实像铃兰那样的父母定期给零花钱的孩子并不多,像巫恋就是选择了成为罗德岛的干员,执行任务都还有额外补贴,伊芙利特的话一切开销都有莱茵生命给报销。

至于梅雪,小狐狸去可露希尔的那边买东西都不需要付钱,罗德岛当初建立的初期资金有一般都是他给的,他不找凯尔希和阿米娅要钱就不错了。

“那我也可以吗?”

“唔~塞茜莉亚你可以去罗德岛的温室帮忙照顾那些植物。”

“是浇花那样的吗?”

“嗯,莱娜姐姐肯定会很欢迎你的,啊,你也可以帮我照顾我的植物,我会付钱的。”

虽然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更好,但梅雪总是会被各种奇奇怪怪的事情缠住,这段时间他都没怎么给大家浇水。

“哥哥的植物?”

“对的,啊我还没给你介绍过呢,比如这个……”

小狐狸三两口把油条塞进嘴里舔了舔手指,伸手从尾巴里拿出一颗毁灭菇放在了旁边,在看到这么大个玩意儿的时候安洁莉娜下意识的就想拔腿逃命,因为她可是听说过这玩意儿的威力到底有多大的。

不过塞茜莉亚和菲亚梅塔等人可不知道啊,她们只是看着这颗比梅雪都还大的蘑菇啧啧称奇,这玩意儿还是黑色的,有点帅啊。

“这个叫毁灭菇,脾气很好的,不过不喜欢别人随便摸自己,和我一样讨厌被人吃。”

听到梅雪这么说,塞茜莉亚连忙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她刚想着这个大家伙煲汤一定很香呢。

“毁灭菇……我怎么听上去有些不太妙呢,这玩意儿该不会是什么武器吧?”

菲亚梅塔是见过梅雪使用这玩意儿的,虽然上次小狐狸拿出来的是紫色的蘑菇,但这么大的一个,还是黑色的,肯定更厉害。

“武器的话也不算吧,唔,博士姐姐说遇到坏人的时候把这个丢出去就好。”

“那它能干吗?”

“会爆炸!”

小狐狸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如今的毁灭菇不管是爆炸的威力还是范围都原声当初,甚至于博士小姐都在琢磨着这玩意儿丢出去之后会不会伤害到梅雪,何况凯尔希说什么都不给测试一下爆炸威力,说是担心罗德岛没了。

“爆炸?”

“对,boom的一声然后爆炸,大概……会把拉特兰都给炸了吧。”

梅雪下意识的含住自己的手指,这个判断的依据来自于塞壬姑娘们,按照那些姑娘的说法,梅雪的毁灭菇如今的威力属于是比较过分了,深海的海嗣们表示深有同感。

“这玩意儿威力有这么大?”

菲亚梅塔将信将疑,毕竟梅雪说的也太夸张了,这玩意儿虽然大了点,但就算是炮弹也最多把这个炸塌陷吧。

在一旁一起吃早饭的彩虹小队四人组则是从刚才开始就被梅雪拿出的这个玩意儿震撼住了,作为来自地球的穿越者,虽然以前都是在做着各种工作,但这几个人也不是什么游戏都不接触,至少休息时间还是会玩点休闲益智的小游戏的。

至少《植物大战僵尸》他们都玩过,甚至还玩的破解版,所以对于梅雪拿出来的这些玩意儿哥几个那叫一个门清啊,这可不就是毁灭菇吗。

“你们说,这是巧合吗?”

“可能是吧,前段时间我们不是还见到了什么乌萨斯方块之类的。”

“可是这长得也太像了吧?”

几人窃窃私语了一会儿,然后还是亚历山大稍微凑到了梅雪的身边,当然他有刻意不去碰那个毁灭菇。

“咳咳,梅雪啊,除了这个毁灭菇你还有没有别的……额,我是说豌豆射手啊,小喷菇什么的。”

“亚历山大叔叔你怎么知道的?”

梅雪一脸惊讶的从尾巴里把亚历山大说的几样东西全都拿了出来,甚至还有一颗毁灭菇。

这下小狐狸感觉到彩虹小队看向自己的眼神明显的不对劲了起来,这种激动又幸福的眼神他只在见到塔露拉的时候才会有。

“……我开始好奇梅雪你到底都在尾巴里放了些什么?”

“唔,什么都有,比如衣服和被子,食物和水,沙发、电视、床、小木屋、车和飞行器……”

看着梅雪如数家珍,费莉亚等人都不由得把目光转移到了梅雪的尾巴上,谁来解释一下这小狐狸的尾巴到底有多能装啊,衣服被子也就算了,车和飞行器是怎么回事?咋还有木屋?!

“还有这个赤霄剑是用来做饭的,这个莱瓦汀用来烘干的,这个是年姐给我做的全自动防卫傀儡,不过我总是不记得拿出来,还有这个是夕姐姐给的画卷。”

(看来梅雪的战斗力也是相当的不俗啊)

看着梅雪拿出了这么一群玩意儿,别说是菲亚梅塔了,彩虹小队都在庆幸还好当初梅雪手下留情,别的不说,光是莱瓦汀的压迫感就非同寻常了。

“不过我还不知道这两幅画里是什么东西呢。”

梅雪挠了挠头,青色的画卷里面藏得是夕这个他是知道的,不过黑色的这个是什么?算了,待会儿问一下夕姐姐,不过下午的时候还要去那个什么安魂教堂呢,也不知道菲亚梅塔姐姐让不让自己单独过去。

“哥哥,可以拆开看看吗?”

“应该可以吧,夕姐姐说这些可以帮忙打扫卫生。”

小狐狸挠了挠头,解开那副黑色的画卷,淡黄色的画纸上描绘着点点墨痕,随后这些墨点一个个从画上跳了出来,落到地上变成了十个一米多大的有点像是企鹅的东西,四足行走,但是看着有些奇怪。

不过这些小家伙倒是很有纪律,一出来就全都聚集到了梅雪的面前排成两队,除去为首的一只是红色的,剩下基本都是单调的黑白,带着一些青色,看上去怪可爱的,塞茜莉亚不由得伸手摸了摸。

“这里还有使用说明?”

小狐狸看着画卷的最下面,一眼就看出了夕的字迹。

“阿咬,墨魉的一种,喜欢群居,适合做家务的时候使用,不可水洗,但玩心比较强需要多加约束,否则会干坏事,但厨艺一流。”

看着和塞茜莉亚嬉闹的墨魉,梅雪稍加思考了一番,然后拍了拍手。

“集合!”

听到命令的墨魉们全都聚集到一起,整齐的保持站姿。

“报数!”

“嘎!嘎呜!嘎嘎……”

两排墨魉表现出了非同一般的纪律性和服从,梅雪感觉这些小家伙挺好玩的,回头问一下夕姐姐能不能养一只。

“我想想看,把这里打扫干净?”

“嘎呜!”

得到准确指令的阿咬们纷纷开始行动,用嘴叼着扫把或者铲子开始在房间里,忙碌了起来,一看就没少干这种杂活。

"

“夕姐姐给的东西还真是方便啊。”

眼前墨魉们忙碌的一幕似曾相识,梅雪不由得发出感慨,躲在画卷中的夕也是很满意的点了点头,要知道这些小家伙可是最早一批的墨魉,当初夕可是全靠它们在梅雪那边刷好感度的。

“梅雪哥哥真厉害啊,剩下的画里有什么呢?”

“唔,这幅画里是夕姐姐,不过她这会儿可能在睡觉,这幅画姐姐说都是放的烟花爆炸。”

梅雪和塞茜莉亚讨论着各种东西,费莉亚则是对菲亚梅塔点点头指了指门口的方向,后者转头才发现有另一位男性萨科塔站在门口。

那是个留着浅米色短发的男人,看上去很是不苟言笑。

“拉特兰公证所负责人费德里科,请问菲亚梅塔和费莉亚.拉珀尔塔在吗,有些事情需要问问你们。”

“费德里科……您的意思是,和她有关?”

教皇厅内,薇尔丽芙不由得眉头紧皱,昨晚安多恩的人全身而退确实是个意外,可如果和阿尔图罗扯上关系,那问题可就大了,要知道阿尔图罗的名气可比安多恩大得多。

“除了她之外,我很难想象有什么人能仅靠音乐就引起如此大范围的幻觉,不过阿尔图罗似乎并不想把事情闹大,她只是掩护了安多恩的人撤退。”

伊万摸了摸自己的胡须,其实这是昨夜安多恩离去的时候告诉他的,经历了那么多的冲击,安多恩确实需要好好思考一下。

平心而论,伊万是真的希望安多恩还能振作起来的,毕竟他在这个年轻人的身上看到了未来。

“那您觉得阿尔图罗是和安多恩达成了合作?”

“更可能只是一次口头协定,但不管怎么说我们都要加强戒备。”

“是!”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什么都多多!

第一卷 : 第254章 梅雪的新女儿

安魂教堂,这里是埋葬逝者的地方,也是引导灵魂前往彼岸的场所,但今天教堂里的人发现这里多了一个小小的修女,还是个沃尔珀,看上去也不大。

说到底也是因为梅雪的长相过于中性,再加上气质比较偏向乖巧柔和,所以在穿上这一身衣服之后看上去倒像是个可爱的修女小小姐。

“这里就是安魂教堂……”

一手托着乖巧的蔓德拉,梅雪抖抖狐耳看着面前的教堂,在门口的石碑上还铭刻着几句话:人的生命各有不同的精彩,但死亡是我们命运里唯一的共同点,不必对死亡敬而远之,倘若恐惧能让死亡远离你,那它本身也就不值得恐惧,肉体埋葬于鲜花之下,灵魂前往神的身边。

不知道为什么梅雪有些抗拒走进里面,这到并非梅雪对这种地方有什么心理上的排斥或者担心里面有危险,实际上小狐狸的直觉并没有任何的反应。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石碑上刻着的话就是让他很不舒服。

“实际上我也不喜欢那上面写的东西,我们正打算把它换掉。”

阿尔图罗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梅雪尾巴轻摇着看向她,这确实是一张让他格外熟悉的脸,小狐狸甚至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让本来打算直接把他抱起来举高高的阿尔图罗倍感尴尬。

“这么怕我干嘛,我又不会把你吃了……”

“本能反应。”

“你到还挺实诚的,啧啧,这身倒是……很有少儿不宜的感觉了。”

眉头轻佻,阿尔图罗打量了一番梅雪的穿着不由得啧啧称赞,毕竟这个修女服配黑色吊带和凉鞋的打扮,她估计没有哪个梅雪控能顶得住。

“所以,你就是阿尔图罗?”

“是我,看来你确实是一个人来的,不过费德里科估计也快到了,唉,这个烂摊子就是麻烦啊。”

明明看上去就不像个好人,但梅雪居然没从阿尔图罗身上感觉到一丝的恶意,倒不如说小狐狸都下意识的感觉对方不可能伤害自己。

阿尔图罗确实是个美丽的女性,但只要稍加观察,不管是谁都会发现她的危险之处,同为堕天使,阿尔图罗给人的感觉要远比莫斯提马更加危险,头顶的光环也不断散发着阴冷的气息。

眼见着梅雪似乎有些戒备自己,阿尔图罗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

“奇变偶不变!”

“符号看象限!”

梅雪下意识的接住了后一句,然后就有些不明所以的挠了挠头,显然小狐狸自己都不懂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只是类似于本能反应的回答而已。

“天王盖地虎!”

“梅雪一米五……怎么突然感觉有点心酸。”

同样本能接话的梅雪突然感觉自己的心口中了一箭,毕竟小狐狸实际上并没有一米五的身高,阿尔图罗倒是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走吧,跟我进去,这里可不是什么适合聊天的地方。”

按照阿尔图罗的估计,拉特兰要意识到她躲在这里还需要一点时间,在那之前她可以把自己该说的,梅雪现在可以知道的事情告诉他。

(这个家伙,气息好奇怪啊……)

缩在梅雪怀里的蔓德拉抬头看了一眼,也许是变成猫之后有了某种常人没有的感觉,蔓德拉能感觉到面前的阿尔图罗有些不太对劲,阴冷的外表下呈现着极端,在长时间的思维反馈下总会有一瞬间的反弹,时不时握紧的拳头就是最好的证明。

虽然说正常人都会有反驳自己前一秒决定的行为,但是阿尔图罗的这个频率未免太高了。

(双重人格?)

蔓德拉轻轻舔了舔爪子,嗯,不知道为什么变成猫之后越来越习惯做这种事情了,不过既然可以肯定阿尔图罗是双重人格,且两个人格的相处并不愉快,看来她需要提防一点,至少变成猫之后施展源石技艺不需要法杖,还是说法杖和自己融为一体了?

算了,想那么多也没用,反正现在做一只猫也挺好的,不用上班也不用担心生活,在梅雪身边待着还不倒霉了,猫生如意啊。

安魂教堂虽然是拉特兰的庄严场所,但因为这里的气氛一向庄重,所以在装饰上看上去显得格外简约,一路上还有不少人朝着梅雪打招呼,让小狐狸没想到的是除了萨科塔和黎博利之外居然还有卡普里尼,甚至连萨卡兹都有。

“这里的人有好多啊,啊萨卡兹大姐姐你的角露出来了。”

因为知道萨卡兹不能在拉特兰随意出现,所以看到有个萨卡兹的时候梅雪还不忘好心的提醒人家。

“啊,啊……小修女你看错了,我这是卡普里尼的角,不是萨卡兹。”

被叫到的萨卡兹女性在看到梅雪的时候不由得陷入了慌乱,连忙摇头表示否定,但却很诚实的用兜帽遮住了自己的角,心说也没听人提起会有外人来啊。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