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86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好了,继续和你的朋友去玩吧。”

因为刚调整完武器,之前的任务报告都还没交呢,再加上小狐狸也不会放下朋友不管,陈晖洁只好干脆的离开了。

“那姐姐再见~”

梅雪挥挥手送别自家姐姐,然后跑了回来重新牵住了塞茜莉亚的手,铃兰和迷迭香第一次意识到了大姐姐系角色在梅雪争夺战中的优势,对她们来说简直堪称碾压,别的不说,小狐狸的主动投怀送抱就很让人羡慕了。

“那是哥哥的姐姐?”

“嗯,陈姐姐为人很正直也很善良,就是总会工作到很晚这一点让人会头疼。”

小狐狸无奈的抱着尾巴,但随即想起了自己是打算找小刻的,陈晖洁的意外插曲险些打断了自己的计划,小刻是个天真善良的傻狗,塞茜莉亚肯定会喜欢的。

“迷迭香姐姐,你说刚才他们都聊了些什么呢?”

“不知道,不过多半不是好事。”

看着铃兰和迷迭香窃窃私语,巫恋想了想还是决定给她俩翻译一下刚才陈晖洁的话。

“她说今晚让梅雪洗干净在床上等着她。”

“……你听到了?”

迷迭香微微挑眉,在她眼里现在巫恋也被放在了情敌的位置上。

“我会唇语。”

这当然是说假的,其实是巫恋让小莫提跟在梅雪边上全都听见了,她还很疑惑呢,捉弄梅雪很好玩吗?

“啊,找到了。”

就在铃兰等人短暂的交流时间里,梅雪也拿到了自己想要找的东西,一带封装好的蜜饼,小刻的最爱。

梅雪甚至都不需要喊一声,只需要拆开蜜饼然后抖动两下,下一刻,一到迅捷的身影在大家面前闪过,塞茜莉亚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只见梅雪已经被一个可爱的佩洛女孩儿压倒在了地板上。

“蜜饼,梅雪,小刻的蜜饼!”

刻俄柏丝毫没有所谓的形象注意,压在梅雪的身上不断蹭着,虽然蜜饼已经到手了,但小刻还是缠着梅雪不放。

没别的,一袋蜜饼吃了就没了,但跟着梅雪她可以吃到撑死自己,小刻虽然傻,但也知道一顿饱和顿顿饱的区别,她甚至在申请搬去和梅雪住。

“都是你的~话说小刻快点让开,你这样我怪不舒服的。”

因为贴的太近了,刻俄柏的前置装甲在和梅雪的接触下都产生了变形,这让铃兰、巫恋和迷迭香突然感觉到了一阵不爽,她们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脚,心里不由得暗自啐了一声。

(啧,叛徒!)

“来小刻,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塞茜莉亚,以后就是朋友了。”

“唔嗯,小刻知道了。”

一口气把整袋蜜饼塞进嘴里,刻俄柏说话都有些不清晰,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压根没记住,不过没关系,梅雪知道怎么对付她。

“塞茜莉亚的妈妈打算在罗德岛开一家蛋糕店……”

“你好,我叫刻俄柏,你叫我小刻就好了!”

梅雪的话音未落,小刻已经激动的握住了塞茜莉亚的手,那双眼睛里仿佛有星光闪烁,如果不是因为另一只手还抓着梅雪的尾巴,塞茜莉亚说不定会被吓到。

当然,小刻的外表看上去就不具备多少物理威胁,再加上梅雪的介绍,塞茜莉亚很快就放下心来。

“嗯,你好,刻俄柏姐姐,我叫塞茜莉亚。”

“你叫我小刻就可以了,欸嘿嘿,我以后可以去你家的蛋糕店吃蛋糕吗?”

“当然……”

“当然不可以!”

梅雪的尾巴轻轻在小刻的脑袋上拍了一下,小狐狸从自己的尾巴里拿出一个笔记本翻开。

“罗德岛守则第三条,不允许任何任何店铺免费为刻俄柏提供食物或者长期饭票。”

“确实,毕竟除了梅雪哥哥之外,整个罗德岛都没人养得起小刻姐姐了。”

铃兰很是赞成梅雪,毕竟塞茜莉亚不清楚,但她们很明白刻俄柏的胃口到底有多大,上次中秋节一起准备了那么多的食物,刻俄柏那叫一个豪放啊,逮着什么吃什么,硬是把原本大家吃都绰绰有余的食物吃光了。

看着铃兰和梅雪站在一起并且如此同步的样子,巫恋下意识的想到了一个词并且脱口而出。

“夫唱妇随?”

话音刚落,不明白这个词的迷迭香和塞茜莉亚都只歪着头,但听懂含义的铃兰顿时脸红的像个苹果,让梅雪都想啃一口的那种。

这个词语梅雪当然知道是什么意思,但小狐狸完全不在意,他只是又拿出一个蛋糕让小刻不再委屈巴巴的看着自己,真要是让她免费去费莉亚阿姨的蛋糕店吃东西,那边的生意指定没得做。

“巫恋姐姐你……我……我先回去做作业了!”

不行顶不住了,巫恋这个词对于铃兰的杀伤力实在太大,她一抬头看到梅雪就会下意识的脑补自己和小狐狸长大之后的生活,这个年纪的女孩儿心思确实不少。

“跑的真快啊,你们的作业都做了?”

看着远去的铃兰,梅雪突然想起来大家好像都不是成年人,虽然不需要上班,但是需要上课啊。

“精英干员不需要做作业。”—迷迭香

“小莫提会帮我做完。”—巫恋

“作业是什么,好吃吗?”—小刻

好吧,差点忘记连同自己在内对于作业都很无所谓了,梅雪摇摇尾巴带着大家塞茜莉亚继续逛了起来。

罗德岛其实算不得大,但也绝不小,各种完善的设施和部门分工让几小只走了很长的时间,期间塞茜莉亚其实已经不再是逛罗德岛了,她更享受这种梅雪陪在自己身边,有一个可依赖对象的感觉。

迷迭香和巫恋并不是会主动亲近的人,唯有小刻一直都缠着梅雪要吃的,除了自家大姐火神和梅雪之外,她只对罗德岛的食堂感兴趣。

“梅雪,你们这是要去做什么呢?”

路过的华法琳有些疑惑的看着这群童子军,这要是没有别人在,她指定得抓着小狐狸去自己的实验室。

“没什么,华法琳姐姐你居然没有被吊在旗杆上?”

“……刚被放下来。”

这是个稍显尴尬的话题,但华法琳被吊起来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小狐狸走到她面前从自己的尾巴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环形吊坠递了过去。

“这是给姐姐的礼物。”

“居然还有我的一份啊。”

虽然听说梅雪今天派发了不少的礼物,但华法琳没想到连自己都有份,毕竟她和梅雪更像是欢喜冤家的关系,嗯,这个关系好像也不算太疏远?

既然收到了礼物,准备与之相符的回礼也是很正常的,但华法琳这会儿没有什么能给梅雪的,她想了想。

“有什么想要的?”

“没有,礼物就是礼物,感谢姐姐陪我玩~”

看来梅雪是真的把华法琳对自己的追逐当成了一种游戏,这让后者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刚才她还琢磨着该怎么样让小狐狸乖乖听话自己躺倒实验室的床上呢。

“那就这样吧,我听说你好像特喜欢这种。”

低头在梅雪的额上亲了一口,华法琳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她都两百多岁的人了,梅雪才多大点,何况她也没胆子和特蕾西娅以及阿米娅抢男人,一定会死很惨的。

“mua~”

梅雪也踮着脚亲了回去,看着华法琳朝着食堂的方向离开,但下一刻小狐狸就感觉到除了巫恋和小刻之外,塞茜莉亚和迷迭香看自己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特别是迷迭香,那种幽怨又不满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哥哥,喜欢那样吗?”

塞茜莉亚轻轻扯了扯梅雪的衣角,尽管并不明白这是否有什么特殊的意思,但她心里也好奇刚才小狐狸和华法琳之间的行为。

“喜欢,姐姐说过表达喜欢的时候亲对方就好了。”

小狐狸摇摇尾巴,毫不客气的把塔露拉教给自己的话说了出来,然后下一刻他就又被塞茜莉亚亲了。

周围的空气变得很不对劲,小刻只顾着吃,但梅雪发现迷迭香的眼神逐渐变得危险了起来,巫恋则是像发现了什么好玩的玩具一样打量着他。

(有本事别下床!)

迷迭香的嘴唇这样动着,却没发出一点声音,如果塞茜莉亚是背着她这么做也就算了,可她既然……小猫猫生气了。

就算今晚过得去,明天,她和梅雪也总要有一个连吃饭的力气都不剩下,嗯,大概会是她自己。

"

"

ps:嗷呜~新增掉了好多啊,大家好像都在养书,间贴就不能早点恢复吗?

第一卷 : 第269章 咋都凑到一起了?

罗德岛这段时间简直可以说是欣欣向荣,作为CEO的阿米娅对此有着相当的感受,她可以最直观的看到发生在罗德岛的种种变化。

首先就是资金流动方面,在博士小姐回来之后,一家来自哥伦比亚的医药企业最先对罗德岛展开了投资,然后是那边最大的影视公司东圆映古也答应在他们的所有节目和影视作品中以低价位向罗德岛出售广告位。

大批的来自个人的追加投资保证了罗德岛的立场不受限制,那些以前不接纳罗德岛的地方如今纷纷欢迎他们去设立办事处,哪怕是伊比利亚那般封闭也表示希望跟罗德岛达成合作,这一连串的好处来的让阿米娅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毕竟罗德岛虽然有凯尔希华法琳这样的尖端人才,但体量上还是不够大,比起那些知名的大企业来说还差得远。

“能有今天的这些,多亏了博士和梅雪哥哥啊。”

提着宠物箱,阿米娅不由得感慨着,博士和梅雪早在当初就做下的布局直到如今才开始起作用,在那之前连凯尔希都不知道原来罗德岛背后还有这么多的助力。

只是单纯的一数,除了卡西米尔和谢拉格这两个地方,剩下的哪怕远到玻利瓦尔都有博士和梅雪布下的暗子,那座有着“玻利瓦尔心脏”之称的城市多索雷斯如今也和罗德岛达成了合作关系。

“不过为什么没有卡西米尔?”

一边疑惑着,阿米娅伸手敲响了梅雪的宿舍门。

“梅雪哥哥,在吗?”

“这就来!”

元气满满的声音从门后传来,不多时小狐狸就打开了门,那双澄澈的蓝色眼眸好奇的打量着阿米娅。

“怎么了阿米娅?”

“我……”

看着眼前只裹着一条浴巾的梅雪,阿米娅一时间居然忘记自己是来干嘛的了,她支支吾吾的回答不上来,眼睛却死死盯着梅雪。

小狐狸的可爱是体现在方方面面的,看得出来梅雪刚洗完澡,头发还粘在身上,锁骨上挂着晶莹剔透的水珠,没有丝袜包裹的玉足在灯光下显得格外诱人,雪白的香肩估计谁见了都会想着咬两口。

(阿米娅,快回神!)

“我是来给你送猫的!”

把手上的宠物箱递了过去,阿米娅很是不好意思的脸红了,这要不是特蕾西娅提醒的及时,她都不知道会看呆到什么时候呢,不过以前小没太注意,长大之后才知道原来以前居然错过了那么多东西。

回忆起自己小时候洗澡都是让梅雪帮忙的,阿米娅越想越恨不得给以前的自己上一下思想教育课程,咋就那么不开窍抓不住机会呢?

“真是辛苦了,谢谢你阿米娅。”

小狐狸接过笼子看了一眼,发现蔓德拉趴在里面看上去无精打采的,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因为她有些害怕打针,所以就……稍微的……”

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阿米娅也没想到蔓德拉居然会怕打针,还不让别人碰,无奈只能用心灵力量来让小猫猫安静下来。

“喵喵喵!”

一看到梅雪,笼子里的蔓德拉顿时来了精神,甚至主动伸出爪子打开门跳出来,落到梅雪的肩膀上可劲的蹭他的脸蛋,不断的喵喵喵似乎是在倾诉自己受到的各种委屈。

“乖,这也是没办法的,打完针就好了。”

梅雪搓了搓蔓德拉的脑袋,让小猫猫尽量的安定下来,小猫猫也不闹腾,乖巧的停在梅雪的肩膀上。

“阿米娅,进来坐坐吧,刚好我洗完澡要吃蛋糕。”

“好啊。”

阿米娅想不到自己有什么拒绝的理由,于是踏步走进梅雪的房间,然后她就愣住了。

“原来是阿米娅姐姐来了,快请坐吧。”

铃兰很有礼貌的起身给阿米娅倒了一杯茶,然后带着她一起坐在沙发上,向左看去,巫恋和迷迭香手捧茶杯,向右看去,塞茜莉亚和小刻各自手拿一块蛋糕。

向上看,红从天花板的通风管道探出脑袋;向下看,阿斯卡纶默默把衣角拽回去。

一个小小的宿舍竟然如此卧虎藏龙,给阿米娅人都看傻了,不过特蕾西娅倒是表示情绪淡定,这种小场面她见多了。

当年阿斯卡纶给梅雪做护卫不是担心有人对梅雪搞刺杀(多想不开才会有这个打算),而是为了防止有人偷溜进梅雪的宿舍或者拐走小狐狸去做点大家都想做也都爱做的事情。

(虽然最后阿斯卡纶反而监守自盗了)

特蕾西娅有些无奈的想到,其实这也是意料和情理之中的事情,但大家也没想到这家伙才坚持了一天,才一天她就忍不住爬到梅雪的床上了!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