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2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ps:间贴票票多多啊

第一卷 : 第二章 你们发展这么快的吗!?

事实证明梅雪真的是个宝贝,一个毫无疑问的大宝贝,塔露拉看着自己面前堆起来比自己还多的水果,再看一眼那边安静啃苹果的梅雪,他那三条大尾巴就跟个次元口袋一样什么东西都能拿得出来,不对,按照晖洁看得那些修仙武侠小说来讲,这应该叫储物空间。

“梅雪,这些都是你放在尾巴里面的?”

“不知道。”

梅雪摇摇头,他会拿出这些食物完全就是本能,饿了就想吃东西,想要食物就拿出来了,但是之前他在那个村子里还没来得及展现这一能力就被当作了食物,这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阴影,所以除了塔露拉之外他不愿意和任何人交流,就算是面对塔露拉的时候他也还是抱有一定的警惕心。

“你……能不能让我摸一下尾巴?”

塔露拉很好奇,梅雪这三条大尾巴是真的充满了谜团,光泽度很好,但有些乱糟糟的,还沾着不少血迹,待会儿得让他洗个澡。

梅雪摇了摇自己的大尾巴,看了一眼塔露拉,虽然迟疑了一会儿,但还是抱着其中的一条递到塔露拉面前,她这才想起来对于某些沃尔珀来说尾巴是个极其隐私的部位,一般不能让人轻易触碰,在外面的时候梅雪这样的沃尔珀都会尽量避免人多的地方,擅自触碰沃尔珀人的尾巴也是相当不礼貌的行为。

不过为了搞清楚梅雪的尾巴到底有什么秘密,她还是选择了亲自上手去摸,然后在摸到的一瞬间不由得脱口而出了一句话。

“真舒服啊……”

虽然沾着血和灰尘,但梅雪的尾巴摸起来的手感真不是一般的棒,比起名贵的丝绸都更柔顺丝滑,还有点暖和,让塔露拉一时间都有些爱不释手了,而且上手之后就能发现,梅雪的尾巴摸起来没有任何问题,塔露拉也没办法像他那样从里面拿出什么,看来那是自属于梅雪的能力。

“姐姐,可以松手了吗?”

梅雪的小脸都快变成苹果了,他的语气和表情再怎么平淡也掩盖不了生理上的本能,尾巴被这样抚摸实在有点让人气血上头,塔露拉看着他这个样子,心里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她在想如果欺负梅雪让他哭出来的话会不会很可爱?不对,她为什么突然会冒出这种想法来?

“去洗个澡吧,在那边,走右边的浴室,那是我们用的,现在没人,男性浴室人挺多的你可能害怕。”

“嗯。”

呆萌的点了点头,梅雪穿着松垮的裙子就朝着那边走去了,是的,裙子,这是塔露拉暂时借来的,她打算明天再去找合适这孩子穿的衣服,虽然看上去梅雪属于那种可爱的男孩子,对女装也不抵抗,但塔露拉觉得还是给他穿点正常的衣服比较好。

“可是……他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呢?”

这不仅是塔露拉的疑问,也是梅雪自己的疑问,他走进临时搭建的浴池里面,然后直接走进水里泡着,任由冰冷刺骨的水没过自己的胸口,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身子在发抖,但他记得塔露拉说的要洗澡,这样应该就是洗澡了吧?

【梅雪,把尾巴抬起来,我来给你抹沐浴露】

耳边好像有别人的声音,但梅雪知道周围没有别人,这是自己的幻听,以前好像也有人给自己洗过澡,但是他不记得了,除了自己的名字之外他什么都不记得,他只觉得有些不安,完全陌生的环境,完全不认识的人,此前的遭遇给他留下了不少的心理阴影。

“咔擦……”

轻轻咬了一口苹果,梅雪感觉很不舒服,水太冷了,像是有人用针扎自己,但比起被刀割来说还在能忍受的范围之内,梅雪吃着苹果,他其实不饿,但就是想吃东西,比起糟糠泔水还是苹果更可口。

抱着自己的尾巴获得一丝温度,梅雪下意识思考起了自己的过去,他是突然醒来的,那时候就被那个村子里的人捡回去了,一开始他们对他很好,直到他无意间暴露了自己异于常人的恢复能力,那个时候大家一开始都是害怕,但当他们发现梅雪没有战斗力的时候就变成了一种……一种很可怕的眼神。

“梅雪,我可以进来吗?”

塔露拉的声音,梅雪看了一眼手上的苹果,他觉得塔露拉应该不饿,那就没问题。

“嗯。”

轻轻应了一声,然后梅雪就听到了塔露拉走进来的脚步声,还有门反锁上的声音,他回过头看着塔露拉,心里犹豫着该给什么样的食物。

“你怎么……该死的我忘了你不会换水,是我的疏忽。”

塔露拉伸手把梅雪从水里抱了出来,刺骨的冰水让她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她是真没想明白梅雪为什么泡在里面跟个没事人一样的。

“不冷吗?”

“冷。”

梅雪的脸很红,这是冻的,塔露拉突然意识到他不但没有过去的记忆,可能连生活常识都没有,或者说单纯的对自己的身体抱有一种完全不在意的态度。

“我帮你烧一下水吧,先抱着我。”

塔露拉先提高了自己的体温,免得梅雪就这么感冒,他们可没有多余的药品,感受到温暖的梅雪下意识抱紧了塔露拉,看着她把那条细长的尾巴伸入水里,周围的温度有了很明显的升高。

“梅雪,为什么水冷你不直接告诉我呢?”

“……”

银发的沃尔珀正太抬头看着塔露拉,那双无神的眼里透露着疑惑和不解,梅雪又觉得这样看着塔露拉不太好,只是低着头啃苹果。

“看你的样子估计也不会洗澡吧。”

“嗯。”

“那来,我帮你。”

反正之前该看的不该看的全都看过了,塔露拉不觉得这有什么羞耻的,她只觉得梅雪很让人心疼,他好像什么的不懂,和乌萨斯的雪一样是白色的,等待着染上别的颜色,塔露拉轻轻把他放在温水里,但她发现梅雪的脸上立刻出现了恐惧。

“姐姐……饿了吗?”

梅雪从尾巴里又拿出一根胡萝卜递给塔露拉,他的语气很轻弱,像是哀求,他的眼神里只有害怕,仿佛塔露拉是食人的恶龙。

“我不饿,为什么这么说?”

“……”

塔露拉看着梅雪,他没有再开口,但已经出现了很明显的慌张,塔露拉不傻,她很快有了一个猜测。

“放心吧,这只是洗澡,我不是要吃你,也不会让别人吃你的。”

这话说出口的时候,梅雪眼神中的慌张和害怕明显少了很多,这下塔露拉明白为什么他要拿出那么多食物来给他们了,他还在怕,担心如果塔露拉等人饥饿的话会把他当成食物,所以他觉得只要大家都不饿,那么他就是安全的,他在不断的告诉大家,他有食物,所以不要吃他。

“他们这么对过你吗?”

“……”

梅雪想从水里爬出去,水的温度很高,勾起了他最不好的回忆,他不说塔露拉也明白到底发生过什么,她轻轻把梅雪按回去,然后顾不得自己穿的军服直接跳到了水里。

“我不会吃你的,我说过了,不会的。”

把梅雪抱在怀里轻轻安抚他的情绪,感受着他较小的身躯在瑟瑟发抖,塔露拉心里的怒火又一次涌现了出来,她甚至开始后悔那个时候让那些家伙死那么干脆。

暴怒、不甘、压力等等负面情绪涌上心头,塔露拉心神难定,梅雪仿佛看见一条黑色的蛇缠绕在她的脖子上,勒得塔露拉喘不过气来,他伸手想要抓住那条蛇,但只是碰到了塔露拉的嘴唇。

“梅雪……你这是……”

“姐姐,好些了吗?”

蛇不见了,这是梅雪的想法,可能是躲起来,也可能逃走了,但塔露拉被这个略微大胆的动作吓了一跳,她看着这只如同白玉雕琢的手指,再看一眼面前一脸单纯的梅雪,突然心跳的有点快,甚至鬼使神差的张开嘴含住了梅雪的手指。

“!!”

这个动作把梅雪吓了一跳,他把这当作塔露拉要吃自己的预兆,但下一刻手指就触碰到了一个湿湿软软的东西,那是塔露拉的舌尖。

“塔露拉,你这边水烧好了没啊,外面大家还在等……”

并不牢固的门被霜星一巴掌推开,她刚打算催塔露拉感觉烧水,就看到那只高傲的龙女和较小的沃尔珀少年之间暧昧的一幕。

“你们发展速度这么快吗!?”

霜星的声音唤醒了塔露拉,她立刻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连刷的一下就红了,连忙要向霜星解释。

“我……”

“不用说了,我懂得,我们还能等,不对,我们明天再洗!”

二话不说的就离开,霜星临走还不忘用冰堵住门口,属于是助攻到底了,塔露拉看着面前的梅雪,他好奇的看着那只手指,脑袋里思考着自己是不是真的很好吃,然后轻轻含住了手指舔了一下。

“还是苹果好吃。”

"

ps:嗷呜~四重冲啊!

第一卷 : 第三章 梅雪的梦

“所以事情真的不是她们想象的那样啊。”

一边给阿丽娜解释着刚才发生的事情,塔露拉一边用自己的热量给梅雪烘干头发和尾巴,作为现在队伍里唯一的有火系源石技艺的人,塔露拉很大一个用处就是给大家做烘干。

“没关系,我相信你不是那样的人。”

阿丽娜觉得挺有意思的,霜星和塔露拉一直都有些不对付,只要有一点能损塔露拉的机会霜星都不会放过,何况塔露拉还真的对梅雪动嘴了。

“还是你最明事理,我感觉有够累的。”

塔露拉打了个哈欠,忍不住抱着梅雪的尾巴蹭了蹭,蓬松松,软乎乎,真的让人有些爱不释手。

“姐姐,吃苹果。”

“谢谢啊,不过姐姐不饿,梅雪吃吧。”

阿丽娜把苹果推了回去,塔露拉已经把事情给她说清楚了,梅雪的遭遇足以让任何一个良心未泯的人发自内心的感到可怜,尤其是得知他递出食物只是为了不被当成食物吃掉之后,阿丽娜就下定决心要把梅雪从阴影中带出来。

“所以你能帮我,不对,帮帮梅雪吗?”

“我会的。”

伸手轻轻放在梅雪的脑袋上,阿丽娜一边抚摸着,一边不断用自己的源石技艺检查梅雪的精神状态,她发现梅雪的精神状态远比看上去的要糟糕,就像是一根紧绷的线,长时间保持这样的状态早晚会让这孩子陷入崩溃,也就只有在塔露拉的怀里时梅雪才会稍微放松一点,但一碰到陌生人还是会警惕。

“梅雪,愿意让我抱抱吗?”

为了更好的沟通阿丽娜也说的是大炎语,这还是塔露拉以前教她的,虽然不熟练,但是沟通不成问题。

“……”

梅雪看了一眼塔露拉,后者点了点头给了一个鼓励的眼神。

“放心吧,阿丽娜是不会吃你的,她喜欢吃素,从今以后我也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

得到这样的保证梅雪就稍微放心了,他轻轻爬到阿丽娜的面前,然后转身背对着她,任由阿丽娜抱住了自己,洗完澡的感觉很舒服,阿丽娜的拥抱有一种很奇怪的力量,让梅雪感觉有些困,他打算强打起精神,但阿丽娜伸手在他耳边打了个响指,让本来就犯困的小狐狸直接睡了过去。

“现在来商量一下怎么样让梅雪走出阴影吧。”

轻轻抚摸那雪白的蓬松的尾巴,阿丽娜微笑着看向塔露拉,看得她直发毛,每次阿丽娜露出这个表情的时候都不会有好事情发生。

“阿丽娜,你的想法是?”

“嗯,梅雪虽然很警惕,受影响很深,但他毕竟还小,缺乏安全感是很正常的,所以我们需要有人能给他安全感,比如……”

“比如我是吧。”

这下塔露拉明白了,这是真打算让她给梅雪做保镖啊。

“没办法,他是你救回来的,也更愿意和你交流,想要让他从这样麻木和恐惧的状态里脱离出来就只有你了。”

阿丽娜无奈的摊着手,就算是一向以和善温柔被孩子们喜欢的她也不得不承认梅雪的问题很麻烦,塔露拉可以说是唯一的突破口。

“可我……”

“你就打算看着他一直这样?”

在阿丽娜的提醒下,塔露拉脑海里又浮现除了刚才自己和梅雪在浴池里的那一幕,然后是他递苹果给自己时眼神中的恐惧,她看着躺在床上的梅雪,哪怕睡着了他也还是紧皱眉头,抱着尾巴蜷缩成一小团,看来是在做噩梦,在梦里也不得安稳。

“好吧,你说我该怎么做?”

————————————————————————————

【阿呜,快逃吧阿呜,逃得越远越好,去一个没人的地方,去最远的地方,去躲起来,不要让别人找到你】

熟悉的声音,但就是想不起来,阿呜是谁?梅雪忘记了,他忍不住睁开眼,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饿殍遍地,哀鸿遍野,所见皆是惨剧,所闻都是哀嚎,梅雪忍不住捂着头,在他面前是面黄肌瘦的人们,他们要饿死了,他们把别人当作口粮,他们看到了他,眼神里只剩下贪婪,他看到众人变成青面獠牙的厉鬼,他们分食他的肉,饮干他的血,众人撕扯他的身躯,把这残余不多的生命力全都分走,然后在虚幻的幸福中死去。

“不要饥饿……不要吃我……我……”

梅雪害怕了,他找不到退路,他再次出现在了那个囚禁自己的仓库里,看着那把刀靠近。

“不许动他!”

一声呵斥,像是巨龙的吼声,烈焰从脚下把面前的一切焚烧殆尽,烧断了束缚他的枷锁,他落在了塔露拉的怀里,火焰在他手上舞蹈,没有丝毫的灼伤感。

“从今往后,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

“从今以后,我会保护你的。”

说完这话,塔露拉看着梅雪的眉头舒展,脸上终于不在是难受的表情,她给了阿丽娜一个肯定的眼神,后者也很及时的停止了自己的源石技艺,毕竟这种事情阿丽娜并不熟练,也就是梅雪这个心灵单纯好欺负才能让她用这招。

“应该好些了,在梦里给他一点暗示,让他把你当作信赖的人……说实在的我有些不喜欢自己的这个能力。”

“为什么?”

“因为信赖应该建立在更坚实的基础上,我只是用梦结合你的语言让他逐渐把你当作可以信赖的人,而不是你们之间长期相处之后信赖彼此。”

这也是阿丽娜平时不用这个源石技艺的原因,如果不是梅雪情况特殊她是绝不可能用的,这在她看来是一种欺骗。

“所以我不会辜负这份信任的。”

塔露拉伸手轻轻抚摸着梅雪的头发,话已经说出口了,她绝不会反悔,既然梅雪叫她姐姐,那么从此之后她就把这孩子当作是自己的弟弟一样看待。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