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25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梅雪很肯定的点点头,幽蓝色的眸子到了夜晚绽放着黯淡的金色光辉,可他本人毫无差觉,头顶的耳朵开心的抖了抖,黑蛇小姐就趴在枕头边上,反正除了梅雪之外没人能看见她,而且考虑到小狐狸有时候会心血来潮疯狂摇尾巴,为了不晕车还是在外面待着更好。

只是这下黑蛇小姐多少有些不爽,虽然小狐狸也没说错吧,但她还是不爽,虽然陈晖洁确实对梅雪很好,但她就是不爽,小狐狸还是太单纯太容易对别人抱有好感,所以认识不到所谓人心险恶,因此才需要她来作为戒备,陈晖洁是个好人不假,可她怎么比得过自己这个随时陪在身边的呢?

【那你就和你陈姐姐过一辈子吧】

“唉?可我还要和塔露拉姐姐他们一起生活呢,还有阿丽娜姐姐、霜星姐姐、博卓卡斯替爷爷和伊诺萨沙他们。”

【反正就是不打算和我过呗】

黑蛇小姐干脆转过头不去看小狐狸了,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给这只狐狸来一口,不过下不去口,毕竟她和梅雪联系太紧了,梅雪要是不舒服她也不好过,所以黑蛇小姐才会想着帮他,只是现在好像不太一样了,看着小狐狸和陈晖洁亲近她总想打人。

“没有啊。”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说错了什么,但小狐狸看得出来黑蛇小姐有点生气了,他伸手轻轻放在黑蛇小姐的头上,微笑着顺着往下拂过她的整个身躯,让黑蛇打了个激灵,顺着缠住了他的手。

“我们现在就在一起不是吗?”

亲昵的蹭了蹭黑蛇小姐,梅雪乖巧的笑着,虽然一开始他也不喜欢黑蛇小姐,可现在黑蛇小姐已经诚心和他做朋友了,他当然也会诚心对待她的,之所以不说是因为小狐狸觉得没必要,他和黑蛇现在就在一起呢,好像再说什么都不太够了。

【你……你也就这张嘴会说了】

“唉,梅雪又说错了什么吗?”

【没什么,你这颗不这么聪明的脑袋没办法理解这些】

黑蛇小姐吐着信子,然后轻轻贴在梅雪的手中顺着爬到他的胸口,听着他的心跳,无奈的选择了认命,现在她已经没办法从这只小狐狸身上离开了,而且万一她消失了这只狐狸怕不是会被人骗到连皮带骨吃干净,没办法,谁让他是自己的宿主呢,不宠着还能怎么样?坑害他对自己也没好处啊。

“梅雪很聪明的。”

【可你要是再不早点睡觉,那早晚都会变傻的,就像某些写小说的作者,长时间熬夜导致后面连字都能打错】

“那我这就睡。”

被吓唬的小狐狸果断闭上了眼睛尝试着进入梦乡,黑蛇小姐也随着一起进入安眠,她当然知道梅雪还有很多事情想要和她分享,比如他打算在房间里弄个书柜,又或者是对明天第一次上班的期待,其实这些她都知道,如今她已经能读到梅雪更深一层的想法了,但这不妨碍她听小狐狸的絮絮叨叨,现在她是梅雪能依靠的人力最值得信赖的,小狐狸会下意识的依靠她,想把所有事情都跟她说也很正常,她也喜欢这种被梅雪依赖的感觉。

随着两人一同入梦,蓝色的蝴蝶再次从梅雪的尾巴里飞出来,一只接着一只的在房间里翩翩飞舞,最后全都破碎成细碎的光芒涌入梅雪的尾巴里,只隐约留下一声叹息。

“弟弟……”

——————————————————————————

这不是第一次梦到她的记忆了,但这次似乎更加久远,小狐狸不知为什么只剩下了六条尾巴,记忆不全,也没了变成人的能力,和他的姐姐完全不同,麟青砚能感觉到自己被那人同化的更深了,以前她都是第三人称观看这些记忆的,如今都已经是第一视角了,仿佛她真的变成了苏雪儿,变成了那个灾祸和诅咒的化身,那个甚至不允许被历史记住的人。

“呜?”

“不,姐姐只是在想一些事情,不用担心的,伤口早就不疼了。”

麟青砚,准确来说是苏雪儿轻轻抱起面前九尾的白狐,低头在他的额上轻轻一吻,然后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大腿,白色的绸缎透着红色,那道伤口不是单纯的皮外伤,依附在上面的诅咒和她的灾厄一样难以拔除。

“呜呜!”

“不要再说了,我是不会那么做的,狐狸肉酸死了,我尝过自己的,就不用尝你的了。”

拿出一个苹果塞住了小狐狸的嘴,苏雪儿抱着他一起靠着树,轻轻安抚着怀中的小狐狸的情绪,蓝色的蝴蝶从她的尾巴里飞出,环绕着两人上下翩飞,

“呜……”

“你看,苹果可比你好吃多了,对吧?”

也许是被同化太深了,麟青砚不知不觉间真的带入了角色中,这对姐弟是注定无法共存却又无法分开的,作为灾厄化身的姐姐和祥瑞化身的弟弟,他们依靠压制彼此来得到平衡,却又排斥对方,像极了光和影,他们的命运注定坎坷,他们的未来注定残酷。

“好弟弟,你是祥瑞,你很有前途的,可你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尾巴分给那些人呢?没有永恒的生命不说,保护自己的力量都没了,还把自己变成这个傻样,走路都会摔跤,哎哎哎!我错了!别咬我啊!尾巴不行太敏感了!”

苏雪儿被生气的小狐狸追的满山跑,蓝色的蝴蝶随着他们一起飞舞,看上去就像是一场梦,最后以小狐狸咬下了姐姐的一大堆尾巴毛告终,最后还因为鼻子被毛发沾上打了一整天的喷嚏。

麟青砚早已经知道了这场故事的结局,也正因为那样,当她走到故事的出发点时才会感觉到一种发自内心的悲凉和无力感,那种什么都没办法改变,什么都没办法阻止的无力和心冷。

看着白色的九尾狐在林间肆意奔跑,看着他在树枝间来回穿梭,听着他踩在枯黄的树叶上发出的清脆声响,看着他在雪地中尽情玩耍,麟青砚终究闭上了眼睛,然后梦醒。

“……这次是更久之前的事情吗?”

看着怀中的通天镜,麟青砚站起身来,这次她又有了新的收获,和大炎记载的不太一样,那位狐仙似乎在很久以前就是六条尾巴的了,到底发生了什么,谁向他许愿了?得到了那三条尾巴的人如今在什么地方?

遥远的乌萨斯境内,正在熬夜加班的凯尔希突然打了个喷嚏,她擦了擦鼻子,看了一眼手边的合照,然后再度埋头工作。

"

"

ps:嗷呜,小狐狸的身世会比较刀啊,咳咳……问题不大吧?在看的读者还请在这里留个脚印吧,如果不嫌麻烦的话,感谢大家支持。

第一卷 : 第51章 陈晖洁大概是顶不了多久

第二天清晨陈晖洁起了个大早,简单洗漱一番之后就开车前往的近卫局,不过肯定不是去上班,因为她的剑都没带呢,小狐狸也知道什么叫早睡早起,他抱着尾巴蹭了蹭,迷糊的看着窗外打了个哈欠,今天阳光正好,适合睡懒觉。

不过从今天开始小狐狸也是要上班的人了,他把双手放在前面,整只狐狸弓着身子下压,背后的大尾巴情不自禁的甩了甩,黑蛇小姐感觉他不像个狐狸,倒像只猫,尤其是这个伸懒腰的姿势。

“早上好黑蛇姐姐~”

捧起黑蛇亲了一口,小狐狸把她放到了自己胸前的里侧口袋里,然后照常准备洗漱,当他看到客厅里的赤霄剑时下意识的就觉得陈晖洁可能还没起床,本来打算打开电视看新一集假面骑士的小狐狸无奈的摇了摇尾巴,他不想吵到陈晖洁睡觉,决定先去给姐姐做早饭。

如今的梅雪比以前厉害多了,跟着阿丽娜学了那么久,做饭这块多少还是懂得,小狐狸觉得昨天吃了那么多零食,今天也得给姐姐做顿饭才行。

另一边的陈晖洁则是刚要到家,她当然不是急着去近卫局那边上班,只是单纯去拿点东西,昨晚答应了让梅雪去企鹅物流上班,可是为了保证小狐狸的安全她必须多做点准备,刚好这段时间有一批新的装备刚准备投入使用,还没找到合适的人选,给小狐狸正合适。

熟练的停车熄火,陈晖洁提着那个金属箱走上楼去,一边走一边有些后悔居然忘记给梅雪买点吃的当早饭了,她总是在生活上比较粗心大意。

“梅雪,姐姐回来了,起床了吗?”

陈晖洁打开门,一阵饭菜的香气就扑鼻而来,她皱起眉头陷入思考,如果不是这个房间布局完全一致那她都该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房间了,毕竟昨天虽然安排了很多东西,家具什么的都弄了新的,可是她不记得自己有买菜回来啊,说到底这家里一把菜刀都没有。

“姐姐,欢迎回来~”

听到动静的小狐狸穿着拖鞋啪嗒啪嗒的从厨房里跑了出来,手上还拿着陈晖洁的赤霄剑,还特么是出鞘的状态。

“……”

“早饭已经做好了,姐姐快吃吧。”

小狐狸骄傲的摇着尾巴,耳朵也是不断抖动,就像是在给自己邀功一样,看着他手上的赤霄剑,陈晖洁突然感觉到了一种深深的挫败感,她把手上的东西放在一旁,然后轻轻把手放在梅雪的脑袋上揉揉,以此来获得些许的安慰。

“梅雪,你是怎么把它拔出来的?”

真是大白天见到星熊了,陈晖洁现在都还记得自己当年苦练剑术三年,结果只换来赤霄出鞘一瞬,也只是一瞬间释放的法术洪流就足以把周围半径十米的东西全都切碎,直到现在她都无法完全的驾驭赤霄,可是在小狐狸手上这把剑特么怎么就这么听话呢?

“梅雪没有拔它啊,都够不着呢。”

小狐狸抖了抖耳朵指着墙上的剑架,赤霄的剑鞘还在上面,以他的身高得用力跳起来才能够得着。

“我是打算给姐姐做饭的,不过没有找到菜刀,然后它就自己弹出来了。”

梅雪还记得那个时候自己只是在愁于找不到菜刀不好切菜,没想到赤霄自己就掉到了地上,小狐狸也就将就着用了,他还有好好的给清洗过呢,这把剑很锋利,切土豆什么的很好用,小狐狸都想自己也弄一把了,可是这把剑好像也没办法拷贝,可能是比较特殊吧。

“……你拿赤霄切菜?”

“对啊。”

看着小狐狸微微点头,陈晖洁突然感觉眼前一黑,这就是做人的差距吗?昨天她就说不对劲了,魏彦吾说过赤霄的锻造材料很特殊,具有一定程度的灵性,可是陈晖洁哪相信这种事情,现在看来是她不配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小狐狸做的早饭不能不吃,陈晖洁郁闷的把赤霄塞回剑鞘里,然后拿绷带给它缠了一层随手丢在一旁,开始享受小狐狸给做的早饭,众所周知梅雪是不吃肉的,小狐狸也对切肉比较反感,但是阿丽娜教的好啊,看不见就不怕了,所以梅雪做饭的时候都习惯蒙着眼,只要有黑蛇小姐提醒他就足够了。

“姐姐,味道好吗?盐和油是不是多了?”

“没有,倒不如说都是刚刚好,梅雪你手艺不错啊。”

“唉嘿~因为塔露拉姐姐的早饭基本都是我做的嘛。”

被夸奖的小狐狸得意的摇着尾巴,陈晖洁突然感觉嘴里的饭不是很香了,她好像揍塔露拉一拳,不过现在只能化嫉妒为食欲把这些饭菜都吃干净。

小狐狸还是啃苹果看着电视,新一集的假面骑士已经错过了,虽然很可惜,但是刚好有播放新的奥特曼,对于小狐狸来说都是一样的好看,奥特曼和假面骑士,不管哪个他都喜欢,可以的话小狐狸也想变身啊,可惜他连腰带和变身器都没有。

【别失落了,回头下个月你就有钱可以买了不是吗?】

黑蛇小姐安慰着梅雪,这只狐狸再怎么懂事也改不了他还是个少年的事实,别说是梅雪了,成年人里也有不少喜欢这些的。

“梅雪,过来我给你看样宝贝。”

吃饱饭的陈晖洁朝着小狐狸招了招手,梅雪立刻踩着小步子跑了过去,然后被陈晖洁抱在了怀里。

“怎么了姐姐?”

“嗯,今天你不是要去企鹅物流那边工作吗,把这个戴上。”

陈晖洁打开那个箱子,从里面取出一条长带,她看了一眼梅雪的全身,手腕和脖子都戴着东西,最后只好蹲下把那条罗德岛特制的抑制器给戴在了梅雪的大腿上,看上去像个腿环,总感觉莫名有些涩气。

“这个是龙门和罗德岛合作开发的东西,可以随时向我反馈你的生命体征和位置信息,如果你有什么危险我都会知道你在什么地方,这样我就可以第一时间赶过去救你了。”

伸手挑弄一下小狐狸脖子上的铃铛,陈晖洁轻轻捏了捏他的耳朵,她没办法反对小狐狸自己的意愿,但也不可能让他置身危险当中,作为姐姐要保护好弟弟,作为警司要保护好市民,这就是陈晖洁的信条。

“这个看上去好棒~”

梅雪的大尾巴高兴的摇动,这是他第一次收到来自塔露拉之外的人的礼物,小狐狸有些高兴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想要感谢一下陈晖洁但又不知道该做什么。

“你怎么对塔露拉的就怎么对我好了。”

陈晖洁当然知道小狐狸的想法,毕竟他从来藏不住心事。

“梅雪明白了。”

这下小狐狸知道了如何正确的和自己的陈姐姐相处了,他轻轻伸手捧住陈晖洁的头,然后按照记忆里塔露拉教的那样附身吻在陈晖洁的唇上,只是单纯像这样贴在一起大约十多秒就分开了。

“谢谢姐姐~”

小狐狸欢快的摇着尾巴,对着陈晖洁莞尔一笑,眼神里是幸福和激动,足以让任何人倾心,至少对付一个陈警司不成问题了。

有些不可思议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唇,陈晖洁看了一眼那边的电视机,她记得梅雪很喜欢看这些假面骑士和奥特曼什么的,给小狐狸买个差不多的礼物,是不是能得到差不多的回礼呢?

"

ps:嗷呜,抱歉这章定时设置错误变成明天了,四重还奇怪为什么没发呢,及时改了改了,感谢大家支持啊,来预测一下陈sir还能保持本心几章呢?

第一卷 : 第52章 陈晖洁的进狱系打扮

自从昨天见到小狐狸和陈晖洁贴贴的那一刻能天使就知道,梅雪注定要加入他们企鹅物流,这样以后陈sir别的不说,至少不会当着小狐狸的面训斥他们,也不会把她们直接抓进近卫局了,以后的日子那就好过了。

“姐姐,那我去上班了~”

“梅雪慢走,记得要注意安全啊。”

陈晖洁目送着小狐狸上了能天使的车,然后给了她一个极具威胁性的眼神,大概就是那种“我弟弟要是有点事你就等着光环被老娘拆下来做台灯吧”的表情,瞪得能天使差点一脚油门撞到了路灯上。

不过还好她车技不错,不然今天就别想活着回去了,车里的梅雪微微摇晃尾巴,这辆车的空间对于他的尾巴来说有些拥挤,小狐狸一人就能占掉大半个后座,好在今天只有能天使来接他。

“阿能姐姐,德克萨斯姐姐她们呢?”

“哦,她们早上吃坏肚子了,所以今天只有我们两个去送货,下午我带你去订做个人的衣服。”

企鹅物流的入职是没有那么多繁琐步骤的,只要签了合约就是自己人,没有同一着装的规定,按照大帝的说法“又不是还在上学”,所以入职第一天小狐狸就可以送快递了。

不过为什么其他三个人会吃坏肚子而能天使没事呢?她表示自己不知道,反正泻药不是她下的,她怎么可能因为昨晚被这群人推进陈sir家里生气呢。

“阿能姐姐,我该做什么?”

“没什么,到时候一切听我的,你的尾巴能放多少东西?”

“唔……能放很多。”

小狐狸抖了抖耳朵,尾巴的空间到底能放多少东西他自己也不清楚,反正是很多。

“那就行,待会儿我们去取货,你到时候全装在尾巴里就好,今天早上就能把事情搞定了,下午我请你吃苹果派。”

能天使心里那叫一个畅快,企鹅物流虽然主要接的都是大单子,但也有一些别的不重要的货物要送,这辆车根本就装不完,来回跑据点又麻烦,有梅雪在的话就能把东西全装在尾巴里一次搞定了。

“苹果派是什么?”

“唉,梅雪你没吃过吗?”

通过后视镜看着后座上的小狐狸摇头,能天使这才想起来昨晚陈晖洁说过,梅雪以前生活的环境相当糟糕,点心甜品什么的是肯定吃不到的。

“就是苹果做的食物,我觉得梅雪你给的苹果做成苹果派一定会很好吃的。”

听着能天使的话,小狐狸从尾巴里掏出了一颗苹果,一直以来他都是直接吃掉的,还不知道苹果派是什么呢,说到底小狐狸毕竟没有以前的记忆,唯一记住的就是梅雪这个名字,因此对他来说世界是全然陌生的,就像现在虽然和能天使变成了同事,小狐狸也没有对她报以完全信任。

“姐姐要吃苹果吗?”

“啊,给我一个吧,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同事了,有什么不懂的直接问就好。”

接过小狐狸的苹果咬了一口,能天使感觉整个人都精神焕发了,她脚下一踩油门又飙了出去,小狐狸则是摇了摇尾巴开始期待起了工作的第一天。

——————————时间的分割线————————————

今天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陈晖洁的不对劲,早上来了一趟又出去就算了,居然还把自己的爱剑用绷带缠起来了,而且从刚才就总是回抽空瞄一眼显示屏,还会时不时的笑一下,像极了那些刚谈恋爱守在手机屏幕面前等着另一边心上人回信的小女生。

听着同事们的议论,星熊觉得这怎么可能呢?陈晖洁谈恋爱那就跟魏彦吾不怕老婆一样,根本不可能,不过仔细一想陈晖洁也是不小了,似乎也是到了谈恋爱甚至结婚的年纪,思来想去的星熊还是摇了摇头,决定自己推开门找陈晖洁,然后就发现她真的总是盯着电脑屏幕看,也不是办公或者打游戏,手都没放在键盘上呢。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