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37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因为姐姐那个时候不可能不嫁人的,姐姐人很好,长得也很漂亮,肯定能嫁出去的。”

小狐狸很肯定的点了点头,抱着自己刚吹干的尾巴蹭了蹭,陈晖洁顿时摆脱了刚才的险些黑化状态,这话她爱听啊。

“那你愿不愿意和姐姐结婚呢?”

“不可以的。”

这次的答案出乎意料,小狐狸让陈晖洁和黑蛇都陷入了沉默,她们没想到梅雪居然回答的这么干脆,搞得好像陈晖洁是在问明天早上吃什么一样,然而陈晖洁注意到了梅雪回答的是不可以,而不是不愿意。

“为什么说不可以呢?”

“因为塔露拉姐姐说的梅雪只能跟她结婚。”

有那么一瞬间,小狐狸感觉到整个房间的温度都下降了很多,他下意识的抱着尾巴缩进陈晖洁的怀里寻求温暖。

看着自己怀里的梅雪,陈晖洁张开手把他牢牢抱在怀里,然后轻轻咬住梅雪的耳朵。

“今晚可以陪姐姐一起睡吗?”

陈晖洁轻轻抚摩着梅雪的耳朵,虽然小狐狸看不到她的脸色,但黑蛇小姐看得很清楚啊,md简直是要吃人,吓得黑蛇小姐连忙催促梅雪答应,否则小狐狸今晚就要出大事。

“好啊。”

其实就算黑蛇小姐不说梅雪也会答应的,毕竟他已经说过了自己也喜欢陈晖洁,自然不会拒绝这样的请求。

感受着梅雪身上的芬芳,陈晖洁牢牢抱紧了怀中的美好,并且坚定了把塔露拉送进监狱的决心。

"

ps:可喜可贺,鼓掌,咳咳……感谢大家的支持啊,还有就是老有人催更,催更也没办法啊,四重都开悬赏了不是吗,你们自己不给力,就这?四重都不知道怎么说服自己加更,现在欠的这点不到两天就能还完,懂吧,唉~就这?(发出了北望月的声音)

第一卷 : 第75章 把陈sir关进去了,没救了

“睡不着,啊,还是睡不着。”

塔露拉再床上翻来覆去,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失眠了,自从没了梅雪陪着,除非真的累得不行,否则塔露拉就会像这样处于沉睡和清醒的边界徘徊,俗称犯困又睡不着。

“没有梅雪没有尾巴的日子真难熬了,这才知识第一个月呢,还有两年多。”

现在的塔露拉真是越想越后悔了,翻来覆去的只能选择起床赶稿,她这本书还挺热销的,出版社甚至出钱帮她找了个优秀的画师来画梅雪的插图,随着第二册一起发布,别说赚的还挺多,可能是因为改自个人亲身经历,塔露拉写起来相当顺手,甚至连卡文都没有过,毕竟她写的全是自己脑补的和梅雪以后的日子,以及一些她平日里想做却又不敢做的事情。

(然后就被陈晖洁当做攻略手册了,塔露拉你干的好啊)

“不知道梅雪现在睡得怎么样,希望别失眠。”

确实没失眠,就是睡不着,毕竟陈晖洁这个抱的实在太紧了,小狐狸感觉身子都不是很能舒展开,尾巴也被陈晖洁的龙尾纠缠着,梅雪只好任由姐姐不断磨蹭自己,感觉陈晖洁是恨不得和他黏在一起,话说小狐狸都快有呼吸困难了,脑袋一直被陈晖洁朝着胸口按,虽然软乎乎的不膈应人,但是喘不上气啊。

看着怀里逆来顺受的梅雪,陈晖洁的尾巴轻轻和他雪白的狐尾相互磨蹭,说实在的这感觉很奇怪,但又很爽,比陈晖洁平时自我安慰要爽多了,她轻轻咬着梅雪的耳朵,一边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要做到太过分,另一边又遵循本能的指引渴求着更多。

然而梅雪只当是陈姐姐热情过头了,小狐狸抖了抖耳朵,他要想没反应那也不太可能,陈晖洁一直都在挑他那些很敏感的地方下手,耳朵尖还有腰部的位置,

不过主要是尾巴根部,拿住这里梅雪就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脸红瘫软在陈晖洁的怀里任她施为。

“姐姐……能不能不要这样啊?”

奇奇怪怪的感觉,梅雪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烫,就像是今天被能天使亲的那种感觉。

“是不舒服吗?”

“不是,感觉是很舒服,但是……呜!”

小狐狸的尾巴尖被轻轻咬住,陈晖洁看着怀里脸红轻哼的他,突然感觉有一种成就感,平日里乖巧懂事,又单纯天真的梅雪,现在就在她怀里被挑弄成了另一种样子。

除去成就感,更多是无穷无尽的欲望,想要尽情欺负他的欲望。

“喜欢这种舒服的感觉吗?”

“嗯。”

小狐狸轻轻应了一声,他确实很喜欢这种感觉,因为很舒服呢,可是又本能的感觉这样好像不太好。

因为现在陈晖洁和梅雪都只穿着一件长衬衫,姿势好像也有点不太妙,所以小狐狸只能尽量保持不动,然后陈晖洁就是完全相反。

“喜欢就好。”

低头在小狐狸的唇上深深一吻,感受着如蜜的甜和水果的香,陈晖洁开始对接下来的三年抱有深深期待,不对,只要把塔露拉除掉就不止三年了。

【*乌萨斯古代粗口*陈晖洁,nmd老娘早晚把你送监狱里去!】

黑蛇小姐那叫一个气急败坏,这tm塔露拉都不敢这么干啊!不对,那个龙女好像只是没机会,娘嘞不愧是姐妹俩,这性格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太不要脸了!

可以的话黑蛇是真想操纵小狐狸的尾巴给陈晖洁脸上狠狠抽一下,然而只要被抓住尾巴根小狐狸就没力气了,黑蛇小姐也只能像这样躲在尾巴里无能狂怒,特么这应该是只有她才能做的事情!

可惜小狐狸听不见她的咒骂,她也不想影响自己在梅雪心里的形象,直接像这样眼睁睁看着梅雪被别的女人摆布。

“梅雪,能尝到是什么味道的吗?”

“嗯,奶香味。”

小狐狸抖了抖耳朵,一本正经的回答着这个不正经的问题,这是因为刚才睡觉之前陈晖洁更喝过一杯热瘤奶(ps:瘤兽在泰拉就是奶牛之类的乳畜品种)

“那下次我换成巧克力。”

轻轻搓了搓梅雪的脑袋瓜,陈晖洁又在他脸上嘬了一口,她知道有些事情急不得,现在还不能做到后面的那几步,不然对梅雪以后造成不好影响就糟了,关键她也担心自己一旦解开一次枷锁,以后怕是就再难束缚自己的欲望了。

不过这感觉是真爽啊,压抑了那么久,以前的她就像是一个饥饿的人看着一个大蛋糕,原本不算太饿的,但盯着蛋糕看得久了就感觉自己越来越饿,直到甚至会有一种不吃下这个蛋糕就会饿死的想法,尝到之后又会小心翼翼,生怕一口吃完没有下一份,不过梅雪比蛋糕更棒就是了。

“一起睡吧。”

“嗯,姐姐晚安~”

临睡前在陈晖洁的脸上亲了一口,被饶过的小狐狸感觉以后还是自己一个人睡比较好,如果明天晚上都是这样,那他会变得奇怪的。

也许是因为陈晖洁喝了牛奶,而梅雪没喝,再加上刚才的那些动作让他血液循环太快,小狐狸这会儿相当有精神,但是被陈晖洁抱着他也不知道干什么,只好拿出通讯器看看铃兰是不是在线,尝试着发过去一句“晚安”。

消息送达不过五秒钟,那头很快也回了一句。

【梅雪哥哥要睡觉了吗?】

【嗯,不过感觉好有精神,完全睡不着】

看着屏幕上的消息铃兰不禁摇了摇自己的尾巴,其实对于她来说在一个小时之前就该正常睡觉了,可是小铃兰睡不着,她总是刚闭上眼没多久就感觉梅雪好像给自己发消息了,然后就会拿出通讯器看一眼,发现没有之后继续躺下,在这样的持续反复中等待梅雪的那句晚安。

小铃兰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期待感,但是当她看到梅雪发来的消息时心里突然安定了下来。

“我也睡不着,可以和哥哥聊一会儿吗?”

【当然可以呀,不过再聊一会儿就要好好睡觉,姐姐说熬夜的都是坏孩子】

兴许是因为铃兰喊哥哥太多,本来一直处于弱势位的梅雪居然真的有了做哥哥的感觉,甚至还会担心铃兰的作息。

不过反正都睡不着,两只小狐狸就这样选择了彻夜长谈,尽管只是一些琐碎的小事,甚至小到连喜欢那种沐浴露都说,但梅雪和铃兰的心里还是由衷的喜悦。

聊的久了,对对方的认知也就更多,不用担心网骗,因为彼此都是心思纯粹的少年少女,他们唯一想的只是找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把那些平日里不好开口说的话告诉对方。

梅雪会因为姐姐的过分亲密感到苦恼,铃兰会因为罗德岛干员的过分热情感到不适,两人相似,所以更理解和体谅对方的不易之处。

大约又聊了一个小时,梅雪没想到时间已经这么晚了,黑蛇小姐居然没有监督他的作息,也不知道是在忙些什么,小狐狸连忙给铃兰发了一条消息说要睡觉了。

看着屏幕上的【晚安梅雪哥哥,做个好梦】,小狐狸也抖了抖耳朵,然后蹭了蹭自己的尾巴发了一条回信。

【晚安铃兰,做个好梦】

随着通讯器熄屏,小狐狸和铃兰不由得开始期待明天,等到彼此都陷入了睡眠,一只蓝色的蝴蝶从梅雪的尾巴里飞出,钻进了他的通讯器里面。

而罗德岛那边,铃兰放在床头的通讯器里飞出了一只一模一样的蓝色蝴蝶,它扑打着翅膀,闯进了铃兰的梦。

夕宝旗袍真好看啊.jpg

ps:家里断电了,啊,早上先更新这一章,下午来电了再更新,悬赏后天结束,就剩下两天了,可以跳脸了,哎呀,你们让四重开无上限的时候四重还以为会有什么大动静的,现在来看不过如此~四重仍旧无所畏惧!在这里给大家推荐一下《人在罗德岛,坐在办公室玩明日方舟》,四重个人感觉挺不错的,大家感兴趣可以去支持一下

第一卷 : 第76章 小狐狸要有大危险

新的一天,铃兰揉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打了个慵懒的哈欠,拿出通讯器看了一眼时间,发现自己比平常多睡了半小时,这可能是因为昨晚的那个有些奇怪的梦。

在那个梦里,她和梅雪在那棵高大的梅花树下相遇,然后一起唱歌,堆雪人和打雪仗,给彼此梳理尾巴毛,梅雪好像挺喜欢她的大耳朵还有九条尾巴,不过就手感来说铃兰更喜欢他的。

“早上好梅雪哥哥。”

给梅雪发去一条像这样的消息,铃兰掀开被子起身下床,一片粉色的梅花花瓣从她的头上掉落在地,然后化作水彻底消失在空气中。

另一边在厨房里的梅雪看着手上的通讯器,回了一句早安之后就收了起来,然后把做好的早餐给陈晖洁端了过去。

不过说是这么说,但陈晖洁这个时候还没起床呢,也不知道是不是昨晚睡太晚了或者太累了,梅雪只好发个短信摆脱诗怀雅帮她签到,把早餐什么的都放在桌上,把不情不愿的赤霄塞回剑鞘里,梅雪轻轻拍了拍它的剑柄。

“要好好帮姐姐打坏人,知道了吗?”

赤霄颤动了两下,像是在表示自己明白了,不过它还是想跟着梅雪,就算是切菜切水果也成啊。

与此同时陈晖洁也在作梦,一个很棒的梦,在梦里梅雪不仅长大了,还主动的依赖并且向她告白,两人名正言顺的结婚,亲朋好友都来祝福,至于塔露拉?那是谁来着?不熟,哦,好像是在监狱里。

然而等梦醒来,怀里并没有那个心心念念的可爱身影,陈晖洁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脑袋,鼻尖还残留着小狐狸的香味儿,她今天不想上班了,只想抱着梅雪再睡一会儿,可惜这不太行。

“几点了?”

拿起通讯器看了一眼,陈晖洁这才发现已经将近八点,换而言之就是她基本可以确定要迟到了,除非那只可爱的小狐狸能给她拿个传送门出来。

“梅雪A梦,姐姐要迟到了,你……”

走出卧室的陈晖洁这才发现梅雪似乎已经去上班了,小狐狸比她想的要勤快,但他还贴心的在桌上留下了今天的早餐,边上贴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姐姐,梅雪先去上班了,瘤奶已经帮姐姐热过了,瘦肉粥在微波炉里面,因为担心姐姐会迟到,所以我让诗怀雅姐姐帮你签到了~唉嘿~ヾ(≧▽≦*)o

看着标签后的颜文字,陈晖洁笑着把它收在了自己的口袋里,心说自家的小狐狸就是棒,今天晚上得好好奖励一下他。

坐在车上的梅雪突然感觉后背发凉,他下意识的抱着尾巴,然后拿出通讯器看着屏幕上铃兰的消息。

【今天的早餐是热瘤奶陪水果沙拉,还有一个三明治】

在消息的下面还配着一张图,看上去是很丰盛的早餐,梅雪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苹果,决定还是绕开这个话题。

【我现在在车上,要开始上班了q(≧▽≦q)】

另一边的铃兰看到这条消息,有些开心的摇了摇自己的尾巴,发了一句【哥哥加油,铃兰先吃饭】的消息之后就把通讯器收了起来,然后朝着同样来食堂吃饭的迷迭香招招手表示问好。

今天似乎有些不太对劲,罗德岛的干员们发现铃兰似乎更加的高兴和阳光了,而迷迭香则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甚至还有些黑眼圈,多半是熬夜了。

“怎么了迷迭香姐姐,昨晚没睡好吗?”

“没有。”

“那为什么看上去很没精神呢?”

“我是说我没有睡觉。”

迷迭香打了个哈欠,她现在不是一般的困倦,小猫猫昨晚通宵把梅雪的日记看完了,她本来是打算看一点点就睡觉的,然后不经意间就天亮了。

怎么说呢,就很上头,通过梅雪的日记很容易就能知道他是怎样的人,软萌好欺负,但又很记仇,好像因为凯尔希受过一次伤,他就在日记上连续诅咒了特雷西斯一周年。

就迷迭香个人的感觉,反正得罪谁都好,千万不能得罪小狐狸,吃泡面没叉子都好说,听说特雷西斯的角曾经还被吊灯砸断过,前两天在日记本上写下的诅咒也不知道灵验了没有。

————————————————————————————

维多利亚的宫殿内,特雷西斯看着面前的赫德雷、伊内丝和W三人,手指在新换的木桌上轻轻敲打,他目光如炬。

“听好了,不管死活,一定要把梅雪给我活捉回来!”

“……殿下,您不是说不管死活吗?”

“我是说不管你们的死活。”

特雷西斯一句话给赫德雷整不会了,不过他也不是不能理解,特雷西斯当初倒霉一整年的事情基本人尽皆知,梅雪在某种程度上给特雷西斯造成的心理阴影远比博士更大。

“根据独眼的占卜,他现在是在乌萨斯和大炎,能同时出现在这两个地方,只可能是龙门。”

说到这里特雷西斯自己也有些郁闷,偏偏是龙门,那个城市属于大炎,又偏偏在乌萨斯领土,魏彦吾可不是什么善茬,如果惹到大炎和乌萨斯就不好办了。

“你们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

W回答着,岂止是没有,她心里都快兴奋死了,有那么短暂的一瞬间她甚至想要感谢特雷西斯告诉自己这个好消息。

回想起当初那只小狐狸被自己压在浴室的浴缸里尽情戏弄,而她最尊敬的特蕾西娅只隔着一扇门的场景,W心里就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兴奋。

就算特雷西斯不安排这个任务,W也会想办法去把那只狐狸抓回来的,不为别的,毕竟他早在巴别塔时期就说好了会是自己的好弟弟,那么……给他准备一个项圈吧,离开自己二十米就会自动爆炸的那种。

(这次我看你怎么跑)

看着W脸上的阴狠之色,特雷西斯颇为赞赏的点了点头,这才是坏人该有的样子。

但他哪知道,W心里此刻想的只有怎么样把梅雪绑起来丢到床上去摆成各种她喜欢的姿势,毕竟她可是巴别塔里唯一一个尝过肉味儿的呢。

远在龙门装货的梅雪又是一阵后背发凉,明明今天也不冷啊,他回头看看四周,总感觉有为什么危险在暗中窥视自己。

殊不知,小狐狸要倒大霉了(大概?)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