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40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我以后会和梅雪去近卫局看你的,如果陈警官还留你一命的话。”

看着毫无帮忙打算的德克萨斯,能天使又机械式的把自己的视线转向了空,可她也摇了摇头。

“趁现在跑吧,能天使,还来得及。”

眼见空也没指望,能天使只能把目光看向了梅雪,小狐狸此刻还不明白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刚才陈晖洁爆粗口的时候黑蛇小姐很好的用尾巴堵住了他的耳朵,导致梅雪没能听清楚自己的陈姐姐说了什么,也不懂为什么能天使的眼神一下变得很想曾经那个刚被塔露拉救下的自己。

不过正因为这样的眼神似曾相识,尽管不清楚怎么回事,但梅雪还是伸手轻轻揉了揉能天使的脑袋。

“没事的姐姐,不会有事的。”

感受着梅雪的安抚,能天使的心也镇定了下来,她深吸一口气,然后看着德克萨斯。

“我可以带着梅雪私奔吗?”

“……你还是去死吧。”

ps:4k字的二合一,感谢大家支持!今天悬赏就结束了!晚上统计一下再把结果发出来,推荐一下新书佳作,大佬的《崩坏前文明,开局一条蛇》,大家感兴趣可以去看看支持一下

第一卷 : 第81章 小狐狸的危机化解

说是带着人,但其实也就只有陈晖洁和星熊两个人而已,毕竟这件事情本来也不能算作多大的事,星熊还是制止了陈晖洁的叫人行为,同时跟着过来免得她做出些不理智的行为。

当陈晖洁冲到企鹅物流的据点时,星熊几乎所有人都以为她是大炎烂俗电影里跑出来的什么千年魔头,能天使和可颂更是吓得腿脚发软,哪个状态下的陈晖洁绝对有着能把她们全都给宰了的能力。

然而当梅雪摇着尾巴一脸欢快的扑到陈晖洁的怀里时,她身上所有的杀气跟恶意就像是不存在了似的,连忙想把赤霄收入鞘中,还失败了好几次差点伤到自己的手。

有梅雪的存在,那么打起来就是不可能的,在了解了情况之后陈晖洁也懵了,她没想到前阵给梅雪买的彩票居然真的能中大奖。

还没等她自己开口,安抚好赤霄情绪的梅雪随手把剑塞进尾巴里,然后拿出一张有些褶皱的彩票券递给陈晖洁,脸上的笑容格外灿烂,眼神也很兴奋,带着些讨好的意味。

“姐姐!我们家有钱了!”

“有多少?”

“唔……三千多万吧,听德克萨斯姐姐说还会扣除一部分,不过也很多,姐姐不用那么辛苦的工作了,梅雪分你一半。”

小狐狸轻轻扯了扯姐姐的衣袖,他所说的一半自然是属于自己的那一半,也就是多出来的三百万里的一半,不过在别人听来就是一千五百万,小狐狸这已经不能叫做慷慨了,这比包养都过份。

看着梅雪那认真的眼神,陈晖洁心里的火气又一次被压下,她在心里不断告诉自己要有姐姐应有的矜持和冷静,同时又为梅雪的这份心而感到喜悦,这代表她在梅雪心中的地位绝对不低。

也正因此,再加上怀里的梅雪一直说着一些甜言蜜语,她本来还气势汹汹的怒火基本就只剩点火星了,毕竟梅雪也不可能撒谎,还好这俩家伙只是开玩笑,否则她就不敢保证自己会做什么了。

同时陈晖洁也很感谢星熊,这要不是星熊的阻拦,说不定她真的会带上一整只小队冲过来端掉这里。

“所以你们两个要记得,有些话就算是说也不能乱说!”

“是是是!”

能天使和可颂连忙点头称是,心里不由得松了口气,果然德克萨斯分析的一样,梅雪基本就是个对陈晖洁大杀器,表面上看是梅雪服从陈晖洁,但其实也是陈晖洁被梅雪吃的死死的。

坐在陈晖洁怀里的小狐狸当然知道这场纷争继续不下去了,他轻轻蹭了蹭陈晖洁的怀里,感觉姐姐确实不生气之后放心了不少。

梅雪抖了抖耳朵,按照黑蛇小姐的指示行动,主动伸手轻轻搂着陈晖洁的脖颈亲昵的蹭了蹭她的怀里,用近乎撒娇一样的语气蛊惑着陈晖洁的心。

“姐姐不要欺负阿能姐姐和可颂姐姐好不好?”

“……”

原本的梅雪已经够让人顶不住的了,会主动撒娇卖萌的梅雪就更让人顶不住了,陈晖洁努力克制住自己那些不正常的念头,毕竟周围还这么多人呢,要做也得回家再说,差点就把“那我就欺负你”这句话都说出口了。

“我本来就没打算欺负她们,我只是担心你被坏人骗了拐走。”

不得不说,其实可颂那句求包养啥的陈晖洁还能当作是玩笑话,能天使的就不行了,敢跟梅雪说求婚就足够蹲局个五年牢了,还说要带小狐狸去拉特兰?做梦吧!有她陈晖洁在一天,梅雪就永远都离开她的视线范围!

(看来以后还得在梅雪身上装个窃听器……不过被他发现了会不会对我很失望啊)

“可是阿能姐姐她们都不是坏人啊。”

梅雪抖了抖狐耳,努力的想用卖萌这招搞定陈晖洁,按照黑蛇小姐的说法,他其实完全可以靠着这招吃一辈子的,不过陈晖洁如今可不会单独满足这一点了。

“大家对我很好,我很喜欢她们的。”

“那就不喜欢我了?”

“怎么会呢,我最喜欢姐姐了!”

眼见着陈晖洁似乎又要生气,梅雪连忙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让自己的姐姐消消气,虽然不是亲嘴唇这一点让陈晖洁有些不高兴,不过也无所谓,有梅雪这句话她就很高兴了。

“这还差不多,你都不知道我刚才都快吓死了,就怕你出现什么意外。”

看着面前的陈晖洁肆无忌惮的对着梅雪上下其手,企鹅物流等人和星熊心里都有一种相当怪异的感觉。

就很想报个警让人来把陈晖洁抓走,可是考虑到就算是报警,万一是陈晖洁自己的电话响就尴尬了,大家还是努力告诉自己这货是高级警司,惹不起惹不起。

“我不会有事的,阿能姐姐她们都很关心我。”

“我知道,不然她们也不可能这么安稳的坐着了。”

陈晖洁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能天使,刚才就是这货最嚣张,居然还敢说带着梅雪去见家长,找死!

不过这会儿有梅雪帮着说话呢,陈晖洁再怎么样也得给小狐狸面子,还能刷刷好感。

“梅雪乖,下次只要有人敢向你求婚,别客气直接打我电话,就算是我亲姐姐我也一样送进牢里关着!”

“姐姐不用担心,我真的能保护好自己。”

轻轻甩了甩尾巴,梅雪的小脸上是坚定的表情,陈晖洁揉了揉他的脑袋,心里琢磨着以后还是要找机会教给梅雪一招半式来防身才行。

“我知道我知道,梅雪很厉害的。”

主动在梅雪脸上亲了一下,陈晖洁的举动成功让星熊把手摸向了腰间的玫瑰金手铐,能天使等人也是愣住了。

这光天化日之下的,你怎么敢这么做的?喂,警察呢,这里有人……哦,md都快忘了陈晖洁自己就是警司,那这岂不是知法犯法?

(我去,感情陈sir自己才是最那啥的啊)

可颂在心里暗自嘀咕,能天使则是察觉到了危机感,这特么陈sir优势也太大了,小狐狸的监护权在她手上不说,人也是跟她住在一起的,羡慕,就很羡慕。

“既然只是虚惊一场,那我们也就先回去了。”

眼见着再这么下去陈晖洁怕是就要直接把梅雪扛走了,星熊连忙打断了陈晖洁的动作,顺手还在梅雪的脑袋上搓了一把,手感很棒,下次还敢。

“啊,这个给姐姐。”

梅雪把彩票塞给了陈晖洁,然后乖巧的跳出她的怀里,怀里空落落的陈晖洁心里也是空落落的,临走时还搂着梅雪亲了一下,这才肯离开。

“姐姐慢走~”

朝着陈晖洁和星熊挥了挥手,看着两人乘车离开,梅雪这才对着能天使和可颂竖起一个V的手势,脸上的笑容要多可爱就多可爱,意思就只有一个意思:夸我!

“梅雪!”

能天使直接把小狐狸扑倒在了沙发上,埋在小狐狸的怀里蹭了蹭,然后在他的脸上亲了好几口,这次多亏小狐狸,不然她这条命怕是就要没了。

看着能天使这个样子,连同德克萨斯在内的三人突然很想打个电话让陈晖洁回来一趟,别的不说,抓这个货肯定不算抓错人!

同时在刚开不远的警车上,陈晖洁突然感觉自己还是回去看看比较好,可是又感觉太怪了。

“我还以为你肯定会大闹一场呢,那个时候你的杀意都快变成实质了。”

“没办法,梅雪护着她们,我总不能对他出剑吧。”

陈晖洁笑了笑,她那个时候确实差点被点炸了,但梅雪压下了她所有的负面情绪,小狐狸就是有着这样的神奇力量,不过嘛……今晚可就不能轻易放过他了,得罚。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间贴票票多多啊,月票什么的多来点!因为今天要去参加酒席的缘故所以第二更会晚点,在这里推荐一下老谭的《这真的是特摄扮演系统?》,虽然作者是个有点奇怪的人,但书是真的好看!

第一卷 : 第82章 小狐狸要被狼吃了

在陈晖洁离开之后,企鹅物流可算是恢复了平日的氛围,劫后余生的感觉并没有让可颂和能天使有多收敛,不过小狐狸是被德克萨斯看得更紧了。

“梅雪,就是那个啊,之前我说的包养那件事……您考虑的怎么样?”

可颂一边学着苍蝇搓手,一边死不要脸的凑了上来,德克萨斯差点没被她这话呛到,好家伙还敢这么说。

然而小狐狸只是有些疑惑的摸了摸头,毕竟小孩子不懂那些。

“可颂姐姐,什么叫包养啊?”

“……”

只能说可爱的天然克万物,可颂成功的被梅雪给问住了,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正打算简单描述一下呢,只见德克萨斯已经摸摸掏出了剑柄,只要可颂敢多说半个字,等待她的就绝对是死路一条。

“我……我也不知道,哈哈,我先去后面厨房看看能不能帮能天使的忙吧。”

见可颂识相的走开,德克萨斯继续抱住小狐狸揉了揉,因为黑蛇小姐还在忙着自己的事情,找不到人问的小狐狸只好把转身看着德克萨斯。

“姐姐,什么叫包养啊?”

“小孩子不需要知道这些,长大了你会懂……好吧,包养其实就是……嗯……”

实在受不了梅雪好奇的眼神,德克萨斯只好在脑袋里构思着说法。

“打个比方吧,如果你不想工作了,只想吃喝玩乐,就可以找我,我负责给钱让你过日子,你负责听我的话,这就是包养了。”

“还有这样的啊……”

小狐狸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奇奇怪怪的知识增加了,不过他自己也没什么钱呢,没办法包养可颂姐姐。

“好孩子应该想着自己好好照顾自己,而不是让别人包养,明白了吗?”

“我知道,我肯定不会让人包养的。”

小狐狸骄傲的竖起耳朵,他可是已经能自己挣钱的人了。

“知道就好,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德克萨斯轻轻捏了捏梅雪的尾巴,为了不给小狐狸造成太多刺激她不得不下手轻点,太重的话不禁梅雪会变得有些奇怪,德克萨斯自己也会很难忍住,现在贴的这么近,她可以很清楚的嗅到梅雪身上的气息,感觉有些口干舌燥,甚至很想做点什么。

“唔……就是那个,我可以摸一下姐姐的尾巴吗?”

这样的问题似乎不是很礼貌,所以梅雪还犹豫了好一会儿,他很好奇别人的尾巴是什么样子的,德克萨斯被他这个问题问得有些愣住,她本来是想拒绝的,可是看着自己手上属于梅雪的尾巴,心里又说不出口。

毕竟自己都抱着人家的尾巴搁这儿搓半个多小时,要是不给就显得有些抠门了,德克萨斯想了想还是选择点头,背后的尾巴轻轻摇晃飘到梅雪的怀中。

看得出来德克萨斯的毛发似乎有些奇怪地方,但梅雪只是轻轻把手放上去,这还是他第一次摸到别的尾巴,虽然手感不如自己的好,但总的来说还是很不错的,德克萨斯有很好的保养,摸起来很柔顺。

当梅雪的手放在自己的尾巴上时,德克萨斯的下意识的身子一颤,一股微弱的电流从尾巴上传来,不算强烈,但却恰好能激起身体的反应。

“唔……”

“怎么了姐姐?”

“没什么。”

德克萨斯努力压下心里那种怪异的感觉带来的影响,同时暗自骂了自己一声定力不足,居然会对梅雪的动作有反应。

小狐狸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给德克萨斯造成了困扰,他用的力道和手法都是平常自己习惯的,只会让人觉得舒服才对。

然而小狐狸忘记了,他是已经习惯被人撸尾巴的,所以这种程度的刺激对他来说是刚刚好,对德克萨斯就过头了。

(这梅雪到底是……怎么会的这些?)

强忍着刺激感,德克萨斯咬着嘴唇以免自己发出一些不太好的声音,她感觉自己就不该答应梅雪给他rua尾巴,可是现在她如果开口,那么绝对会丢人到家的。

小狐狸抚摸着德克萨斯的尾巴,时不时的捏一下尖端,偶尔捧在怀里蹭蹭,仿照着记忆里塔露拉的手法,丝毫没发现德克萨斯已经陷入了某种奇怪的状态中,她的手也停止了动作。

如果这个时候有第三个人在场,那么德克萨斯的形象怕是就该毁了,此刻的她面色绯红,眼神中含着朦胧的水雾,像极了情动的少女,不对,她现在好像就是这样的状态。

然而梅雪还是没有停下的意思,一直以来小狐狸都是被玩尾巴的那个,如今好不容易得到了别人的尾巴,好奇心满满的他当然有些爱不释手,不过他也不是坏孩子,如果德克萨斯不舒服的话说一声他就会撒手的。

可问题是德克萨斯开不了口,这种感觉就像是毒,一点点侵蚀着她的身体和意志,德克萨斯敏锐的嗅觉捕捉到梅雪身上的味道,她心里产生了一种把这小狐狸吃掉的冲动,这是所有生物都有的延续血脉的本能。

当梅雪停手的时候,德克萨斯心里突然出现了一种失落感,明明距离极限就差一点突然停下来的感觉格外让人难受,她甚至无法克制住自己的欲望。

(md,忍不住就不忍了!)

“姐姐,感觉怎么样?还舒服吗?”

梅雪转过头想要问问德克萨斯,但还没看到她的脸,就被德克萨斯搂着压在了沙发上。

“我的尾巴摸起来感觉怎么样?”

“感觉——唔!”

小狐狸刚打算回答还挺好的,可是德克萨斯根本不给他说完的机会,直接抓住了他的尾巴一路向着根部抚去,然后放在尾巴根上。

“舒服吗?”

“唔……嗯。”

“那我教你些更舒服的。”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