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44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虽然认识的时间不算长,但是和梅雪的交流确实是她这段时间最开心的经历,也许是因为同为沃尔珀,再加上心理年龄相仿,彼此间的共同话题也很多。

“可是闪灵姐姐说早恋是不好的……”

铃兰嘀咕着,拿出自己的通讯器,梅雪可能是在忙,所以估计晚上才会回消息,但铃兰还是会忍不住拿出通讯器看一眼,希望能得到他的回应。

“什么恋?”

略显冰冷的声音,没有什么感情的起伏,铃兰二话不说收起了自己的通讯器,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边上的巫恋。

“巫恋姐姐,我……你什么时候来的?”

“就在刚才,你的门没关,我敲门也没人回应,所以进来看看怎么回事。”

提着一个略显破旧的小熊布偶,巫恋那双冰冷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好奇,她发现铃兰的情绪是慌张和迷茫,但又带着一丝欣喜。

“你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只是在想一些事情。”

铃兰摇了摇头,她还没有把梅雪的事情告诉任何人,也不想告诉别人。

“我要去吃饭了,你来吗?”

“嗯,一起去吧。”

牵住巫恋的手,铃兰把心里繁杂的思绪全都压下,她打算今晚和梅雪再打个电话,然后……下周去见个面。

另一边在龙门的梅雪则是突然有了某种莫名的感觉,尾巴不受控制的摇了摇。

买完了东西之后,虽然还是婉拒了去年的家里做客的邀请,但是梅雪没能推辞掉她送自己回家的要求。

按照年的说法,如果梅雪在回家的路上出什么事,比如失踪了,那她会良心不安的,虽然她不觉得自己还有啥良心。

“这里就是我的家了,年姐姐进来坐坐吧。”

“不了,我还得回去照顾店里的生意呢,以后再来吧。”

(等以后把绳子麻袋项圈铁链什么的都准备齐全了再来)

年笑着婉拒了梅雪的邀请,小狐狸也没有多做挽留,只是从尾巴里拿出两颗苹果递过去作为感谢。

“姐姐再见。”

说完这些梅雪就关上了门,只留下年站在门口,看着手上这两颗鲜艳的苹果她忍不住想笑出声。

“果然……记忆不在了,身体还是记得某些习惯的。”

一般来说,梅雪不管对谁都是只给一颗苹果的,唯独对年例外,因为小时候的她只吃一颗嫌不够,所以会去抢夕的苹果,弄得夕哭着去找梅雪告状,所以后来梅雪只好偷偷给她两颗,免得她去和妹妹抢。

不过不管怎么说,至少可以证明梅雪还会下意识的信赖自己,这是年今天最大的收获,她已经记住了梅雪的位置,接下来嘛……呵,懂得都懂。

回到了自己的家里,梅雪突然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来不及把尾巴里的才拿出来放着,小狐狸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飞扑到沙发上打了个滚,然后抱着自己的尾巴轻轻蹭了蹭,同时拿出通讯器给铃兰发了一条已经到家的消息。

【我在和朋友吃饭,哥哥也记得好好吃饭,我们待会儿聊】

那头回信的速度很快,梅雪都怀疑铃兰是不是守在通讯器面前的,不过小狐狸心里有些欢喜,因为这代表铃兰也把他当做好朋友。

“啊,不好不好,姐姐很快就会回来了,要赶紧做饭才行。”

高兴的甩了甩尾巴,梅雪连忙起身跑去厨房,今天的好事情还是有不少的,比如大帝给他涨工资,比如彩票中奖,梅雪已经可以想到自己把银行卡教给塔露拉的时候她脸上会有多高兴了。

“希望姐姐他们一切安好~”

带着这样的祝愿,梅雪从尾巴里把赤霄掏出来,听着她迫不及待的剑鸣,开始给陈晖洁准备起了今天的晚饭。

————————————————————————

“三千多万……”

看着自己手上的这张银行卡,纵使是陈晖洁也难免有些无语了,这算什么事?她家小狐狸前几天还需要自己包养,连喜欢的玩具都舍不得买,然后今天居然就变成了身价三千多万的小富豪。

完了,这以后谁包养谁啊?

不过梅雪让陈晖洁来兑换彩票算是选对了人,三千万可不是小数目,刚才来的时候陈晖洁就注意到有人在周围始终盯着,估计就是等着兑奖人吧。

不过在看到来换钱的是陈晖洁之后,大多数不怀好意的家伙倒是知难而退了,毕竟没谁愿意得罪一位高级警司,更别说她还是魏彦吾的外甥女。

当然,如果是梅雪来兑奖的话这群人的下场也不会好到什么地方去。

只是陈晖洁现在更苦恼的是,突然多了这么多钱,她这个姐姐能帮得上的忙又少了很多,梅雪会不会因为这些钱学坏,会不会因此不想努力了?要不要干脆让梅雪去上学,反正现在他也不缺钱了。

就在陈晖洁满心胡思乱想的时候,她的通讯器突然响了起来,不过不是特别关注的铃声,不是小狐狸的电话。

“喂,哪位?”

“请问是陈晖洁小姐吗?”

电话的另一头,一位留着银色长发,身材极好的黎博利女性看着自己面前的居民楼,另一只手上还拿着一张单子。

“我叫卡谢娜.菲奥莉特,是来应聘家庭教师的。”

这句话让陈晖洁心里终于舒坦了些,她连忙把银行卡收进包里,然后和卡谢娜约好明天下午的见面,因为卡谢娜说自己是今天才到龙门的,需要一点时间安置。

放下手头的通讯器,卡谢娜提起自己的行李箱走上楼,她的表情很是镇定,仿佛真的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教师。

实际上卡谢娜也确实是老师,直到三天前她仍旧在乌萨斯雪原的某个小城里给自己的学生讲述着各国的历史,偶尔穿插一点神话故事。

其中就有一个故事很值得研究,关于大炎的某位神明的故事,相传祂是祥瑞,是万能,是愿望的集合。

“不对,应该说……双子神。”

看着自己面前的屋子,卡谢娜知道她要找的人就在门后,可她不着急,她提着行李箱打开了背后的门然后走了进去。

是的,从今天起她就是梅雪的邻居了,但除了梅雪或许没人知道,卡谢娜.菲奥莉特也是一条黑蛇。

"

ps:嗷呜,感谢@{"reader_id":"7189298","reader_name":"RoseMoon"} 金宝箱!可惜今天没电,不然直接一口气爆更了,悬赏进行中,感谢大家支持,在这里推荐一下《辉夜小姐,我要逃婚哦》

简介:

“这是我第一次好好地和我的未婚夫聊天,他和我说叔本华,聊弗洛伊德,聊庄子妻死,说太宰治,聊他童年的悲剧故事,聊与我这一段没头没尾的婚约。”

“第二天,他带着我逃课,开着摩托车带我去看富士山的樱花,去干净的小店吃拉面,对着漫天烟火许愿。”

“第三天,他说他要努力赚钱,帮我和他摆脱婚约。”

“第N天,念,我的念,为了你,我要让你破产,让你变成离不开我的废人!”

第一卷 : 第90章 陈sir你自己选个牢房吧

自从有了梅雪,家也就有了这个家该有的样子,从此陈晖洁每天到近卫局就开始倒计时等着下班,能不加班就不加班,有事没事就会看一眼自己的屏幕确定一下梅雪的位置,如果不是为了防止自己的形象崩坏,那她可能都该考虑是不是装个窃听器什么的会比较好了。

“啧……又忘记带钥匙了。”

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陈晖洁感觉这两天真是太健忘了,每次都忘记带钥匙回来,还好梅雪一般都比较回来的早,她伸手敲了敲门,然后等待着自己的狐狸来开门。

“来了,请问是那位?”

随着可爱又软糯的声音伴随门锁转动的声音一并传来,面前的门被打开,系着可爱的粉色围裙,穿着一件长袖的衬衫隐约可见里面雪白色的肌肤,手里拿着锅铲的梅雪就这样站在陈晖洁的面前,尾巴轻摇,耳朵折叠贴紧脑袋。

“姐姐~欢迎回来!”

在看到是自己的陈姐姐时梅雪不由得欣喜,欢快的摇了摇尾巴就抱了上来,然后亲昵的蹭了蹭她的怀里。

“姐姐,饭已经做好了,水也是热的,是要先吃饭还是先洗澡?”

看着自己怀里乖巧懂事的小狐狸,陈晖洁觉得人生的满足也不过如此了,她伸手揉了揉梅雪的脑袋瓜,轻轻挑弄他的耳朵尖,感觉食指大动,然后抱起梅雪直接朝着自己的卧室走去,同时不忘用自己细长的龙尾把门带关上。

“唉,姐姐不吃饭吗?”

“要吃的,不过在那之前我得和自己的好弟弟多亲近一下。”

在梅雪的脸上亲了一口,陈晖洁直接把小狐狸丢在床上然后压了上去,不给梅雪任何反应的机会,直接堵住他的嘴,然后……然后就是不太能写的事情了,反正懂得懂得啊。

同一时间的对门,刚安排好生活的卡谢娜端起茶喝了一口,思考着今天的晚饭该吃什么,作为一个不是很会做饭的人,她还没有把自己的通讯器登入龙门的网络,因此也不能点外卖,这周围也没个能吃饭的地方,难道今晚她要饿肚子?

不对,现在的关键不在这里,关键是那只小狐狸,卡谢娜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她前段时间收到那封信的时候自己都被惊讶到了,没想到本来应该依附在塔露拉身上的黑蛇居然会因为意外跑到梅雪身上,简直是离谱。

好在这也不全是坏事,梅雪的来历黑蛇小姐不清楚,但卡谢娜可是明白得很,实际上也就是梅雪自己没有仔细查过,但凡有心去翻阅一些历史和神话故事都不难找到和他有关的描述。

如果能得到他,乌萨斯绝对能轻松的度过下一个千年,不管权力的掌控者如何更迭,乌萨斯仍旧还是乌萨斯,这就足够了,这才是黑蛇存在的意义,不是单纯的阴谋、诅咒和毒的聚合,只是乌萨斯的意志。

“但是在龙门,想要偷着把人带走也不现实啊,关键是那个陈晖洁……如果魏彦吾知道他的身份,连带我也肯定会在之后受到调查,不对,大炎那边是否已经开始行动了呢?”

卡谢娜思考着,如果大炎已经开始了行动,那么她想要带走梅雪的计划就会变得更加艰难,现在只能看看依附在他身上的黑蛇是什么态度了,既然愿意向自己求助,那么就证明它应该也是心向乌萨斯的。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只在大炎了,那个古老的国度到底对于这个遗失在外的祥瑞抱有怎样的态度呢?说到底卡谢娜也很好奇为什么梅雪会在数年前突然出现在乌萨斯的北原,还弄出了那么大的动静。

那么大炎行动了吗?答案是肯定的,而且行动迅速,在得知了梅雪确实在龙门之后,以麟青砚为核心的监察司小队第一时间动身前往,以审核龙门为名义,尽量保证不弄出太大动静。

不过这些梅雪都不知道,小狐狸有些头疼的看着自己被撕碎的衣服和身上的咬痕,颇为幽怨的看着自己的陈姐姐,看得出来是有些生气了。

倒不是因为陈晖洁突然的亲密行为,而是因为这件衣服是塔露拉送他的,小狐狸很看重,不然也不会洗完澡之后都要穿着,而且刚才他都说了好几次还没关火,陈晖洁说什么都不听。

“姐姐你真是的,游戏什么的洗完澡再玩不好吗?”

小狐狸的抱怨让陈晖洁的头低得更矮了,恨不得钻到床底下去,比起脸疼更多还是不好意思,她就是一时间有点上头了,看着那样温柔贤惠的梅雪,心里想的是吃他而不是吃饭,还不管梅雪愿不愿意,结果黑蛇小姐醒来之后就是操纵着尾巴在她脸上来了一下,就和当初对待塔露拉一样,直接把陈晖洁打清醒。

【md,我就睡个觉而已,这女人是发情了?】

黑蛇小姐没好气的骂着,还好她醒的及时,不然梅雪就要不干净了,看来以后不能睡得太死,不然什么时候小狐狸被人忽悠着偷吃了她都不知道,到时候搁哪儿哭啊。

“我的衣服都没办法穿了。”

“我错了。”

陈晖洁很不好意思的低着头,都不敢去看梅雪那双饱含幽怨的眼睛,那会让她有一种心疼且想要找个地方撞死自己的冲动,不过这也不能怪她啊,换谁来都顶不住的好吧?何况昨天晚上才亲密的接触过,现在确实很难忍耐。

似乎是感觉到了气氛真好,挂在墙上的赤霄自己跳了出来落在梅雪的手上,剑尖直指陈晖洁,意思很明确了,她想要换个主人。

【对她使用赤霄吧!】

那种事情怎么可能呢,在心里回了一句,梅雪把赤霄收了起来,然后爬到陈晖洁面前无奈的挑起她的下巴,在她的嘴角上轻轻吻了一下。

“如果姐姐是想做这种事情的话我都可以的,不过也该好好吃饭吧,而且姐姐……你现在闻起来可不是很香呢。”

再怎么说也是工作了一天,陈晖洁可不像梅雪这样天赋自带魅惑和体香,小狐狸的鼻子很灵的,可以的话他都想把陈晖洁丢进浴室里了。

“那洗完澡之后就可以了?”

“……不许咬我。”

在加上这一条附加条件之后梅雪也就算是默认了陈晖洁的说法,毕竟他不排斥那样的亲近,陈晖洁的怀里很舒服,胸口也很舒服,就是有些她会和德克萨斯一样不知轻重,咬的梅雪有点疼。

“那今天晚上一起睡吗?”

陈晖洁期待的看着梅雪,这才是她最想要的,自从昨晚抱着梅雪一起睡之后她就明白了塔露拉以前过的都是些什么让人羡慕的生活,三条大尾巴抱在怀里不说,还能随时占一下梅雪的便宜。

“可以。”

小狐狸轻轻摇着尾巴,无视了脑袋里黑蛇小姐的埋怨,反正他也不觉得陈晖洁会把自己吃了或者装在麻袋里卖掉,只是睡一觉而已嘛。

然而梅雪并不知道,刚才的那些动静和话全都被远在火锅店的年听在了耳朵里,她气愤的一把捏碎了手上的金属器,同时那片藏在梅雪头发里的小金属片也变成了,过不了多久就会彻底蒸发。

“我**********的陈晖洁!”

"

ps:嗷呜,今晚还有三更,嗯,说到做到,言出必行!感谢大家支持!

第一卷 : 第91章 女一铃兰在行动

年小姐很是苦恼,作为一个被梅雪带大的崽,她很清楚梅雪的本性如何,以前的梅雪对于他们兄弟姐妹就属于有求必应的类型,他是不善于拒绝,且会下意识回应他人愿望的类型,也就是因为这样,导致了包括年在内的所有人都对他抱有些不好说的感情。

然而当他们当中的最后一人也找到了自我,得到了属于自己的名字之后,梅雪却突然消失了,那之后年才知道他去做了一件怎样值得大炎立庙记传的事情,她的兄弟姐妹也有不少甘愿替大炎效力,至少也不会为祸一方。

可是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梅雪,而且他还没有了以前的记忆,心性也单纯,正是攻略的好机会啊,年都已经准备好调查梅雪的各种爱好和生活规律了,结果现在居然蹦出来一个想做她后妈的人,她能答应吗?

md,别说是后妈,就算是她亲妈来了年也不答应这门亲事!

“陈晖洁,啧……魏彦吾那个小子,刻意给我找麻烦是吧?”

年搓了搓自己的手,她不允许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一个人给夕和令做后妈!那可是自己的姐妹,怎么能让外人做后妈呢?谁来都不好使!

不行,得想个法子做掉陈晖洁,要不搓个大号二踢脚塞她办公室里?不太行,那样的话针对性太明显了,要不直接干脆的把整个近卫局炸上天?也不好啊,这样的话龙门会乱起来的。

“话说大炎那边该不会已经知道了吧……要是他们通知了三姐就糟了。”

年挠了挠头,她对自己的三姐令是最没办法的,而且说实在的令作为竞争对手太可怕了,当初他们所有人都觉得令是最有可能和梅雪走到一起的那个,令作为大姐(姐妹里第一,兄弟姐妹的第三)和梅雪相处的时间最长,最懂他的性格,也最能拿捏住尺度。

现在一想起自己小时候管令叫妈,管梅雪叫爸爸,年这脑袋就恨不得把这段记忆全给删掉,那个时候年轻不懂事啊,长大了才知道自己和夕简直是给姐姐送助攻。

所以总的来说,如果令知道了梅雪的出现并且朝着这里赶来的话,那么事情会变得非常非常糟糕!大概就是新手村遇到最终boss那种情况。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