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53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于是煌和迷迭香也完美的错过了梅雪,而那些暗中保护梅雪的黑蓑呢?他们倒是没有发现煌和闪灵等人刻意在找梅雪,也没有理会企鹅物流的人,他们现在嗑麻了。

讲真的,看着两只本来就很可爱的小狐狸贴贴是件很让人身心愉快的事情,这帮子人甚至还去买了爆米花和可乐,看着梅雪和铃兰之间的互动那叫一个乐呵,就像是躺在床上姨母笑同时还忍不住打滚的读者。

“话说现在的大人该算是多少岁啊?”

“不知道,反正看着挺可爱的,我现在都有些理解以前为什么先帝真龙要让他做大炎的守护兽了。”

“嗑到了嗑到了,那个金发的沃尔珀小姑娘也不差,我看她好像是大炎传到东国的分支吧?你们说要不要建议魏公给说个媒?”

“我同意!”

"

ps:总感觉铃兰已经赢其他人太多了,啧啧,还有已经接到读者反馈的有很多不认识而且很突兀的字体的问题,那个是刺猬猫的防盗机制来着,感谢大家支持啊~月票间贴多多,悬赏还在继续呢

第一卷 : 第105章 铃兰已经赢过其他人太多了

这是铃兰和梅雪第一次坐摩天轮,难以形容的感觉,随着摩天轮座舱的不断上升,视野也逐渐变得广阔,梅雪有些好奇的看着四周,透过特制的玻璃可以很清晰的将整个游乐园尽收眼底,还能看到远处的街道,小狐狸甚至看到了刚离开不久的煌和迷迭香,她们衣服上的标志让梅雪感觉有些熟悉。

梅雪看着窗外,而铃兰看着他,那双绿宝石一样的眼眸中满是难言的幸福和喜悦,她看着自己手上捧着的花,那是梅雪的礼物,是他的心意,不过通过两人牵在一起的手,铃兰更能感觉到梅雪传来的温暖。

此时此刻,铃兰想不出自己除了和心爱的人结婚之外还能有什么更幸福的时候了,她抿着唇,仿佛还能尝到梅雪的那一抹甜蜜,身后的尾巴欢乐的摇晃,无意间暴露了主人此刻的心里有多高兴。

“铃兰,你不来看看吗?”

梅雪看着铃兰,不同于铃兰的温柔和乖巧,他的眼眸中满是喜悦和灵动,但心里是同样的感情,他只是更单纯,更不懂铃兰此刻是什么样的心意,不过无所谓,他们两个现在都很幸福呢。

“不用了,我恐高。”

摩天轮这个高度对于铃兰来说还是有些不好接受,梅雪看她这个样子也没再选择去看外面,而是牵着铃兰的手一起坐下。

微妙的气氛,两人手牵着手能感觉到对方的温度,尾巴还是很不安分的想要靠近对方,发现这一点的两只小狐狸都很是不好意思,脸红着不敢看对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梅雪哥哥,那个……谢谢你的花。”

手上的铃兰花盛开着摇曳着,很显然受到了精心照顾,梅雪送的是铃兰喜欢的花,是他的心意。

“这个就不用说谢谢了~我们是朋友,对吗?”

“嗯!”

铃兰高兴的抖着耳朵,梅雪注意到她的视线时不时的会停留在自己的尾巴上,小狐狸立刻明白了铃兰的心思,不等她克服心里的羞涩,梅雪自己把尾巴放在了铃兰的腿上,然后自己拿出一把精致的木梳递了过去。

“我的尾巴好像有些炸毛了,所以那个……可以帮我梳一下吗?”

看着梅雪变红的耳根和自己腿上的尾巴,铃兰也知道自己的心思被看透了,她犹豫了一会儿,最后选择了伸手接过梅雪的梳子,轻轻抬起他的尾巴。

这算是铃兰第一次触碰到梅雪的尾巴,之前的尾巴互相碰撞可不算,嗯,不算!

梅雪的尾巴摸起来比铃兰想象的更加舒服,柔顺的毛发和蓬松的手感,让她想要把脸埋在里面好好的蹭蹭,可是那样又太过羞人了,铃兰的脸皮还没有厚到陈晖洁塔露拉她们那个程度,她只是轻轻用梳子梳理着梅雪的尾巴。

铃兰的手法很好,比陈晖洁和塔露拉或者梅雪其他的任何一个姐姐都要更好,她不会学陈晖洁她们那样做什么小动作,只会小心呵护,细心梳理,因为自己的尾巴也是很多的,所以铃兰最懂该如何梳理。

此时此刻,她已经赢过其他人太多了,至少比起下面那个座舱里的能天使等人来说是这样的。

“可恶啊,为什么这个座舱就不能做成全透明的呢?!”

“那样的话有恐高症的人就别想坐这个了,会吓到小朋友不说,也不方便有些情侣……就是那个,你懂的。”

说到这里可颂的左手做了个ok的手势,右手竖起食指,做了一个大家都懂的动作,让能天使和德克萨斯呼吸加重,立刻抬头看着上方,似乎是在幻想如果自己和梅雪单独在一个座舱会发生什么。

(娘嘞,这两人没救了,还是一起送进近卫局吧)

空和可颂的脑袋里不由得同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主要是现在这俩人身上这个气息就很不对劲,德克萨斯还能克制住自己,能天使已经傻笑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见到这个情况,可颂无奈的伸手在能天使的肩膀上拍了拍,很无情的打碎了她的幻想。

“别想了,现在陪着梅雪的可是那个沃尔珀女孩儿,不是你。”

“……md狐狸精!”

可颂成功刺激得能天使拿出了自己的铳,恨不得朝着上面就来一梭子,她心里那叫一个恨啊,早知道就自己带着梅雪来这里了,把所有的娱乐项目全都体验一把,再来点刺激的。

可现在呢?和梅雪坐在一起的是铃兰,能天使甚至都怀疑这两只小狐狸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她后悔没在梅雪身上装个窃听器,那样的话就可以随时知道梅雪的动向了。

刚被铃兰梳好尾巴的梅雪突然感觉鼻子有点痒,后背也有些发凉,他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今天穿的少了,总感觉有点冷。

“哥哥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感觉……唔,有点冷。”

“那我们待会儿下去找个地方喝杯热茶吧,还能一起吃点东西。”

“嗯!”

不同于企鹅物流的阴沉郁闷,也不同于黑蛇小姐那边的暴躁,梅雪和铃兰的二人世界简单且幸福,毕竟他们的心思足够单纯,没有那么多所谓的利益关系,只因为一个巧合成为好朋友,只是因为一时兴起就选择见面,只因为他们都保有着纯粹的对彼此的喜欢。

随着时间的发展,梅雪早晚都会明白这种奇怪的喜欢到底叫做什么,不过现在他只想和铃兰一起聊天玩耍,他觉得能有这样一个朋友真是件幸福的事情。

“其实我在想,如果我能早点遇到铃兰就好了。”

梅雪轻轻抱着自己的尾巴,朝着铃兰狡黠的笑了笑,看上去很动人,却又可爱的让她失神,差点想要就这么靠上去。

“如果遇到你,我们就能更早的认识,然后更早的见面,留下更多回忆了,我的姐姐说这就叫做相见恨晚。”

这是梅雪此刻唯一的想法,然而铃兰却不是这么想的。

“其实我觉得,能在那个时候遇到梅雪哥哥是最好的。”

铃兰也抱着尾巴,轻轻靠近和梅雪贴在一起,她并没有去看那双蓝色澄澈的眼眸,怕自己迷失在其中,只是自顾自的说着。

“因为我们遇到的时候我恰好是哥哥喜欢的样子,如果是以前不成熟的我,或者是未来过于成熟的我,说不定哥哥就不会那么喜欢了。”

相见恨晚?不对不是的,铃兰相信每个人在遇到自己真心喜欢的朋友时,一定是他们最好的相遇时机。

“不会的。”

“唉?”

看着梅雪严肃的摇了摇头,铃兰有些疑惑的抖了抖自己的耳朵,小狐狸双手撑在大腿上侧目看着她,笑着摇了摇自己的尾巴。

“不管铃兰是什么样子,我一定都很喜欢~”

说出这话的时候,梅雪的眼睛澄澈如清泉,他的声音坚定却又像是歌唱那般婉转,铃兰稍微愣了一会儿,然后幸福的抱了上去。

她用这样肢体语言回答着,肯定了彼此那份不成熟的心意。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今天也是一万多字更新结束!月票间贴多多!悬赏还在进行~有人说四重写的好像有些浪漫了,怎么说呢……即便真的是浪漫,那也是为了我的读者

第一卷 : 第106章 拉普兰德直接横插一脚入场

“小狐狸乖乖,自己把腿分开,让姐姐……”

“你特么能别唱这种败坏社会风气的歌吗?”

伊内丝真是恨不得一脚把身边的W踹进垃圾桶里再给她丢进回收处理厂,这货就是个行走的祸害,跟她走在一起伊内丝真是有一种恨不得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嘁,搞得好像你自己就是维护风气的一样,你当初就没干点见不得人的事情?”

W不屑的冷哼一声,伊内丝也就是个假正经,她俩的区别就只有羞耻程度而已,伊内丝干的可不比她少,当然,没她那么彻底。

“还真以为我不知道呢,别告诉我你那个时候大半夜去找我家小狐狸只是为了给他补课。”

“啧……那是你家的吗?人家订婚戒指都不在你手上,喜欢的也不是你。”

“那有什么关系?人是我的就行了。”

面对伊内丝的反击,W回应的很是干脆,反正她只要小狐狸的人,感情可以慢慢培养嘛,只要人在,心也跑不了。

不要脸是真的可以无敌的,伊内丝可算是明白为什么以前的梅雪会对W的害怕更甚凯尔希了,因为至少凯尔希还会偷着来,W是抓到了就不分地点的硬上,而且这女人是不会考虑梅雪的感受的,只顾自己爽就算了,还直接吃干抹净。

(真是个出声)

在心里骂了一句,伊内丝继续朝前走去,受限于身份的影响,她和W能活动的范围不算广,最好等晚上再出去,现在主要是调查情报。

说实在的,伊内丝自己也没想到梅雪的情报居然那么好打听,随便找个人问问都知道,因为小狐狸经常跑这边送快递,多少也和这边的人混了个脸熟,看得出来他好像过得很不错。

“选择了加入企鹅物流,他是联系不到凯尔希那个老女人了?”

W托着腮思考,她感觉有些不太对,梅雪怎么可能会在龙门这边做个送快递的呢?以小狐狸的性格,就算和凯尔希属于冤家对头,他也该回去帮助阿米娅才对,除非……嘶,难道那个时候凯尔希和博士的话是真的?

“有意思,这下就有意思了。”

看着W上扬的嘴角,伊内丝心里很清楚,这女人笑起来总没好事,可她又总是在笑,伊内丝第一次见到笑成这样,带着阴谋和期待的意味,估计已经准备好了算计吧,不过也无所谓,反正他们的任务是带走梅雪,当然……带给特雷西斯就免了。

(我的小狐狸,等着姐姐吧)

W舔了舔嘴角,似乎已经预见了和梅雪再会的时候会是怎样的一副场景了,大概是未成年严禁观看的那种。

不过这里毕竟是龙门,就算是贫民窟也有它的主人,W和伊内丝这两个外来人的到访不可能瞒得过鼠王的眼睛,她们打听梅雪的事情当然也瞒不住,鼠王的耳目遍布整个龙门,W和伊内丝自以为足够消息,殊不知她们的消息这会儿已经摆到魏彦吾的桌上了。

“两个萨卡兹?”

这就有些值得好奇了,魏彦吾想不到为什么梅雪还能和萨卡兹扯上关系,最多也就是因为出现在乌萨斯境内被关注才是。

“嗯……”

麟青砚伸手拿起桌上的照片看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对这两个萨卡兹有一种想把她们俩揍一顿的冲动,尤其是那个长得像个蟑螂成精的家伙。

“看来不仅是乌萨斯,连卡兹戴尔也盯上他了。”

低声咋舌,麟青砚把W的照片贴在通天镜上,镜中的画面不断变换,最后终于印出了特雷西斯的脸,随后又变成了特蕾西娅的面容。

“这是……维多利亚的摄政王和卡兹戴尔的前魔王?”

虽然没有实际的见过面,但魏彦吾还不至于连人都不认识,特蕾西娅和特雷西斯也算是泰拉有头有脸的人物,尤其是身为魔王的特蕾西娅,还记得当年她死去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人心里都松了一口气,生怕魔王的预言成真。

“看来梅雪这些年招惹的人还真不少啊。”

麟青砚的笑容带着让人琢磨不透的意味,似笑非笑,浑身又散发着阴沉的气息,但她的心智很清楚,她知道自己是谁,只是心里已经想好了,最多明天就把人带走!

另一边的火锅店里,年来回踱步的同时思考着该如何搞定这次的事情,大炎那边来的这么快实在让她措手不及,趁现在带着梅雪跑路?不行啊,跟在他身边的那些小子也不是假把式,拖住自己还是可以的,而且闹大了又不好收场,总不可能和大炎打架吧,大哥不一定会说什么,大姐肯定会按着自己揍一顿。

“哎呀好烦人呐!”

把一头漂亮的头发抓得乱糟糟,年可以肯定大炎这边是来带走梅雪的,那样的话那她上位的计划就可以宣告寄了,最可能得手的也不是大姐令,反倒可能是自己那个一字千金口含天宪的姐姐。

正当年陷入思维的混乱之时,她的目光突然扫到了熟悉的身影,那是梅雪正牵着铃兰的手一起有说有笑的走过她家门口,两人脸上的笑容充满阳光,梅雪活泼灵动,铃兰温柔似水,走在一起看着格外般配。

不过年也注意到了暗搓搓跟在他们俩身后的企鹅物流小队,她甚至都不用多猜也知道这群人是干嘛的,毕竟能和梅雪待在一起超过半个月还能对他不报非分之想的人现在还没出现过,最典型的就是他们弟兄姐妹十二人了。

(好像可以稍微的利用一下?)

抱着这样的想法,年干脆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去翻东西,而梅雪和铃兰则是还在继续着两人的游玩之旅,虽然在德克萨斯和能天使等人看来这已经和约会没什么两样了,但两只小狐狸还是毫无自觉,至少梅雪还不知道啥叫约会,铃兰怎么想的就不一定了。

铃兰并不熟悉龙门,所以完全任由梅雪带着自己朝前走去,她也不在意梅雪会带着自己去什么地方,只要是跟着他,那么去什么地方都足以让人开心。

“饿了么?”

“不饿,我们接下来去什么地方?”

那么长时间的抱着梅雪送的花,铃兰多少也有些手酸,但就是舍不得放下或者让梅雪帮自己拿,她今天的心情绝佳,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像这样和梅雪牵着手一直走下去。

“去一趟医院,我要去看望一个姐姐。”

小狐狸轻轻摇着尾巴,现在都快到晚饭的时间了,他得去看看拉普兰德的情况,不然放心不下。

——————————————————————————————

在龙门的太古医院里,拉普兰德吃着苹果看着手上的报纸,俨然是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但其实她已经无聊的想要提前出院了,无奈身体还不允许。

那个时候受的伤几乎致命,今天医生来的时候说给她做手术的时候都下吓了一跳,好在那场风险极高的手术最后没有出现任何意外。

“不过没想到啊……那小狐狸图什么呢?”

也就是今天问过之后拉普兰德才知道梅雪为了自己居然出了几十万,那小狐狸是不是别有所图啊?不对,看他那个傻乎乎的样子也只有被人骗的份了。

可是拉普兰德不觉得会有人为了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出那么多钱而不图回报,难道他真瞧上自己的身子了?

思来想去的拉普兰德也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了,此外她想不通梅雪还能图自己什么,但她是感染者啊,如果不是因为小狐狸给的钱足够多,那么医院也不可能收治她,光是给她抑制矿石病的药物钱都足够让一个贫民窟的家庭赚两年了。

正当拉普兰德寻思该怎么样把这个人情还了的时候,梅雪的声音随着敲门声一并传来。

“拉普兰德姐姐,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吧。”

随手放下手上的报纸,拉普兰德看着梅雪推门而入,小狐狸手上提着一些水果和零食,他踩着小步走到床头把东西放下,然后打量了一下拉普兰德,最后露出一个放松的笑容。

“看来姐姐恢复的不错,那就好。”

“你还挺关心我,呵,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