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62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虽然一贯都有自己的喇叭做扩音器,但诗怀雅的嗓门儿是真的大,围着梅雪的警员们作鸟兽散,甚至连小狐狸都被吓得炸毛了,不过在发现是诗怀雅之后又开心的扑了过去。

“诗怀雅姐姐!”

“嗯嗯,是你的好姐姐。”

享受到小狐狸的亲密飞扑,诗怀雅算是成功爽了一次,抱着梅雪确实会让人身心放松,而且能闻到一股很棒的花香,诗怀雅算是理解了什么叫做温香软玉怀中醉,她甚至想现在就抱着小狐狸睡个午觉。

“梅雪,今天是不是特地来找我的啊?”

伸手在小狐狸的脑袋上搓了搓,诗怀雅真希望他能给个自己喜欢听的答案,然而梅雪很实在的摇了摇头。

“不是。”

“你还真是都不肯说句让我开心的话啊。”

诗怀雅叹了口气,不过梅雪肯主动扑上来就证明她的玩具攻略战行之有效,小狐狸只是还太多的依赖陈晖洁,没事儿,她还能继续攻略这只梅雪。

“因为好孩子不能对喜欢的姐姐说谎。”

梅雪乖巧的回答着,这是阿丽娜的教导,对于喜欢的姐姐尽量不要撒谎,对于不喜欢的姐姐尽量不要搭理。

不过这句话确实戳中了诗怀雅的心巴,她本来还有些失落的,这下直接高兴的在梅雪脸上亲了一大口,然后抱着他举高高。

毕竟这也算是得到小狐狸的认可了,诗怀雅突然感觉很是扬眉吐气,而且刚才亲的那一下还不够啊,感觉梅雪的脸亲起来特带劲儿。

“那我们可爱的梅雪来干嘛的,需要姐姐帮忙吗?”

“不用了,手续什么的我都办好了,直接去接阿能姐姐她们出来就好。”

梅雪眯着眼蹭了蹭诗怀雅的脸蛋,然后从她怀里跳出来。

“时间比较紧,我还要去找陈姐姐呢,诗怀雅姐姐再见~”

“再见~”

挥挥手告别了梅雪,诗怀雅感觉整个人都是神清气爽的,吸收梅雪维生素大概真的可以缓解各种疲劳。

然而当她转过头的时候,才发现周围的警员们一个个看自己的眼神都很古怪,就像是发现自己的好朋友犯了法,在犹豫要不要报警把对方送进监狱的那种眼神。

“看什么看!没见过姐弟相处的吗?!”

诗怀雅又忍不住呵斥着,但这次她的脸格外红,是个人都知道绝对是害羞了,只不过害羞的诗怀雅还挺少见。

另一边的小狐狸忘记了自己并不知道近卫局的收押地点在什么地方,他只是左转转右走走,完全凭着感觉来,然后还真的找到了那个临时收容用的地方。

不过当梅雪走到那几个牢房面前的时候他有些愣住了,小狐狸感觉自己可能都没必要来。

“德克萨斯你别……哎呀我晕了!空快给我吹个buff,这该死的黑龙……艹!”

“都跟你说了不要用重弩打黑龙,你咋就不信呢?”

“哦哦哦!德克萨斯这套见切居合加登龙好帅啊!”

“你们三个快点打吧,我上buff很累的。”

看着在牢房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搞来游戏机搓《怪物猎人》的四人组,梅雪有一种转头就走的冲动,主要是这一幕实在太奇怪了,小狐狸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来的时候他还以为这四人可能受了委屈受了苦,买了很多好吃的给她们呢。

结果她们四个居然还能联机打游戏?

最最最关键的是,她们完全没发现自己的到来!

(游戏比我好玩吗?不对,这么说好像怪怪的)

小狐狸皱起眉头,很显然是有点不高兴了,毕竟他可是辛辛苦苦的一路跑来接她们呢,还特地买了那么多好吃的,结果他都在这里站着一分钟了也没人发现,咱家梅雪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

也就是在梅雪郁闷不到三秒的时间内,正在玩游戏的四个人同时被怪物的火焰烧成了猫车,任务失败不说也啥素材都没捞到。

然而就在她们感觉失落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阵金属碰撞的响声,四人组齐齐回头,发现梅雪已经打开了牢门,然而小狐狸并没有和她们打招呼,眼神里有些委屈的意味,脸上也没什么笑容,让德克萨斯等人心里感觉像是吃了苦瓜一样难受。

“梅雪,我们……”

面对能天使的话语小狐狸没有多理会,只是轻轻的哼了一声然后就朝着门口的方向跑走了,速度之快让人瞠目结舌,能天使甚至都没看清楚他的脚步。

“他是不是生气了?”

“是吧……可我们好像也没做什么让他不高兴的事情啊。”

“难道是因为我们没有带他一起玩?”

“有可能,等一下……他什么时候来的?”

空发现了这个盲点,她们刚才打游戏太投入了都没发现梅雪是什么时候来的,话说小狐狸这好像是来保释她们的啊!

“额……好像是一分钟之前,等一下,他该不会是因为这个才生气吧?”

这下能天使和德克萨斯等人都明白了,感情一向乖巧懂事的梅雪居然也会有这样的时候了,会因为被人无视而感到不开心啊。

实际上这也算是梅雪最不喜欢的事情之一了,被自己喜欢的人无视,梅雪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小脾气,他决定至少在半小时之内不理会德克萨斯她们!

至于那些买来的好吃的?嗯,找拉普兰德姐姐去!上次她说要给自己一个大礼物,小狐狸就送好吃的做回礼!

而就在梅雪上方一层的会议室里,刚开完会的陈晖洁正打算回家,突然又接到了一个电话,她感觉脑袋都快炸掉了,明明打算早上就走的,结果现在都还在工作,看样子下午都回不去。

同一时刻的另一边,迷迭香放下手上的笔,看着日记本上那句“陈晖洁姐姐没回来,家里只有我们三个一起玩”,小猫猫的嘴角上扬,看了一眼沙发上坐着的铃兰,思考明天要不要把她也除外?

不过,至少陈晖洁今天是回不来了。

想到这里,迷迭香的身上仿佛冒出了黑色的气息。

"

ps:下一章就是拉普兰德了,大概嘛……是梅雪领会新世界,三群发评论区了,没加过群的可以加一下,加过群的就不要再加了,呜呜!月票多多!

第一卷 : 第121章 妄图上位的夕宝

龙门的太古医院里,拉普兰德躺在病床上看着窗外,今天的天气也很好。

“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来啊。”

轻轻舔了舔自己的嘴角,拉普兰德的尾巴也随着心情摇摆,她现在唯一期待的除了出院,就是等到某只小狐狸来找自己。

拿起手边的祷文书看了一眼,拉普兰德随意的把它丢在一旁,然后跳下床打算做点准备工作。

其实虽然说是准备工作,但也不过是弄点特殊的熏香,一点特殊的药物,一些特殊的衣服,毕竟第一次总的有点仪式感的,不然以后也没得再来的机会了。

熏香是早就已经点燃的,也正因如此,在病房里待了那么长时间的拉普兰德已经感觉身体出现对应的表现了,比如感觉干燥,发热之类的,虽然不喜欢放纵自己的欲望,但拉普兰德也不是个会自我束缚的人,她现在就等着那只小狐狸主动送上门来了。

什么,你问她从什么地方搞来这些东西的?不过是趁着昨晚偷偷离开了一段时间而已。

“嗯,我记得他貌似喜欢黑色的,这身应该还行。”

提起衣领看了一眼里面,拉普兰德躺在床上休息,同时依靠算术来让自己保持理智,她可不想因为发疯去随意袭击别人,她只想把梅雪从德克萨斯那边抢过来,一来可以收获一只可爱的小狐狸,二来还能刺激一下老朋友德克萨斯。

“1000-7=993,993-7……”

说实在的拉普兰德一直都在准备给德克萨斯一个惊喜,她很期待,等自己将来牵着梅雪的手出现在德克萨斯的面前时她会是什么表现?现在的德克萨斯可能头发都没办法变成全红色了吧,她变得软弱了。

正当拉普兰德这么想着的时候,突然响起的敲门声让她打起了精神,白狼看了一眼自己续上的熏香。

“谁?”

“是我,拉普兰德姐姐,我来给你送午饭的。”

听到熟悉的小狐狸的声音,拉普兰德尾巴轻摇,果然还是给等到了,心里突然很想现在就开门把梅雪拽进来好好疼爱一番,但还是得给小狐狸做足前奏才好。

“进来吧。”

随着拉普兰德的许可,小狐狸推开门走了进来,手上还提着热腾腾的盒饭,不过拉普兰德只是扫了他一眼就发现不太对劲了,她托着下巴朝着梅雪招了招手。

“来梅雪,过来我看看。”

乖巧的小狐狸自然听话,踩着小步子跑到拉普兰德的床边,然后就被她的手放在脑袋上可劲的搓了搓。

“怎么了,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只能说小狐狸不愧是藏不住心事,不仅是因为背后无精打采的尾巴,他都快把“我很郁闷”则这四个字给写在自己脸上了,这倒让拉普兰德有些好奇,这年头居然有人能得罪小狐狸,不多见啊。

毕竟就梅雪这个性格,属于天然听话又很会卖萌的那种,拉普兰德不觉得他是那种会因为太过细碎的小事而生气的性格,就算是,那多半也是因为触及到心里的什么软处了吧。

“唔……姐姐怎么知道的?”

“你都委屈的像是被人打了,我能看不出来?”

把梅雪带来的午饭放在床头,拉普兰德伸手直接把小狐狸抱起来放到自己身上,伸手捏了捏他的脸蛋。

“跟我说说,谁欺负你了,我帮你把他做成千层酥,嗯……你要是能接受,我可以把过程也录下来。”

似笑非笑的拉普兰德让小狐狸心情好了一点,她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她现在说是欠了梅雪一条命都不为过,而且小狐狸还出钱给她治疗了身体的各种暗疾,同时压制了她的矿石病。

总的来说,就人情这一块拉普兰德把自己搭上去都还不完,这可不是单纯的钱的问题,小狐狸还冒着不少风险,因为拉普兰德连身份证明都没有,一旦有人检举,那么等待梅雪的可能也不是什么好下场。

所以虽然人疯了一点,但拉普兰德不介意把这条命交给他,反正她也对生活没啥特别的盼头,梅雪也不像是什么太糟糕的人,虽然是比较缺乏考虑,但自己爽就完事了。

“不用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梅雪摇了摇头,他本来就是闹闹小脾气,现在也没那么郁闷和不开心了,而且德克萨斯她们也是自己的好姐姐,梅雪不想大家起冲突。

小狐狸抖了抖耳朵亲昵的蹭了蹭拉普兰德的脸蛋,然后翻身打算从她身上起开,要知道拉普兰德身体还在康复,如果被他压到什么地方可就不好了。

“不用起来,就这样坐着。”

然而拉普兰德又把梅雪给按了回去,她可是很享受这种被梅雪压在下面的感觉呢,只可惜小狐狸的性格和外表一样。

(不过也可以把他教育成更强势的性格啊)

拉普兰德舔了舔嘴角,在脑内幻想了一番如果梅雪有着不符外表的强势和霸道会是什么样子,总感觉那样的话她会很欲罢不能啊,肯定会和小狐狸争夺主导权的。

不过嘛……不同时候的地位总是要用不同的办法来争取,如果是白天那就是实力的对比,如果是晚上那就要看两边的体力了。

“这样的话姐姐你就不好吃饭了。”

“我本来也不好吃饭,你看我的手都还缠着绷带呢。”

轻轻抬起自己的右手给梅雪看,拉普兰德也多少有些无奈,她身上的伤大大小小都在恢复,胸口的致命伤都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但手臂还需要好好护养,毕竟不能妨碍以后的战斗。

那群医生甚至还找人用源石技艺消除了她的疤痕,不过眼睛的这一道可不能丢,她挺喜欢的,反正梅雪说过这样很帅。

“唔……那我喂姐姐吃饭?”

“好啊。”

拉普兰德嘴角上扬,她要的就是这个,其实她自己吃饭也不是不行,最多麻烦点,不过能有小狐狸的喂食服务当然更好,主要这也是个逐渐攻下他的机会。

喂别人吃饭这种事情严格来说梅雪还是第一次做,以前最多也就是给塔露拉夹菜,但小狐狸做起这件事来居然意外的很熟练,手都不带抖的把饭菜送到拉普兰德嘴里,看着她吃的开心,梅雪自己也觉得高兴。

可是小狐狸有一种奇怪的既视感,他总觉得自己好像不止一次的做过类似的事情,但有些微妙的不同,比如他会下意识的想拉普兰德的年龄要是小点就好了。

(失去记忆之前的我带过孩子吗?)

抱着这样的疑问,小狐狸继续给拉普兰德做投喂,却不知远在大炎的灰齐山的某件小屋内,刚研墨完准备继续画完手上这幅图的夕突然鼻子一痒打了个喷嚏。

这个小小的动作让她手中的墨笔突然抖动,落下不少漆黑的墨点染在整幅画上,气得夕差点没把手上的笔都给折了。

好在这样的小插曲只是烦扰了心情,夕叹了口气,长袖随手一挥就把那些墨点全都收了回去,然后补足了这张画的最后一笔。

“完成了……”

提起画随手一抖,只见画中的人突然脱离画卷本身,在瞬息之间出现在了夕的眼前,那是一个白色的沃尔珀人,背后六条尾巴轻微摇晃,耳朵抖动,可爱的让人心软。

这不是别人,就是梅雪,只不过比现在的梅雪看上去稍大一些。

“还是不行啊。”

看着那双毫无神采的眼睛,夕不得不再次接受了自己的失败,挥手把画出来的梅雪收进画中,将画卷起来随手丢在了角落里。

她无意间扫了一眼那边,这才发现自己都已经画了那么多张梅雪的画了,但不管那一张都不让人满意。

“终究缺少一份神韵,无法复制。”

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夕这会儿着实心烦,她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好好睡过觉了,感觉自己再这么下去早晚有一天会疯掉的,可是她不敢睡,生怕梦里又和自己的亲妈对上眼。

从夕很小的时候她就不敢独自睡觉,因为只要一睡就会梦到“岁”,强烈的恐惧和不安促使她打起精神,让夕更加怀念着梅雪。

她还记得小时候的自己总喜欢缠在梅雪身边,不是抓尾巴就是咬耳朵,晚上睡觉也非要在他怀里才能求个安稳,因为她们意识中的岁也只有在梅雪身边的时候才会安静下来。

过去的生活总是让人怀念,夕还记得梅雪那个时候的愁容,他是被迫抚养起他们兄弟姐妹的,不得不从头开始学着如何去做一位父亲,从照顾生活起居再到必要的教育,梅雪虽然觉得辛苦,但从不抱怨或者推辞。

好在后来大哥二哥最先成长起来,然后是大姐令也随着稳定自我,并且主动帮忙承担起照顾大家的责任,那个时候的夕和年等人还不懂事,总管她叫妈妈。

“现在想起来……这不是自作自受吗?”

揉揉眉心,夕真的是越想越恨小时候的自己,主要是恨年,那个时候就是年说的可以管令叫妈妈,结果他们这样的行为让本来就对梅雪有些意思的令选择了果断出手。

其实不止是令,年和别的姐姐同样对于后妈这个位置比较垂涎,只不过令下手比较早,夕也不敢说她和梅雪是不是真的发生过什么,毕竟那段时间里令总是会缠着梅雪,甚至晚上都是睡在一个屋。

可是后来长大了夕才发现一个问题,凭什么这个后妈的位置别人做的她做不得?于其便宜了别人,以后委屈自己的姐妹们管一个不认识的女人叫妈,还不如自己亲自上。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