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75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不知道梅雪现在过的怎么样啊……)

回想起梅雪的点点滴滴,塔露拉又开始期待起和小狐狸的再会了,然后又不由自主的嘴角上扬,表情逐渐变得充满阴谋,比特么科西切还科西切。

这下别说是那些各大贵族的代理人,连卡谢娜都感觉这家伙怕是真的变成新黑蛇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有卡谢娜的实锤,塔露拉的坏人身份在这里算是坐稳了,整合运动接下来的行动会顺利很多。

而梅雪的那边,在听完小狐狸讲述自己被塔露拉救下之后,别说是陈晖洁和麟青砚,就算是冷静如凯尔希也听不下去了,尤其是看着梅雪眼里的后怕,麟青砚觉得自己就不该问这个问题。

“梅雪乖,姐姐在呢。”

虽然心里已经恨不得提刀把那群乌萨斯刁民全宰了,但陈晖洁也不想吓到小狐狸,她揉了揉梅雪的小脑袋,在他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先去房间里陪朋友玩吧,去罗德岛的事情待会儿再说,我们聊点大人之间才会说的事情。”

“唔……嗯。”

小狐狸抖了抖耳朵,本来还打算给陈晖洁等人做饭呢,不过既然姐姐们有事要说,梅雪也就把地方留给她们自己回房间了,刚好这两天他的作业都还没做完呢。

然而当小狐狸刚关上房门的时候就铃兰和迷迭香一左一右的抱了上来,这个动作让他有点愣神,但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温柔的安抚着她们两个。

“好了好了,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已经完全不在意了,不信的话你们看,一点伤口都没有……啊不对,你们应该很清楚的。”

梅雪轻轻蹭了蹭两人的脸蛋,然后伸手从尾巴里拿出一副扑克牌,玩游戏的话会让人心情好起来的。

看着小狐狸的卧室门关上,陈晖洁努力平复下心情,她倒是不觉得塔露拉做错了什么,只是没想到梅雪的过去会是让她剑心都险些丧失的程度。

凯尔希放下差点被自己捏碎的茶杯,看着脸色相当难看的麟青砚,显然继承了苏雪儿部分记忆的她对这些事情抱有更深的愤怒和难以接受,刚才如果梅雪不在这里,那么陈晖洁和麟青砚绝对会当场情绪爆炸。

“麟青砚小姐,如果大炎知道了这件事,那么……”

“战争。”

麟青砚的回答很果决,然而凯尔希并不觉得意外,其实她也恨不得直接叫几个人冲过去帮梅雪把受的罪都还给那些人。

“战争?”

陈晖洁愣了一下,腰间的赤霄不断颤动。

“当然是战争,不然呢?”

看了一眼梅雪的卧室门,麟青砚的手指轻轻敲着桌子,然而炸起的头发已经很好的证明了她现在的心情相当糟糕,可以的话她并不介意一道白雷打在乌萨斯的土地上。

“陈警司,我之前就说过了,梅雪是大炎的祥瑞,是先帝真龙亲选的气运象征,换言之……任何伤害他的行为,都无疑是在损害大炎的气运,当然,伤害他的人会得到更多的惩罚。”

“按照梅雪说的……我估计乌萨斯气运已经开始转下了,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帝国最多十年内就会天翻地覆。”

“而且大炎不可能把这件事情当作普通的外交事故处理,你觉得我为什么要带他回去?就是因为担心他被别的势力盯上。”

麟青砚可是记得很清楚的,在她临行的那天,天师府的大天师们可是亲自拍着她的肩膀说了:如果有必要,她背后的势力可以从大理寺变成龙门,或者是礼部、天师府甚至大炎。

“任何对梅雪不利的人,会视作对大炎不利;任何伤害梅雪的行为,都会视作对大炎的公然宣战!”

如果是别人,那么陈晖洁最多把这当作是开玩笑或者说胡话,但是麟青砚的眼神是认真的,大炎是真的会为了梅雪一个人而向整个乌萨斯开战。

“梅雪不止是大炎的气运象征,也能影响别人的气运,当他在乌萨斯的土地上受到乌萨斯人的残害,整个乌萨斯就已经被诅咒了……”

凯尔希眉头紧皱,乌萨斯接下来绝对不会好过,尽管一时间看不出什么来,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伤害梅雪所造成的气运流失会直接导致这片土地上灾害频发,乌萨斯这个庞然大物将从内部患病,然后轰然倒下。。

麟青砚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其实在大炎也曾经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在那个荒芜的年代,有且仅有的一次,当时方圆三百里一日间化作死地,所有伤害梅雪的人都死于矿石病,他们的身体扭曲畸变,最后变成了怪物,死相凄惨。

那个时候如果不是大炎意识到情况不对,登台祭祀以昭罪,再加上梅雪的谅解,大炎也不可能好过的。

“这件事情我定然会上报朝廷,至于如何判断,自有诸位大臣和陛下定夺!”

“……”

其实已经不用多想了,凯尔希可以肯定大炎会借此对乌萨斯发难,她甚至有些后悔当初带着梅雪前往巴别塔,如果不带他去的话,说不定……算了,再多的假设也不过是逃避自己的责任。

但现在可以肯定的就是一件事:乌萨斯即将且以后也会长期的倒大霉了。

而凯尔希推测,这个大霉说不定指的就是整合运动,因为梅雪是被塔露拉救下的,这也就代表一种意向,乌萨斯的祸乱必将是从整合运动开始,说不定,这个千年的帝国……怕是要因此走到头了。

当然,一旦大炎发难,估计卡西米尔这个乌萨斯最长久的死对头也不可能干看着,维多利亚和莱塔尼亚大概率也会想分一杯羹,说不定一不小心就会引起新的四皇战争。

你说还有第五个卡西米尔?算了吧,现在的卡西米尔真不是凯尔希瞧不起它,银枪天马确实很强,但他们也挡不住乌萨斯的洪流。

因此凯尔希最担心的战争势必会影响到整个泰拉,她虽然看不爽乌萨斯,但更不希望这种大陆各国之间的内耗,只希望乌萨斯能有几个懂行的,赶紧该做什么做什么,不然……难说了。

至少在现在这个关头,凯尔希还不想看到乌萨斯倒下,因为泰拉的北方那些威胁是实打实的。

(得摆脱一下老朋友了)

凯尔希叹了口气,可以的话她真希望是自己亲自动手解救的梅雪,不对,她就不希望梅雪遇到这种事,然而事情已经发生了,以梅雪为冲突点,大炎和乌萨斯势必会有一场摩擦,只希望事态不会扩大到难以收场的地步。

不过这下,不管是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都坚定了让梅雪留在自己身边的决心,再让梅雪离开视线的话谁知道会有多少不怀好意的人想对他出手?

(就比如这两个看上去就像是犯罪分子的家伙)

三个女人心里出现了同一个想法,那就是看好小狐狸,然而就现在来看胜算最大的肯定是罗德岛,得想办法让梅雪回心转意才行。

在卧室里和铃兰迷迭香斗地主的梅雪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又要和麻袋打交道了,小狐狸只是看着面前迷迭香和铃兰愁眉苦脸的样子,故意放弃了本来能赢的牌,把胜利拱手相送。

“终于赢了!”

铃兰松了口气,果然和梅雪玩这种不靠技术力的游戏就是折磨人啊,小狐狸每次都能一次性把牌全丢完,而她们两人从头到尾就没拿到过任何一张大于K的牌。

“对了梅雪哥哥,你是要和我们一起去罗德岛吗?”

“唔……不一定,我还得和姐姐商量才行。”

小狐狸抖了抖耳朵,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的背后,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感觉刚才的某一刻尾巴变多了,然而转身一看还是三条尾巴。

“如果,我是说如果,等梅雪哥哥也到罗德岛之后,我们可以住在一起吗?”

铃兰摇着尾巴挪到梅雪的面前,她这话着实是把迷迭香都给吓了一跳,好家伙姐妹你可以啊,这都开始准备同居了是吧?

“为什么?”

“我现在住的宿舍好像就是哥哥以前在罗德岛上的房间,所以……我想哥哥可能更喜欢睡在那里。”

(感情你申请那个房间做宿舍就是为了这个?)

迷迭香用眼神质问着铃兰,后者连忙摇头,同样用眼神交流。

(怎么会呢,我当时真的只是喜欢那个房间而已啊)

看不懂两人眼神交流的梅雪有些茫然,小狐狸稍加思索了一番,觉得这好像是可行的,不过他觉得还是要有自己的宿舍比较好,那样的话就就可以肆意撒欢不用担心被人看到自己羞耻的一幕了。

比如学习假面骑士的变身之类的,模仿台词或者偷懒之类的,梅雪可不想被铃兰发现这些,会很丢人的。

——————————————————————————————

“丽兹,你的脚真的……”

好不容易带着丽兹回到了酒店里,闪灵还是有点难以相信丽兹刚才的话。

“嗯,真的有反应了,虽然还很微弱,但确实的能感觉到。”

说完,丽兹撩起裙摆,临光立刻心领神会的帮她脱掉鞋子,然后她们就都看到丽兹的脚趾轻微的动了一下。

“可是……他什么都没做吧?”

闪灵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她记得是要许愿才能得到反馈,可是她们什么都没说啊,就单纯的身体短暂接触都能有效果吗?

“或许是他在心里也在希望我站起来吧。”

感受着自己重新获得知觉的腿,丽兹能感觉到坏死的神经正在逐渐康复,再这么下去不需要等多久她就能学着站起来了。

但是……如果这么简单的就能让丽兹恢复健康,当初的梅雪为什么要一拖再拖呢?

"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再过不久梅雪就要上岛了,到时候的话……会被小刻缠着的吧,还有红,唉嘿~月票间贴多多!

第一卷 : 第137章 空小姐也加入了偷吃的行列

虽然不知道陈晖洁等人聊了什么,但是当天晚上她们三个都找梅雪说了很多事情,比如小狐狸遇到危险要懂得打电话,有什么问题尽管说不要怕这边没办法搞定,有什么要求尽管提之类的。

结果小狐狸昨晚睡得有点晚,关键半夜的时候迷迭香和铃兰还悄摸摸的跑到陈晖洁的房间里找他玩,导致了小狐狸昨晚没睡好。

这也就是为什么小狐狸现在看着昏昏欲睡的原因,小脑袋一摇一晃,眼睛也是睁不开,刚睡醒来的时候还好,但是在车上待久了真的会很困,不过德克萨斯等人并不打算给他提神。

今天的包裹不算多所以塞在了后面的车厢里,梅雪睡着了也不影响工作,倒不如说能天使已经后悔答应今天开车了,现在坐在后排的是空和德克萨斯,看梅雪的样子估计是左右倒,可恶……要是坐在后排的话就能抱着梅雪了。

“困了吗?”

德克萨斯伸手揉了揉梅雪的脑袋,小狐狸困倦的点了点头,心里打定主意以后睡觉要把门反锁了,不然迷迭香和铃兰总是来打扰他睡觉,会很影响工作的。

而且如果下午也是这个状态,那么他和莫斯提马的约会可就受影响了,话说约会是什么来着……回头搜一下吧。

想着想着,梅雪的大脑又在犯困了,小狐狸闭着眼左摇右晃,尾巴无精打采的靠在椅子上,显然是进入了浅睡眠状态。

德克萨斯见状稍微侧转身位,以确保梅雪倒在自己怀里的时候可以舒服点,然后空就伸手扶住了小狐狸的脑袋让他躺在了自己的腿上。

这个举动让整辆车都陷入了安静,感觉到自己的脑袋有了依靠,梅雪安心的抱着尾巴蹭了蹭空的大腿就开始了补觉,德克萨斯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空。

“我这不是担心他撞到座椅吗……”

空小声嘀咕着,但是这个借口说出来连她自己都不信,德克萨斯的眼神看的她很是不舒服,空选择低头看着梅雪。

小狐狸睡觉的时候是最可爱的,因为以前一直都是被塔露拉抱在怀里,所以梅雪睡着之后也会下意识的缩成一团,看着就像个白毛团子,毛茸茸的让人想要上手摸摸,梅雪的侧颜也很好看,白皙的脸蛋透着诱人的粉色,樱色的嘴唇微微上扬,带着一丝光泽。

(好想知道亲一口是什么感觉啊)

空的脑袋里冒出了一些不太正常的想法,她隐晦的看了一眼边上的德克萨斯,其实她是知道德克萨斯和能天使对梅雪做过什么的,毕竟这俩人有时候就喜欢来点刺激的行为,这么长时间下来可颂也应该早就发现了,只是大家都不好说出口。

“能天使,车开慢一点,让梅雪好好睡一觉吧。”

“不用你说我也会那么做的……”

能天使无奈的摇着头,心里越想越郁闷,早知道就应该让德克萨斯或者可颂来开车的,她就可以去后面和梅雪贴贴了。

送货这种事情本来应该由梅雪做,毕竟小狐狸的送货好评率高达百分百,大帝都在考虑要不要干脆点把整个德克萨斯小队的工资涨上去了。

德克萨斯和可颂拿着包裹离开,车里只剩下梅雪、空和能天使三人,空要守着梅雪睡觉,越看越觉得小狐狸可爱。

“空,要不咱们换换吧,让梅雪靠在腿上太久会很麻的。”

“我没有驾照不能开车的,还是交给你吧。”

空微笑着拒绝了能天使的好意,后者翻了个白眼暗自嘀咕着,什么时候她们还知道遵纪守法了?上次进近卫局的时候不就是空无证驾驶吗。

郁闷的能天使无聊的看着窗外,恰好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她找了许久的莫斯提马。

也许是注意到了能天使的视线,莫斯提马朝她微微一笑,然后转身消失在了拐角。

“空,我有事先离开一下,你看好车和梅雪!”

能天使二话不说打开车门朝着莫斯提马消失的方向跑去,于是车里只剩下了空和梅雪,空顿时觉得氛围有点奇怪,梅雪的耳朵抖了抖,或许是做了好梦,空觉得他这个样子真的很可爱,让人不忍心叫醒,却又想逗弄一下。

空左右看了看,确定了自己的伙伴们都还要好一会儿才能回来之后,她轻轻弯腰低下头吻在梅雪的嘴角上,是甜的,而且还是那种不管尝试多少次都不会腻的甜,空有些沉溺,不禁伸出舌尖舔了一下。

“难怪德克萨斯和能天使会这么喜欢他……”

反应过来的空脸红着想要起身,但也许是因为梅雪本来就睡得不是很沉,也可能是因为空的动作幅度有点大,小狐狸悠悠的睁开了朦胧的睡眼,下意识的舔了舔自己的嘴角。

“空姐姐,唔~”

梅雪打了个哈欠,并没有因为被空打扰了好梦而生气,小狐狸轻轻摇着尾巴,在意识到嘴角的口红来自于空之后就明白是她亲了自己。

“我这个……梅雪你睡醒了啊……”

偷亲人家被发现这种事情实在有些尴尬,空恨不得现在就钻到车座的缝隙里躲着,连红的发烫。

“嗯,还是有点困,唔……姐姐的腿麻吗?”

小狐狸揉揉眼睛坐了起来,他没想到自己会躺在空的大腿上,小狐狸记得像这样会很不舒服的,主要是会麻,迷迭香之前就像这样躺在他腿上睡过。

“还好吧,你也没睡太久。”

“嗯,那就好,谢谢空姐姐。”

梅雪揉了揉眼睛,然后伸手环住空的脖颈在她唇上轻轻吻了一下,直接把空打成破防,她没想到小狐狸居然会主动的亲回来,话说这感觉好爽啊。

“那个……梅雪啊,能再来一次吗?”

空默默关上了车门同时把窗户关好,确保了从外面看不到里面,她为自己说出的话而感到羞耻,可是又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梅雪的吻一瞬即逝根本不给她更多感受的机会,刚睡醒的他浑身都有一种让人想要亲近的气质。

“再来一次?”

“就是……这里。”

指了指自己的嘴唇,空的心里现在负罪感满满,可是又感觉很刺激,她这已经变成了骗小朋友的坏姐姐了。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