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78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真的吗?太好了!”

梅雪把嘴里的三层奶油水果冰淇淋甜筒咽下去,莫斯提马很是体贴的伸手抹掉他嘴角的奶油放在自己的嘴里,让小狐狸感觉怪不好意思的,早知道就吃慢点了,弄得嘴都脏了。

“嗯!回头我和你细说,现在在家里吗?”

在诗怀雅和星熊那“你是不是疯了”的目光里,陈晖洁准备直接请个假回一趟家,找梅雪好好商量一下。

“没有,我在游乐园呢。”

“你在那种地方干什么?”

“约会啊……喂,喂?”

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已挂断,小狐狸很是疑惑的摇着尾巴,然后无奈的把通讯器塞进口袋里,莫斯提马时刻都牵着他的手以免走散,其实她本来早就该这样陪着梅雪了。

【为什么,不是说签订契约之后我需要长时间跟着他吗?】

【现在不是时候,几年之后……等到罗德岛站稳脚跟,等到整合运动真的走上我为他们指明的道路,那个时候才是你跟着他的时间,在那之前你是自由的,这块玉佩可以吸收别人的运气维持你的状态,放心吧,它只会每个人吸收一点,影响不大】

那个雨夜,那个黑发的自称博士的女人是如此说的,那是莫斯提马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因为博士仿佛把一切都算计了,把一切都看在眼中。

【所以你可以多去那些人多的地方,多积累一点运气,这也是为了将来】

“怎么了姐姐?”

眼见着莫斯提马在发呆,梅雪轻轻扯了扯她的衣角。

“没什么,你的嘴脏了,走,找个没人的角落姐姐帮你擦干净。”

说着莫斯提马轻轻吐出自己的舌尖,小狐狸不明所以,但他一直都很听话,他知道莫斯提马不会害自己的,所以选择了相信。

而近卫局的那边……据说陈sir冲出去的时候直接把近卫局的门撞坏了,诗怀雅也拿上了流星锤,星熊还带上了盾。

让人不得不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大事件才能让三位警司联手合作。

"

"

ps:嗷呜~间贴月票多多!感谢大家!今天也会努力更新的啊!

第一卷 : 第140章 莫斯提马进大牢

莫斯提马是个大好人,小狐狸低头蹭了蹭她的手心,今天的约会虽然短暂,但他过得很快乐,莫斯提马总是很体贴,就是总喜欢有意无意的摸来摸去,亲亲还好,但她总喜欢伸舌头让梅雪有点无奈。

“感觉怎么样,还好玩吗?”

“嗯,不管来多少次都不会腻!”

梅雪眯着眼蹭了蹭莫斯提马的手心,一场约会下来两人之间的感情增进了不少,至少这会儿莫斯提马已经可以随时牵着把小狐狸抱起来举高高不用担心被大尾巴甩脸上了。

“那以后有机会……啊不对,要不然以后我带你去拉特兰玩吧?”

伸手rua着梅雪,莫斯提马觉得以后带着梅雪去一趟拉特兰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至少也得让他见见自己家里人,哦对了,到时候还能在薇尔丽芙面前炫耀一下,要知道那家伙现在都还是单身呢。

(还有蕾缪安的腿……需要看看是怎么回事)

看着小狐狸在自己手底下温顺亲近的样子,莫斯提马感觉有点上火,当初那个晚上因为菲亚梅塔随时会回来,所以她只是和梅雪签下契约共同负担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了,说实在的……有点馋。

不过看梅雪的样子,如果地点合适的话莫斯提马就算真要动手他估计也会很配合,毕竟这小狐狸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大姐姐的可怕。

但是莫斯提马转念一想,那个时候好像是自己被折腾的死去活来啊,也不知道现在的梅雪战斗力有没有下降。

“去拉特兰?好啊好啊……啊,不过我得先去罗德岛,到了那里之后不知道可不可以去拉特兰的。”

梅雪还记得刚才陈晖洁已经答应了自己可以去罗德岛,但是到了那里之后小狐狸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去别的地方,因为不管是麟青砚还是凯尔希都很担忧他的安危,去拉特兰那么远的地方她们不一定能同意。

“罗德岛……”

莫斯提马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她在心里咀嚼着这个名字,不由地回忆起那个时候博士的眼神,那绝对是她见过最可怕的人,博士的战力如何暂且不说,光是那种仿佛能把一切掌握在手的气质就足以让人胆寒。

现在看来,那个时候博士就已经预料到了罗德岛的建立和整合运动的兴盛,不,说不定这其中就有她的推波助澜,不过莫斯提马也想起来了,那个时候自称博士的女人交代过的。

“说起罗德岛,有一样东西我要交给你。”

莫斯提马从自己的口袋里取出一封信递给梅雪,信封上没有署名也没有地址,完全的空白。

“信?”

“对,姐姐我可是信使,当然是帮别人送信的,不过这封信比较特别。”

伸手抱着梅雪的尾巴摸了两下,莫斯提马看着梅雪疑惑的眼神,轻启朱唇为他解惑。

“这是当年我们分别的时候,你让我将来再会的时候转交给你的,换而言之……这是过去的你写给现在的你的信。”

“听上去好奇怪啊,我自己的信为什么要寄给我?”

“那我就不知道了,这封信我可是保存了很多年呢,但是从没拆开看过。”

面对这封奇怪的信,梅雪并没有选择留着回去再看,而是当着莫斯提马的面直接把它拆开,这倒是让莫斯提马有些意外,但是她很喜欢梅雪对自己的信任。

“好长的信啊……”

看着手上这写满了一整页的信,小狐狸觉得阅读起来肯定会很花时间,不过与之对应的夹在里面的那张明信片上就只有一行字:莫斯提马可以相信,去罗德岛的404号房间。

从明信片上的字迹看来这毫无疑问是梅雪自己写下的,看来这就是为了避免梅雪出事而做的后手准备,不过那封信就显然是另一个人写的了,字迹很漂亮,干练又不显得潦草。

“第一,在罗德岛不要和任何女性干员同居,也不要自己单独居住;第二、不要相信任何女人递来的食物;第三……”

这一整封信与其说是什么信件,倒不如说更像是某种《罗德岛生存指南》,梅雪越念越觉得奇怪,莫斯提马的脸色也有些憋笑,看来博士早就算准了梅雪会失忆,只不过细节方面把握不到位,才需要莫斯提马这么个可以随机应变的人在。

“第十六,特雷西斯是个混蛋,诅咒他倒霉到家去……特雷西斯是谁?”

读完最后的一句话,梅雪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对特雷西斯这个名字不抱有任何好感,小狐狸话刚说完,远在维多利亚的特雷西斯顿时感觉头皮发麻,后背发凉,心跳加快。

(不会吧,我人在家中坐,祸还能从天上来?)

特雷西斯立刻检查起了周围,脑袋上没有吊灯,桌子是新换的木桌,也不口渴且杯子边上没有文件,也没有刺客,没有任何的危险物品,也不需要担心被掉下来的天花板砸到。

“呼……看来是我多虑了。”

正当这话说完,下一刻特雷西斯就听到了有什么东西呼啸的声音,他皱起眉来到窗前,因为太担心梅雪的诅咒,连办公室玻璃他都给换成可以防住弩箭的了,昨天刚搬进来的这个办公室完全可以说是高枕无忧。

但是当特雷西斯掀开窗帘,看着朝自己飞来的巨大炮弹时,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一点也不认命的萨卡兹粗口*。

于是那一天,整个伦蒂尼姆都听到了一声爆炸带来的巨响,不过大家也都没当回事,毕竟自从特雷西斯当上维多利亚的摄政王,不断有萨卡兹涌入这个城市,爆炸什么的大概又是这群萨卡兹在搞什么名堂吧。

“woc,铁柱你他娘的打歪了!那是特雷西斯殿下的办公室!”

当一众试验城防炮的萨卡兹们把特雷西斯从废墟瓦砾中挖出来的时候,浑身是血的他对着老天竖起了一根中指,这是他最后的骄傲了。

然后……本来就摇摇欲坠的三层小楼因为中间一层的承重柱断裂,再次倒了下来。

姑且不说那边的特雷西斯还要倒霉多久,这边的梅雪算是坚定了去罗德岛的念头,既然以前的自己已经提前准备好了这些,他当然要去看看了,现在陈晖洁已经同意了,只需要等塔露拉来龙门,到时候再和她好好商量。

“梅雪,做好决定了吧?”

“嗯,还是要去罗德岛一趟,至少要去那个房间里看看。”

小狐狸抖了抖狐耳,郑重其事的把信收进了尾巴里,这封信上说的前十五条还是很有用的,至于最后一条嘛……小狐狸都不知道特雷西斯是谁呢,也懒得管了。

“那好,到时候我也……。”

莫斯提马刚想说一起去罗德岛,却发现周围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她把小狐狸放到地上,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钱包把银行卡和一张五十面值的龙门币递了过去。

“自己打出租回去,工资卡以后你来管,我还有点事情,之后会去找你的。”

“好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莫斯提马突然让自己回去,但梅雪是个听话的好狐狸精,小狐狸是不会去问那么多为什么的,他只是收好莫斯提马的银行卡和钱,打算回头还给她,然后迈着莫名有种节奏感的小步子离开。

看着小狐狸消失在巷口,莫斯提马稍微舒展了一下腰肢,看了一眼自己背在后面的袋子,想了想还是举起了手行了个高卢礼。

“我只是和自己的男朋友约会而已,没必要这样吧陈警官?”

看着角落里走出来的陈晖洁和诗怀雅,莫斯提马估摸着星熊应该是去找梅雪了,看来她们也不想让梅雪看到这些,而且看陈晖洁和诗怀雅这个怒气冲冲的表情,恨不得把自己手撕了,看来大帝说的不错,这俩也是对她的梅雪不怀好意啊。

“你的男朋友……呵,我怎么不知道我弟弟什么时候出轨了?”

陈晖洁手上的赤霄不断嗡鸣,如果不是看在梅雪的面子上要多少听着点陈晖洁的,这会儿她都该直接出鞘甩莫斯提马的脸上去了。

“……什么叫出轨,我们很多年前就认识了的。”

其实严格来说,好像谁都是第三者,然而莫斯提马也知道有些话说不得,看得出来陈晖洁已经很努力不拔刀砍人了,这俨然一副被人抢了男人的样子。

“少罗嗦,我现在怀疑你涉嫌一场案件,和我们走一趟吧。”

这倒不是陈晖洁胡编乱造,仔细一看就知道了,莫斯提马的各项特征完美符合那个暗中指使黑手党袭击梅雪的嫌疑人(实际上也就是她),不然陈晖洁也不可能出于个人原因把她带走。

刚好莫斯提马出现的也比较是时候,当然了,现在陈晖洁和诗怀雅都只希望她永远别再出现,不然梅雪可就危险了。

于是在德克萨斯和能天使的注视下,莫斯提马被无奈的戴上了手铐带上了车,临走还看了她们一眼。

“她是让我们去保释吗?”

“应该不是吧,我觉得近卫局饭菜挺好的,让她多享受一段时间吧,反正也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能天使和德克萨斯彼此看了一眼,然后点点头达成了意见的一致,不管怎么说,莫斯提马这个对手暂时的消失对大家来说都是好事。

而另一边,刚准备打车的小狐狸撞见了“恰好”买菜路过的星熊。小狐狸也没把她手上那面盾牌当回事儿,而是对星熊的身高表示由衷的羡慕,毕竟他连星熊的肩膀都够不着呢。

其实梅雪也觉得事情不太对,他可是每天都有好好吃饭的,早起和晚睡必喝一杯热瘤奶,可是这么长时间了就是不见长高,这对于小狐狸来说实在是件让人伤心的事情。

“星熊姐姐,你不是要买菜吗,我自己可以回去的。”

“没事,把你送到家之后再去菜市场也是一样的,你都管我叫姐姐了,当然还是要照顾一下你的。”

(希望那边不会闹出人命)

抱着这样的美好祈愿,星熊感慨诗怀雅真是也被陈晖洁同化了,虽然说梅雪是很可爱,但是这俩人是否太过头了点?

“星熊姐姐,你拿着这个不重吗?我帮你收起来吧。”

小狐狸伸手戳了戳星熊手上的三角盾牌,虽然盾牌中间的那张脸有点吓人,但多看几眼之后感觉还挺帅的。

“这个你拿得动吗?”

“当然可以,不过我也可以收在尾巴里。”

虽然比不了爱国者,但梅雪的力气也是不算小了,星熊的盾牌看上去也不算沉。

“那你试试?”

星熊半开玩笑的把盾牌递了过去,然后梅雪就真的给她拿起来塞进了尾巴里,甚至连过程都没看清楚。

“……”

好奇的打量着梅雪的细胳膊,星熊实在想不通他是怎么把自己的般若塞进尾巴里的,虽然也知道梅雪的尾巴里有个能收纳东西的空间,但这容量是不是大了点?

“你身上的秘密还真是多啊。”

星熊忍不住揉了揉梅雪的小脑袋,牵住他的手朝着前面走去,小狐狸轻轻摇着尾巴看了一眼星熊,这个大姐姐明明就很和蔼嘛,为什么大家还说她很凶呢?

一定是误解,就像整合运动的大家以前都以为爱国者爷爷很严厉很不好相处,小狐狸就觉得他老人家可和蔼了,还喜欢给自己讲睡前故事。

当然,这要是被现在正训练着的整合运动士兵们知道了肯定得喊“不可能”,爱国者和蔼?那谁来解释一下他们现在啥情况?

“不许开小差!所有人再做二十组俯卧撑之后才能吃饭!”

博卓卡斯替的声音有些沙哑,不过得益于罗德岛给的各种药品,就算是他也惊讶的压制住了体内的矿石病,甚至于凯尔希还亲自给他执行了一次手术,清除了不少的矿石和病灶。

整合运动确实是个好地方,这里没有对感染者的歧视,也没有任何的偏见,这里的每个人都曾经是被压迫的对象,因此他们知道那种滋味儿并不好受,也不会把自己的遭遇施加给别人。

但这里也有不太好的地方,比如阿丽娜老师的铁拳,霜星的糖果,还有这位爱国者的训练。

所以,真要是让他们看到博卓卡斯替和梅雪相处的场面,可能会惊掉下巴的。

“博卓卡斯替先生,紧急会议!”

“……嗯,我知道了。”

爱国者点了点头,他大概能猜到这次的会议是为了什么,整合运动再过不久就该和激进派彻底的撕破脸了,切尔诺伯格这座大礼可不能不收下。

"

"

ps:嗷呜~感谢大家的支持!月票多多!

第一卷 : 第141章 这是订婚戒啊陈sir

“综上所述,下个月就是我们动手的机会,整合运动必须从现在开始行动起来,后续的安排没问题吗霜星?”

“放心吧阿丽娜,已经全都安排好了。”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