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99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不过梅雪,你都没跟我们说整合运动那边到底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呢。”

虽然乌萨斯的官方报纸一直都致力于给整合运动搞各种抹黑,但是能天使等人看梅雪的反应也该知道那不会是个穷凶极恶的组织。

而且整合运动可是目前唯一一个公开和乌萨斯帝国叫板的存在,关键这伙人还真的站稳脚跟不说,按照大帝给的资料,他们居然都搞到了乌萨斯的好几艘高速战舰,这个战斗力属于是武德充沛了。

“这个啊……”

梅雪仔细思考了一番,虽然说闲着也是闲着,讲给大家听也没什么,但小狐狸一时间不知道从谁开始说起,轻轻含着手指想了想,觉得先从阿丽娜开始,毕竟阿丽娜平日对他最好。

“那就先从阿丽娜姐姐说起吧,她很温柔又漂亮,教我做饭还给我讲故事。”

提起阿丽娜,梅雪的脸上笑容灿烂且阳光,小狐狸摇摇尾巴讲述了很多自己以前在雪原的故事,大多与阿丽娜相关,德克萨斯记得她好像是整合运动的政委?

“阿丽娜姐姐可厉害了,一拳能把盾卫叔叔们打后退好远的。”

“叶莲娜姐姐的话我们一般叫她霜星,她喝酒很厉害,而且会堆雪人,还有个很好听的外号叫什么雪怪公主。”

霜星和叶莲娜这两个名字德克萨斯都不清楚,但是雪怪公主她是真听说过,那是乌萨斯的传说之一,感情梅雪认识的还全都是些不得了的人啊。

“啊对了,还有爱国者爷爷,他人可好了,经常让我坐在肩膀上,还会跟我讲很多故事,我的萨卡兹语都是他教的。”

在梅雪的描述,爱国者似乎和普通的慈祥老爷爷没啥区别,但是德克萨斯记得鼠王也是这样看上去只是和蔼的老人家,而且在临走的时候大帝还特别的交代过,说什么都别得罪那个叫爱国者的。

反正在梅雪的眼中,能让乌萨斯军队人人敬畏的爱国者只是一位宠孩子的温和老人,乌萨斯冰原的雪怪公主仿佛也只是个喜欢恶作剧的邻家姐姐,那位能一拳把人打进地里埋着的铁拳政委也就是个普通教师。

小狐狸很单纯,他用自己的眼睛看待这个世界。

“这么说起来,梅雪你离开整合运动到龙门是因为整合运动的那边担心安全吧?”

“嗯~那些防毒面具军刀人一直都想抓我来着,姐姐们说龙门会安全很多。”

梅雪摇摇尾巴,乌萨斯内卫给他的心里留下了一些不太好的印象,反正小狐狸自己是不想再见到他们了,按照凯尔希的说法,就现在梅雪的这个尾巴数量,内卫怕是都得绕着他走,硬手段是不可能的。

实际上也是如此,其实内卫们一早就知道梅雪在龙门,也知道小狐狸这会儿就在企鹅物流的车上,但他们更清楚不能直接尝试动手抓人。

本来只是打算暗中派几个赏金猎人去跟随,结果这伙人跟着跟着四个车胎全爆了;打算徒步,结果突然刮起了强力的风沙,这让人怎么追?

最后只能眼见着梅雪去找找罗德岛那边会合,气得牙根痒又毫无办法,心说都是护国的神兽,黑蛇怎么就这么不如人家的呢?好像除了搞阴谋耍把戏剩下啥也不会了,人家梅雪摇摇尾巴都能下场雨。

而且最让内卫感觉头疼的是,大炎那边前段时间已经直接派人来乌萨斯这边把话挑明了,敢对梅雪出手就敢直接开战,并且针对梅雪曾受到的所有伤害进行索赔,嘴上说着梅雪想去什么地方都可以,他不代表大炎。

实际上呢?特么都把大理寺的人和那三个碎片安排到罗德岛上了,还搁哪儿客气,说白了就是谁敢动就削谁是吧?

虽然乌萨斯这边科西切的计划就是借由切尔诺伯格撞击龙门造成摩擦,点燃导火索让大炎和乌萨斯开战,由此来转移内部矛盾。

所以如果大炎那边主动选择战争的话对于乌萨斯的激进派贵族来说还是件好事,至少本来是的。

可是现在对面有个神棍啊,这怎么打?难道复刻一遍隔壁卡兹戴尔当初内战的样子?

当年的卡兹戴尔内战,属于特蕾西娅皇女一方的巴别塔一直都被认为背后有着上天的支持,不然没办法解释对面特雷西斯为什么会遇到那么多灾难,甚至本人都差点被泥石流埋地里去。

内卫们甚至都已经猜到了,将来如果乌萨斯和大炎开战,那边都不需要把梅雪接回去,鬼知道乌萨斯军队会不会被一场突发的天灾给全埋了。

最让人头疼的还要属大炎那边的追责,梅雪在雪原上受的伤害对内卫来说不是秘密,一想起这个他们就来气。

“md一群刁民。”

暗自骂了一句,内卫决定去找卡谢娜商量一下接下来的计划,切尔诺伯格撞击龙门的计划被改成了冲击维多利亚边境,很多东西不得不做出调整。

关键是还要想法子搞定乌萨斯正在缺损的国运,这段时间连皇帝陛下所在的圣骏堡都开始发生连续性地震了,这个缺口再小,不堵上也早晚要出大事。

其实这个问题也同样是现任乌萨斯皇帝费奥多尔头疼的,他虽然不认同那个装神弄鬼的狂人所说的一切,却也不觉得有人敢在自己脚下搞地震,作为乌萨斯的皇帝,他能感觉到这个古老的千年帝国正在走向一个毁灭的深渊。

而他作为新皇帝,当然要想尽办法挽回大局,可现在居然会因为一个人导致乌萨斯陷入这般窘境。

“传令下去,尽量保证罗德岛在乌萨斯境内一切需求,同时……算了,不必多此一举的去保护那个叫梅雪的沃尔珀,想办法和他接触并且建立友好关系,大炎那边的谈判交给维特。”

这是目前唯一能做的了,费奥多尔从没感觉如此无力过,作为一个力图打破现状建立新秩序的皇帝,他势必要和很多人站在对立面,包括那些曾经支持自己父亲的贵族。

其实有些事情就算是对自己的心腹维特也不曾说过,在听说了整合运动的行事作风和目标之后,身为皇帝的费奥多尔居然有了加入他们的打算,他猜测那条蛇的计划肯定不会成功。

“整合运动,你们又能为乌萨斯带来什么呢?”

摩梭着手上的信封,费奥多尔感觉有些头疼,前段时间暗中送去的几艘高速战舰都是退役下来的型号,也不知道那边够不够用,为了制衡激进派,像这样支援整合运动说不定将来也会给自己埋下祸端。

而整合运动的那边,日常训练结束的爱国者回到房间,摘下头盔露出森森白骨,这是不能让人看到的一幕,哪怕是霜星被他带大的养女在看到之后也难免感觉不适。

当然,梅雪是个例外,小狐狸别说是害怕和不适了,甚至还担心大脑露在外面会不会着凉,而且觉得博卓卡思替很帅。

霜星总是吐槽梅雪这个后来的弟弟比自己受宠,对此博卓卡思替表示不屑一顾,梅雪就是拿来宠的,小狐狸懂事乖巧的同时还知道为集体出力。

考虑到塔露拉、霜星和阿丽娜都对梅雪有意思,爱国者一直都寻思着自己给小狐狸说个媒,毕竟上述的三个祸害他不觉得不适合陪梅雪,塔露拉就不用说了,在梅雪身边智商下降七成,霜星太粗鲁也不成,至于阿丽娜……嗯,勉强可以,但不是最佳人员。

"

这段时间爱国者主要还是瞧中了新加入的泥岩,大姑娘人长得漂亮,性格温柔,贤惠持家的同时也有坚强的一面(指大锤子),主要是萨卡兹这个身份在他这边属于加分项目,给梅雪撮合一下刚合适。

其实昨晚训练结束之后爱国者就说过要把梅雪介绍给她认识了,刚好小狐狸过几天回来,可以让两人尝试着处一下,最好让他先提前真的抱个孙子,结婚可以晚点。

虽然感染者的身份是有点麻烦,但是梅雪对这个是不在意的,只是泥岩说自己还需要好好想想,虽然说只是相亲之类的,但对她来说也是第一次。

实际上这会儿的泥岩也正为这件事苦恼,作为一个正常的大姑娘,想谈恋爱那是很正常的事情,可她毕竟是感染者,听爱国者老爷子说梅雪是个很健康的人,当然,她也知道小狐狸不排斥感染者。

刚才吃饭的时候泥岩把这件事情和自己的老伙计们说了一遍,一群人一个个都在起哄,说什么不需要相亲,直接等梅雪到了原地结婚就好,他们老早就等着给泥岩的孩子做干爷爷了。

害的泥岩又羞又恼,提着锤子把他们挨个打进地里埋着,然后躲在房间里自己思考这个问题。

因为担心泥岩会不喜欢,博卓卡思替很不客气的把霜星那边留下的梅雪的照片抢了过来,提前给泥岩见见小狐狸长什么样子。

“可爱是很可爱……但是恋爱这种事情很需要时间吧……”

拿起枕头下那张梅雪的照片仔细观察,泥岩承认这只小狐狸颇有姿色,是她喜欢的类型,但她真的不打算结婚啊,她一个感染者怎么能去拖累别人呢。

可是那毕竟是爱国者老先生给介绍的,老人家对她一直都很关心,对她甚至比对霜星都还好,眼神也是很温和(看未来孙媳妇儿那种)

“还是去试试看吧,到时候就说不合适。”

泥岩暗自下定决心,就给爱国者一个面子,去和那个叫梅雪的随便聊几句然后好聚好散,互不干涉,这样的老人家最多也就是失落一些。

且先不管这边的整合运动,另一头的小狐狸和德克萨斯等人因为天色很晚了准备在荒野上安营扎寨。

看着那边忙碌的小狐狸,德克萨斯四人组围在一起,神情严肃的看着彼此。

“今晚我和梅雪睡小帐篷,你们三个睡大的。”

“那太委屈你了德克萨斯,还是我和梅雪睡小帐篷吧。”

“那样的话就太委屈梅雪了,能天使你就不怕自己的灯泡让他睡不着觉吗?”

三人各说各有理,处于最弱势的可颂咳了两声,然后举起自己的手。

“我觉得其实……”

“面包人你安静!”×3

于是可颂又被压了下去,正在做饭的梅雪不知道姐姐们在议论什么,小狐狸一边怀念着赤霄切菜的日子,一边不断从尾巴里拿出各种调味料放在桌上,刚准备转过头喊德克萨斯帮忙切菜,突然发现黑暗中有一双发光的眼睛。

(是野兽?)

抱着这样的疑问,梅雪从尾巴里一块饼干丢了出去,但是没有听到砸到什么东西的声音。

正当梅雪好奇是不是自己看错了的时候,一个惊喜的声音从黑暗中传了出来。

“吃的!”

于是下一刻,梅雪就被对方粗暴的扑倒在了地上,那是一个背后背着一大堆武器的奇怪佩洛女孩儿,嘴角的口水都滴到了梅雪的脸上。

她似乎饿坏了,一双大眼睛死死盯着小狐狸,那眼神中的饥饿和欲望让小狐狸吓得直发毛。

“把吃的交出来!”

"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间贴票票多多!悬赏还在继续呢,今天统计下看欠了多少~

第一卷 : 第166章 小刻想做梅雪的狗

坦白来说,当梅雪被扑倒在地上的时候不仅是他,德克萨斯和能天使等人也愣住了,显然谁都没想到小狐狸会在这种时候遇到袭击,还是个不比他高多少的女孩儿。

不过好在对方只是打算要吃的,在发现了桌上的食物之后就扑了过去,然后就被德克萨斯和能天使直接打晕绑了起来。

“姓名,性别,年龄,家住什么地方,还有什么同伙,老实招出来。”

看着面前被五花大绑还想着挣扎的佩洛少女,德克萨斯不由得扫了一眼边上堆着的那些武器,它们大多有损坏,但看得出来也是经过保养的,只是这个少女不懂方法,可能只是单纯的用布擦拭过。

“呜呜!”

“能天使,人家嘴还堵着呢,没办法回答你那么多话。”

可颂无奈的摇摇头,伸手替被绑住的少女摘下嘴里的布,结果刚被松开嘴,对方不仅没有大吵大闹,反而一脸渴求的看着坐在空怀里被她安慰的梅雪,嘴角的哈喇子都流下去了。

被盯着看的小狐狸不免下意识朝着空的怀里缩了缩,让后者脸上的笑容逐渐从灿烂变成了嚣张,恨不得把梅雪闷死在自己胸口,不过她的规模比起星熊和煌来说还差了不少。

之前被扑倒的阴影让小狐狸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还有些恐惧,主要是对方眼神中的饥饿和欲望过于强烈,以至于梅雪总担心她会一口咬在自己身上,不知轻重的那种。

不过梅雪很快就注意到了她的视线似乎不是停留在自己身上,而是一直死死盯住他手中的苹果。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小狐狸把苹果举高,放下,然后左右摆动,发现对方的视线真的只是盯着这颗苹果。

梅雪立刻意识到她可能只是很饿了,于是干脆把苹果丢了出去。

眼见着苹果飞了过来,被绑住的女孩儿顿时眼前一亮,双脚用力一蹬,跳起来咬住苹果然后就平稳的落到地上,然后就因为腿也被绑着而摔倒在地。

也许是发现自己好像没办法拿住苹果,这个傻姑娘干脆就一口咬住了大半个苹果,结果导致吃也吃不下去,吐又舍不得吐出来,折腾好半天都没办法,急得都快哭出来了。

“她……是不是笨蛋啊?”

“看着好像是,比可颂还傻点。”

听着能天使和德克萨斯对自己的智商评头论足,可颂倒是很想说自己很聪明,但是一想每次摆摊都被人砍价砍到赔本,她突然又有些无法反驳。

“看上去她可能只是太饿了。”

空摸了摸梅雪的耳朵,看着可颂帮那个蹦出来吓了自家小狐狸一跳的姑娘把苹果吃完。

“……梅雪,给我一块蛋糕。”

德克萨斯招招手把梅雪从空的怀里骗到自己边上,然后一只手接过小狐狸递来的水果蛋糕,一手搂着他坐在自己腿上,这让空不由得咂舌,在心里诅咒德克萨斯晚上睡觉的时候遇到蚊子。

一手搂着梅雪安抚他的情绪,一手端着蛋糕,德克萨斯看着面前的佩洛少女,她的眼神在梅雪和蛋糕之间来回,最后放在了蛋糕上。

“现在我问什么,你答什么,回答完之后我把蛋糕给你。”

“嗯!”

(果然,估计是饿坏了才会想到袭击我们,看上去也没有同伴的样子)

想到这里,德克萨斯的手轻轻抚摸梅雪的尾巴,让他可以安定下来不用担心面前这个曾被自己扑倒还试图咬一口的人。

“你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

“……从什么地方来的?”

“也不知道!”

也许是因为有吃的在,对方的回答总是清脆响亮,但她这个一问三不知的态度就很让人头疼,至少让德克萨斯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为什么要袭击我们?”

“因为我饿了。”

很诚实且不知道让人怎么反驳的回答,不过也许是察觉到了德克萨斯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担心自己吃不到蛋糕的少女连忙看向自己被收缴的那些武器。

“我!我的宝贝们,那个斧头上有我的名字!”

“那你还不知道自己叫什么?”

“咕……因为我不会读,那是米诺斯语。”

说到这里的时候能天使已经从那堆乱七八糟的武器里捡出了那把斧子,就如同对方说的,这上面确实刻着一个单词,但是能天使读不懂。

“能让我看看吗?”

关键时候还得是梅雪,轻轻摇着尾巴举起手,小狐狸觉得自己可以试试看读出上面的内容。

“梅雪你还会米诺斯语?”

“在诗歌方面学过一点,但都是古语,应该不会有很大的偏差。”

黑蛇小姐是个很优秀的老师,比起各种生物学物理学,她最先教会梅雪的是各种语言,学会和人沟通才能更好的生存下去,当然,还是保健体育知识教的更多。

接过那把斧头擦了擦,梅雪发现这上面雕刻的恰好是自己会的古米诺斯语,小狐狸稍微思考了一下然后读出正确的发音。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