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04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那我们这次就是要把那位博士接回来?”

“是的,有了整合运动的帮助,这次的行动比我们预期的会顺利很多,等明天他们那边派人过来我们就可以准备出发了。”

(明天啊,也不知道来的会是谁)

小狐狸摇着尾巴思考着这个问题,他希望明天能见到熟悉的人,比如霜星或者阿丽娜,可惜爱国者爷爷很忙大概来不了。

而另一边,刚从整合运动出发启程的泥岩陷入了深思,看着手上这封爱国者拜托自己转交给梅雪的信件,她不免有些为明天的见面而感到不安。

“怎么了泥岩,在为你将来的未婚夫是个怎样的人苦恼吗?”

面对老队友的调侃泥岩什么都没说,只是把信收起来然后默默举起自己那把能让人一瞬间失去意识和生命的大锤。

“唉别别别!我错了还不行吗!”

强烈的求生欲让萨卡兹队友选择了改口,但他也很郁闷,明明小时候的泥岩那么可爱,怎么长大之后总是动不动就要抡锤子啊,这样的话以后怎么好嫁出去?

“不开玩笑了,其实怎么说呢……兄弟们都挺在意这个的。”

“我知道。”

“嗯,你知道就行,毕竟你是我们看着长大的,真要把你送出去我们也舍不得,但我们也希望你能找个好人家。”

其实对于这些老伙计来说,泥岩的感染者身份是他们最愧疚的事情,他们本想着等泥岩长大之后让她找个好男人嫁了,因为哪怕是萨卡兹,泥岩的长相和气质都是相当出众的,不愁找不到人喜欢。

但是后来泥岩却得了矿石病,不得不跟着他们这些五大三粗的家伙一块流浪。

现在好不容易有人愿意要自家养的大姑娘了,虽然是舍不得,但这些老爷们儿更多是一种希望,真的希望泥岩可以摆脱现在这个生活,她该有更好的日子去过。

“可我是你们的队长。”

“我知道,打架这块儿你还是厉害,不过你真就不考虑一下我们的感受?”

“你们的感受……”

泥岩嘀咕着,其实她心里也很明白大家是为了自己好,他们对自己总是如同父兄,她也不想抛弃自己的同伴独自享福。

“对啊,我们就等着抱孙子了,我跟你说,那样的话我就跟爱国者同辈——啊!”

众人只听见一声惨叫,泥岩放下沾血的大铁锤,开始认真思考起了这次名义上的会合,实际上的相亲任务。

看着照片上比自己还矮了不少的梅雪,泥岩又看了一眼镜子里全副武装的自己,她这个样子出现在梅雪面前会不会吓到他啊?

不过也不知道这只小狐狸到底是有什么过人之处,居然能让爱国者为他操碎了心,甚至都放下身段来说媒了。

然而现在新的问题摆在了泥岩面前,见到梅雪之后她该说什么做什么?毕竟从来没谈过恋爱,泥岩对这方面的事情完全的一窍不通,更别说直接是打算相亲了,而且那个环境也不适合吧?

这让泥岩实在头疼,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希望梅雪真的和爱国者老先生说的一样是个好相处的类型。

————————————————————————

罗德岛上,刚昨晚作业的伊芙利特正在无聊的闲逛,看着两侧的商铺不知道买些什么好。

在得知了梅雪就是9号基因的提供者之后,伊芙利特心里很是烦乱,因为她不知道当见到梅雪之后该喊什么,只好先来这边买点东西作为感谢的礼物,如果不是梅雪提供的基因,那么她的小命怕是早就不保了。

虽然只是一艘移动母舰,但是罗德岛的内部空间并不小,甚至有一条商业街专卖各种小吃和日用品之类的,当然,也有美容美发之类的服务,比如赫默偶尔就会来这边给自己的羽毛做个增光打蜡什么的。

然而就是这样左看右看的过程中,伊芙利特的眼神突然扫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刚从外面执行任务回来的塞雷娅,只见她站在一家美容院的门口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走了进去。

“塞雷娅,她在这里做什么?”

伊芙利特觉得很是疑惑,虽然塞雷娅也偶尔会打理头发或者做做保养,但从没听说过她还会做美容啊,等一下,难道是因为梅雪要回来了?!

不得不说伊芙利特这次猜的很对,塞雷娅确实是因为梅雪要回来了才打算好好做个保养的,不然就这样去见梅雪,总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帮我把角和尾巴抛光打蜡一遍,头发剪齐末端就好,做一下皮肤护理。”

说完这些,塞雷娅这才注意到店里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好几个人,其中最显眼也最让人意外的还是要数坐在躺椅上的凯尔希,她在敷面膜。

两人彼此对视一眼,然后下意识的思考起了对方出现在这里是为什么,然后突然意识到了可能是和自己一样的目的,顿时就开始看彼此不顺眼了起来。

(果然,罗德岛的那些传闻不是子虚乌有)

(我就知道他拐回来的女人没一个让人省心!)

而隔壁的可露希尔售货部里,一向贪财的血她也正在照镜子头疼。

“不行啊,长时间的加班和埋在车间研究室里,我的头发居然都出现分叉了,感觉皮肤也有皱纹了啊……”

作为一只年轻的血魔,可露希尔突然有了一种年老的危机感,其实这不过是一种错觉,作为血魔的她在长相方面有着相当的优势,就算长期熬夜不休息也没什么影响,尽管风评不咋地,但是在罗德岛里也算是漂亮的那一批人了。

只是如今一想到梅雪要回来了,再看自己的状态,总感觉和当年相比差了很多。

“不过还好身材在前段时间又变好了些,凯尔希应该是比不过我,阿米娅的话也还没发育完全,嗯……不过博士好像比我还大点啊。”

唯一让可露希尔比较欣慰的就是自己的身材确实比以前好了,她记得梅雪还挺喜欢靠在这里睡觉的,不过一想起博士小姐就特么来气。

本来还以为能把乖巧可爱的小狐狸拐回家,结果却被博士反向钓到罗德岛上,在罗德岛成立的初期她一天天的就知道加班,就算是血魔都快被熬死了。

还好现在自己的小男友要回来了,回头就去找PRTS动个手脚,悄摸摸把梅雪的宿舍安排到自己边上,到时候……啧啧,有大钱可赚!

“梅雪的写真照、枕套、手办和抱枕,再来个年龄分级,搞个VIP特购版,一定可以能大赚一笔。”

想到自己将来躺在钱里数钱的日子,可露希尔这个心里那叫一个舒坦,感觉人生从此都开始圆满了,梅雪就是她的摇钱树啊。

心中琢磨着以后如何攻略梅雪,可露希尔也不得不开始提防别的敌人了,她很清楚自己最大的威胁毫无疑问是罗德岛的众人,毕竟就以梅雪的个人魅力,就算现在对他不太感兴趣,以后也不是不一定的。

光是凯尔希和阿米娅就够难对付了,还有即将回来的博士,可以想见以后罗德岛上会有多热闹。

"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月底了!悬赏也快结束了~感觉这次比上次还差点啊~

第一卷 : 第172章 梅雪今晚和谁睡?

随着夜幕降临,一个问题摆在了大家的面前:梅雪该和谁睡在一起更合适呢?

这个堪比“什么时候和梅雪结婚”的问题让众人陷入了深思,然后在阿米娅就在ACE和Scot等一众大老爷们儿发表意见之前把他们“友好”的请了出去,单独的把空间留给了大家。

当然,为了防止自己被阿米娅暗杀埋了,铃兰现在说什么都不肯从梅雪边上离开,所以小狐狸也干脆留了下来。

不过可能有人会问了,为什么不让梅雪自己睡呢,大不了晚上去夜袭不就好了?

对此阿米娅表示情绪稳定,她还记得自己某次睡不着抱着玩偶去找单独睡觉的梅雪,恰好和同样打算夜晚突袭的博士、特蕾西娅、凯尔希、W以及可露希尔等人撞了个照面,大家都很尴尬。

所以如果不想发生上述这种“好巧,你也是来夜袭啊”之类的尴尬场面,最好还是现在就把事情安排下来,反正也就是休息一个晚上,就算亏掉也不会有问题。

不过对于自己到底该和谁睡在一起梅雪本人毫无意见,小狐狸啥心思都没有,还是觉得逗小刻玩更有趣。

“那么……今晚梅雪哥哥和我睡一起可以吧?”

“我觉得不行。”

德克萨斯摇了摇头,反正她不是罗德岛的编制,阿米娅最多是合作方负责人,又不是她顶头上司,怂是不可能的。

“就算梅雪过去和你们认识,现在也不记得了,出于对他的心里安全考虑,我觉得让梅雪跟我们睡更合适。”

这里德克萨斯可以强调了“我们”,让企鹅物流的剩下三人很是赞同的点头,先把小狐狸放到这边,再来内部争斗。

“那这样的话……我们也不是不行。”

迷迭香举起手,顺带也让铃兰举起手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阿米娅和德克萨斯都感觉这只小猫咪的眼神里夹带着一丝鄙视和不屑,大有一种“我们已经赢过你们太多了”的感觉,但是又觉得不太可能,迷迭香和铃兰拿什么和她们斗,长得嫩吗?

“其实我觉得,闪灵这边也是可以的。”

玛嘉烈恰到好处的出声,让边上的闪灵都对她投过去一种“你怎么也掺和进来了的,还拿我说事”的眼神,对此临光也只能给眼神暗示回去,表示这都是为了丽兹,你就稍微忍耐一下吧。

“那我也来!”

虽然有些搞不懂这个气氛为什么有点不太对劲,但是煌感觉自己要是不参加进来就太不够意思了,她可不想做那个被排外的人。

(这只浑身冒热气的大傻猫,你掺和进来做什么?)

煌的意外加入让罗德岛众人不由得捂住了脸,毕竟煌怎么看都是战场外的观众啊,难道她和梅雪还能扯上什么关系?阿米娅寻思着也就只有都是大炎人这一点了好像。

对于那边的纷争梅雪表示全然无所谓,小狐狸单独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一边给小刻掏耳朵一边给她喂吃的。

因为有梅雪的帮助,再加上罗德岛本身就是个照顾感染者的组织,阿米娅很爽快的答应了让小刻到罗德岛接受治疗,还特地说不需要给钱,到时候小刻得做点工作来自己赚工资,不过考虑到她的战斗力,总感觉更适合做战斗员。

“呜~嗯~”

轻轻咬住饼干啃着的小刻被梅雪的掏耳朵服务弄得很是舒服,整条傻狗都不由得蜷缩着身子发出了很奇怪的声音,弄得那边开会的姑娘们频频侧目,生怕这俩家伙就喜欢什么刺激的玩法。

其实对于梅雪来说和谁睡在一起都是没关系的,反正睡着之后都是要去找斯卡蒂玩儿,哦对了,还有昨晚的那只小家伙,它好像很喜欢自己的苹果,梅雪觉得回头可以多给它几颗,顺带看看它学说话学的怎么样了。

那边的一堆姑娘各有各的道理,反正就阿米娅最无语,因为她虽然是梅雪的未婚妻,但这个身份放在如今多少有些苍白,毕竟小狐狸都不记得了,她总不能尝试篡改记忆吧?

不过看着那边的梅雪,阿米娅还是下定了决心,今天晚上的贴贴机会说什么她都不会让给别人!

在短暂的一瞬间,包括梅雪和小刻在内的所有人都察觉到了发生在阿米娅身上的不自然的变化,她的气息瞬间沉稳,气质从青涩转向成熟稳重,脸上的笑容比之前温柔了很多,就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

“我想,既然大家都拿不定注意,那就让梅雪自己来选吧。”

“毕竟我们只顾着自己,不去考虑梅雪的感受。”

除了企鹅物流的姑娘们和不是很明白情况的铃兰,众人都明白了这是阿米娅选择了让特蕾西娅上号代打,这招实在有点不讲道理了,毕竟就特蕾西娅的战斗力,除了博士小姐之外谁搞得定啊?

“所以梅雪,你怎么想呢?”

说到这里,阿米娅(特蕾西娅)转过身看着正在发呆的小狐狸,他似乎真的在思考,但眼神却是溃散的,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梅雪?”

小刻伸出自己的手轻轻拍了拍梅雪的脸蛋,后者突然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指了指躺在坐在临光身边的煌。

“我选煌姐姐。”

这个选择着实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料,特蕾西娅更是被小狐狸的回答弄得有些愣住,这怎么和说好的不太一样呢?她本来以为梅雪会下意识的选择自己呢,结果居然选择了煌,不对劲啊,难道当年博士布局的时候就让梅雪和煌见过?那样的话煌不应该没提起过啊。

不对劲,怎么想都不对劲。

但其实梅雪选择煌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刚才特蕾西娅接过阿米娅身体控制权的时候,小狐狸的脑袋里闪过了之前那封博士写下,由莫斯提马转交给他的信。

在信上有明确的提起过,如果涉及到了晚上和谁一起睡,要是没办法独自躺一张床,就找一个和失忆之前的自己不认识的大姐姐。

(话说博士怎么知道我一定是要和大姐姐一起睡啊?)

小狐狸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他选择相信那封信上说的,也因此煌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成为了本次争夺的赢家。

迷迭香皱起眉头,但又很快舒展开,因为煌和梅雪一起睡,她就去找煌一起睡,对方是肯定不会拒绝的,今晚再让梅雪用酒先把煌灌醉,到时候就不用担心被打扰了。

“梅雪梅雪!真的选我吗?”

最意外的当然要数煌自己,本来她就是图个热闹,没想到小狐狸居然真会选自己,这下赚大发了只能说。

“……不可以吗?”

也许是因为今天确实舟车劳顿有点累,再加上小狐狸一项没什么坏心思,煌从他的眼睛里只能看到一丝疲倦和委屈。

所以尽管顶着背后莫大的视线压力,为了面前这只可爱的小狐狸和那些数不尽的好酒,煌还是毅然决然的点头。

“当然可以!”

说完这些,煌感觉今晚一定可以好好喝个够了,要知道这次罗德岛方面可没带多少额外物资,她都三天没喝酒了,馋的不行。

而且仔细一想,怀里抱着一只可爱的小狐狸,手上拿着一瓶好酒……嘶,总感觉这样的生活会让人很颓废啊。

既然梅雪自己都这么说了,剩下的大家自然也不可能有别的意见,这个结果对大家来说都能接受,倒不如说,能让一个素不相干的煌来结束争论再合适不过了,只是特蕾西娅担心今晚之后煌怕就不是毫无关联了。

结束了这场争论,接下来就是关于拯救大兵博士的行动协商了,作为非战斗人员的梅雪很是自觉的带着小刻离开,来到外面找了一处空地坐着,一边看星星一边吃零食。

“梅雪,你好像很高兴啊?”

“是吗……”

小狐狸摸摸身边的小刻,然后丢出一块蜜饼让她咬住,其实小刻说的没错,他确实很高兴,当他感受到阿米娅身上那种很明显的变化时,心里突然有了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瞬间压力小了很多。

梅雪不知道这份喜悦从而何来,他开始逐渐有些困扰了,希望等见到了博士之后,能从对方那边得到答案吧。

看着头顶的夜幕繁星,小狐狸脑袋里突然蹦出了一个画面。

那是在一片略有不同的星空下,一个穿着风衣的大姑娘一手拿着酒瓶一手指着天空,她好像说了些什么,哦对了,还是一句很帅的台词。

“总有一天,我要撕裂这片虚假的天空。”

说完这话的小狐狸不由得摇了摇尾巴,他突然感觉似乎有来自天空的目光在注视着自己,但却在发现是他之后,仿佛只是单纯的朝这边看了一眼一样匆匆扫过,就像是一个上课玩手机看小说的高中生突然发现了站在门外的是自己班主任一样。

虽然有些搞不明白情况,但梅雪觉得那可能只是自己的错觉,小狐狸摇摇尾巴转头继续开始喂小刻,心说她真能吃。

而伊比利亚的那边,经过了一整套的进化,海嗣们暂时固定了姿态,精神状态也稳定了下来,阿玛雅稍微观察了一下,发现这一百只海嗣确实很特别,早上他们还在为“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这些哲学问题苦恼,现在他们甚至开始琢磨起了泰拉起源。

而且这些家伙虽然不认为自己和别的海嗣属于同一物种,但是也不会排斥它们,相反总是乐此不疲的不断朝着其他海嗣传教,俨然变成了梅雪的形状。

真的,这话不是开玩笑,这些海嗣真的在尽量朝着梅雪的外表去进化,甚至开始逐渐有了清晰的性别认识,不过也许是因为作为实际参考的阿玛雅是女性,导致了进化成功的海嗣基本都是雌的,再加上对梅雪的信仰,所以……体型方面稍微小了点。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