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05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嗯,总的来说,梅雪在他本人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多了一批萝莉海嗣信徒,还是一声令下就可以赴汤蹈火的那种。

不过这些海嗣萝莉的进化尚且不完全,还保留着不少的原特征,比如触手啊什么的,得多花点时间才能适应新的身躯。

“好了,现在让我们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既然今日的进化已经到此为止,接下来就是另一个尝试了——登陆!

一直以来,伊比利亚人和阿戈尔都只知道海嗣是不能上岸的,但却不知道为什么海嗣不可以行走于这片大地。

那是因为陆地有源石,越是感染严重的人,靠近海边之后就越能清晰的感觉到体内的源石会变得安静,虽然不至于消失,但活性肯定比在内陆低。

反过来,来自深海的海嗣踏上陆地也不是那么轻松,不仅是因为缺水或者别的什么,只是单纯的不被这片大地接受。

但不管怎么说,这群刚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海嗣现在脑袋里就只有两个目标:见到梅雪或者传教。

因为还要负责和梅雪的交流,阿玛雅只能看着已经进化成人形的同伴小心翼翼的浮出海面,游到浅滩这边。

【没有感到呼吸困难,我要迈步了】

精神网络中传来这样的信息,在一众海嗣的围观下,那只被派出去的捕食者第一次抬起了自己的脚,然后轻轻落下,踩在了松软的干沙地上。

“我成功了!”

这只海嗣相当的高兴,甚至不由得欢呼了出来,大胆迈出步子在沙滩上奔跑了起来。

“这是我个人……啊不好意思我不是人,反正是我的一小步,是我们海嗣的一大步!”

事实证明,梅雪给海嗣带来的进化可能体现在了别的更重要的地方,比如,他们可以上岸了。

然而这样的高兴还没持续多久,蹦蹦跳跳的海嗣小萝莉跑到一半突然觉得脚软,整条鱼都摔倒在了沙滩上。

不过皮糙肉厚的她倒是没啥大碍,只是突然感觉呼吸有点不顺畅,出于本能的连滚带爬又给逃回了水中。

看着这一幕阿玛雅不禁摇头,看来果然是不能一步登天啊,不过至少证明了海嗣确实有走在陆地上的可能性。

"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今天晚上我会把番外放在群里的,但是因为还要帮人推书,所以会有优先码正文,嗯,悬赏还剩下三天哦~只有三天了哦~

第一卷 : 第173章 喝上头的煌会做什么呢?

因为今晚梅雪和煌一起睡,所以比起帐篷里的情况,所有人都更关心帐篷外会有什么。

迷迭香本来都已经提着枕头过来打算找煌蹭梅雪的,但是恰好遇到了闪灵,无奈只能选择打道回府,蛰伏起来静候时机了。

而另一边,煌的帐篷周围已经暗中潜伏了一大群人,当然了,不包括能天使。

毕竟就她那个头顶的LED灯,实在不能指望她藏得住,反正大家也只是看看以防梅雪出现不测,用不着她也很正常。

周围安静的可怕,甚至可以听见风的声音,当然了,还有帐篷里传来的煌豪爽的声音。

“梅雪,喝!”

这话一传出来,大家险些脚下没站稳摔了一跤,阿米娅好像突然理解为什么煌会那么乐意的陪着梅雪一块睡了,感情就是想着混酒喝啊!

不过仔细一想这也确实是煌的风格,毕竟就她这个大大咧咧的性子,也不能指望藏得住什么心事,真要是喜欢梅雪的话怕不是一天到晚都得粘着不肯松开。

这一点来说罗德岛方面是正确的,煌对梅雪确实没有那方面的心思,她只是单纯馋小狐狸的尾巴,或者说眼馋那些不限量供应的好酒。

所以在以“我帐篷很大,你进来随便坐”这种奇怪的理由拽着梅雪到自己帐篷里之后,煌就直接伸手讨酒喝了,小狐狸也很乖巧的拿出好酒给她,反正这些又不要钱。

"

对于好几天没喝酒的煌来说,今天难得可以喝个够,估计不喝醉是不会罢休的,反正明天也不是执行任务的时候,她可以放心的睡大觉。

“来来来,梅雪你再喝,别光看着我。”

自从上次发现了小狐狸的酒量似乎还不错之后,煌就把他也划入了酒友的范畴,三五杯下肚之后她有些脸红,然而梅雪还是跟没事人一样。

“以前我是真没看出来梅雪你酒量这么好啊。”

“谢谢夸奖~不过我还是更喜欢喝果汁啦~”

虽然不会醉,但梅雪确实不喜欢酒的味道,酸酸甜甜的果汁更合口味,还有热瘤奶也很棒。

“唉……那一个人喝多没劲啊。”

“如果煌姐姐想的话,我也可以陪姐姐一起喝。”

看煌似乎有些失落,小狐狸抖抖狐耳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一饮而尽,这份果断倒是有些出乎煌的预料,这下她看梅雪可以说是越看越顺眼了,毕竟这只小狐狸可是愿意陪喝酒呢。

“果然梅雪你就跟大家说的一样很棒啊!”

煌高兴的单手搂住小狐狸蹭了蹭,相当厚实且弹性十足的前置装甲直接积压着梅雪的脸,小狐狸抖抖狐耳轻摇尾巴,无奈的任由煌的行为,因为他已经看出来了,煌就是那种很容易自来熟的人,性格上大大咧咧却又热情豪放。

嗯,实际上小狐狸相当喜欢这样的人,因为和他们聊天更容易,也不需要担心会有什么别的弯弯绕绕。

“不过你也不用刻意陪我喝的,不喜欢就算了~”

虽然梅雪的乐于相陪让煌很是高兴,但她也不是那种会不考虑他人意愿的家伙,大猫猫有酒喝就很满意了。

“来,你就以热瘤奶代酒,我们一起喝个够!”

煌拿过杯子给梅雪倒满热瘤奶,还用自己的源石技艺替小狐狸加热到了一个合适的温度再递回去。

这样的体贴确实让梅雪感到高兴,连忙给煌倒了一杯酒,然后和她干杯。

人喝酒的时候总是会忍不住话多的,尤其是煌这类酒精爱好者,别管醉不醉,就算是给了一杯水她都能聊起来,一喝多了就堵不住嘴,搂着梅雪就开始吹嘘起自己的那些往事。

“我跟你说啊梅雪,你都不知道我上个月……”

不知道为什么,听着里面传来的嬉笑声,正在吹着冷风的众人突然感觉很是不爽,哪怕知道煌和梅雪只是在随意聊点东西,从帐篷的光影来看似乎也只是坐在一起,但总感觉……怎么说才比较好呢?

这就好比,一个忙碌到大半夜的苦命社畜拖着劳累的身躯回到家,结果隔着门听到自己的另一边正在和一个异性朋友相谈甚欢一样。

就算知道两人之间什么都没发生,也还是会有一种怒不可遏和失落,像是被背叛了一样,哪怕是玛嘉烈和闪灵这种还没加入站场的人都多少有这种感觉。

“我……我先回去睡了。”

实在受不了这个尴尬的氛围,闪灵摇摇头选择了回去睡觉,刚好顺便检查一下丽兹的身体看看情况怎么样,希望她今天的恢复速度没有慢下来。

“我也走了。”

德克萨斯实在受不了这些,再待下去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冲进帐篷里和煌打起来。

人们陆陆续续离开,最后只剩下阿米娅,她倒不是有担心煌会对梅雪做什么,至少暂时不用担心这个。

而阿米娅之所以留下,主要还是防着迷迭香,她可以肯定那只小猫猫肯定不会那么轻易的放弃,这会儿迷迭香肯定还在等着她回去睡觉,然后趁机钻进煌的帐篷里。

可是一直等了两个小时,阿米娅还是没有见到迷迭香的踪迹,只能无奈的看了一眼煌的帐篷,转而离开。

而帐篷里,梅雪从煌的这边了解了很多事情,比如那些和她有关的离谱传闻,喝了两个小时的煌已经嗨了。

包括但不限于:够徒手攀爬四十层高的建筑;能够从四百米高处跳下毫发无损;能路见不平一声吼吓死源石虫;能一口气喝下十升烈性酒精饮料;身高足有三米;曾经在罗德岛舰桥顶端天线上跳舞;曾经从一百米高空自由落体;针头扎在皮肤上都会弯掉……

“煌姐姐,那些都是真的吗?”

“当然不是!”

很显然煌已经有点喝高了,脸色酡红着把身子靠在梅雪的身上,拍了拍他的脑袋瓜。

“你看我有三米高吗?”

“确实没有。”

“那不就得了,而且我只从三百米高空跳下来过,一百米也太夸张了。”

(三百米不是比一百米更夸张吗?)

梅雪不由得这么想着,估摸着煌这是已经喝醉了,有些胡言乱语。

“不过梅雪,你是怎么办到从尾巴里变东西的?”

“我也不知道。”

小狐狸抖抖狐耳喝着热瘤奶,尾巴的使用对他来说简直是如同呼吸一般是身体的本能,当然了也能用意识控制。

“不知道就不知道吧~我真羡慕你啊……要不你把尾巴送我一条?”

煌的无心之言让梅雪吓了一跳,卡在喉咙里了的热瘤奶没忍住全喷了出来,落在煌脸上的同时还洒了不少在自己身上。

“啊,对不起煌姐姐,我……”

小狐狸呛了好几下,顾不得自己不舒服,连忙拿出毛巾打算给煌擦干净,然而喝上头的大猫猫根本不在意这些,煌舔了舔胸口的热瘤奶,突然感觉这个味道似乎也很棒。

“梅雪,这个好喝唉!还有吗?”

“啊……嗯,有的。”

小狐狸被煌弄得有点懵,但还是拿出一袋热瘤奶递了过去,煌开袋即饮,但是只喝了一口就皱起眉头,这个味道虽然好喝,但是和刚才不太一样啊。、

“不小心都弄脏了啊。”

梅雪抖抖狐耳,无奈的脱下衣服打算换上睡衣,但是突然感觉到了煌看向自己的眼神很是火热。

“欸嘿嘿~”

看着梅雪的嘴唇,煌顿时找来了自己的目标,事实证明阿米娅等人的决定还是出现了失误,显然大家都没想到,煌确实对梅雪没什么爱慕之情,但小狐狸人畜无害的样子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欲望,特别煌还把他当兄弟看。

于是,当迷迭香半夜三点来到煌的帐篷悄悄钻进去的时候,小猫猫立刻就理解了阿米娅今天的心情是怎样的。

煌这姐妹,不能处!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在这里推荐一下《在剑与魔法的世界累到腰疼!真是指种田!》

第一卷 : 第174章 煌这兄弟是做不成了

煌昨晚做了个好梦,她梦到自己躺在一个酒窖里,周围是数不尽的琳琅美酒,她一手抱着梅雪,一手提着酒瓶,喝的好不快活,甚至和怀里的小狐狸互换酒水。

不过当煌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看着怀里抱着尾巴缩成一团的梅雪,她下意识的又捏了自己一把。

“嘶……好疼,不是做梦?”

在意识到现在是现实,煌又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梅雪,小狐狸睡得很安稳,全然沉浸在自己的梦里,上扬的嘴角证明了这是一场好梦,至少梅雪睡得很香甜,让人不忍心打扰。

两人之间的姿势也略有奇怪,煌似乎是被梅雪当成了什么软垫,小狐狸蜷缩成一团缩在她的怀里压着,看上去就像个可爱的白毛团子。

“真可爱啊~”

煌忍不住伸手揉了揉梅雪的小脑袋瓜,轻柔和缓慢的动作可以保证不打扰他的好梦,仔细一想如果每天起床的时候都能看到这样的梅雪,人的心情也会好起来的吧。

昨晚最后发生了什么事情煌是记不太清了,反正她只记得是挺爽的,而且醒来之后居然没有宿醉感,难道自己昨晚没喝多少?

不对啊,帐篷里的这个酒味儿可是相当浓的,煌可以肯定自己昨晚肯定喝了很多,而且随着大脑的清醒,她也发现情况好像有点不对劲。

“奇怪,为什么感觉身上黏糊糊的……嗯?!”

煌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发现手上沾着一些像是什么果汁干掉的痕迹,黏糊糊的,而且是白色的。

有那么一瞬间,煌的后背突然一阵发寒,原本还有发懵的大猫猫吓得跳了起来,让睡梦中的梅雪抱着一团倒在了旁边。

这时煌才发现小狐狸也是一片狼狈,白色的衬衫虽然看不出什么,但是吧,别的地方就不一定了,尽管梅雪的皮肤很白,但还是可以很清楚的分别出身上那些白色的斑点,更别说还有咬痕了。

煌下意识的比了一下自己的嘴,发现和梅雪肩膀上以及胸前的咬痕完美符合这一口径,这让煌不由得想给自己脸上来一巴掌,特么昨晚喝了多少才能醉成这个样子啊?

“梅雪,梅雪别睡了快醒醒。”

顾不得再让小狐狸睡觉,煌连忙伸手把他摇醒来,这个时候她才发现梅雪身上穿的衬衫是自己的,所以才会显得那么大,连半边身子都露出来了,走光严重的让煌下意识咽了一下口水。

主要是这样的梅雪确实很让人难顶住,小狐狸虽然个子不高,但是身材比例很好,纤细白嫩的双足就这样毫无自觉地搭在煌的身上,松松垮垮的衣衫和散落的银发,毛茸茸的尾巴恰好的遮掩着一部分最诱人的地方。

梅雪这种毫无防备的样子,若隐若现的隐秘之处,以及那张被白色痕迹沾染的可爱脸蛋,目睹这一切的煌心不由得砰砰直跳,这是她第一次发现梅雪的可爱之处。

“唔~”

被煌打扰了好梦,本来正打算教会阿玛雅等海嗣萝莉什么叫诗歌和一元二次方程组的小狐狸被迫从梦中苏醒,朦胧的意识还未完全掌控身体,梅雪揉揉惺忪的睡醒。

“早上好煌姐姐~嗯……昨晚真是过得很开心呢~虽然最开始确实被吓了一跳~”

小狐狸的脸上露出愉悦和惬意的笑容,配合如今的这副打扮,确实有一种让人忍不住咬一口的冲动,但煌的自控能力很好,连忙摇头甩开了那些不好的想法,被小狐狸的话吓了一跳。

“梅雪,昨晚我喝醉之后应该没做什么吧?”

“唔……我要是说没有,煌姐姐你相信吗?”

“我打死都不信!”

开什么玩笑呢,虽然煌能感觉到自己没什么异常状态,下半身也没有那种疼痛感,但她可以肯定昨晚自己喝断片之后肯定还做了点什么。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