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07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阿丽娜,快看,这就是我一直都想介绍给你认识的陈晖洁,我的妹妹!”

塔露拉的脸上充满激动,其实早在她和阿丽娜刚认识的那段时间她就想着有朝一日该让阿丽娜也见见陈晖洁的,当然,那个时候塔露拉要更自豪,因为至少陈晖洁当时没想着把她的小老公变成妹夫。

“欢迎来到整合运动,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阿丽娜,是政委部长。”

(一个看上去就很温柔的人,和梅雪说的一样)

下意识的把阿丽娜和梅雪描述里的那个人对比,陈晖洁发现小狐狸看人的眼光真的很准确,阿丽娜确实很温柔。

然而正当陈晖洁这样想着的时候,穿着白袍的雪怪小队成员急匆匆的跑了过来,还有些大喘气。

“政……政委,那边新来的,那些萨卡兹……”

“他们又打架了?”

阿丽娜眉头一皱,因为整合运动这边成分复杂,新来的人很容易会发生矛盾,其中大多数都是萨卡兹,因为备受排挤的他们更容易用暴力解决问题。

“不是,他们说阿莎莉大娘的家实在太破旧了,说什么都要给人家推到重建,还打算给盖个三层楼。”

“真是胡来!”

在陈晖洁的眼中,原本温柔似水的阿丽娜突然变得气势凌人,给她的压迫感甚至不输当年的魏彦吾,然而转过头来的时候又瞬间恢复了平淡如水的样子。

“我去处理一下事情,你先带陈小姐多逛逛吧。”

说着阿丽娜就从随身的背包里取出了梅雪送给自己的钢铁拳套,陈晖洁可以感觉到塔露拉身上有一瞬间传来了恐惧的气息。

看着阿丽娜就这么离开,塔露拉擦了擦额角的汗水,曾经被阿丽娜三拳打趴下的经历依旧历历在目,虽然死不了,但是真的疼啊。

“看来你们的这位政委不只是做文书工作啊……”

“上次突袭乌萨斯纠察队的时候,她是冲的最前面的那个,一拳把人车打翻了。”

说到这里塔露拉不由得捂住脸,她寻思着以前阿丽娜的力气没这么恐怖啊,怎么好像自从拿到那个拳套之后就跟解锁了技能点似的。

“走吧晖洁,我再带你逛逛其他地方。”

带着陈晖洁一边走,塔露拉心里也有点奇怪,她很看好的那个叫泥岩的姑娘去哪儿了,本来还打算开会给她个农业和建设队长的位置呢。

当然,正在车上的泥岩还不知道塔露拉的打算,罗德岛的驻地已经近了,她已经可以看见那些帐篷和车辆,当然,估计很快也就会见到自己的相亲对象了。

(话说在这种地方相亲未免也太奇怪了吧)

在心里默默吐槽着,泥岩戴上了自己的面具,她还不想过早的暴露自己的真实面目。

“欢迎欢迎,整合运动的各位,车停在那边,先随我们进去吧。”

“嗯……”

面罩之下泥岩的声音听上去有些不好分辨男女,但看得出来是个萨卡兹,实际上泥岩小队大多都是萨卡兹,然而作为萨科塔的Outcast看他们的眼神全无厌恶,这倒是让泥岩觉得有些稀奇。

众人一边走着,突然一个很突兀的声音传入了耳中,那是ACE的浑厚男音。

“你看,我就说了,罗德岛不能没有梅雪,就像博士说的,拉特兰不能没有甜品,耶路撒冷也不能没有蒂法!”

“拉特兰可以没有甜品,但罗德岛不能没有梅雪……不过蒂法和耶路撒冷又是什么?”

“谁知道呢,反正博士偶尔会蹦出一些很有道理但是我们又听不懂的话。”

ACE和Scout一边打牌一边唠嗑,显然梅雪的回来对大家都是好事,他们的心情都好了很多,甚至在看到Outcast之后还朝她挥了挥手。

“斗地主吗,二缺一。”

“不了,我还得先带客人去见阿米娅……还有,拉特兰必须有甜品!就算蒂法把耶路撒冷炸了也一样!”

老女士总是在某些地方有着特殊的执着,如果不是因为今天还带着客人,Outcast肯定会叫梅雪来替自己代打,让对面这俩家伙知道什么叫残忍。

虽然不知道蒂法和耶路撒冷是什么,但泥岩能感觉得出来,这三位罗德岛的精英干员估计就能把自己这一支小队吊起来打了,罗德岛上该不会都是这样的人吧?

“不好意思,一点小小的插曲,我们走吧。”

“嗯……对了女士,你们口中的梅雪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啊,我突然有些好奇了。”

泥岩并不打算直接去找梅雪,她觉得还是先打听一下小狐狸的为人比较好,这样最保险,正好ACE等人给了她一个开口的理由。

“他啊……嗯,这还真不好形容,虽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但我们都不得不承认,梅雪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这句有些难懂的话让泥岩很是摸不着头脑,Outcast成功勾起了她对梅雪的好奇,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为什么要这么说?

正当泥岩这么思考的时候,抱着一本故事书的铃兰恰好路过,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泥岩小队,但很快收敛了目光,以免冒犯别人。

“铃兰,这是打算去做什么?”

“啊Outcast女士,我打算去找迷迭香姐姐,待会儿梅雪哥哥打算和我们一起午睡,可以讲故事~”

说到这里的时候铃兰脸上不由得浮现出幸福的笑容,虽然梅雪说到时候还会带上刻俄柏,但铃兰估计阿米娅也会来,多个小刻也无所谓了。

看着铃兰也走远,泥岩更加疑惑自己的相亲对象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了,不过很快她就有了答案。

“勤劳的狐狸早当家,可爱的狐狸早出家~”

一边哼着奇怪但却好听的歌谣,梅雪一边摇着尾巴从煌的帐篷里走了出来,手上提着一个洒水壶,从尾巴里拿出一颗黑色的大蘑菇种在地上,然后开始给它浇水。

在认识到那是爱国者特地强调过的毁灭菇时,泥岩和Outcast不约而同的后退了一步,有种拔腿就跑的冲动,尤其是后者,Outcast还记得当年血魔大君的惨状呢。

然而小狐狸当然没有引爆毁灭菇的打算,他只是定期的给这些植物浇水而已,每天换一种植物,轮流着来以免他们觉得自己受到冷落,有次他太忙了没浇水,毁灭菇都快伤心的爆炸了。

看着梅雪,泥岩突然理解了Outcast所说的“和世界格格不入”是怎么一回事了,这只微笑的浑身散发着阳光活泼的小狐狸确实不像是这个世界的人,他比身边的女士更像个天使,只是单纯这样看着那张笑脸就让人心里放松了很多。

“啊~已经来了啊,”

在看到泥岩等人的袖标时,梅雪立刻意识到这是整合运动派来的队伍,虽然没见到熟悉的人有些失落,但小狐狸还是很友好的抱着毁灭菇迎了上去。

当然,这下大家心里更慌了,毕竟这玩意儿炸了大家都别想活啊。

在那个毁灭菇的衬托下,梅雪像极了坏笑的小恶魔。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间贴票票多多!

第一卷 : 第176章 梅雪会开车?

“梅雪,那个……要不你先把它放下吧?”

看着小狐狸怀里的黑色大蘑菇,别说是泥岩等人了,阿米娅都觉得有点坐不住,毕竟这玩意儿的威力她也清楚啊。

“唉,放心吧,这孩子不会随便爆炸的,而且它也不想那么早的回去。”

梅雪眯着眼抖抖狐耳,还蹭了蹭怀里的毁灭菇,从它脸上的表情不难看出此刻心情正好,确实不会爆炸,何况它们也不会伤害梅雪。

(可我们还是瘆得慌啊)

大家心里都有些不知所措,看梅雪的样子似乎蹭这玩意儿还很舒服,本想着带他来开会是为了让小狐狸更多熟悉一下大家,顺便也了解这次的任务该做什么。

但是谁想得到他居然会带着一颗毁灭菇到处走。

“咳……我们还是聊正事吧,首先是关于这次任务的时间。”

接回博士是一件不能马虎的事情,因为凯尔希表示现在的博士就在切尔诺伯格的某个地方盖棺定论,那地方刚好就是整合运动的目标。

为了避免和乌萨斯发生冲突,阿米娅等人需要隐秘行动,在整合运动攻城的时候悄悄潜入,同样以防万一,她们得带着整合运动的袖标以免被自己人误会,毕竟就这么一伙全副武装的人突然出现,不管是谁都会很警惕的。

这次泥岩来之前,阿丽娜和爱国者特地给她交代清楚了一系列的事情,包括与罗德岛的谈话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不过也许是泥岩的错觉,她总是觉得坐在主位的那位阿米娅小姐看自己的眼神充满温柔,如同慈祥和蔼的母亲看着自己长大的孩子。

(但萨卡兹和卡特斯怎么扯得上关系呢,一定是我想多了)

“总的来说就是这样,罗德岛的先遣队已经进入了切尔诺伯格,等到整合运动入城之后你们可以自由行动,如果遭到阻碍可以进行攻击,但切记手下留情……啊对了,如果回答不出来暗号的可以不用留手,那些家伙多半是乌萨斯的人。”

虽然有卡谢娜给塔露拉做身份保证,但激进派也不是傻子,总得留下一些后手,因此他们也安插了些人手,以各种方式打入整合,虽然都只是最外围,但也确实不能放任不管。

不过爱国者听到这些之后只是笑了一声,说这下有炮灰可用了,刚好那这些家伙去做第一批攻城组。

“那么时间安排呢?”

“就在明天中午,乌萨斯的守备力量今天就会撤掉大半,明天就是机会,只是根据天灾信使的说法……大概率会出现天灾,因此行动要尽快。”

“天灾的话没关系的。”

阿米娅微笑着摇了摇头,其实现在是特蕾西娅在上号,这倒不是她不信任阿米娅的能力,只是作为萨卡兹的泥岩引起了一丝亲切,想和这个流浪许久的同胞多聊一下。

“?”

“因为我们有梅雪。”

指了指那边的小狐狸,阿米娅(特蕾西娅)的脸上笑容璀璨,既然说是大概率发生天灾,那就是说有小概率天灾要延迟,有梅雪在的话,估计直到大家撤到平安区域之前天灾都会安静下来。

虽然这里是乌萨斯的土地,但现在的梅雪可比之前要有更多的尾巴,说实在的要是被特雷西斯知道了这一点,估计会吓得魂不附体。

实际上也确实如此,虽然不是很喜欢特雷西斯,甚至可以说巴不得他早点死,但W还是很体贴的写了一封信告诉他说梅雪的尾巴变多了。

据说特雷西斯看完信之后当场大脑气血上涌导致了晕厥,又一次被推进了ICU,听说还被来探病的曼弗雷德将军绊倒了氧气管和呼吸机插头,之后又是一阵手忙脚乱才好不容易醒了过来。

看着这封让人绝望的信,就算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特雷西斯也还是感觉眼前一黑大脑发昏,这要怎么打?拿头上吗?

本来三条尾巴的梅雪就够恐怖了,现在你特么说他又多了三条尾巴,完了完了,这下要跟特蕾西娅埋在一起了。

“血魔大君那边情况怎么样?”

“大君表示情绪稳定。”

因为之前差点害死了特雷西斯,现在的曼弗雷德不管做什么都格外小心,生怕自己又搞出什么坏事,如果是换成别人那他早就被收拾了,也就是特雷西斯抗压能力强,因为他知道这也不是曼弗雷德故意的。

“他还能情绪稳定?”

“实际上不止是情绪稳定,他的血压和心跳都快变的一帆风顺了。”

说到这里曼弗雷德无奈的捂着脸,但特雷西斯感觉他可能也在强忍着让自己别笑出来。

“据说三天前血魔大君打算举行古老仪式为自己转运,结果当晚引发了雷暴,他被三道雷劈中,现在不得不修养好一段时间。”

“……食腐者之王和变形者们呢?”

“他们目前没有受到太多影响,但您应该知道,食腐者之王从不是真正的站在我们这边。”

“我当然知道。”

特雷西斯无奈的捂着头,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实际上连他自己都知道妹妹特蕾西娅才应该是萨卡兹的王者,但是现在的萨卡兹们不需要一个温柔的王,特雷西斯也没想过会在争斗中让自己的妹妹殒命。

“那群赦罪师现在什么情况?”

“他们也在恐惧,直到现在他们仍旧不想说出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看来不是不想……是不能。”

赦罪师们同样在畏惧,当年梅雪和博士做了什么谁都不知道,他们也不愿意说,特雷西斯只知道当时的梅雪和博士带走了两个人,而且在巴别塔期间,他们两人似乎总是一起执行任务,还时常离开去别的国家。

“让他们收敛一些。”

现在的主要问题还是防备梅雪,来自小狐狸的厄运诅咒让人防不胜防,刺杀什么的都好说,但一直运气差谁能顶得住?现在别说是特雷西斯自己,连血魔大君都遭殃了。

按照W的说法,这还只是梅雪没有特地诅咒的结果,特么……不对,为什么是W给汇报的信息?

“加尔森呢,他不是小队队长吗?”

突然间特雷西斯意识到了不对劲,他突然有了一个最不想承认的猜测,那就是梅雪已经被罗德岛的人带走了,W的背叛她倒是很无所谓,因为加尔森就是他派去的监视者,以加尔森的实力,就算W、伊内丝和赫德雷三人联手也不打不过他啊。

“这个我也不清楚,但有件事我觉得有必要向您汇报……”

“什么事,该不会又和罗德岛有关吧?”

“那倒不是,只不过……乌萨斯开始在维多利亚边界屯兵了。”

原本就已经身心俱疲的特雷西斯这下所幸靠在床上,不过总归是没有昏过去,良久之后才睁开眼看着天花板,之前掉下来砸他脑袋的电风扇已经被拆了。

“*毫不优雅的提卡兹粗口*”

————————————————————————————

因为确定了行动的时间,罗德岛一行人马不停蹄的收拾了起来,有梅雪在这个速度毫无疑问的要快了很多,毕竟除了车辆之外剩下的全塞在梅雪尾巴里就行。

因为考虑到人员分配问题,再加上排除情敌的因素,梅雪被分去和泥岩坐一辆车,刚好小狐狸拍着胸脯表示自己从德克萨斯那边学了好长时间的驾驶,避免了泥岩不会开车的尴尬。

不过也就是坐在一辆车之后梅雪才知道原来不是泥岩大哥哥,而是大姐姐,毕竟之前泥岩裹得那么严实,说话也有些中性,梅雪下意识的就把她当作男孩子了。

但是面罩之下的泥岩格外的漂亮,身材也相当的突出,厚实装甲的下面是清凉到可以说让人脸红的简单着装,不过只有上下两件省布料的衣服。

“所以泥岩姐姐,我霜星姐姐和爱国者爷爷他们都还好吗?”

上车之后两个人独处之后梅雪的话就变得多了很多,之前小狐狸一直都想问这些,他最关心的毫无疑问是整合运动的大家的情况。

所以尽管有些怕生,小狐狸还是更多的想知道大家是否过的还好,因此鼓起勇气朝着副驾驶座的泥岩问道。

“很好,有了罗德岛支援的药品,我们的矿石病得到了很好的控制,霜星队长会尝试着给大家做点刨冰,爱国者先生则是在尝试种地。”

(当然,还有给你找对象,听说都找好几个人选了)

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泥岩透过后视镜看着跟在后面的车辆,照理来说在荒野上开车要随时注意调整方向,观察指南针核对地图以免迷路,然而罗德岛的人却很放心的把领航员的位置交给了这只小狐狸,可问题是梅雪根本不看地图啊。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