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08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只能说泥岩还不够了解梅雪,这只小狐狸就算是闭着眼睛开车都不会走错路,相比整合运动那位看着地图和指示牌都能走岔路的侦察队长弑君者,只能说人和人不能一概而论。

“那阿丽娜姐姐呢?”

“阿丽娜政委啊……”

这个泥岩有些不太好说,她总不能告诉梅雪,现在阿丽娜在整合运动的威望和爱国者不相上下吧?毕竟谁能想到那个温柔似水的阿丽娜打起架来那么狠。

“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那倒不是,只不过阿丽娜政委一直都忙于工作,经常很晚睡觉或者干脆不睡,他不想让你知道这些,怕你担心。”

这倒不是泥岩撒谎,阿丽娜确实为了整合运动一直都在尽心尽力,塔露拉对外,阿丽娜对内,两人的压力都不小,调和内部关系是一项重要的工作,好在阿丽娜很有天赋,并且教出了很多优秀的学生。

“对了,我这里有一封爱国者先生给你的信。”

说起这个泥岩伸手从口袋里拿出那封信递给梅雪,不过小狐狸要开车所以只能待会儿再看了。

两人坐在同一排位置,这辆未经改造的越野车在梅雪的六条尾巴下稍显拥挤,泥岩总感觉梅雪的尾巴在有意无意的撩拨自己,毛茸茸的尾巴尖时不时的就会挠一下她的手或者腰,感觉有点痒,但是看梅雪全神贯注开车的样子似乎又不是故意的,泥岩只能面色微红的忍着。

“那个……梅雪,我记得爱国者先生说你只有三条尾巴,为什么会变成六条?”

“我也不知道,但是大家都说尾巴变多对我是好事,我自己也这么觉得,晚上抱着睡觉真的很舒服~泥岩姐姐你可以摸摸看的。”

也许是因为泥岩卸下了所有的防备,再加上同样是整合运动的人,小狐狸把她判定成了可亲近对象,很主动的把一条尾巴放在了她的怀里。

对于梅雪的尾巴泥岩也是听说过的,能随意存放东西的能力已经见识过了,但是还没亲手摸过,一直只听说手感很好,如今第一次上手之后泥岩才发现……这真的很让人解压。

本来泥岩是个很有礼貌且矜持的人,她是不会随意触碰人家的,就算梅雪主动把尾巴送到自己怀里,她都只打算摸两下就好,但是怎么说呢,人家都主动把尾巴递过来了,只是摸两下算不算辜负一片好心啊?

想到这里泥岩不由得多摸了几下,然后逐渐熟练,梅雪的尾巴毛绒绒的,泥岩敢说抱着睡觉一定很舒服。

另一边跟在后面的车里,能天使有些疑惑的看着后排的德克萨斯。

“德克萨斯,梅雪什么时候跟你学的开车啊?”

“……也就,就是前段时间。”

说到这个问题德克萨斯显得有点尴尬,她总不能说那个时候追求刺激所以趴着让梅雪把自己的耳朵当方向盘捏吧。

而且说起开车,其实德克萨斯也真的教过梅雪一些技巧,当然,也就只有一些,包括怎么样加速,怎么样转方向和刹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关键德克萨斯也没想到小狐狸是真不客气的以为自己就会开车了,而且看前面的车况他开的还挺好,难道真学过?

对此,正在一边开车一边任由泥岩对自己尾巴上下其手的梅雪脑袋里只有一个想法。

(果然还是陈姐姐的角抓起来更有感觉,哦,还有塔露拉姐姐的)

"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间贴票票多多!

第一卷 : 第177章 萝莉信徒们的家园建设

今天的伊比利亚一如既往,自从大静谧之后,整个伊比利亚就不可避免的走了下坡路,受到冲击最大的无疑就是靠海的城镇,经济受挫,人口流失,引以为傲的大海不再是生活的依靠,而是所有人的噩梦。

如果不是因为再没有别的去处,那么格兰法洛的人们肯定会离开这里前往别的地方定居,但那很难,他们只能面对这片充满恶意的大海。

但是今天一大早起床之后格兰法洛的居民们发现了很多不对劲的地方:整个镇子干净的有些离奇。

“我是不是在做梦?”

被冷到从床上爬起来的镇长蒂亚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面前的格兰法洛和他记忆中的确实一模一样,但那是几十年前的镇子,在大静谧发生之后整个镇子就陷入颓废中,破旧的房屋,坑洼的道路,私处丛生的杂草都表明了小镇的衰退。

可是现在,他只是睡了一会儿起个床而已,谁能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整个小镇一下回到几十年前了?

“简直就像是刚建立起来一样……”

惊讶的蒂亚戈喃喃自语,毕竟面前这一幕实在不可思议,他用力掐了自己一下,发现真不是在做梦。

同时周围也不断传来起床的居民们的惊呼声,毕竟小镇的变化确实太大了点,只是蒂亚戈突然听到了一些不太对劲的声音。

“我家晒在外面的衣服呢?”

“我家的也不见了!”

“我家小卖部的冰箱怎么不见了!?”

“不对,我家门口的垃圾箱呢?”

“啊啊!我家的车呢?”

这些声音让蒂亚戈有些无奈的皱起眉,怎么还有人连车都给弄丢了?

想到这里,这位年迈却还健硕的老人掀开被子穿着拖鞋就打算去叫自己的养子起床,但是当他打算迈步走上楼梯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踩不到楼梯。

直到现在他才发现为什么从刚才就一直都感觉很违和了。

“艹,我家怎么没了?!”

随着人们陆续醒来,他们发现这座小镇在焕然一新的同时也少了一点东西,小到一个打火机,大到镇子蒂亚戈的家甚至是镇上的教堂都被人搬走了,而这些都只发生在一夜之间,可是这整个小镇的人居然什么都没察觉。

这样的诡异让人不寒而栗,蒂亚戈不用脑子都能猜得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审判庭的人很快就会注意到这些异常,到时候整个镇子的人都要接受盘问,有些事情势必会暴露,阿玛雅又在前几天开始就杳无音讯。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

“所有被偷东西的现场都只留下了一些湿润的纸片,然后就没有别的东西了。”

镇民们毕竟不是经过专业训练的调查人员,虽然小镇被修缮一新,但是被偷了那么多东西确实让人有些恐惧,尽管大多都是衣服,可基本都是女装,而且有些人还是在家里房门锁死的情况下被偷的。

这下蒂亚戈知道,不让审判庭的人来调查是不行的了,虽然镇子的大家都害怕他们,却也侧面印证了对他们能力的信任,不过这样一来他就需要把自己的养子……不对,他的养子?!

“艹,我家乔迪呢?!”

答,还在睡觉,准确来说是在自家床上睡觉,为了防止东西被破坏,昨天晚上塞壬们找了一直特大的海嗣,让它浮在水面把东西拖走的。

所以尽管稍有颠簸,但乔迪还是睡得很安稳,悠悠苏醒之后才发现自己边上围着好几个穿着衣服的萝莉,看着像是阿戈尔人,但是有的多了触手,有的背着壳,看着让人下意识的发寒。

尤其是那个左边手还是钳子的,她正好奇的隔着被子打量乔迪,然后目光定格在了他的下半身,手上锋利的钳子动了动,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乔迪。

“不好意思啊,我就是想问一下,你要不要加入我们幸运神教,做我们的姐妹?”

“啊啊啊啊啊!”(土拨鼠尖叫))

实际上这是阿玛雅的错,继承了黎博利人阿玛雅记忆的她只知道那个家前段时间刚被自己买了下来,并不知道蒂亚戈和乔迪还没搬出去。

不过,当她看到自己的姐妹们搬着这么一大堆东西到了新家的时候还是被吓了一跳,她只说让这群家伙收集材料,没想到她们居然啥都不放过。

“大姐,这玩意儿真的还能发电吗?我咋感觉不靠谱啊……”

“那你给我搬个冰箱回来干嘛?”

“我……我这不是觉得那些雪糕味道很好吗。”

16号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阿玛雅无奈的给了她一个白眼,然后抬头看着这高达雄伟的灯塔,它曾经属于伊比利亚,是那个国家望向大海一道目光,但就如很多人知道的,自大和无知招致毁灭,妄图征服海洋的他们自然也是一样。

不过他们还是留下了不少的好东西,比如这座孤岛上的高大灯塔,它出自一位阿戈尔的天才科学家,结合海洋与陆地的科技,可以采取源石为能源,也能吸取一定限度的风能和潮汐能化为己用,当然,这些都是阿玛雅记忆里留下的。

“大姐,这些人怎么办?”

“嗯……把他们的尸骨收起来,挨个挖坑埋……不对,还是找时间挨个运回去吧,我记得85号拿了人家的船,反正这些不是咱们的东西,留着也没用。”

尸骨,成百上千的尸骨就这样躺在孤岛的海礁上,他们握着剑,他们拿着铳,他们仍旧保持着死前战斗的姿势,即便知道十死无生也前赴后继。

以前做海嗣的时候阿玛雅不理解他们,可现在进化成塞壬之后她发现自己同时具备了海嗣的集群思想和人的思维模式,居然也理解了这种行为,这些人按照陆上的评价完全可以说是英雄了。

“话说回来,乔迪怎么样了?”

“啊……哦,你是说那个被咱们一块搬回来的人啊,他估计快醒了。”

“嗯,那就好,我记得他好像对这些伊比利亚的玩意儿有点研究,误打误撞把人带回来对我们来说也是件好事……”

阿玛雅琢磨着,然后突然意识到了一个可能,乔迪被莫名其妙的带到了这里,是否也是梅雪的气运在暗中影响着塞壬的族群发展呢?因为塞壬们才刚进化,属于海嗣的一面注定会长久影响他们,这个族群需要更多聪明人。

阿玛雅是学者和作家,但不是科学家,乔迪却对这座塔有些研究。

想到这里阿玛雅不由得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心说梅雪保佑,这人真是来的太及时了。

至于一众塞壬萝莉中多了个男人会怎么样?算了吧,这群家伙全是梅雪控,直到现在还琢磨着要不要干脆让乔迪做好姐妹加入幸运神教,大家一起信仰梅雪呢。

“哎对了,你们又按照我说的告诉蒂亚戈说东西只是暂借吗?”

“当然有啊,我们可是有明确留欠条说以后会还给他们的,那些低等级的海嗣这会儿已经去挖那些伊比利亚的沉船和金币了。”

“……那你们哪来的笔?”

阿玛雅突然意识到了事情不对劲,这群塞壬连走路都还需要多加练习,什么时候都会写字甚至打欠条了?

“没啊,我们用触手沾水写的。”

“墨水?”

“那是什么?”

看着自己面前的好姐妹一脸茫然的用双手加两条触手挠着头,阿玛雅顿时感觉自己身上肩负着整个族群的重担,她不由得希望下一个夜晚快点到来,昨晚塞壬海嗣这边忙着搬东西,没有时间去响应梦中的召唤,只希望梅雪那边不要怪罪。

实际上小狐狸也确实不会怪罪,他昨天开了一整天的车,现在都还很有精神,完全不知道自家的萝莉信徒们干了什么大事情。

不是没有人打电话过来问要不要停个车换班,但小狐狸表示没问题,他一直都很精神,额……好吧,其实就是他的尾巴被泥岩抱住了,小狐狸不想打扰泥岩的好梦,还好不影响正常行驶。

泥岩会犯困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他们前天就一路舟车劳顿的赶到罗德岛驻地,一起开会之后不到两个小时就又要回去,根本没有休息时间,可能是因为梅雪开车比较平稳,泥岩就这样抱着他的尾巴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小狐狸本想减速让泥岩休息的好些,但他很快发现一个比较尴尬的事情,那就是他不会减速。

嗯,启动、转向和刹车,德克萨斯教给梅雪的就只有这三样,加速和插钥匙是梅雪从陈晖洁和塔露拉那边学到的,她俩说这好像是叙拉古的玩法,所以德克萨斯会喜欢也很正常,但小狐狸甚至都不知道哪个挡位是倒车的。

“唔……我睡着了?”

虽然梅雪选择的路一向平稳,但坐车难免有颠簸,泥岩还是睡醒了过来,但她不觉得不舒服,反倒下意识的把脑袋埋在梅雪的尾巴里蹭了蹭。

“泥岩姐姐你醒了,要吃点什么吗?”

“啊……我们这是……还没吃晚饭?”

“现在都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这个给你~”

梅雪从尾巴里拿出两个松软的面包和一袋瘤奶递过去,泥岩发现这玩意儿还是温热的,难怪他们总是出门在外,身边需要常备梅雪。

“你说是第二天,那岂不是说你都没休息过?”

“嗯,不过我没什么影响的,还很精神~毕竟这是我第一次开车。”

梅雪欢快的摇着尾巴,开车的新鲜感还未消散,从他的脸色看来这也不是强撑,小狐狸似乎很喜欢驾驶的感觉,不过吃早餐的泥岩总能听到他小声嘀咕。

“这个方向盘手感不怎么样啊……比陈姐姐和塔露拉姐姐差好多。”

“这个车跑的也不够快,明明有四个轮子,比我慢了不少呢。”

越想梅雪就越觉得这辆车不太行,小狐狸决定回头一定要买那种跑起来特别快,手感还好的车。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方向盘的手感会和自己的首领扯上关系,但泥岩还是不得不承认,这只小狐狸的尾巴真的很舒服,梅雪本人也很可爱,她打心底里不排斥这个相亲对象。

当然,这仅限于第一印象的好感,泥岩可不打算就那么干脆的和梅雪直接开始谈情说爱,这只小狐狸都还不知道坐在身边的萨卡兹人是爱国者给自己找的对象。

“梅雪,我想问一下……你讨厌感染者吗?”

“不讨厌啊。”

小狐狸轻轻哼着歌曲,他确实不讨厌感染者,说到底他为什么要讨厌呢?

“可是,外面的人都说感染者是坏人啊。”

“那一定是骗人的。”

梅雪很果断的摇头,背后的尾巴也附和的摇晃,他说着,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笑了出来。

“塔露拉姐姐、阿丽娜姐姐和霜星姐姐,爱国者爷爷、伊诺萨沙、陈姐姐和拉普兰德姐姐……大家都是感染者,但他们都不是坏人啊。”

“好人不会因为感染矿石病变坏,坏人也不会因为感染变好,分辨人的好坏和聪明愚蠢的应该是他们的行为,以这种理由就去给别人贴标签,是很不讲理的……唔,真奇怪,我什么时候会说这么有道理的话?”

小狐狸总感觉这话不是自己会说出口的,他更喜欢直言而不是讲道理,这更像是记忆里的影子,或许曾有人对他这样说过。

“是这样啊,和爱国者先生他们说的一样,你真的很让人喜欢。”

泥岩不由得笑了出来,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有人如此清晰直白的讲到关键点,梅雪确实很让人意外。

“那当然~啊对了~泥岩姐姐也是好人!”

梅雪这样说着,主动伸出尾巴碰了一下泥岩腰部的源石结晶,这是一种很危险的行为,因为如果被划伤,说不定这只小狐狸也会变成感染者,这个举动吓得泥岩抓住梅雪的尾巴仔细看了好一会儿。

一方面是担心自己被爱国者一矛插死,另一方面来说,她发自内心的认为梅雪不该去承受自己经历过的那些苦痛,他该有和外表一样,安稳幸福的生活。

“姐姐想抱就抱吧~不过我有事情想问。”

“嗯?”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