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1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唔……可是姐姐也没骗过我啊。”

“因为我是特别的。”

心里舒爽了,塔露拉深吸一口气,小狐狸是不可能让出去的,说什么都不可能,她发誓守护的人就该由她来守护!

看着塔露拉将要离开,小狐狸实在不懂是什么才能让她在短短一章的时间里发生了这么大的转变,左边的尾巴摇了摇,黑蛇给他出了个出意,一个在小狐狸看来不坏的主意,只要能安慰姐姐那他什么都愿意做。

“姐姐~”

“嗯?”

塔露拉回头看着梅雪,小狐狸的脸上充满坚定,他跳下床跑到她的面前,张开手轻轻放在塔露拉的肩膀上让她弯下腰,然后踮起脚尖在塔露拉的脸庞轻轻一吻。

“梅雪爱你~”

小狐狸微笑着,像是在寒冷雪原上绽放的淞心百合花一样夺目,塔露拉感觉自己的心脏有些承受不住这句话的份量,她强忍着对小狐狸做些什么的冲动,然后低下头在他的唇角轻轻吻了一下。

“我也爱你,如果下次没有别人,想要亲的话就亲这里。”

指了指自己的唇,塔露拉背后的尾巴摇晃的速度不必小狐狸慢多少,她轻轻拍了拍梅雪的脑袋。

“等你长大,姐姐给你一个特别的礼物。”

“是什么?”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会是你最喜欢的。”

轻轻哼着不知名的曲调,塔露拉高高兴兴的离开了房间,看着她心情一片大好的样子,梅雪伸手把黑蛇从尾巴里拿出来。

“谢谢~之前我不该那么对你的。”

小狐狸摇晃着尾巴,真诚的道谢并且道歉,黑蛇这个主意还真好用,以后有她帮忙出主意的话就不怕姐姐不会开心了。

【不客气,不过我实在搞不懂,亲吻会让人很高兴吗?】

“我也不知道,但姐姐和我是很高兴的。”

梅雪自己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意味着什么,但是无所谓,不理解不知道都可以,只要能陪在姐姐身边,做个傻狐狸也挺好的。

不过在黑蛇还在思考的时候,小狐狸低头在她的脑袋上轻轻吻了一下。

“感觉怎么样?”

【也……也就那样。】

黑蛇顺着衣服钻进了小狐狸的里侧衣服口袋里,看着她这个样子,梅雪若有所思的轻轻咬着手指,看来亲吻不是每个人都会喜欢啊。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啊,间贴票票多多,先让黑蛇给塔露拉送助攻,以后有得好看,唉嘿。

第一卷 : 第21章 期末结束!准备日万!

“躲好了吗?我要来找你们了哦。”

无奈被阿丽娜拜托来陪孩子们玩的霜星缓缓睁开眼,本来应该在面前的小家伙们全都跑得无影无踪了,这场捉迷藏游戏对霜星来说实在算不上多有难度,雪地上的足迹很清晰,而且她可是雪怪的公主,抓几个小孩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而且其实也不需要那么认真,因为有个小笨蛋完全藏不住自己,霜星的眼睛第一时间就被那两条露在墙缝外面的尾巴吸引了,她轻轻的靠近那个背篓,然后故意发出了声音。

“唉呀,这人都躲到什么地方去了呢?”

那三条雪白的尾巴顿时炸毛了,晃来晃去的似乎是有点慌张,霜星有时候觉得这个尾巴可能是和梅雪不共有一个脑子,可它又能很好的表现出梅雪的心态。

“第一个,梅雪!”

霜星直接伸手抓住了梅雪的大尾巴抱在怀里蹭了蹭,她愿意参加这场游戏有三个原因,其中最重要的之一就是为了这两条尾巴,这个手感可太棒了,比任何一种布料和绒毛都要舒服,霜星甚至在想要是自己的尾巴长这样那该多好。

“啊,怎么又是我?”

被揪住尾巴的梅雪一脸欲哭无泪,今天捉迷藏都五次了,每次他都是第一个被抓住的,明明他藏得很好啊,自己都看不见霜星在什么地方呢,为什么霜星就能看到他呢?

看着梅雪这个可怜兮兮的表情,霜星心里一阵满足,这就是她愿意参加游戏的第二个最最重要原因了,欺负梅雪真的是太让人有成就感了,虽然这么说有些怪怪的,但霜星就是有点喜欢逗他玩,别说她了,现在整个营地都这样。

然后就是霜星参加这场游戏的第三个原因,也是最最最重要的一个。

“因为梅雪你的尾巴总是藏不住嘛,那么说好了,今晚你要和我睡一起。”

“不要,塔露拉姐姐说男孩子和女孩子之间要保持距离!”

“那你为什么答应每天晚上都让她抱着尾巴睡觉呢?”

“这……这个,我……”

梅雪被这个问题难住了,他总不能把实话告诉霜星吧,可是不说的话今晚就要被她抓去当抱枕了,早知道刚才就不答应打赌,这下亏大发了。

“怎么,你要反悔,做个说话不算数的孩子吗?”

霜星直接来了个壁咚,把梅雪按在墙上靠着,看着他一脸惊慌耳朵都变成飞机耳的样子,心里那叫一个开心,欺负梅雪获得的满足感实在太爽了,可以的话霜星甚至都想咬他尾巴了,可惜除了塔露拉之外没人能有这个待遇。

“我……我才不会做说话不算数的孩子呢,睡就睡。”

“那好,今晚洗干净在屋子里等我。”

伸手挑起梅雪的下巴,看着他一张小脸变得通红,霜星强压着心里那异样的冲动,任由他把自己推开之后跑远,看着梅雪羞愤的跑远,霜星心里的满足感达到了顶峰,就很爽,这感觉谁都说不上来,但包括博卓卡斯替在内的大家都会时不时的逗他玩。

小狐狸感觉脸很烫,下意识的用尾巴捂住脸朝前跑,代价就是跑着跑着就撞到了墙,捂着自己的小脑袋揉了揉,眼泪花都落出来了。

【这种事情有什么好害羞的,直接抱上去啊】

自从下定决心先和梅雪打好关系再忽悠之后,黑蛇如今已然变成了小狐狸的好朋友之一,毕竟他能读到小狐狸那毫无掩饰的思想,知道了一个人在想什么就更容易靠近他,和他更好相处,而小狐狸想得都很简单,五分之一思念着塔露拉,五分之三是剩下除龙女之外所有人,五分之一是今天吃什么和以后在龙门该怎么样生活。

“我才没有害羞呢,只是……只是在想以后见到那个陈姐姐该怎么办。”

小狐狸很生涩的转移了话题,知道他害羞的黑蛇也没再问下去,只是从尾巴里窜出来跳到他的肩膀上,虽然已经习惯了尾巴里晃来晃去,但大风车还是很要不得的。

【所以呢,我们家可爱的小狐狸在担心什么?】

“可爱什么的……我担心那位陈姐姐会不会不喜欢我。”

虽然塔露拉说陈晖洁是个很好的人,但小狐狸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忧虑的,毕竟是素未谋面的姐姐,完全陌生的环境,可以的话小狐狸当然想一直陪着自己的好姐姐,但是塔露拉他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会很多,他们不希望梅雪这样的孩子也掺和进来,否则那是将是一种悲哀。

【所以你在担心这种事情啊,这个简单,到时候你听我的就行了】

黑蛇趴在小狐狸的肩膀上,她发现这里是个绝佳的位置,既能随时回到尾巴里,又能轻易的钻到梅雪的衣领中,今天的小狐狸是香香甜甜的栀子花味道,可惜咬不得,否则真想知道塔露拉为什么每次都要啃他的耳朵。

“听你的?”

【对,虽然我有自我人格的时间也不算长,但是靠着科西切丰富的阅历,帮你出谋划策还是不成问题的,前提你愿意相信我】

慵懒的摇着尾巴,黑蛇享受着小狐狸的安抚,她现在可算明白为什么大炎那边会有所谓的狐妖祸国这种说法了,怪不得塔露拉每天都不愿意起床呢,只有这样近距离和小狐狸贴贴才能明白啥叫享受啊,饿了有吃的,渴了有喝的,累了有按摩,困了还有顶尖的ASMR服务。

“那好,梅雪相信你。”

小狐狸的指尖轻轻滑过黑蛇的鳞片,虽然这条蛇看上去不像是好人,不对,她都不是人,不过小狐狸没有感觉到那种恶意,黑蛇应该是可以信赖的。

事实也确实如此,有了自我意识的黑蛇如今和小狐狸绑定在了一起,如果梅雪有事的话她也不可能好过,所以黑蛇决定采用软磨利诱的方式一点点吧小狐狸带坏,可是也许是因为在塔露拉身上寄宿的时候被她影响到了,黑蛇现在偶尔会冒出一些诸如“小狐狸真可爱啊”“好想和梅雪睡午觉”之类的奇怪想法。

当然了,作为一个有节操有职业道德有个人底线的黑蛇,她怎么可能会对这只小狐狸有什么好感呢?

【头还疼吗?】

“不疼了。”

【以后要好好看路啊,傻瓜】

连黑蛇自己都没注意到,她说话的语气总是下意识的模仿着塔露拉,所以小狐狸并不是没有警戒心,只是单纯的不把她当作威胁,因为现在的黑蛇其实是塔露拉和科西切的结合,换而言之,她对小狐狸也……咳咳。

不用说,懂得懂得.JPG

"

ps:嗷呜,今天双更,明天在车上也会保持双更,后天就会开始加油更新的!感谢大家支持,另外有什么好玩的点子也可以发出来,四重会做参考的

第一卷 : 第22章 塔露拉你怎么教孩子的!?

关于自己从什么地方来,以前去过什么地方,有过什么样的人际关系,小狐狸的记忆是一片空白的,梅雪完全不记得出现在乌萨斯雪原之前和自己有关的任何事情,他也不在意,对小狐狸来说现在是最重要的,他活在当下,不需要思考明天该做什么,只要和大家在一起就很开心。

“这个单词是什么意思?”

【勇士,米诺斯那边大多继承着古老的文化和习俗,风格上自成一体,将来到了龙门我会更仔细的教你】

黑蛇吐着蛇信,看着小狐狸生涩的写着米诺斯文字,因为她没办法握住笔,所以只能用尾巴先画出一个大概的字符,然后再由小狐狸自己模仿写下字迹,这样的学习虽然比较缓慢,但是足够有效,梅雪本来就天资聪慧。

“是这样吗?”

【嗯,写的还行,比我也就差那么一点点】

满意的点了点头,黑蛇心里多少有些诧异,她是没想到这只小狐狸学起东西来会这么快,比塔露拉聪明多了,还记得当初科西切请来的老师教导塔露拉数学的时候那丫头问得最多的就是为什么,小狐狸是从来不会问为什么的,黑蛇教什么他就学什么,黑蛇说什么他就做什么,以至于每当黑蛇打算教一点歪理的时候都会因为从塔露拉身上得来的良心作祟而不得不终止。

“你以前也能写字吗?”

【当然可以,我以前也算是有身体的】

黑蛇骄傲的抬着头,虽然她只是科西切的术士融合了黑蛇、塔露拉记忆结合成的新存在,但也可以说是半个科西切了,所以四舍五入也算是有过身体的,不过现在这个蛇躯她用着更习惯。

【可惜现在我只能做一条蛇】

“那梅雪把身体借给你怎么样?”

小狐狸抱着尾巴微笑着,一脸的天真无邪,仿佛把身体借出去不过是和递出一个苹果一样稀松平常。

【你确定要把身体借给我?】

这是出乎黑蛇意料的提议,小狐狸很肯定的点了点头,他觉得自己应该可以做到这件事,依靠着本能的指引并不难,然后拿出一个苹果放在桌上,伸手轻轻抚摸着黑蛇的下巴。

“不能吃东西很可怜吧,梅雪把身体借给你,这样的话你也能吃东西了。”

小狐狸欢快的摇着尾巴,其实他早就发现每次自己吃东西的时候黑蛇会悄摸摸的看了,没有身体,没有味觉对于黑蛇来说始终是个缺陷,她的记忆中是有那些生活相关的记忆,可那始终不是她的,缺少真实感。

对梅雪来说不能吃饱饭实在是一件很可怜的事情,因此他很同情黑蛇,何况现在是朋友了,小狐狸总是更多付出真心对待自己的朋友。

“你会还给梅雪的,对吧?”

看着小狐狸那双澄澈的眸子,黑蛇下意识的心里有了一种愧疚感,为自己之前想把这孩子带坏而感到后悔,她都没想到自己会因为一个眼神就产生这种感情,实在是太奇怪了,不应该啊。

【我会还给你的,放心吧,而且塔露拉肯定看得出来我们之间的不同,我可不想被她发现我在你身上】

黑蛇可不觉得自己能瞒得过塔露拉,她和梅雪的性格差太远了,这世界上像梅雪这样的笨蛋狐狸估计不会再有第二个,居然这样轻易把身体交给了别人,可见小狐狸到底是有多单纯,只要能获得他的信任,那么随便一句话都能把他骗得团团转。

“那你想吃什么?”

【苹果】

自然是苹果,平日里每天梅雪的手边必然会拿着一颗苹果的,黑蛇也想知道小狐狸为什么这么喜欢这个东西,每次吃的时候都会很幸福。

身体控制权的交换在一瞬间完成,小狐狸的意识沉到内心最深处,浮于表面的是黑蛇的蛇,看着手臂上黑色的衔尾蛇图案,黑蛇伸手尝试着从尾巴里拿出什么,但最后抓住的就只有尾巴,看来他是没办法像梅雪那样使用能力,不过小狐狸已经贴心的把一颗苹果放在了桌上。

黑蛇拿起那颗苹果然后轻轻咬了一口,脆甜的口感让她不由得挑起眉,然后咔擦一大口咬了下去。

“味道挺不错的……”

很新奇的感觉,第一次有了身体,第一次能实际的感觉到所谓的活着是一种什么感觉,黑蛇伸手轻轻摸了摸头顶的耳朵,嗯,手感不错,然后又抱了抱小狐狸的尾巴,好的,她沦陷了。

“呜!这个手感好棒啊!”

虽然平日里做黑蛇的时候就没少缩在小狐狸的尾巴里,但那和亲手抱住的感觉还是差太多了,黑蛇没忍住可劲蹭了蹭尾巴,然后抱着再床上滚来滚去,就一个字!舒服!

不过在滚了十几圈之后黑蛇就停下来了,因为她已经听到塔露拉回来的脚步声,似乎还不止一个人,而且这还是第一次和小狐狸交换控制权,时间不能太长,反正爽够了,她很干脆的把身体还给了梅雪。

“呜……这就好了吗?”

【足够了,交换身体控制权会对你的灵魂造成一定影响,我就吃个苹果而已】

“可是……”

看着自己凌乱的衣衫,小狐狸不觉得吃个苹果会吃成这样啊,不过还没等他继续问下去,那边的塔露拉就一把推开了门。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姐姐!”

看着英姿飒爽的塔露拉,小狐狸顿时把自己本来想问的问题全都丢到了尾巴里面,撒欢似的眼都不带睁开就朝着塔露拉的怀里扑了过去,那边的塔露拉也张开手打算抱住小狐狸然后来个热烈的欢迎。

“你给我一边去!”

然后塔露拉就被霜星揪住衣领丢了出去,白兔子二话不说顶替了她的位置,然后张开手继续打算接住梅雪,但下一刻她也被后面的阿丽娜抓住了耳朵丢了出去。

于是短短的几秒钟内,小狐狸的拥抱对象就从塔露拉变成了霜星又变成了阿丽娜,虽然有些疑惑为什么自己的两个姐姐会突然倒栽葱一样的埋在雪地里,不过对他来说每个人都是他的姐姐,所以抱谁都一样。

“好乖好乖。”

阿丽娜心里那叫一个欢喜,被小狐狸亲自送上怀抱的感觉实在太让人有满足感了,让她开心的不行,干脆低头亲了一口小狐狸的脸蛋。

得到亲吻的小狐狸自然也要回应,不过他还记得前段时间塔露拉教过什么,踮着脚轻轻在阿丽娜的唇上小啄一下,然后有些害羞的抱着尾巴遮住半边脸,耳根一片可爱的绯红色。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