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0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看吧还是害怕了,还不承认呢,要是在龙门那边没有塔露拉也没有霜星和博卓卡斯替,谁能保护你?】

黑蛇不由得对梅雪循循善诱,小狐狸觉得它说的好像很有道理,不过塔露拉有说过到时候会拜托那个陈姐姐帮忙照顾自己的。

【哦,你说那个小丫头啊,不行的,一个高级警司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精力放在你身上?最多也就是把你随便找个寄宿制的学校塞进去罢了】

感受着小狐狸身上的栀子花香,黑蛇继续着自己的忽悠大计,它当然不会好心的给小狐狸做什么人生导师,而是在尝试能不能把小狐狸培养成另一个黑蛇,作为科西切留在塔露拉脑海里的术士,尽管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拥有人格,但使命不能忘,既然搞不定塔露拉,拿下这只小狐狸总是可以的,梅雪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可比塔露拉强多了。

“可是……那样的话……”

【那样的话就还有我】

黑蛇打断了梅雪的话,然后重新回到桌子上和小狐狸对视着。

“你?”

【对,如今我已经成为了你的一部分,依附在你的尾巴上无法再分开,你如果有危险我也跑不了,所以我会帮你的】

看着面前这条黑色的蛇似乎很友善,梅雪思考了一番,然后把它拿起来又给塞回了自己的尾巴里面。

【等一下,你做什么?我是真的……唉呀唉呀!别摇了!】

可劲的用自己的尾巴甩了好几下大风车,确保里面的黑蛇没了动静,小狐狸得意洋洋的拿起苹果咬了一口,他又不傻,阿丽娜姐姐说过了,这种怪家伙就喜欢说好听的话骗小孩,他才不上当呢。

虽然大家总觉得小狐狸呆萌又可爱,但他关键时候可是相当机智的。

"

ps:嗷呜,间贴票票多多,四重今天也要努力更新啊!感谢大家支持~

第一卷 : 第19章 好想娶了小狐狸啊

关于尾巴里藏着一条蛇的事情梅雪并没有告诉别人,哪怕是塔露拉,小狐狸能感觉到黑蛇对自己没什么恶意,它不打算吃了自己,也不会伤害他,只是比较啰嗦,喜欢说一大堆小狐狸听不懂的话。

【所以我说啊,你要信我,你看我是塔露拉的养母,你是她的弟弟,我怎么可能对你不利呢?】

“红中。”

“三条。”

完全不理会黑蛇的话,小狐狸摇着大尾巴摸了一张幺鸡,塔露拉姐姐说了科西切是个坏人,说的话都不能信,所以小狐狸决定不理他,还是打牌有意思。

“二筒。”

“杠喵!”

嘴里发出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语句,小狐狸打麻将的时候偶尔会在句末加一个喵字,这种时候一般就是要赢了,跟着一起搓麻将的雪怪小队成员们一边强忍着被萌化的冲动,一边无奈的接受自己的败北。

“大四喜!”

抱着自己的尾巴轻轻蹭了蹭,小狐狸一脸的高兴,雪怪小队的成员们彼此互相看了看,最后无奈的接受了这个0/10的战绩,小狐狸在麻将桌上简直是个战神。

“啊,果然还是赢不了梅雪啊,我们可爱的小狐狸是不是没输过?”

“不啊,梅雪输给塔露拉姐姐三次,霜星姐姐两次,阿丽娜姐姐一次。”

“霜星大姐有那么厉害吗?”

“唔……”

回想起那天晚上四人一起搓麻将的经历,小狐狸连忙摇了摇头,其实除了阿丽娜之外剩下两人的麻将技术完全不敢恭维,只不过小狐狸完全不敢赢她们,那样的话尾巴会被撸掉毛的。

【你看吧,塔露拉现在都不愿意陪着你了,她就是那样的人,利用完别人之后将之抛弃】

正在收麻将的小狐狸一听到这话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黑蛇还以为是自己的话有效果了,刚打算继续说呢,结果梅雪一声轻哼,背后的尾巴又开始转起了大风车,把尾巴里的黑蛇摇了个七荤八素,小狐狸可听不得别人说自己姐姐的坏话。

“谢谢哥哥姐姐们,我先去找姐姐她们了。”

看着小狐狸高兴的飞速摇晃尾巴(黑蛇:我不高兴啊)离去,雪怪小队的几人欲哭无泪,本来说好了赢一局就能摸一整天尾巴,结果一早上了他们三个就没赢过一次。

“好像摸狐耳朵。”

“好想撸大尾巴。”

“好想娶小狐狸。”

“……”

气氛一下陷入了尴尬,杨高和莎莉不由得看向了涅尔斯,刚才那句暴言就是从他嘴里说出口的,不过在想了想小狐狸那可爱的模样之后,两人也不约而同的点点头,发出了同样的感慨。

“好像娶了小狐狸啊。”

“你们说什么?”

“唉,没什么,也就是想……”

涅尔斯抬起头打算把自己刚才的感慨再说一次,然后就对上了霜星那双审视的眼神,雪怪的公主上下打量着自己的下属,她本来是听说小狐狸在这边搓麻将,所以打算赢一局然后摸摸尾巴的,没想到一来就听到了这种不得了的话。

“想什么?”

“不敢想了,等一下,大姐冷静啊大姐,我错了!”

随着一声惨叫出现在营地里,小狐狸悠哉游哉的回到了自己和塔露拉住的房子里,塔露拉已经先一步回来了,一边吃着饭一边看着自己今天草拟的计划书,在听到推门声之后把计划书收了起来,然后朝着门口的小狐狸招了招手。

“梅雪,来一起吃饭吧。”

“姐姐!”

小狐狸欢快的摇着尾巴,里面的黑蛇被摇的想死的心都有了,这也让她坚定了一个想法,对待这只小狐狸绝对只能好哄着来,绝不能惹他生气。

“今天有去和大家玩吗?”

“嗯,和杨高哥哥他们一起打麻将,我全都赢了。”

“真厉害,不愧是我们家的梅雪,来张嘴~”

塔露拉伸手揉了揉小狐狸的脑袋,还记得那个时候小狐狸从尾巴里拿出一副麻将的时候大家都给愣住了,本来都以为梅雪只能从尾巴里拿出食物呢,没想到后面不仅能把尾巴当作行李箱,还能拿出些别的玩意儿来。

“啊~”

小狐狸张开嘴,塔露拉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有些像石头的东西放在他嘴里,这奇妙的甜味儿刺激着梅雪的舌尖,他有些好奇嘴里的是什么东西,很甜,比苹果还甜,不过太小了,感觉不够吃。

“姐姐,这个是什么啊?”

“糖果,以后你有的是机会吃。”

这颗糖是今天从纠察队那边薅来的,没想到一位贵族居然会跟着纠察队来这里,否则这种高档的水果糖这边怎么可能有的吃呢,当然也不止梅雪这一颗,伊诺他们也有,在这方面塔露拉是不会偏私的。

看着塔露拉脸上的疲倦,小狐狸乖巧蹭着她的手心,他知道姐姐已经很辛苦了,可惜除了给塔露拉做抱枕之外小狐狸派不上别的用场,之所以不把黑蛇的事情告诉塔露拉也是不希望她又多一件烦心事,如果让她直到自己的弟弟变成了黑蛇的宿主,那么绝对会心急如焚的。

虽然现在黑蛇已经完全败给小狐狸了。

“去吃饭吧,我先睡一会儿,等你吃完饭记得来叫醒我。”

塔露拉打了个哈欠,这段时间又是熬夜又是早起,战斗不说还要考虑好各种事物,对她来说负担稍微有些大,不过让人欣慰的是昨晚开始那条蛇就没在耳边吵人了,睡觉都安稳了很多。

“梅雪不饿的,陪姐姐一起睡。”

小狐狸爬上床,把自己的尾巴搭在枕头上作为靠垫,然后朝着塔露拉招手。

“姐姐一直都想试试看靠着尾巴睡觉是什么感觉,今天可以试试看的。”

“可是那样的话你会很难受吧。”

塔露拉捏了捏小狐狸的耳朵,她确实很想靠着小狐狸的大尾巴睡一觉,但是这样的姿势暂且不说,被压个几分钟小狐狸都该难受了。

“没关系的,姐姐快来吧,梅雪准备好了的。”

本来还打算拒绝的塔露拉一听到这话就愣在了原地,她看着一脸单纯的小狐狸,心里不由得为自己刚才那一瞬间冒出的各种不适合说给小孩子听的想法而感到愧疚。

“没关系,让我抱着尾巴就好了。”

塔露拉还是选择了和以前一样的做法,把小狐狸当做抱枕楼在自己怀里,然后深吸一口气,嗯,今天是百合花香。

“那么姐姐午安?”

“午安,好弟弟。”

搂着尾巴轻轻蹭了蹭,塔露拉心里一阵放松,梅雪的尾巴和他本人一样都是宝贝,塔露拉甚至在想将来要是梅雪长大了是不是就不让她碰尾巴了?那样的话就糟了啊。

不对,长大的话好像还有一件她更不能接受的事情。

【要是这孩子将来找男……不对,找女朋友了怎么办?】

这个想法一冒出头,就开始在塔露拉的脑海里生根发芽,她甚至下意识的幻想着小狐狸将来穿着华丽的衣服和别的女人站在礼堂,一想到那样的场面塔露拉就一阵后怕。

不行,那种事情不要啊!

"

ps:嗷呜~间贴票票多多,感谢大家支持~今天可能只有两章了,不好意思啊,大家都说上架之前少更点比较好,四重觉得有点道理,而且还有考试呢,所以还请体谅。

第一卷 : 第20章 我的!梅雪是我的!

塔露拉做了个梦,没有黑蛇的打扰之后梦都香甜了很多,她梦到此后的生活,整合运动的星星之火洒落大地,点燃一片又一片黑暗的世界,而在这一切都迎来美好结局的终末,原本那只缠着她的小狐狸也已经长大了,不过还是很可爱。

梅雪亲切的喊着她姐姐,他们之间从没争吵,没有矛盾,没有任何冲突,直到小狐狸说出那句话。

“姐姐,我要和阿丽娜姐姐结婚了,伊诺答应做伴郎了,你可以做伴娘吗?”

“还有啊姐姐,结婚之后尾巴就不能给姐姐摸了,很可惜啊,不过如果阿丽娜姐姐不介意的话也不是不行的。”

于是在塔露拉逐渐绝望的眼神中,她看着小狐狸和阿丽娜手牵手走进婚姻的殿堂,在一个不知名的萨科塔的见证下交换了戒指,彼此相拥将要进行誓约的吻,一想到此后自己的小狐狸就要变成别的丈夫,一想到那毛茸茸的大尾巴就要离自己而去,塔露拉顿时感觉到胸口一阵堵闷,仿佛心脏都要停跳了。

“我……这门亲事我不答应!”

随着一声大叫,整个营地的人都把目光看向了塔露拉的房间,大家的第一反应就是:有人向小狐狸求婚了。

是的,毕竟整个营地大家谁都清楚塔露拉是个弟控,唯独小狐狸和塔露拉两人没啥察觉,阿丽娜敢肯定塔露拉也没想过如果将来梅雪长大了谈恋爱该怎么办,因为那个龙女不可能舍得让小狐狸从她身边离开,那么最后不就只剩下一个选择了吗?

“姐姐,姐姐你做噩梦了吗?没事的,不怕不怕,阿丽娜姐姐说噩梦都是反过来的。”

伸手轻轻摸摸着塔露拉的脑袋,小狐狸轻声细语的安抚她的情绪,塔露拉擦了擦额角的冷汗,这才发现刚才那只是个梦,她缓缓把目光移向梅雪,眼神中复杂的感情让小狐狸不安的摇了摇尾巴,他怎么感觉塔露拉有一种想把自己吃了的冲动呢?

“梦都是反的……”

塔露拉回味着这句话,然后伸手把小狐狸抱在自己怀里搂紧,下巴轻轻抵住小狐狸的脑袋摩挲着,塔露拉的力气很大,就像是要把梅雪按在自己身体里一样,小狐狸抱着尾巴,开始思考是什么样的噩梦才能把自己的姐姐吓成这样,如果是他的话,除了梦到那个仓库之外,也只有梦到塔露拉不要自己了才算噩梦。

那么反过来思考,塔露拉是梦到他不要她了?不不不,这怎么可能呢,除了过段时间因为不可抗力的事情不得不暂时离开姐姐,小狐狸怎么可能不要她呢?他们之间的关系应该是由塔露拉主导的,而不是梅雪自己。

不过塔露拉此时还沉浸在刚才那个梦带来的影响中,她沉思着,手下意识的就放在了梅雪中间的那条尾巴上,不知道为什么左边那条尾巴她居然有些不想碰,还好中间这条一如既往很棒。

“梅雪,噩梦是相反的对吧?”

“嗯,阿丽娜姐姐是这么说的。”

不知道为什么,当梅雪提到阿丽娜的名字时塔露拉脸色都变了,她一想起刚才那个梦就有些来气,虽然那只是个梦,虽然也不可能生阿丽娜的气,但就是很不开心,很不爽。

“是这样啊……”

轻轻咬住小狐狸的耳朵,塔露拉若有所思,她觉得再让梅雪在整合待下去就危险了,小狐狸现在还只是个孩子,虽然不知道具体年龄,但是看身高多半也就是十四五岁,正是对感情懵懂的年龄段,他已经明白了何为喜欢,有朝一日也会明白什么叫爱,到时候如果如果他爱上了别的人,那么塔露拉会选择放手吗?

好吧,她发现自己做不到,否则也不会被那个梦吓成那样了,怀里的小狐狸已经成为了她最珍贵的宝物,塔露拉不可能放他走,她发现自己确实是个很自私的人,这是她家的狐狸,她最宝贵的弟弟,怎么可能拱手让给外人呢?

“梅雪,你喜欢姐姐吗?”

“当然喜欢了。”

“有多喜欢?”

塔露拉轻轻抚摸着小狐狸的尾巴,异样的舒服感让他眯着眼,梅雪很享受,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自己摸尾巴的时候就没有这种感觉。

“如果姐姐想要吃梅雪,梅雪也不会在意的。”

乖巧的小狐狸依偎在龙女怀中,这对他来说已经是能表明心意的最毫无保留的话了,塔露拉的动作不由得一僵,因为她最清楚这句话里到底含有多少诚心和坚决,小狐狸所说的吃是真正字面意义上的吃,是他最恐惧的事情,是他所有噩梦和恐惧的根源,能为了塔露拉做到这个地步,梅雪可以说是真的把塔露拉放在心里最高的位置上了。

塔露拉心里一阵难以想象的喜悦,她紧紧搂住梅雪,恨不得用铁链把自己和他绑在一起,她突然感觉怀里的小狐狸比以前更可爱了,亲昵的蹭了蹭他的脸蛋。

“梅雪,等过几个月姐姐就把你送去龙门,在那边好好读书,我会去看你的,然后……等一段时间吧,一年,两年,还有等你再大一点,到时候我就把你接回来。”

“嗯,我会的。”

“还有,记得和你陈姐姐好好相处,如果有人跟你表白你就给说‘你是个好人’,如果有了喜欢的女孩子就给我写信,等我帮你参谋参谋,毕竟你还小,要是被骗可就糟糕了。”

一边给小狐狸叮嘱着各种注意事项,塔露拉一边也在打着自己的算盘,给小狐狸参谋女朋友?笑死,全部否决!梅雪是她的,也只能是她的,说什么都不能给别人抢了,塔露拉觉得就算以后梅雪在龙门她也得多去看看。

【话说晖洁应该不会和我抢吧?嗯,梅雪这么可爱,这个可能还是有的……不过晖洁喜欢的应该不是这种类型,问题不大吧】

“可我喜欢的除了姐姐之外,就只有阿丽娜姐姐和叶莲娜姐姐了。”

“她们不行,啊,我是说她们也不是不行。”

塔露拉咳了一声,掩饰着自己刚才险些说出口的真实想法,她rua了两下梅雪的尾巴,然后看了一眼外面的时间,该去忙了。

“我先走了,记得小心坏女人,越是那种漂亮的女人就越会骗人,知道了吗?”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