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18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关键她们俩还是打着来给自己庆祝搬新宿舍的名号,铃兰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拒绝的好。

“巫恋姐姐,你们在看什么?”

铃兰注意到从进门开始巫恋和伊芙利特就一直都在观察四周。

“……我听说你找男朋友了,他人呢?”

巫恋一开口就让铃兰和伊芙利特同时陷入了沉默,好家伙你是真的一点都不带委婉的,这话是不是太直接了点?

“我和梅雪哥哥不是那种关系。”

(当然,比那个关系还要更亲密)

在心里默默说了这么一句,铃兰不由得有些脸红,虽然已经和迷迭香一起把梅雪压倒过好几次,但是再怎么说巫恋和伊芙利特也是自己的好闺蜜,讨论这种问题还是让人怪害羞的。

“不是男女朋友还是说不是同居?”

“都不是。”

铃兰连忙摇头,就算梅雪失忆了他也曾经是阿米娅的未婚夫,和那只小兔子抢男人铃兰还没那么想不开,至少不能让别人看上去是她主动,只有梅雪主动了才能让所有人都没话说,阿米娅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对梅雪做什么的。

“那改天介绍给我们认识一下?”

说这话的是伊芙利特,其实她和巫恋不是组队来的,只是恰好遇到了而已,她是真没想到这家伙问起来那么的不客气。

不过伊芙利特这次来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说白了,她也是来借着找铃兰的理由看看梅雪,今天塞雷娅可是念叨一整天了,但就是不来找小狐狸,伊芙利特都搞不懂她在想什么。

“这个……好啊,那我去隔壁叫一下,看梅雪哥哥在不在。”

“隔壁是吧,我去!”

还没等铃兰说完,伊芙利特直接起身跑了出去,速度之快让铃兰都傻了,她怎么感觉伊芙利特这是早有预谋呢?

唯一一个比较碍事的也不在了,巫恋很干脆的用自己那双粉色的眼睛盯着铃兰,开口就是一句爆炸性发言。

“你和他做过了?”

“!!”

这话着实是把铃兰的尾巴都给吓得炸毛了,她连忙摇头表示了没有那回事,但巫恋也没有再追问下去,只是把手上的破旧布偶丢在一旁,然后和铃兰随意的攀谈起来,随意问了一些和梅雪相关的问题。

因为刚才实在吓了一跳,巫恋剩下的那些问题铃兰都觉得是在没什么可隐瞒的,比如梅雪最爱的是苹果,睡觉喜欢缩成一团,洗澡的时候爱唱歌,早上起来的前十分钟会迷糊的连鞋子都穿错。

不多时伊芙利特也回来了,看她有些不爽的样子也该知道是没找到梅雪。

“不在?”

“嗯,不过灯是亮着的。”

“那可能是在洗澡,那样的话一般都是在对面的405,那也是梅雪哥哥的宿舍,一般都是洗澡和放东西,相当于把卧室分了出来。”

“你还挺清楚啊。”

伊芙利特琢磨着铃兰这对梅雪的居住情况还挺了解,一看就不是简单关系,嘶……果然还是管梅雪叫哥哥吧,这要是管梅雪叫爸爸,那她将来怕不是就要管铃兰叫妈了。

“这……毕竟是住在隔壁嘛,互有往来的。”

铃兰连忙打了个哈哈,然后有苦说不出的希望这俩好姐妹赶紧回去睡觉,梅雪如果真的在洗澡,再晚点她就只能自己睡了。

“说起这个,今晚我想在这里睡觉,可以吗?”

(不可以!)

铃兰在心里大声喊着,但表面还是只能微笑着的点头表示同意,她不想现在就被好姐妹们看出来有什么不对劲,毕竟她还没到结婚的年龄,做过的事情还不能暴露。

“啊,那我也要,铃兰你搬过来这么久我们都好长时间没一起睡了。”

“……行吧。”

眼见着伊芙利特也要凑合,铃兰直接死心摆烂了,这还能把人家赶出去吗?没办法,只能忍了,反正和梅雪的日子以后还长着呢,不着急,早晚都能找到机会的。

实际上铃兰猜得没错,小狐狸这会儿确实在洗澡,吃完那块蛋糕之后梅雪就打算直接睡觉了。

因为宿舍分成两个部分,所以空间也大了很多,这边的405不仅有着独立的卫浴甚至还有个私人厨房,靠窗的那种,当然凯尔希不建议梅雪开窗,否则外面的沙子会飞进来。

“爱干净的小狐狸不调皮,规律作息长身体~”

嘴里一如既往的哼唱着胡乱编纂的歌谣,梅雪把乳白色的沐浴露涂满全身,然后洗干净手又单独在尾巴上涂抹铃兰给推荐的毛发护理素,搓了两下弄出一大堆的泡沫,然后又俏皮的用嘴吹落它们。

但从外人的角度来看,现在的梅雪就两个字:让人恨不得现在就冲进他的浴室把人绑起来然后直接丢到自己床上压着关灯之后做点大家懂得懂得的事情。

反正那群塞壬萝莉肯定会选择这样做,罗德岛的话……监控显示器面前的可露希尔已经因为鼻血流的太多而晕过去了。

正在洗澡的梅雪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紧锁的房门被一股无形的力量轻轻打开,随后是一条细长的猫尾,然后是小猫猫的脑袋。

迷迭香听着浴室里传来的动静,又扫了一遍梅雪的客厅,哪怕没有任何发现也没放松任何警惕,用自己的念力扫过所有角落,她可是听煌说过凯尔希当初的事情是怎么被可露希尔发现的。

果不其然,迷迭香找到了九个摄像头,然后打了个响指把它们的内部线路全都掐断。

万事俱备之后小猫猫这才钻进了梅雪的宿舍,反手把门锁死,来的时候她确认过了,连铃兰都被人拖在了屋子里,凯尔希和阿米娅等人也被一些突发事故缠住,依照迷迭香的理解,可能是因为梅雪不想今晚受人打扰,下意识的影响到了所有想要来找他的人。

你说为什么迷迭香没中招?因为她在日记上写的最后一行字就是“今晚和梅雪一起睡的”。

抱着自己的浴巾,迷迭香推开了梅雪的浴室门钻了进去。

“迷迭香你怎么来了,唉……不要这样,我今晚打算早睡的!”

“那就早点做完一起睡!”

迷迭香轻轻咬在梅雪的锁骨上,小猫猫可是忍了好久的,现在难的抓到机会,她说什么都不可能放过机会。

现在就算是阿米娅就在旁边看着,她也要办了这小狐狸不可。

"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

第一卷 : 第189章 就你入侵我弟弟的梦?

梅雪在罗德岛的第二个夜晚,今晚姐姐们都不在他身边,虽然小狐狸原本是打算在九点半睡下的,但因为迷迭香这只偷腥猫的存在,小狐狸最后是十一点才睡的。

本来迷迭香是打算留下来过夜的,但她估计半夜梅雪的卧室可能还会有别的客人,只能扶着墙回去了,小狐狸还送了好一段路。

今晚算是梅雪真正意义上的一个人入睡,黑蛇小姐还在罗德岛为她安排的特殊看护室内,哪怕有梅雪的保证,凯尔希等人还是不能全然相信她,乌萨斯的黑蛇这个名号对他们来说还是过于臭名昭著了。

说实在的,一个人睡很缺乏安全感,梅雪抱着尾巴埋在被子里,封闭的空间安静的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小狐狸闭上眼陷入安眠,却少见的没有进入塞壬们的精神网络,这可能也是因为那群水产萝莉正在忙碌着解析梅雪送给她们的各种材料,还有那口石棺。

实际上当塞壬们得知这口棺材能提供整个伊比利亚之眼所需的能源之后她们是不相信的,尽管这些小学都没毕业的塞壬萝莉在学术水平已经能和哥伦比亚的大学生掰掰手腕了,但梅雪给的东西还是有点超出想象。

“这玩意儿根本就不是电池,倒是更像某种生理维修仓。”

“而且这个科技水平……不依赖源石,也和阿戈尔那群野生水产的不同,远超我们认识的水平。”

“这种能源值得研究,可以运用在以后的发展,对我们升天有不小帮助。”

就塞壬们的研究来看,提供能源只不过是这口石棺最微不足道的一个作用,这玩意儿实际用途似乎是修复,而且会使得躺在里面的人朝着基因中比较古老的方向改变。

就因为这个,刚才躺进去的209号现在又不得不开始学习竖着走路了,虽然外表没被影响,但是本能确实倾向于以往,走路都横行霸道(字面意思)。

塞壬们齐齐惊叹这玩意儿的科学水平,然后一致同意单独分一个研究小组来折腾它,反正梅雪那边是要多少就有多少的,弄坏了就换一个。

“果然梅雪天下第一!”

“确实,要不咱们把这个写进族群纲领第一条吧?”

“可以啊,但是那样的话要加点补充,主人在天上也得是第一。”

对于上天这种事情,塞壬们有着不同一般的执着,哪怕现在连个轻工业都没有,这些家伙已经在琢磨着登月之后该说什么台词了。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她们还是打算把梅雪的头像投影到月亮上。

叽叽喳喳的声音回荡在精神网络中,塞壬们就是如此,聊着聊着就会把话题扯到别的地方上,听着清晰的交流,阿玛雅带着乔迪来到了格兰法洛的小镇沙滩上,蒂亚戈已经等待许久了。

“乔迪!”

沧桑的老人张开手把自己的养子抱在怀里,然后就被乔迪脸上的伤和他打了石膏的手惊讶到了,有些不满的看着阿玛雅,至少在他眼中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阿玛雅。

“别看我,这是他自己摔的,而且有些伤也挺好,他要是真完好无损的回来,你觉得伊比利亚审判庭会怎么想?”

据阿玛雅的推测,伊比利亚审判庭最多明天早上就会到达这座小镇,如果乔迪一点事都没有就到家了,估计免不了要被各种盘问,受点伤至少能减少不必要的麻烦。

“……你们打算做什么?”

作为曾经和阿玛雅有交集的人,蒂亚戈很清楚对方和海嗣的联系,前几天的行动已经引起了伊比利亚的注意,审判庭本可以当天到达,但他们还多等了几天,势必会有一场大动作。

“也没什么,就是单纯的想把生活过好点,我的姐妹们也没打算过分打扰你们的生活,你看我们这不是还送钱了吗?”

“那你们应该把动静弄得再小一点。”

“下次一定。”

阿玛雅很坦诚的回答,确实她也没想到自己的妹妹们会连人家的教堂都给搬回来,就是打算给梅雪弄个雕像供起来,塞壬搬掉蒂亚戈的家也是一样会引起注意就是了。

“还有下次?”

“额……以后可能我们还会打招呼的。”

说着阿玛雅又跳回了巨型海嗣的身上,这玩意儿作为代步工具还是挺好用的,搬东西特方便,她还得去看看伊比利亚的那艘船呢,希望加坦杰厄她们别把上面的东西弄坏了。

愚人号,伊比利亚黄金舰队的旗舰,也是整支舰队所剩下的唯一战舰,但她内部的动力炉已经熄灭,只能任由洋流行动,找不到返航的办法,伊比利亚也没有能力从海嗣的包围中把她接回去。

但今天这艘船上却迎来了一些不同的客人。

“就是这个了吧?”

“估计是,周围也见不到别的船在水上漂,怎么办?”

“嗯……拖回去,先把里面的海嗣赶出去再说,那些家伙太膈应人了。”

虽然自己就是海嗣进化的,但塞壬们对于海嗣的生活属实不敢苟同,好在她们也没什么关于过去的记忆,不然能把自己恶心死。

爱干净这块不用说也是跟梅雪学的,但小狐狸还不知道自己给塞壬带来了多少影响,他正做着好梦,也许是因为捂在被子里实在太热了,睡着的小狐狸还是冒了个脑袋在外面透气。

纯白的月光透过窗落在幽静的房间内,在梅雪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一只小熊的影子透过门缝底下钻了进来,化作幽灵状的小莫提拿着一把刀来到梅雪的床头,看着安睡的小狐狸,把自己所看到的一切都同步给隔壁的巫恋。

虽然这会儿已经是半夜了,但对于巫恋来说这个时间点还不是睡觉的时候,她看了一眼面前的铃兰,然后闭着眼控制小莫提潜入梅雪的梦中。

她今天倒是要看看这只小狐狸是什么来头。

潜入他人梦境这种事情对于巫恋来说并不难,她是叙拉古的怪谈之一,巫恋的力量是会吓坏小孩子的那种类型,她操纵着恶灵,可以肆意摆弄他人的五感,甚至在客观上把幻境变成现实,甚至可露希尔对她的评价都是:这小姑娘简直是从恐怖电影里走出来的。

因此入侵梦境这种事情对巫恋来说完全是小菜一碟,通过梦境回溯从而看到别人的记忆,为了自己为数不多的朋友,巫恋需要知道梅雪是个怎样的人。

但是,谁来解释这是什么情况?

“这里是他的梦?”

阴暗的天空下着大雪,狂风刺骨,不过对于巫恋来说这只是个梦,所以她不会觉得冷,脚踩在松软的雪中,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片落后的村落。

她看到了梅雪,他失去意识倒在了雪地里,这多半是梦境和记忆结合的产物,不然失去记忆的梅雪是不会记得这些的。

不多时,有人发现了倒在雪地里的梅雪,他们先是警惕的等了一阵,然后又让人检查了一遍确定这不是个感染者,这才把他抬进了屋子里。

巫恋跟着一并走进屋,这里就是她能读取到的梅雪记忆的开始,再往前就被堵死了,看来确实和铃兰说的一样真的失忆了。

“但为什么会是噩梦?”

整个梦境充斥着不安和恐惧,但是从巫恋的角度来看,被救下应该是一件幸运的事情,虽然这些人并不打算让梅雪留下,但也不至于就这么把他丢出去自生自灭才对。

屋子里,被火炉温暖的梅雪幽幽苏醒,喝了一口热汤之后稍微回复一些精神,但显然的处于某种极度无力的状态,连爬起来都做不到。

村里的人只给一碗热汤,因为他们自己的粮食也不够吃,今年冬天又要冻死一些人,一群人喋喋不休的讨论着,但那个时候的梅雪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至少那个手脚笨拙的小女孩儿把一壶滚沸的热水洒到了他的身上。

梅雪发出了嘶哑的尖叫声,沸水造成的伤口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愈合,新生的肉芽挤掉了坏肉,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巫恋发现周围这些村民看向梅雪的眼神有了很明显的变化,从惊讶到恐惧,然后是想要逃脱,在发现梅雪似乎毫无危险之后,他们似乎变成了某种……比恶灵更恐怖的东西。

这确实是个噩梦,哪怕是巫恋也不由得皱眉觉得恶心。

“小莫提,吃掉它!”

随着巫恋的命令,拿着餐刀的小熊幽灵出现在她的身边,张开大嘴一块又一块的啃噬着这个噩梦。

噩梦被吃掉了,空白的心灵世界需要用别的东西来填补,巫恋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梅雪的踪迹,她估计那只聪明的小狐狸是躲起来了。

但这里是梦,人做梦的时候往往是没那么聪明的,巫恋参考着铃兰喜欢的那些童话故事书在梅雪的梦中编织了一个糖果屋,然后坐在棉花糖椅子上,面前摆放着两杯热瘤奶等着梅雪上钩。

她已经从铃兰那边打听到了不少和小狐狸有关的事情,比如他特别喜欢点心这一点。

(就当作是吃掉了噩梦的补偿,还他一个好梦)

这样想着,巫恋端起一本书翻阅着,此刻她已经从一个梦境的旁观者变成这个梦的一部分了,虽然这样会比较麻烦,但……没办法,她可能需要演一出戏。

实际上现在巫恋的样子都变了,变成一个她不认识的沃尔珀女性,身材很好,九条雪白的尾巴在末端变成深邃的不祥的黑色,这是在梅雪内心深处最能让他感觉到安全感的形象之一,但巫恋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幽兰色的蝴蝶悄然飞出,在巫恋面前上下翩飞着,但她好像完全看不见,只是自顾自的端起热瘤奶准备喝一口。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