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19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直到那只蝴蝶落在她的头顶,巫恋的动作陡然停下,她的眼神一下从冷漠变得温柔,脸上露出柔和的笑容,转过头看着在脚边瑟瑟发抖的小熊玩偶。

“看在你吃掉那个噩梦的份上,我就不为难你们了,只是暂时借她的灵魂躯壳用一下。”

小莫提什么都不敢说,也什么都不敢问,它只知道对方是一个仅仅靠一块灵魂的碎片都能控制住自己主人的可怕存在,这要是一个闹不好对方不把巫恋的灵魂释放,明天开始它就得换个主人了。

下一刻,糖果屋的大门被人用力推开,留着六条尾巴的梅雪穿着清凉的夏装就跑了进来。

“姐姐,我回来了!”

“嗯,欢迎回来。”

巫恋,哦不对,苏雪儿张开手接住了梅雪,然后久违的轻轻吻在小狐狸的唇上,不给他多的机会说话,直接把梅雪压在巧克力做成的桌子上。

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和梅雪好好交流了,之前本来有机会借一下铃兰的梦,但那次小狐狸还太弱,现在嘛……在这个由她掌控的梦里,哪怕梅雪已经忘记了她,苏雪儿还是可以给自己家的小狐狸添加一些糟糕的设定的,比如**、**和***。

今晚对于梅雪来说还算不错,至少噩梦变成了一个模糊的好梦,小狐狸不记得那些细节了。

但是另一头和铃兰睡在一张床上的巫恋就难受了,这个梦对梅雪模糊,对她却是无比清晰,哪怕只是个梦,由于灵魂完全的沉浸其中,给她带来的感觉远比现实刺激。

在摆弄梦境和他人感官的这一块,苏雪儿要比巫恋高出了不知多少个等级。

虽然对于巫恋吃掉了梅雪的噩梦这一点感到满意,但苏雪儿可还没追究她擅自入侵自己弟弟记忆之梦的事情,这就算是略施惩戒了。

而现实中,就和迷迭香之前猜测的一样,毕竟是梅雪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自己睡,还是有很多人不放心的会“偶然路过”这个宿舍,然后很不小心的打开门走进来看一样,确定梅雪睡得还不错之后才离开(其实是担心有人偷吃)

从岁家三姐妹再到麟青砚陈晖洁,然后是闪灵和凯尔希,史尔特尔和斯卡蒂也来过。

这些都被暗中潜伏的红看在了眼里,但她的注意力全都放在梅雪的被子上,准确来说是梅雪的那些尾巴。

作为一只向来只对鲁珀(狼)尾巴感兴趣的大姑娘,红第一次对别的尾巴来了兴趣,以她摸过一百多条尾巴的经验可以肯定,梅雪的尾巴摸起来手感一定绝佳!

"

"

(建议刷新看图)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间贴票票多多!在这里推荐《我,雷电影,雷电芽衣的妹妹!》

第一卷 : 第190章 梅雪的清晨

昨夜好梦,早上起床的梅雪打了个哈欠蹭了蹭自己的尾巴,慢悠悠的从床上爬起来,一如既往的穿反了鞋子,忘记了自己的衣服就放在床头,穿着松松垮垮的衬衫就朝着门外走去。

他打算先洗漱再换衣服,但是在走出门的一刻恰好遇见了同样从铃兰的宿舍里出来的巫恋。

气氛陷入了尴尬,小狐狸并不认识对方,他也不知道该不该打招呼,或者说他的脑袋还没清醒过来。

小莫提躲在巫恋的背后瑟瑟发抖,直到昨晚之前它一直都被梅雪那柔弱且可爱的外表所欺骗,但是此刻它已经充分了解了对方的恐怖,尤其是现在没睡醒的梅雪更是浑身散发着一种令它恐惧的气息。

如同稚嫩的孩子站在万丈深渊的边缘,低头窥视深渊时也会迎来深渊的注目,小莫提现在怕梅雪怕的要命,努力装作自己只是个普通的布偶。

巫恋则是要更加思绪复杂,看梅雪眼神里的朦胧她就知道对方这会儿大概率处于犯迷糊的状态,但昨晚的那个梦对巫恋来说实在是印象深刻,她实在搞不懂为什么自己会选择做出那种事情,哪怕那只是个梦,她在梦里扮演的角色应该是梅雪的姐姐啊。

这特么哪有姐姐对弟弟做那种事情的?!(塔露拉、陈晖洁、拉普兰德等人同时打了个喷嚏)

“早上好?”

梅雪尝试着主动打了个招呼,但他的脑袋还不是很清醒,只穿着一件衬衫让他大片雪白色的肌肤都暴露在外,巫恋转过头让自己不去看他,冷漠的回了一句。

“早上好。”

说完这话的巫恋转身离去,她需要回去换一些衣服,不然会很难受,昨晚的事情对她来说是一种耻辱,她不可能那么轻易把这件事揭过去的,当然,她也不可能对梅雪做什么太过分的事情,最多就是一点诅咒。

但是,和小狐狸摆弄诅咒什么的,我们只能表示……妹妹你真有胆量,特雷西斯都不如你。

看着巫恋离开梅雪也没过多挽留,小狐狸也不认识人家,他只是悠哉游哉的走进自己的另一间寝室洗漱,清醒之后才发现自己居然还没换衣服。

小狐狸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那个犯迷糊的样子被人看见了,脸瞬间变成了诱人的粉红色,毕竟刚才他就穿着这么一件呢。

不过好在对方似乎并没有太在意,不然的话梅雪都该丢脸丢到家了,不对,现在罗德岛就是他家来着。

赶紧回到卧室把衣服换上,梅雪打算去找一下凯尔希做体检,但是在路过门口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走到靠门的墙边,从尾巴里拿出一只记号笔对着自己的脑袋在墙上的瓷砖画下一道线。

然后又拿出卷尺量了一下,嗯,标准刚好的145cm。

“……”

这个数字虽然真实,但却是让小狐狸连甩尾巴精神都没了,梅雪想了想,用记号笔对着自己的耳朵尖再画了一次,然后再测量。

“153,嗯,耳朵长在两边所以矮了一点。”

现在这个数字就很让小狐狸满意了,梅雪抖抖狐耳尝试把它们伸长一点,但很显然只有尾巴能自由伸长,不过梅雪寻思着算上鞋子肯定会更高一点。

“回头找可露希尔姐姐买一双增高鞋吧。”

抱着尾巴蹭了蹭,梅雪看一眼自己的皮鞋,这个鞋底实在不算高。

不过这些事情都要等体检之后再说,小狐狸今天还要做一系列的测试和档案录入呢。

关于梅雪的信息录入,那不是能让一般人知道的事情,所以凯尔希决定亲自负责这次的体检和测试,这一点让华法琳特别的疑惑不解,因为她想不通有什么是需要瞒着自己这个罗德岛元老的。

“不是瞒着你,华法琳,是因为梅雪没有必要做血液方面的检测。”

“为什么?”

“这就是另一个需要以后才能告诉你的事情了。”

凯尔希搅动着咖啡,实际上梅雪的大多数信息都没必要做测试,比如源石适应性缺陷,比如已经很长时间没变过的身高。

“有时候我很赞成别人对你的看法凯尔希,你一天到晚就喜欢跟人说谜语。”

有些不高兴的揉揉自己的脑袋,华法琳无奈的吐槽了一句,凯尔希的话让她有一种自己不被信任的感觉,可是她又很清楚,这必然是现在的自己无法知道的事情,否则凯尔希没必要隐瞒。

其实这不是什么惊天秘密,只是在如今的情况下凯尔希也敢不敢说梅雪的血液里幸运和不幸到底是怎样的占比,他得到了自己亲姐姐的一部分力量,因此变得完整,凡是妄图伤害他的反倒会被自己伤害,在弄清楚梅雪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之前凯尔希有必要谨慎一些。

还记得曾经在巴别塔的那次,凯尔希本来就打算给他打个针,结果就因为接触到了一点血液险些让自己陷入失控,如果是华法琳……啧,很难想象这家伙会做什么,毕竟为了能抓斯卡蒂做个实验,她甚至用能麻醉五十个成年人的蒙汗药丢一杯奶茶里。

不过凯尔希看了一眼时间,估计现在的梅雪可能正打算吃早饭,小狐狸比她想象的更适应罗德岛的生活,看来有些习惯已经脱离记忆印在了脑子里。

如果不是因为这段时间和博士工作交接需要费不少时间,凯尔希倒是很乐意给梅雪介绍每一个地方,但她现在甚至还不得不面对一些别的问题。

“伊比利亚的海嗣已经独立进化出了更高智慧的类型?”

看着手上的这封信,凯尔希不由得眉头紧皱,她活那么多年不是白过的,伊比利亚那边虽然没有罗德岛的办事处,但是有不少与她志同道合的人,其中不少都是她曾经的学生,其中一位就在审判庭就职。

根据这封信的描述,在伊比利亚的格兰法洛发生了大量物件一夜失踪的事情,基本都是生活用品,虽然不知道那些家伙为什么连教堂都要搬走,但确实有人在夜晚看见了那些从海里爬出来的长相似人的存在。

凯尔希可不觉得那会是阿戈尔人,至少阿戈尔人不会在事后用源石来付款。

她第一想到的就是海里的那群海嗣,它们已经能上岸了,这就证明大海留给陆地的时间也不多了,也不知道伊比利亚还能撑住多久,南方海域有大炎看着,再加上梅雪的幸运短时间应该不会有事。

最让凯尔希担心的莫过于海嗣的进化能力,那些家伙适应环境太快,现在又进化到了类人形,智慧也必然提升很多,以后对付起来会更麻烦。

但凯尔希肯定想不到,这群被她视作巨大威胁的海嗣这会儿正在为了一个可以说是无聊的问题而纠结万分。

“我觉得梅雪的雕像一定要叉腰的那种。”

“那样看这太奇怪了,我还是觉得趴着睡觉的最好,加坦杰厄你怎么看?”

16号戳了戳小妹,打算从她那边获得一些支持,自从昨天把这艘叫愚人号的船带回来之后这群姑娘就在琢磨着在船头给梅雪也弄个雕像,还得是金子的,反正仓库里多的是。

“嗯,我希望是一丝不挂的。”

加坦杰厄很诚实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但是当她说完这话之后才发现周围的姐妹们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并且罕见的居然没有一个人同意她这个伟大的建议。

于是加坦杰厄瞬间就明白自己又要挨揍了,熟练的抱着头蹲下然后用自己脑袋上顶着的斯卡蒂一拳打上去都会手疼的头壳对准了阿玛雅。

“你以为同样的招数还会有用?”

阿玛雅一脚把缩成球的加坦杰厄踢到了海中,然后拍了拍手指着那边被绑起来的两个人,一个是带着帽子半边身子都被海嗣化的伊比利亚人,另一个看上去已经被完全的海嗣化了。

“这俩什么情况?”

“报告大姐,他们是船上的,好像是以前的船员,这些年靠吃海嗣过日子。”

“废话我比你清楚,当初我在那艘船上的时候这俩没少追着我砍。”

虽然进化成塞壬之后舍弃了不少关于海嗣的记忆,但阿玛雅还记得自己本来也是愚人号的一只海嗣,那个时候这俩家伙还是没少给她关照的。

“我是说,你们没把他们打死吧?”

“没有,就是加坦用自己的黑雾把他俩麻醉了,估计一时半会儿的醒不来。”

16号摸了摸脑袋,拱着爬到了阿玛雅的身边指着那艘停在海湾的黄金之船。

“我跟你说大姐,这船实在没啥用,我还以为陆上人的科技和阿戈尔结合在一起能有多厉害呢,结果我一尾巴就把上面的炮台掀翻了,脆得不行。”

本来塞壬们还寻思着这艘船能有多厉害呢,也就是看上去花哨点,自从有了梅雪给的石棺,她们甚至开始鄙夷阿戈尔的科学技术了。

“好了别啰嗦了,里面的情况怎么样呢?”

“嗯,虽然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经过保养,但是上面的海嗣对它还算比较礼貌,内部大部分设施我们都可以修好,动力炉的关键部位出现损坏,不过也不是问题。”

对于现在的塞壬们来说,这艘舰船的科学水平对比起那口石棺,简单的像是小孩子喜欢的积木玩具,材料不足的问题也被梅雪解决,等到和伊比利亚接触完毕这群姑娘就要开始养精蓄锐了。

这群水产萝莉就等着将来见到梅雪的时候给他一个大惊喜呢,当然她们还没想好送什么,不过肯定不能把自己装在礼物盒子送到梅雪的卧室去,那样的话会被阿玛雅揍的。

小狐狸当然不知道自家养的塞壬萝莉会在将来造成多大的风波,现在的他正面临一个难题。

“小刻和芙蓉不得入内?”

看着面前食堂厨房挂着的牌子,再看一眼自己身边眼泪汪汪委屈巴巴可怜兮兮的就差没哭出来的小刻,梅雪怎么也想不到她会闯这个祸。

“所以小刻你昨晚觅食把食堂的点心全吃了?”

“没有,我没有吃那些奇怪的紫色蓝色的蛋糕。”

“那剩下的呢?”

“全都吃完了,小刻有好好听话没有浪费!”

说到这里刻俄柏一改可怜的样子,满脸骄傲的叉腰表示自己有好好吃饭没浪费粮食。

“小刻真厉害啊。”

梅雪伸手揉了揉小刻的脑袋瓜,毕竟他也不能追究小刻什么责任,实际上梅雪还挺担心小刻饿了不会自己找饭吃呢,虽然她吃的实在有点多。

“欸嘿嘿~但小刻还是饿了~”

“那我们去吃饭吧,我看罗德岛好像有什么营养?”

“不要!”

一提到罗德岛的营养餐,本来还高高兴兴的小刻连忙变了一张脸,像是想起了什么糟糕的事情,抓着梅雪的手死死不放。

“那个营养餐小刻都吃不下去!”

“有这么难吃?”

连小刻都吃不下去是个什么概念呢?大家可以想想看,小刻饿极了是不介意吃土啃草的。

“嗯,梅雪,小刻要吃蛋糕!”

“那好吧,我们去吃蛋糕。”

看着梅雪在那边摸着小刻的脑袋,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坐在食堂里的众人不由得嘴角上扬,史尔特尔单手托腮看着自己的好弟弟,喝着刚买的水果茶,寻思着该如何向着梅雪发出邀请一起去罗德岛的冰淇淋店坐坐。

实际上不仅是她,还有同样站在不远处的斯卡蒂,别问为什么她不坐下,罗德岛的椅子拒绝回答这个让人不堪重负的问题。

自从前段时间发现了自己没办法进入梅雪的梦境之后,斯卡蒂现在是一天比一天急,本来寻思着在梦里刷梅雪的好感度,配合现实里来个双重攻略,成功和小狐狸来一次亲密贴贴。

结果现在斯卡蒂发现自己居然会因为嘴笨和害羞不好意思上前去,实在太丢人了,如果队长在这里肯定会说她不够果断的。

“麻烦来两份水果蛋糕,还要一杯热瘤……拉普兰德姐姐?!”

正点餐的梅雪愣在了原地,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拉普兰德,他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可以看见对方。

“两份水果蛋糕,和我……虽然这里不太合适,但我不介意哦。”

拉普兰德的尾巴轻摇,伸手揉了揉梅雪的脑袋瓜,然后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要吃了我吗?”

话音刚落,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食堂里的温度在一瞬间骤然飙升,史尔特尔那双紫色的眼眸亮的吓人。

"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

第一卷 : 第191章 你们什么时候好到一起的?

众所周知,虽然梅雪的亲姐姐有且仅有苏雪儿一个,但是干姐姐那就多了去了,而且这些姐姐或多或少的都抱有一些不太对劲的想法。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