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23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梅雪抖抖狐耳,虽然凯尔希也说过小狐狸可以不用做什么工作,偶尔从尾巴里拿出一些材料给博士就好,但梅雪还是感觉自己需要做点什么,铃兰她们都要上学,博士还要工作,陈晖洁姐姐等人也有事情要忙,只有小狐狸好像一下就闲下来了。

但是小狐狸不想只是单纯的在这里闲着,他也想做点什么让自己的生活充裕起来,只是每天休息的话他还不如跟着德克萨斯等人去送货呢。

“是因为不想闲下来吗……嗯,那我这里倒是有个适合你的工作。”

凯尔希倒是也能理解梅雪这不像闲下来的心态,小狐狸一直都是那么充满活力,真要是让他闲下来估计本人都还不习惯呢。

不过如今梅雪还有另一个大炎特别观察员的身份,小狐狸从某种程度上代表了大炎的言行举止,凯尔希也不可能把他派去做什么复杂的工作,不过让梅雪做吉祥物肯定没问题。

“你以后可以来医疗部这边,罗德岛的干员们经常会来做心理辅导工作,有你在大家能轻松很多。”

梅雪的手很细腻也很滑嫩,凯尔希总感觉小狐狸的手下一刻就会摆脱自己,这让她不由得更用力握住。

“还有罗德岛的温室,里面有不少植物需要照顾,你的那些奇特的植物可以种在里面,当然……会爆炸的不行。”

其实罗德岛从不打算让梅雪做什么,小狐狸提供的幸运buff就足够让整个罗德岛迎来改变了,实际上前段时间就有研究人员反应,那些原本需要多次测试才能得到的数据只需要五六次就能确定得出,原本缓慢的研究在这些天不断的获得突破,这些毫无疑问都有梅雪的作用因素。

“所以,我在这里是自由的?”

“不止是这里,你在什么地方都是自由的,你本来就不该被束缚,这片大地,不……这个世界没有任何能束缚命运的东西。”

凯尔希轻轻抚摸梅雪的耳朵,哪怕她还没有彻底摸透这只小狐狸的来历,她也有了自己的猜测,以前巴别塔做过很多测试,通过梅雪对特雷西斯和血魔大君等人的诅咒作为观察,差不多把握了一点梅雪的能力。

也就是因为察觉到了这背后真相的冰山一角,博士、凯尔希和特蕾西娅才会果断的选择中止项目,并且在事后销毁了所有的资料,因为那不是她们该去深究的事情。

“如果真的想为大家做点什么,就像你以前做的那样吧,不管是和人聊天还是帮忙,尝试去交一些朋友……嗯,最好是男性。”

虽然现在参与抢狐狸的人已经很多了,但凯尔希仍旧不打算让更多人参与其中,博士小姐和特蕾西娅仍旧是她的巨大威胁,前者最大的优势在于她和梅雪那堪称恐怖的默契,后者的优势则在于她那颗体贴关怀他人的心。

至于凯尔希?大概活得久且还能活很久就是她最大的优势了。

但是这个优势在梅雪的面前很是不值得一提,小狐狸的生命不局限于常人所理解,凯尔希从不抱有能把他身上所有秘密探究透彻的自信,她只是愧疚,同时喜欢着这样的梅雪。

此刻的伊比利亚,从乔迪口中得知了一切的卡门不由得惊讶到险些握不住手上的提灯,如今伊比利亚光是对付海嗣和深海教会就已经有些抽不出手了,这些年其他国家不对伊比利亚动手也是因为聪明的人知道伊比利亚在做的事情对大家都有好处。

可现在突然冒出了一个全新的势力,按照乔迪说的,虽然那些家伙的文明程度尚且不高,但发展的速度完全可以用飞快来形容,从最开始的写字都不利索再到现在的实验项目建立,甚至能熟练操作伊比利亚之眼。

如果不是因为乔迪特别强调了塞壬只有三百多人,那么卡门现在就该让后方的军队准备动手了。

“那么乔迪,你觉得他们对陆地的态度怎么样?”

“嗯……我感觉很无所谓,她们并不打算侵占陆地。”

(虽然确实有打算把伊比利亚打下来就是了)

乔迪无奈的想到,他确实没有撒谎,把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全都告诉了这位看上去慈祥和蔼的大审判官,他注意到这位老人时不时就会看着手上的提灯,那大概是测谎用的法术。

“还有别的吗?”

“是的,我时常会听她们提到一个名字,好像是她们信仰的神灵,叫什么……梅雪。”

当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乔迪的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有些呼吸不顺,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但大审判官注意到了他的异常,手中灯火放出光亮,乔迪顿时好了很多。

“你确定是叫这个名字?”

“是的,我确定,而且她们在海边就有眼线,我想你们到达的消息已经被传过去了,可能阿玛雅会亲自来。”

手中灯火没有变暗,证明了乔迪并没有说谎,卡门意识到这是对方给的信号,那个名叫塞壬的族群是故意让乔迪告诉自己这些的,这算是一种表达善意的方式。

“也就是说,她们现在已经占据了伊比利亚之眼?”

“是的,她们说‘还是不可能还的’,但是把上面属于伊比利亚人的尸骨全都收敛了起来,等待我们有朝一日去取回,还有……”

“还有什么?”

虽然不敢保证乔迪所说的情况一定属实,但目前也只有他这个信息来源,卡门不介意听眼前的年轻人说下去,至于镇上人说的他是奥布雷甘的继承人,这纯属无稽之谈,真要是那样的话乔迪根本不可能逃过当年的追捕。

“她们说,好像是找到了一艘叫斯图提斐拉号的船,还在上面找到了两个人。”

听到这里,一直都维持镇定的卡门终于有了明显的面部表情变化,手上的提灯都掉在了地上,因为他比谁都清楚那艘船,那是他亲眼见证出港的黄金舰队旗舰。

“斯图提斐拉……愚人号,阿方索!”

就在此刻的孤岛上,在目睹自己的船被拆得只剩骨架并且第十三次反抗被人一拳打趴下之后阿方索终于冷静了下来,听着面前的塞壬给自己解释了一遍前因后果。

“所以,你们是希望得到斯图提斐拉上的各种设备和试验资料?”

“不然我们也不可能馋你身子啊,我们塞壬可是坚定的梅雪拥护者。”

16号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毕竟拆了人家的船,现在得把态度放好点,刚才一拳把阿方索打趴下之后她还求着人家别死呢。

“塞壬……我从没听过你们的存在,但是确实有传说。”

“那个我们也看过了,塞壬海妖会唱歌诱惑水手什么的,不过太假了。”

“比如?”

“我们三百多人包括大姐在内全都五音不全,唱歌比哭丧还难听呢,真要是能骗到人那多半也是个聋子。”

虽然很想有一副好歌喉,这样可以一起唱小狐狸之歌,但是塞壬们进化的时候显然忽略了这一点,在从书上看到塞壬传说的时候这群家养水产萝莉还打算锻炼歌喉呢,可是在被阿玛雅每人揍一拳之后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想法。

“那加西亚呢,我的加西亚呢?”

“哦,你是说你老婆啊,在棺材里呢。”

当这话听到耳中的时候,阿方索差点没有眼前一黑晕过去,他的愚人号被拆了,现在居然连加西亚都……他活着好像全无意义了。

阿方索不由得看了一眼自己被同化成海嗣的手臂,他每天都备受煎熬,他知道加西亚也是,他们依靠着海嗣的血肉活下来,也不可避免被那东西同化,每天都听着来自大脑的蛊惑,或许死亡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想到这里,阿方索不由举起刀对着自己。

“唉你干嘛呢?”

16号见状夺过了阿方索手上的刀刃,有些疑惑不解的看着他。

“不就拆你一艘船吗,又不是把你老婆埋了,要是等她恢复人形看到你自杀又想死,那我们岂不是白忙活?”

“……恢复人形?”

正准备求死的阿方索突然意识到了事情和自己想象的好像不一样。

“对啊,你俩海嗣化那么严重,肯定要做点治疗,不过我们也不敢肯定能不能对你没有效果。”

16号所说的棺材其实就是梅雪送来的石棺,那台爆炸能把周围至少一百公里毁灭殆尽的家用生理修复仪虽然不能修复一般人的伤势,但是能让泰拉的人类朝向自己古老的一面转化。

在得知自己还有希望变回人类之后,加西亚很果断的选择了成为实验个体,整个过程都有塞壬的研究人员管控,以免加西亚因为过度转化出现返祖现象。

而格兰法洛的沙滩上,阿玛雅叼着雪糕看着伊比利亚的审判官们朝自己走来,他们警惕她的动作,生怕阿玛雅随时发动袭击,卡门就在他们最前方。

“塞壬首领,阿玛雅.塞壬,你也可以叫我……构建者。”

这是阿玛雅给自己起的代号,塞壬们不能只依靠数字区分自己,构建者这个代号的来源是她的特殊性,她是塞壬网络的核心,负责制造塞壬们和梅雪沟通的梦境。

“伊比利亚审判庭大审判官,卡门。”

在心中暗自祈祷着梅雪保佑这次交涉能成功,阿玛雅对这次的见面格外看重,因为它关系到塞壬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发展。

远在罗德岛的梅雪不自觉的摇了摇尾巴,小狐狸刚才好像听到了阿玛雅的声音,但转来看去的也没听到。

“梅雪,怎么了?”

正在跟梅雪介绍罗德岛的凯尔希注意到了梅雪的异常,小狐狸是藏不住心事的。

“没什么,只是有些好奇为什么这里会布置那么多大炎风格的装饰。”

从刚才一路走来,梅雪发现走道上多了不少大炎才有的灯笼和编织物,还看到有人在布置食堂。

“啊,这是因为中秋节要到了,虽然罗德岛的大炎干员不算太多,但一直都有过大炎节日的习惯。”

其实凯尔希并没有说,罗德岛这边过大炎节日的习惯是从巴别塔沿袭而来的,因为那时候的小狐狸总觉得大家忙于工作,需要依靠过节来放松自己,再加上想家,就提出了过节的想法。

“中秋节……”

梅雪抱着尾巴,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但残留的记忆实在拼凑不出完整的片段,只是摇着尾巴,心里想着待会儿去找一下那些大炎来的姐姐们问一下中秋节的事情。

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中秋节的时候,梅雪最先想到的是一个模糊的影子,和自己很像的影子。

"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番外今晚就会发了~不过建议大家早点睡觉明天再看,在这里推荐《深渊之虫的我,可以往返两界》

简介:

末世降临,神秘病毒席卷全世界,全人类被迫进化,百分之八十的人类进化失败,变成遵从本能行动的丧尸。

百分之二十的幸存者中,又有十万分之一几率觉醒异能,因为大多数为女性,所以被称为女武神。

伊布在神秘病毒降临之时,因为未知原因穿越到深渊血潮,当他从蛋壳中钻出来的那一刻,他明白......

只有适应残酷,才能生存。

ps:内容和书名一样,有两条故事线,小马拉大车,逆推文~

第一卷 : 第196章 梅雪想做好爸爸

“啊好无聊啊,令姐,我们为什么不主动去找梅雪啊?”

慵懒的躺在沙发上,年现在就恨不得搬出去,和令住在一起,这位姐姐总是会把她们姐妹俩看得死死的,生怕什么时候年和夕就溜出去刷梅雪好感度了。

“因为比起主动找上门,还不如等他自己来,放心好了,会来的。”

“可是这也太慢了点吧……算了。”

打又打不过,说又说不赢,年只好接受了现状,毕竟她是令和梅雪带大的,对这俩人有一种先天的恐惧。

“令姐,来搓麻将吧!”

“行,你把小妹叫上,不过那样的话还是三缺一,你问一下那个天师府的小姑娘有没有时间。”

令放下酒葫芦擦了擦嘴站起身,要说打麻将这种事情她们兄弟姐妹可是熟得很,当然,她敢肯定惊蛰也会这个,因为天师府学徒的业余爱好里有一项就是打麻将,并且这项传统是自从天师府建立就有的。

嗯,毕竟天师府和太学院的人都习惯考前拜拜梅雪来求个好分数,小狐狸一直都是这几家学院的吉祥物。

“喂,夕,出来搓麻将了。”

年走到墙面前伸手拍了拍上面挂着的一张山水画,在锦绣山河之间坐落的那间屋子就是夕的栖身之所,有时候年倒是很羡慕夕这个能力,感觉能用来做很多东西。

“不去。”

画中传来了夕那有些不耐烦的声音,显然年的打扰让她感觉格外不爽。

“哎呀别这么说嘛,你一天到晚缩在画里也没事可做,出来大家一起玩玩也好啊。”

“啧……不去就是不去。”

夕倒是格外坚守,看着自己桌上被墨水染黑的画卷,她心里不爽得很,好不容易对这次梅雪的肖像画满意了些,却被年搅和了。

今天别说是年,就算是令也别想把她抓出去。

“真是没意思啊。”

年挠了挠头,夕不出来她也没办法了,本来还寻思着到时候捉弄一下自己的好妹妹呢。

不过到也不影响,夕不出来她再找个别人就行了,罗德岛上的大炎干员还挺多的,而且好像这里一直都有打麻将的娱乐项目。

正当年打算去找麟青砚和陈晖洁来搓麻将的时候,打开门的她正好赶上了打算敲门的小狐狸。

没有想到年会直接开门的小狐狸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手不偏不倚的轻轻敲在了年的胸口上,还恰好是中间位置。

意识到自己好像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小狐狸连忙收回手脸红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年姐姐,我……我这个……”

“哦,难得的主动呢。”

年倒是没有感觉被冒犯,只是打趣着梅雪看着他脸红的样子感觉格外可爱,这在以往可是根本见不着的表情呢。

以前的梅雪别说害羞了,指不定还会一本正经的让年穿得厚实点,说着各种道理然后把她裹得严严实实。

“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小狐狸尴尬的可以用尾巴丢出个一栋海景别墅了,除了口头道歉之外他一时间还没想到有什么能做的。

“我到还希望你是有意的了。”

年小声嘀咕着,但梅雪的大耳朵还是把这些都听了进去,脸红的小狐狸决定以后用尾巴去敲门,这样可以有效避免发生这种尴尬的事情。

眼见着小狐狸说话都有些不利索,年伸手轻轻挑起了他的下巴摸了摸。

“所以,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嗯,就是有点事情想要问一下年姐姐,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们正打算一起打麻将呢,等我再去……”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