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24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年本想说自己去找麟青砚过来一起搓麻的,但是下意识的回过头看了一眼,发现自己的好妹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画里跑了出来,端着一杯茶坐在椅子上喝,仿佛刚才那个打死也不出来的人不是她一样。

(一听到梅雪就恨不得直接冲过来是吧)

没好气的鄙视着夕,年转而用微笑面对梅雪,同时推开门让小狐狸进来。

“来来来,进来坐吧。”

岁家三姐妹的宿舍内部装修是由年负责的,因此很有大炎风格,家具和装潢都是如此,但是因为她总爱在宿舍吃火锅,所以夕格外不喜欢在这里待着,而是钻到画里。

“来梅雪,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大姐令,这是我小妹夕,她性格比较孤僻,为人不好相处,不喜欢和人说话。”

虽然不能也不敢说令什么坏话,但是年还是可以先让小狐狸对夕的印象分降低一些的,毕竟她家这个好妹妹可是一直惦记着梅雪呢。

果不其然的,本来就对陌生人抱有戒心的梅雪不自觉的贴近了年一些,这种公认诽谤让夕特别想一拳把年打出去。

“你这个总是大大咧咧粗心大意和爱开别人玩笑的家伙好意思说我?”

“可我也没说错啊。”

年和夕四目相对,眼神之间似有火花溅射,在涉及到感情方面的事情她俩谁都是不可能让步的。

然而小狐狸并没有过多注意这姐妹俩说什么,他的目光全然放在了令的身上,三分熟悉,三分怯弱和四分好奇,他能感觉到令看向自己的眼光不是好奇和审视,而是如同故友再会一般,充满了怀念和温柔。

“比起以前来说,这样的你也不差。”

虽然少年的梅雪也很好,但终究是正太梅雪更得人心,这样可爱的小狐狸让令都想把他抱在怀里狠狠搓两下了,不过她知道不能吓到梅雪,所以只是安静的看着。

“我们以前认识吗,大姐姐?”

梅雪的发问让本来还想继续吵下去的年和夕顿时察觉到了不妙,但令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我们以前关系还挺好的,不过你都不记得了,说再多也没用。”

“……抱歉。”

“没什么好道歉的,你也不是故意想把我忘记,不过能过来让我抱一下吗?”

令下意识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她刚喝了酒,以前喝酒之后梅雪就不肯给亲,早知道就克制一下了。

面对着曾经的故友,梅雪也不有些犹豫,但他能察觉令对自己的喜欢并不虚假,小狐狸想了想还是走到了令的面前,然后被她紧紧抱在怀里,并且下一刻就感觉到自己的尾巴被人摸了一把。

看着怀中的小狐狸脸红,令还以为是因为自己的举动过于亲密了,夕和年则是默默收回了自己的爪子。

“说吧,有什么事情吗?”

“唔……嗯,就是那个,我听说中秋节要到了,所以想问一些有关的事情。”

其实这个问题去问陈晖洁是最好的,但那样的话小狐狸估计又要被陈姐姐抓进宿舍里一起玩游戏了,很浪费时间。

“我还以为是多大的事情,当然可以,一边玩一边说吧。”

令搓了搓梅雪的脑袋,然后指着那边的桌子。

“你的麻将还在吧?”

“在这里。”

梅雪伸手从尾巴里拿出之前的那副麻将,抖抖耳朵似乎有些疑惑令为什么会知道自己有这个,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可能是以前自己拿出来过。

“没想到你还留着这个啊。”

年看到这幅麻将的时候倒是出现了怀念的神色,似乎想起了什么,夕也是如此。

“年姐姐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这幅麻将是我第一次送你的礼物,上面还有一只幺鸡是夕画上去的。”

看着夕和年上扬的嘴角,小狐狸突然意识到可能自己之前一直都被年蒙在鼓里,她最早的时候就认出自己了,所以那个时候签收快递才会显得那样震惊。

正当年打算解释一下的时候,已经自己察觉到了真相的梅雪惊讶的喊了出来。

“所以……年姐姐你真的是我女儿?!”

小狐狸成功的靠着这句话把年所有想说的全都压死在了肚子里,她满脸黑线的看着梅雪,夕和令则是实在没忍住,捂着嘴偷笑。

但很快她们俩也笑不出来了。

“所以令姐姐和夕姐姐也同样是我的女儿?”

梅雪的三观受到了相当震撼的冲击,作为一只连恋爱都没谈过(自以为),且感情方面没什么察觉(但已经被吃过好几次)的小狐狸,梅雪说啥都想不到自己居然会有三个女儿。

一时间三姐妹都不知道该说啥了,毕竟梅雪的话真没说错,按照他和岁的关系,姐妹三个当然都可以说是梅雪毫无血缘关系的亲生女儿,因为岁在分化她们的时候确实有参考不少梅雪提供的建议。

“关于这个,我觉得有必要澄清一下。”

令轻轻捏了捏梅雪的耳朵,另一只手很是熟练的顺着衣服的间隙从下到上深入直接接触到了梅雪的胸口,但奇怪的是梅雪居然没有抗拒。

“你确实是她们两个的爸,我是她们后妈。”

此话一出,梅雪愣在了原地,年和夕眉头皱起,好家伙啊,本来寻思着姐妹先联合起来把梅雪弄到手的,但现在看来这姐妹是没得做了。

令姐,这是你先不仗义的!

—————————搓麻将撸狐狸的分割线————————————————

中秋节,站在罗德岛甲板上的麟青砚呼出一口气,然后看着天上渐圆的双月,在苏雪儿的记忆中天空上本来只有一个月亮的,那个时候中秋姐还是只属于梅雪和她的节日。

小狐狸懂得东西很多,但他过于天真,心性和其所拥有的知识不相符,这大概是他们的本体在一分为二的时候刻意为之。

“你在想什么?”

凯尔希那清脆的高跟鞋响声和清冷的声音一并传入耳中,麟青砚头也不回,自顾自的靠在栏杆上。

“没什么,只是有些感慨,在罗德岛还能见到那么多和大炎有关的东西,节日也就算了,你们这边居然还有麻将馆。”

说到这里麟青砚的表情有些古怪,凯尔希也有些无语。

“那是因为梅雪来自大炎,他喜欢和人分享家乡的一切,尽管他也是从书上看来的。”

“每次都要把所有东西遗忘,确实很辛苦他。”

“……那你呢,你是麟青砚还是苏雪儿?”

自从见到那面镜子的时候凯尔希就知道麟青砚的身上发生了什么,这个来自大炎世家的天师必然不可避免的继承了苏雪儿的部分记忆,导致她将梅雪视作亲人对待,在很多事情上不可避免的朝着苏雪儿靠拢。

“我只是麟青砚,现在更是一个单纯的护卫。”

“谢谢……”

凯尔希由衷道谢,因为如果麟青砚还是大炎的官方人员,那么罗德岛在其他各国眼中势必会被迫站在大炎的立场上,虽然这会让行事更加方便,但难免也会在某些事情上被限制束缚。

“不用说谢我,梅雪的身份仍旧是大炎的特使,只不过是暂住罗德岛治疗失忆症罢了。”

为了防止自家的吉祥物在外面乱跑出事,大炎那边可以说是相当的操心,一方面给了小狐狸一个官方身份,另一方面又派麟青砚和令等人保护,生怕自家祥瑞又受到什么委屈。

“能理解,正确的选择。”

“呵……实际上那边现在都还在吵,禁军小教头甚至建议派一支禁军驻扎罗德岛上。”

“你们大炎这护短是不是有点离谱?”

凯尔希少有的感觉到了无奈,大炎这群人简直是为了小狐狸啥都做得出来,护短就算了,护到这个份上的是真少见。

“这只是必要的保护而已。”

麟青砚反驳凯尔希,真要是过度护短那么大炎和乌萨斯早就直接开战了,像这样逼着对面各种赔款都是客气的。

“另外大炎那边说了,过年的时候梅雪一定要回去看看,太傅说有些事情需要梅雪处理一下。”

“是什么?”

“……收拾他那个不安分的逆子。”

霎时间空气全都安静了下来,凯尔希已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梅雪和岁的关系她也是知道的,毕竟当初她亲眼看着岁被按在地上锤,也知道后来小狐狸把那十二人挨个带大。

也许是觉得现在的氛围有些奇怪,麟青砚决定换个话题。

“话说,你们罗德岛的旗帜长得还真奇怪啊?”

“那是我们医疗部的主治医师之一。”

“哦……啊!?”

一直努力装出严肃表情的麟青砚顿时大为震撼。

而刚搓完麻将又被令搓了好一会儿的梅雪则是朝着自己的宿舍走去,一边走一边思考着刚才发生的事情,越想越深入,以至于都不看路了。

走着走着,小狐狸恰好遇见了迎面而来的铃兰,她显得很是高兴,小步跑过来牵住了梅雪的手。

“梅雪哥哥,你在想什么呢?”

‘啊……铃兰啊,我在想怎么样做一个好爸爸。’

于是,铃兰脸上的笑容也绷不住了。

"

"

"

ps:嗷呜~间贴票票多多啊!

第一卷 : 第197章 思想不纯洁的斯卡蒂

“嗯,这样的打扮应该可以吧……”

斯卡蒂看着镜子里身穿红裙的自己,上下打量一番之后自觉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这是她在梦中和梅雪见面时候的打扮。

梅雪说斯卡蒂长得很漂亮,唱歌也很好听,他很享受那种抱着尾巴躺在斯卡蒂腿上听歌的感觉,斯卡蒂自己喜欢这身红裙,不仅是因为穿起来不会影响行动,也是因为她记得梅雪就说过这身衣服很适合。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它穿起来很方便,脱下来也不会太麻烦,至少在梦里斯卡蒂和梅雪尝试过一两次。

“希望梅雪不会等的太着急。”

尽管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但斯卡蒂的内心已经不免雀跃和期待,她拿起那顶魔女帽戴在头上,然后走出门打算直接去找梅雪。

至于幽灵鲨?嗯,斯卡蒂估计她还需要好长时间来清醒一下,凯尔希说这大概是因为精神不稳定导致了她的行事风格偏激,把一切想法都按照自己的理解扭曲,所以保护梅雪才会变成了希望和小狐狸成为亲族。

不过这些此刻都应该被抛到脑后,斯卡蒂现在只想去抱着梅雪窃窃私语,或者给小狐狸唱一首歌,啊,当然如果有必要的话还可以复习一下阿戈尔的礼仪。

因为性格上比较孤僻,斯卡蒂也是自己单独居住的,而且还选择了一个没什么人来的宿舍,现在她则是在想该不该搬到梅雪的那边去,这样可以随时找小狐狸聊聊天谈谈心什么的。

当然了,这大概会被凯尔希阻止,斯卡蒂看得出来罗德岛上有很多喜欢梅雪的人。

而梅雪的宿舍里,小狐狸并没有把自己和年等人的关系隐瞒铃兰,而是如实的告之,虽然早就知道梅雪只是外表年幼实际上活了很久,但在得知他居然都已经当爹了之后铃兰还是愣住了。

这倒不是铃兰心理上有什么过不去的坎,毕竟她现在都能问心无愧的给阿米娅脑袋上添帽子。

只是如果按关系来算,那她岂不是一下就从“没谈过恋爱的娇小少女”变成了“两个女儿的后妈”了吗,这中间跨度是不是有点太离谱了?

顺带一提,之所以说是两个女儿,是因为令坚决否认了和梅雪的父女关系,而夕和年则是对此表示承认,因为事实如此。

“所以,梅雪哥哥你……”

“嗯,我现在正头疼呢,因为我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嘛。”

小狐狸一边说着一边把从可露希尔那边买来的大量零食和月饼塞进尾巴里,那些机械材料和工具他每样只需要一份就足够了,食物这方面是梅雪自己想着多弄一些不同类别的。

这些当然不是小狐狸给自己准备的,他在怎么样也不可能把这么多东西都吃掉,现在也没办法联系到整合运动,那么……这些当然就是给自己家的水产塞壬萝莉们准备的。

在得知了中秋节有吃月饼这个习俗之后,小狐狸觉得有必要让自家的塞壬们也一起过个节,至少得把月饼给她们。

至于现实里的话,当然是要去找陈晖洁的,不过还要算上令她们了,啊还有黑蛇姐姐也不能忘记,泥岩姐姐刚来罗德岛肯定和我一样有些不适应,嗯……就这样。

小狐狸一边朝尾巴里塞东西一边琢磨着明天的中秋节该怎么过,显然他要邀请一起过节的人实在有太多了,单独这里根本不够用,拉普兰德和德克萨斯她们,还有斯卡蒂。

(不过为什么好像都是女性?)

想着想着梅雪自己也觉得不太对劲了,怎么他想了半天都是女孩子,没有任何可以邀请的男性朋友呢?好怪哦。

“其实我觉得梅雪哥哥你可以不用在意的。”

萝莉抱着梅雪的尾巴摸了摸,用梳子帮忙打理了一下之前被令肆意揉乱的地方,尽量安抚着小狐狸。

“因为哥哥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哪怕过去认识,现在的你也不可能因为这些话就把人家当作自己的孩子去看待吧?”

“唔……话是这么说,但不可能不在意啊。”

梅雪抖抖狐耳把最后一个月饼放进尾巴,然后看了一眼时间,小狐狸估计斯卡蒂也快到了。

“尽管我不记得,可这不代表那些事情没有发生,不证明它们是假的,所以我不可能逃避,也不能无视,姐姐说过好孩子要学会承担起责任来的。”

小狐狸慵懒的打了个哈欠,这番话让铃兰也点头赞同,实际上她也知道梅雪不是那种会以失忆作为逃避借口的人,只是这样一来她岂不是就要当妈了吗?不行,得找迷迭香商量一下了。

“我突然想起来明天晚上罗德岛有一场中秋晚会,我先去找迷迭香姐姐商量一些事情。”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