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27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也许是假面骑士看得太多了,小狐狸下意识的就脑补了一出不太好的悲剧。

而拉特兰的那边,正准备吃蛋糕的蕾缪安突然感觉鼻子有点痒,侧过头打了个喷嚏。

"

"

"

ps:嗷呜~间贴票票多多!感谢大家支持!

第一卷 : 第200章 小狐狸的焦虑难安8k

中秋节,本来这是个和塞壬们没啥关系的节日,但既然梅雪都给大家送祝福了,这群萝莉寻思着再怎么样也得搞个礼物去给梅雪庆祝一下。

但目前来说整个塞壬基地的物资都是梅雪给的,虽然恨不得把自己五花大绑的送到梅雪床上去做礼物,但塞壬们一时间真的想不到给小狐狸什么作为礼物比较好。

“话说这些叫月饼的食物吃起来口感好奇怪啊,有些软的像是小布丁,有些硬的都快赶上阿玛雅大姐的嘴了。”

“这算什么,加坦杰厄拿到的那个才是真的离谱,她一拳都没把那玩意儿打坏。”

也许是因为运输过程中出了一点问题,塞壬萝莉们发现梅雪给的月饼或多或少的有点问题,大多数都很好吃,味道对于才变成人没多久的塞壬们来说也是很新奇,但是有个别月饼实在太恐怖了。

尤其是硬度,塞壬们发现那些月饼的硬度实在离谱,她们一拳打下去都还震得手疼,甚至于这群萝莉已经把这些玩意儿当锤子来用了。

那边的阿方索则是陷入了深深的自闭,尼玛他堂堂伊比利亚曾经的大英雄船长,连这岛上一个比自己矮半米的萝莉都打不过,甚至连个月饼都劈不开。

这位昔日黄金舰队的船长此刻正对自己的人生产生了深深的怀疑,如果不是因为塞壬们保证了会把他的爱人加西亚变回以前的样子,同时治疗他的海嗣化,阿方索估摸着已经在想着怎么死的体面点。

“你们觉得咱们送点什么给主人做礼物比较好啊?”

“嗯……我觉得送个花就挺好的。”

“我们这边连根草都没有,送海带怎么样?”

因为以前这座岛上一直都是被海嗣占据,所以基本处于个寸草不生的状态,气的阿玛雅对着一群海嗣骂了大半天的粗口。

“好像也不错,话说把那边的富营养收割者送出去怎么样,我看着它长得挺像一朵花的,还能当闹钟来用。”

“那玩意儿实在太吵了吧,我记得主人的听力很敏锐,会很难受的。”

富营养收割者,深海中一种长相类似花的海嗣,不被惊扰的情况下基本是无害的,可一旦被惊扰就会发出超级刺耳的声音,足以让正常人的耳膜破裂,还会附带精神攻击。

不过塞壬们都习惯把这玩意儿当作闹钟来使唤,甚至有个别心大的除了把这群海嗣当作劳动力,甚至打算搞个唱歌班出来。

“那我们送什么好,总不能真的把自己打包上门吧,虽然我是很想这么做……欸嘿嘿~”

“都说了别发电,而且你最多就是送张自拍照片过去。”

“可是主人送了我们这么多东西,总不能真的只是一句谢谢就完事了吧?”

要送礼物给梅雪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关于要送什么和怎么送就成为了塞壬们争论的问题,尽管精神网络的存在让塞壬们可以相互理解团结起来成为一个牢固的集体,但是她们也保有着相当强烈的自我和独立人格,因此分歧还是会有的。

“那我们送个人给主人做侍从怎么样?”

“我觉得可以,不过这个任务太艰难了,为了大家考虑,我觉得自告奋勇。”

“那你知道知道侍从该做什么吗?”

“额……不就是暖床吗?”

16号塞壬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引来一众姐妹的鄙视眼神,大家都是梅雪控,你那点小九九能瞒得住谁?

“话说回来,在梦里的时候我们既然都能从主人那边拿到东西,那么我们能不能通过这样的手法把礼物送过去呢?”

“应该是可以的,不过我们也不知道送啥好啊。”

“送我们自己?”

加坦杰厄举起手来,这个相当有格局的回答立刻得到了众多姐妹的一致附和。

“有道理,既然在梦里能触碰到主人的话,那么我们直接在梦里做不就好了吗?”

“可是那样的话也只是梦吧?”

“你就说想不想这么做吧?”

“算我一个!”

反正现在阿玛雅不在家,想做啥都可以,今晚随便找个理由拖住阿玛雅让她不能进入梦境里就好,梅雪好说话还不太聪明的这一点大家都知道,到时候只要稍微表现的可怜点乖巧点涩一点,小狐狸肯定会乖乖和大家一起嗨的。

说实在的,如果不是因为目前还不能在陆地停留超过一个月,这群塞壬别说是发展了,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梅雪,只有真的聚在小狐狸的身边,塞壬的族群才算是完整的,发展速度,进化速度,所有的一切都会有质的飞跃提升。

而这群梅雪控的塞壬萝莉其实更想顺从一下本能,既然没办法用促进进化的方式扩大族群,那么直接用常规点的办法就好了,直接繁衍后代去。

另一方面考虑到种族的纯粹性和个人意愿,塞壬又没有男性,因此梅雪肯定是最优先选择对象,当然,这群塞壬也对别的男性没啥兴趣。

“那我们就这么说好了吗,话说有人计算过梦里和现实的流速吗?”

“嗯,大概是二十倍,现实的三分钟是里面的一个小时。”

“可我们三百多个人呢,就算是一整个晚上也不够啊。”

三百多的塞壬,就算排除了阿玛雅,一个晚上的时间也不够大家每人来一次的。

“够什么?”

“够我们每个人和主人做……做游戏。”

16号本来是打算把话一口气说完的,但她敏锐的发现其他姐妹看向自己的眼神从佩服逐渐转变成了哀悼,就像是看到了一个英雄的落幕那般,所以16号立刻就明白站在自己背后的人是谁了。

那是塞壬的大姐,梅雪手下第一个完全进化者,精神网络的构造者,是整个基地最具话语权,且身材最好的人——阿玛雅。

“大姐我错了,别打脸!”

虽然塞壬的体质很强,恢复力和身体强度都很高,但阿玛雅一拳还是能让大姐鼻青脸肿好一段时间的,因为晚上还得去见梅雪,要是到时候破相了咋办。

“你们一天到晚就知道给我招式去做,就不能让人省点心吗?”

阿玛雅真是越想越气,她一天到晚的忙里忙外,结果这群家伙不好好建设基地也就算了,还在这里想这种不正经的事情,要说跟梅雪寻欢作乐也得是她这个大姐先上吧?

“大姐,我们这不是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嘛,除了自己之外还能有啥送的?”

“这就是你们打算把我排除在外的理由?”

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阿玛雅咬了一口月饼,她可是刚和卡门谈论结束就鱼不停尾的游回来了,然后就听到了这群家伙在商量着怎么做*梦。

“而且我有必要提醒一下,比起你们这群萝莉,主人还是更喜欢大姐姐类型的,也就是我这样的身材。”

阿玛雅拍了拍自己相当突出的胸口,引起的一阵波浪让一众海嗣萝莉齐齐皱眉,因为进化的过程不同,阿玛雅是吞噬了一个人类才进化完成的,所以她的身体基本都仿照了对方,而那个人类恰好身材有点傲人,至少比起这群塞壬萝莉要强太多了。

而且阿玛雅说的也确实不算错,塞壬们基本都见过梅雪在梦里和斯卡蒂黏在一起的场景,所以大家下意识的也觉得梅雪可能更喜欢大一点的,而且小了确实不太好繁衍后代。

因此一个新的潮流逐渐在塞壬的群体中蔓延开来,既然没办法进化成梅雪的样子,那就进化成梅雪喜欢的样子好了!

远在罗德岛的小狐狸当然不知道塞壬萝莉们正在琢磨着怎样把他给啪唧了,此刻的梅雪刚听话能天使添油加醋的把自己姐姐的事情讲了一遍。

本来蕾缪安的身体在能天使走的时候就恢复了不少,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总是来信催促能天使找个男朋友回家看看,这让能天使心里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直到收到来信之后她终于意识到了事情不对,所以连忙找到小狐狸希望他能帮这个忙。

当然,蕾缪安的情况也不像能天使描述的那么岌岌可危,只是担心梅雪不答应,所以这家伙擅自的添油加醋,把能扛着一把大狙到处跑的蕾缪安描述成从小体弱多病的状态。

“其实我也知道这会让人有点为难,可是我认识的男孩子里面就梅雪你最合适了,帮帮我吧,梅雪A梦!”

趴在桌上的能天使双手合十做祈求状,做在闪灵腿上的梅雪则是整个人都愣住了,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

小狐狸抬头看了一眼闪灵,发现她也是一脸无奈,比较能天使说的有理有据,而且蕾缪安还和以前的丽兹一样有着一些身体的不便,这更是引起了闪灵的同情心,她从个人角度来说还是不反对的。

于是梅雪又看向煌,她倒是很无所谓,毕竟梅雪想去什么地方都不是她能管的,那是凯尔希和博士的事情,至于给能天使假扮男朋友这件事……嗯,煌不想同意。

“我……我回去想想看。”

早在之前凯尔希就曾说过,梅雪的安全是罗德岛的重中之重,现如今他们还没离开乌萨斯境内,如果小狐狸擅自出离大家也不敢说会发生什么。

“那好,我之后去找你。”

能天使点点头,看上去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毕竟哪怕她和姐姐蕾缪安没有血缘关系,姐妹之间的感情也远比一般亲姐妹更加深厚,姐姐从小带着她一起炸水塘,炸教室,虽然总会把这些推在自己身上,但能天使总念着她的好。

如今家里来信说本来身体恢复不少的姐姐横生变故,能天使当然心里焦急。

(如果她知道蕾缪安的目的怕不是会气炸)

看着能天使稍微宽心一些离开,梅雪抱着自己的尾巴蹭了蹭,也许是因为刚才抱着小狐狸摸耳朵搓尾巴有好一会儿了感觉还挺不错的,闪灵一时间没有主动松开手的打算。

因为坐在她怀里也挺舒服的,所以梅雪也干脆任由闪灵把手放在自己尾巴上抚摸了,小狐狸现在更注重思考别的事情。

“闪灵姐姐,我可以去拉特兰吗?”

“当然可以,只要博士和凯尔希同意,当然还有那位来自大炎的麒麟,她们是你名义上的监护人。”

闪灵轻轻揉揉梅雪的耳朵,煌也没闲着,看着梅雪的尾巴在自己面前摇来摇去的,身为菲林的天性让她难免伸出手去抓两下,这一点像极了迷迭香。

“那我这就去找她们!”

梅雪嘴上是这么说,但心里已经打定主意先回到自己宿舍去找蕾缪安给她打个电话,问清楚她为什么要否认和阿能姐姐的姐妹关系,顺带还有她的身体情况问题。

对于小狐狸来说蕾缪安也是相当重要朋友,他可不想对方有什么意外啊。

“……”

然而小狐狸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闪灵姐姐好像不是很乐意撒手的样子,而且她力气不小,单手就能搂着梅雪的腰制住他,另一只手则是缓慢轻柔的抚摸小狐狸的耳朵。

“闪灵姐姐,唔,我要去找凯尔希她们了。”

“啊……哦,那你去吧。”

反应过来的闪灵松开了手,也许是因为意识到自己的行为确实有点太占梅雪便宜了,一向柔和冷漠的脸庞也出现了一些粉色,不过煌并没有注意到。

小狐狸把自己的尾巴从煌的手上抽出来,然后跳下去转过身拿起闪灵的手放在自己脑袋上乖巧的蹭了蹭。

“如果姐姐喜欢的话,以后我可以多给姐姐抱抱和摸摸的。”

说完这话的小狐狸转身就离开了,目前来说还是蕾缪安的事情更加紧急,他要赶快去问问对方的情况如何。

闪灵被梅雪这话说的有点楞,她看着自己空空的怀里,鼻尖还残留有小狐狸身上的桂花香和淡淡的诱人的奶香味,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以前那段时间丽兹会特喜欢抱着梅雪一起午睡,这个感觉确实很让人上瘾啊。

在一旁的煌则是对此没啥大感觉,毕竟别说是抱着梅雪了,当初梅雪主动吻上来的那种滋味儿她现在都还记得一清二楚呢,那一晚她舔小狐狸的时候就差没给梅雪的皮都舔下来一层。

在这个时候,因为是中秋节日,所以罗德岛上的大炎干员都会比以往更加的忙碌一些,比如布置场地,制作月饼之类的都会花点时间。

但这些都和伊芙利特没啥大关系,因为她还得上课呢,嗯,和迷迭香、铃兰等人一起,本来还有个喜欢在墙上走路的红,但她不喜欢上课,只是做作业。

虽然是一家医院,但罗德岛内部设施基本什么都有,而且考虑到本舰有不少人员都缺乏教育,所以罗德岛很早就成立了一个学习班,专门负责教学工作,顺带一提凯尔希就是教育主任,博士小姐现在是班主任。

本来伊芙利特还寻思着到了罗德岛之后就不用学习了,没想到到这边之后不仅要面对赫默的各种唠叨,做不完作业还得被塞雷娅敲头,让她郁闷了好长时间。

不过罗德岛上的白大褂虽然碍眼,但总比莱茵生命的那些家伙要好得多,至少她们不会让自己做各种疼死人的实验……嘶,一想到这个伊芙利特的身体由不由自主的开始疼痛。

(疼吗,痛吗,那为什么不宣泄自己的怒火,为什么不……)

脑袋里的那个声音刚响起来没多久就又被压下去,伊芙利特知道那个气球怪不能把自己怎么样,梅雪的一部分血液在她体内流动,哪怕是她这个程度的矿石病也比一般感染者蔓延的更慢。

那个拽兮兮的凯尔希说过,塞雷娅的行为既是救了伊芙利特,也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害了她,但至少现在来说伊芙利特过得很好。

“那么今天我们就到这里,大家回去之后记得好好完成作业。”

因为今天是中秋节,所以就算是伊芙利特等人也只需要上半天的课程,当老师走后她原本想起身回去找塞雷娅的,但是却注意到巫恋的脸色有些不太好。

这么说起来,虽然巫恋平时也是一副很冷漠的样子,但多半都会和铃兰泡普卡等人混在一起,很少会像这样一言不发的站在那儿,好像从昨天开始她就是很有心事的模样。

“铃兰,你们是要去找那个叫梅雪的?”

看到铃兰和迷迭香凑到一起说悄悄话,巫恋挑眉走上前去,铃兰点头表示确实如此,实际上昨晚和迷迭香商量过后她俩就打算去找小狐狸做点心理辅导。

“巫恋姐姐你该不会也要去吧?”

“我要去。”

“可你……”

铃兰本来是想说你和梅雪也不认识的,但是巫恋的眼神似乎意外坚决,她也不好直接拒绝,可是巫恋在场的话不说把梅雪逮住压下去,有些事情都不好谈了。

巫恋抖抖耳朵,看了一眼脚边瑟瑟发抖的小莫提,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看到了什么,从昨天早上到现在就一直都是这个样子。

至于对梅雪的了解程度?笑死,巫恋对他知根知底了算是。

“唉唉,我也跟你们一起去!”

伊芙利特连忙跟上去,她还没有和梅雪真的见过面呢,刚好可以顺带认识一下,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才能让塞雷娅一天到晚的挂念。

当然了,可以的话伊芙利特还打算邀请梅雪去自己那边坐坐,这段时间塞雷娅总是纠结要不要和小狐狸见面呢,纠结好久都没个结果,那还不如让伊芙利特自己送个助攻。

于是一众小姑娘背着书包浩浩荡荡的朝着梅雪的宿舍赶去。

而梅雪的宿舍内,连忙跑回来的小狐狸拿出通讯器就钻进了自己的被窝里,按下通话键然后静静等待着电话那头接通。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