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26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相比起斯卡蒂,幽灵鲨无疑是个更适合的宿主(特指在攻略梅雪方面),不过现在伊莎玛拉能做的也就只有帮着屏蔽一下她的呓语,保证幽灵鲨的精神状态稳定下来。

但这样也足够了,只要幽灵鲨遇到梅雪,伊莎玛拉根本不怕小狐狸勾不到这条鲨鱼,开玩笑,梅雪的魅力有多大她还是很清楚的,当年苏雪儿恨不得一天24小时都不离开梅雪身边,就怕自己弟弟被人拐走。

——————————————————————

夜已深,梅雪的卧室还是和昨天一样迎来了许多访客,在看到小狐狸的床边没有别的女人之后大家可算是放心了,然后又挨个的离开,躲在暗中的红就这么看着她们。

作为一只有追求的鲁珀,红不同于其他馋梅雪身子的人,她只馋一部分,就是梅雪的那个尾巴。

虽然以前一直都是只摸鲁珀的尾巴,但红对小狐狸也很有兴趣,因为她发现大家都喜欢摸那个地方,所以梅雪的尾巴一定很棒。

这也是为什么她会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再出现的原因了。

“红,只是摸一下。”

这样说着,红轻轻靠近梅雪的床头,掀开被子看着缩成一团的小狐狸和他那毛茸茸的尾巴,作为一个重度尾巴控爱好者,红很肯定这些尾巴都是当之无愧的极品。

睡梦中的小狐狸此刻毫无戒备,当红把手放在他的尾巴上的时候也只是抖抖狐耳翻了个身,恰好把自己的尾巴全都对准了红。

“好舒服~”

夜晚的红双眼发亮,哪怕刚才只是摸到了一点点她也能感觉到梅雪的尾巴绝对是自己摸过最好的,这让红兴奋不已,整个人都埋进了梅雪的尾巴里深吸一口。

因为临睡前洗的是瘤奶浴,梅雪的全身上下都是桂花香和奶香混合的味道,对于红来说这是很难抗拒的气息,她甚至不由自主的伸出舌头舔了舔梅雪的脖子,有点甜。

"

被舔的梅雪感觉有点痒,小狐狸下意识松开尾巴,转过身就把红的尾巴抱在了自己怀里,蹭了蹭然后继续睡觉。

这个意料之外的举动让红被吓了一跳,甚至险些拔出自己的匕首反手挥刀,但是不得不说梅雪很会,哪怕只是睡着了,小狐狸下意识的手法也还是让红舒服的提不起反抗的念头。

在尝试了一会儿发现好像没办法把尾巴从梅雪的怀里扯出来,红只好无奈的接受了这个事实,索性抱住他的尾巴然后盖好被子一起睡,反正她不亏。

当然,等到第二天早上梅雪起床犯迷糊的时候她就知道了。

不过小狐狸现在还在做梦,做着那个他毫无记忆的梦,看着天空高挂的孤月,梅雪甚至觉得自己可能出现在了另一个世界。

“猜猜我是谁?”

一双柔软的手遮住了梅雪的眼睛,让视野陷入一片黑暗,小狐狸抖抖狐耳,想也没想的回答。

“姐姐!”

“又被猜到了。”

苏雪儿松开手,转而把梅雪抱在自己怀里揉了揉。

“在看什么呢?”

“看月亮,今天是中秋。”

梅雪说着,靠在姐姐的怀里蹭了蹭,他好像什么都记得,但又什么都记不清,只知道身边的人是自己的姐姐,但他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中秋节啊……”

苏雪儿抚摸着梅雪的耳朵,笑容中带着些愁苦的意味,中秋节,这个梅雪提出的团圆节本是家人团聚的日子,但她却只能像这样陪在自己弟弟的身边。

“对不起。”

“嗯?”

“没什么,我只是想起来昨天把你的浆果给吃了……哎哎哎!别咬胸口!”

看着梅雪生气的样子苏雪儿不由得连忙求饶,只有在这样的梦里,才是他们团聚的时候。

"

ps:嗷呜~间贴票票多多啊~还会有中秋番外和中秋群内限定番外的~大家中秋节快乐~话说我感觉苏雪儿确实很像碧蓝的信浓啊

第一卷 : 第199章 大胆告白的能天使

一夜的好梦,梅雪很少睡得这般安稳,小狐狸打了个哈欠坐起身,轻轻咬了一下怀里的尾巴打算让自己清醒一下,可是咬下去之后完全没啥感觉。

“难道我还在梦里?”

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还在犯迷糊的梅雪看着手上这条灰黑色尾巴陷入了沉思,小狐狸记得自己的尾巴是白色的,虽然尾巴尖被染黑了,但也不至于整条尾巴都变成这个颜色吧。

难道是自己的尾巴数量又增加了?

抱着这样的疑惑,不明所以的梅雪数了数自己的尾巴。

“1、2、3……六条都在啊,为什么会多一条这么奇怪的?”

小狐狸抖抖狐耳,怀里这条多出来的尾巴对他来说实在是充满了各种谜团,它和梅雪其他的尾巴完全不同,摸起来手感不是那么好,不过也还算可以,梅雪决定待会儿就把它染成别的颜色。

看着这条尾巴,梅雪先是动手捏了捏,发现自己什么感觉都没有之后抖抖狐耳张开嘴轻轻咬住尖端的位置,因为担心疼所以小狐狸并没有太用力,只是小心翼翼的啃咬,倒像是一种和伴侣之间的相互捉弄。

在反复实验了一会儿之后,起床气消去且不再犯迷糊的梅雪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这特么不是自己的尾巴!可它也不属于任何一个他认识的女性,最相似的是拉普兰德和德克萨斯的尾巴,不过小狐狸对她们俩的敏感点都很熟悉,所以可以排除。

那这尾巴是怎么来的?

想到这里,梅雪的手不由得顺着尾巴摸了过去,一直摸到松软的被子下面,然后捏到了软乎乎的地方,但是也摸到了一把匕首,小狐狸顿时吓得炸毛跳了起来,然后轻巧的落在床上,警惕的看着鼓起来的被子。

在等待了一会儿发现没什么反应之后,梅雪从尾巴里拿出胆小菇放在身边,然后拿出一根晾衣杆轻轻把被子掀开。

于是乎,穿着一身红色大衣缩成一团的红就这样出现在了梅雪的眼中,也许是因为梅雪的动作比较大,原本还在睡的红突然醒来,以在梅雪没反应过来之前扑到他的怀里,将小狐狸直接压在身下。

被袭击的梅雪第一时间就是看向身边的胆小菇,虽然它的力量较弱,但至少也能支付敌人,然而小狐狸没想到这家伙居然闭着眼睛缩到地里去了,还害怕的瑟瑟发抖。

(回头拿它喂小刻!)

心里打定了主意,梅雪连忙打算把红推开,但是刚才虽然睡着了,但是小狐狸的那些动作仍旧让红进入了一个不太妙的状态中,她脸色红润,眼神迷离,双手死死抱住梅雪的尾巴不肯松开,甚至主动张开嘴咬了一下梅雪的尾巴尖。

一种很奇异的感觉,就像是电流顺着尾巴直入大脑,这种感觉只有和姐姐还有铃兰她们做游戏的时候才有过,而现在压在身上的是个陌生人,小狐狸慌得不行。

“唔~”

但是不断从尾巴上传来的奇怪感觉让梅雪实在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小狐狸越看胆小菇越觉得这家伙不争气,没想到这家伙居然真的这么胆小,以后还是换个靠谱的才行。

不过这样的场面没有持续太久,就在小狐狸束手无策的时候,“恰好路过”的凯尔希看到了这一幕,她不由得挑起眉头,走进宿舍伸手抓住红的衣领把她提起来。

显然,有些事情超出了她的预料,被解救的小狐狸来不及说什么感谢,抱着自己被揉乱的尾巴仓皇逃了出去。

但没过多久小狐狸又在凯尔希疑惑的眼神中跑了回来,拔起地上的胆小菇塞进尾巴里,然后再次慌不择路的逃走。

“所以,红你为什么要把梅雪压在下面?”

抖了抖手上这只大狼崽,凯尔希可不觉得她是那种会轻易被梅雪钓上钩的人,就算是和小狐狸待在一起相处至少也要三天才能沦陷吧,不至于这么快。

“红,只是想摸尾巴。”

“……我怎么看你刚才都是*情了呢?”

“那是因为他先动手的。”

红的状态确实不太对,之前睡着的时候梅雪犯迷糊做的那些举动很容易对心智不成熟的她造成影响,如果不是因为凯尔希,估计她真的会逐渐产生把梅雪压在下面顺从本能欺负的念头。

“可你未免也太……”

凯尔希松开手把红放在地上,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她发现梅雪好像比以前更能沾花惹草了,曾经的小狐狸可是最多招惹那些亲近的人,现在陌生人都会无意思被吸引吗,难道这也是他扰动命运带来的结果?

看着瞬间躲起来的红,凯尔希觉得自己有必要找麟青砚商量一下如何帮梅雪收敛一下他的能力了,小狐狸现在完全是无意识的任由自己的能力使用,庞大的气运只需要沧海一粟也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比如让一个穷困潦倒的人一夜暴富。

梅雪就相当于一个手中握着核弹发射遥控器的小可爱,尽管只要正确的按下按钮就可以带来毁灭,他却只会用这个遥控器去砸人脑袋,当然,同样可以把人砸死。

按照凯尔希的估计,现在的梅雪大概有着相当于以前五条半尾巴的力量,其中还有一部分是苏雪儿的厄运,也就是说,现在很难预估小狐狸能实现怎样的愿望。

若是无伤大雅的那种,比如让某人的身体好起来应该还是不在话下的,这一点丽兹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她如今已经可以慢慢走路了。

“这其中的运作原理又是什么?”

身为学者的凯尔希下意识的思考起了这个问题,但很快又想起了过去博士小姐说的那些话。

“也对,梅雪本身就不是能用常理判断的,可惜博士已经失忆了,否则她一定知道更多。”

其实凯尔希很早就怀疑过博士和梅雪是否远在自己之前就认识彼此了,因为那个时候博士对梅雪表现出的好感和了解可不是陌生人能具备的,只是后来他俩擅自去做的那些事情也没人知道。

要不是PRTS解禁档案,凯尔希都不知道原来罗德岛背后居然有那么大的家业,亏她还为罗德岛的财政苦恼过那么长时间呢。

正在办公的博士突然打了个喷嚏,还好没有影响到面前的泡面,虽然罗德岛的医生们都建议他饮食健康,但博士小姐还是感觉工作的时候吃这个更有仪式感。

“嗯,PRTS,今天我要处理的公务只有这些?”

【是的,今天是中秋节,凯尔希医生和阿米娅决定给您休个假,处理完这些之后您可以自由安排剩下的时间,罗德岛的酒吧和游戏室对您不收费】

好歹也是罗德岛的最高指挥官,博士小姐还是有着相当高的福利待遇的,去可露希尔那边还有随机打折,当然,她都是带着梅雪去白嫖的。

“中秋节啊……”

博士眉头轻佻看着窗外,这个节日让她倍感熟悉,她隐约记得这是个和家人团聚的节日,可是博士小姐失忆了,她没有家人也没有朋友,哪怕阿米娅等人对她再好,她也需要时间把她们的善意化作情感。

在那之前,她唯一称得上熟悉的只有梅雪,那只自她醒来就很闹腾的小狐狸,博士很喜欢他,毕竟正太男友对她来说还是很有诱惑力的,梅雪还那么可爱,对他的喜欢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是身体的本能。

“PRTS,梅雪现在在什么地方?”

人工智能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在屏幕上投影出了画面,那是在一间休息室里,只有小狐狸一个人在,他警惕的看着周围,然后松了一口气似的。

没过多久,确定周围没有别人的梅雪从尾巴里拿出了自己新买来的假面骑士帝骑的腰带,按照说明书把它装好然后戴在腰间,学着电视上那个拽兮兮的小明哥做出丢卡的姿势。

“我只是个路过的假面骑士!”

可爱的让人想把他抱在怀里搓两下,这是博士小姐的最直观想法,但她很快又发现了一个问题,梅雪刚才好像并没有把电池安装在那个玩具上,可是这玩意儿居然能正常的使用?

聪明的博士总能发现疑点,她决定之后再研究这件事,现在还是先把这些文书工作完成,然后去找梅雪贴贴!

远离了红的梅雪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中二羞耻的一幕被人全都看了进去,小狐狸抖抖狐耳,显然还是对自己不能真的变成假面骑士而感到失落。

其实以梅雪的财力完全可以委托别人帮着自己做一套假面骑士的皮套,但小狐狸的这个身高实在太不合法了,而且尾巴也很碍事,听说拍摄假面骑士的时候人家找演员都是要黎博利和阿戈尔人的。

“唔……好无聊啊。”

梅雪抖抖狐耳抱着尾巴躺在干净的地板上打滚,中秋节期间大家都有事情要做,就连铃兰也要准备礼物,小狐狸也帮不上什么忙。

本来逃走之后梅雪洗漱完还打算去找人打麻将的,但是认识他的人都不会自讨没趣,年和令的那边小狐狸也不好再去,他还没想好怎么样面对自己突然多出来的闺女和老婆呢。

“要不然……给大家做月饼?”

梅雪含着手指思索,小狐狸还是很想和大家好好过个节的,今晚罗德岛还有晚会,那样的话他是不是该换身衣服?可小狐狸只喜欢穿这些啊,而且他跳舞也不太行。

不过有了一个明确的目标,梅雪果断的爬起来然后打算去找一下能天使她们,因为他记得德克萨斯等人明天就要走,中秋节的话小狐狸希望让她们给带点礼物,给远在龙门的诗怀雅和星熊也送去一份祝福。

也许是心有灵犀,也可能是梅雪的运气起了作用,小狐狸刚打开门就正好遇到了能天使一脸焦急的从自己面前走过。

还不等小狐狸打招呼,看见他的能天使比见到篮球的小黑子都兴奋,二话不说的跑过来抓住了梅雪的手。

“梅雪!做我男朋友跟我回去见我爸妈吧!”

此话一出,同样路过的煌和闪灵,以及躲在暗中观察的阿斯卡伦都愣住了,敢在罗德岛跟梅雪表白,这位萨科塔你是不是太勇敢了点?真不怕死啊?

“这门亲事我不同意!”

说这话的是闪灵,她表情严肃的走了过来,为了捍卫丽兹的爱情,说啥都要阻止这场事故!

但梅雪只有一个念头,他该不该告诉能天使自己好像可能大概也许说不定已经结婚了,而且还是二婚,因为令说她是年以及夕的后妈,所以大概前面还有一个。

啊对了,昨晚还没把这个消息告诉阿玛雅呢,梅雪本来打算让她帮忙做做参谋想想看怎么办的。

“可是我这个……哎呀!”

能天使一时半会儿的也说不清楚,她当然知道现在表白会发生什么事情,小狐狸在罗德岛的生态位相当高,属于人人都宠着的那一类,大家平时暗恋或者偷偷摸摸的占点便宜就算了,公开表白的话别说是凯尔希和麟青砚她们,光是德克萨斯就能想办法把能天使的光环拆下来。

嗯,把脑袋炸掉的话,光环自然也就掉下来了。

“阿能姐姐,不做男朋友可以吗?”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拒绝这么快我还真有点伤心啊。”

虽然也没指望梅雪答应自己,但能天使本来是打算给点时间让小狐狸自己好好想一想的,他如此果断的拒绝让阿能脑袋上的光环都暗淡了不少。

“唔,因为我还没成年啊,姐姐说好孩子不可以早恋的。”

这确实是塔露拉和陈晖洁教的,就在梅雪说蕾缪安是自己女朋友的那个时候,两位姐姐说了半天的未成年狐狸保护法。

“不过我很喜欢阿能姐姐,等我长大一点吧!”

“不是这个,唉算了,我把事情跟你说一遍比较好吧,是我姐姐蕾缪安,她……她快不行了。”

能天使话音刚落,梅雪直接愣在原地,小狐狸没想到能从能天使口中听到如此震撼人心的消息,之前他就总觉得蕾缪安和能天使本名蕾缪乐很相似,没想到真的是姐妹。

可是那样的话蕾缪安姐姐为什么要在开始的时候撒谎呢?

“昨晚我收到家里的信,说我姐不太行了,她唯一的愿望就是看到我能带个自己喜欢的人回去……”

“不太行了?”

梅雪抖抖狐耳一脸疑惑,那昨晚给他发*照的是谁?啊,难道是蕾缪安姐姐为了防止他担心,所以一直都瞒着不肯告诉情况吗?!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