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29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你不能走。”

在梅雪尝试从凯尔希怀里跳出去的时候,菲林良好的动态视力帮助凯尔希捕捉到了梅雪的动作,她伸手抓住了他的尾巴,另一只手揪住他的衣领,把小狐狸拽了回来。

没等小狐狸在说什么,凯尔希拿出一个遥控器按下,无形的电磁干扰了整个办公室内的仪器,哪怕PRTS也无法得知这个办公室里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所有人都能猜到凯尔希想做什么。

“凯尔希,唔……呜!”

梅雪发出最后一声呜咽,然后陷入凯尔希的掌控当中,多年积累的欲望和压力在理性出现缺口的时候就如同洪水决堤一般再难收敛,她不再用面具伪装自己,她也不再收敛。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

然而另一头,刚处理完公务的博士小姐遇到了正打算去找梅雪的铃兰等人,在遇到之后一边走一边聊起了有关中秋节的事情。

“大炎的中秋节有着很多的传说,比如每到中秋节的晚上,月亮上的仙女就会坐在玉兔拉着的马车上,把包着赤金的月饼通过窗户送给听话的好孩子。”

博士小姐胡编乱造着,反正这些小姑娘里面也没大炎来的人,她扯几个故事大家又不知道。

“那吃下去会不会牙齿很疼?”

“嗯……不是没可能。”

巫恋的这个思考角度实在有点新奇,给博士小姐都整不会了。

“那还有吗?”

泡普卡两眼发光,不同于铃兰等懂事的大孩子,她是真的相信博士小姐说的这些故事,反正挺有趣的。

“倒是还有一个,我前两天看书看到的。”

博士小姐摸了摸下巴,因为失忆了,但是又听凯尔希说自己以前是个很厉害的研究人员,这段时间才都没闲着,有空就看书。

“关于中秋节,据说是在当年大炎真龙率军出征时恰逢月圆之夜,将士思乡,随军的祥瑞白狐就提议将那一天定做中秋,以月圆表相思。”

“大炎的祥瑞白狐……”

铃兰抖抖尾巴,小声的嘀咕着,她怎么感觉这个描述听上去很像自家梅雪哥哥呢?不对吧,应该不会那么巧合的,毕竟这也只是个传说而已,可信度没那么高的。

“话说回来,铃兰你们找梅雪是有什么事情吗?”

虽然知道小狐狸的那个性格肯定和这群小萝莉更能打成一片,但博士小姐总感觉有点不对劲,比如铃兰和迷迭香的这个气质……似乎,比一般孩子更成熟点,还有巫恋也隐约有这样的表现。

似乎有什么不一样的变化,然而促成这种变化的因素是什么呢?博士很好奇。

“嗯,我们想问梅雪哥哥有没有时间晚上一起过中秋节赏月。”

“赏月,今天的天气……不过有梅雪在也不是问题。”

博士小姐本来想说今天晚上可能是阴天的,但是天气这种看梅雪心情的事情,只能说小狐狸的能力是真心不讲理好吧。

“而且赏月的话,是打算单独过个二人世界吗?”

看着铃兰有些脸红的样子,博士小姐立刻就露出一个心领神会的笑容,毕竟铃兰这种早熟懂事的女孩子确实很容易被爱情的陷阱抓住,尤其是陷阱的诱饵还是那只可爱的小狐狸,别说铃兰了,估摸着凯尔希都顶不住这种。

实际上也确实顶不住,倒不如说凯尔希是被顶的那个,不过她现在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我们只是想一起聊天而已。”

铃兰的脸颊有点发烫,其实她当然不可能只是抱着那么单纯的理由去找梅雪,只是人太多了不好说。

(二人世界,在阳台赏月的话,如果哥哥想要了会不会……啊不行,不能再想下去了)

回想起自己前段时间看到的各种不适合这个年龄段的书籍,铃兰不止是脸红,尾巴摇晃的速度也变快了些,这种藏不住心思的样子让博士小姐捂嘴轻笑。

除了搞不懂情况的伊芙利特和泡普卡只觉得有些奇怪,但懂行的迷迭香和巫恋立刻就明白了铃兰的小心思,前者倒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后者的眼神里闪过一丝黑色,显然那场梦对于巫恋来说还是难以释怀,何况她还是主动的那个,虽然后面被动了。

但因为现实和梦境的流速不同,巫恋在梦里的经历可不只是一晚,她现在也气的牙痒痒,这次就是打算去悄悄薅点狐狸毛然后拿回去施咒的。

当然,巫恋也不打算做什么太过分的事情,毕竟之前是她自己想钻人家梦里,她只是不爽罢了。

“不过梅雪也不在宿舍,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了。”

博士小姐挠了挠头,拿出通讯器按下PRTS的咨询键。

“PRTS,你知道梅雪在什么地方吗?”

prts并没有直接回答博士的问题,而是很快调出了梅雪被凯尔希逮住尾巴带进办公室的监控,随后很长一段时间小狐狸都没出来。

“……”

博士小姐陷入了沉默,她收起通讯器拍了拍铃兰的小脑袋,指了指那边罗德岛温室的方向。

“监控录像说梅雪在那边哦,快去吧~”

“谢谢博士!”

铃兰顿时喜笑颜开,然后带着一众伙伴朝着温室那边走去,而博士则是头也不回的跑向凯尔希的办公室。

(*****的凯尔希,偷吃我小男友还不带我一个!)

在心里骂骂咧咧的博士小姐并没有注意到,在她转弯的一刻,铃兰和迷迭香等人又悄悄原路折返然后跟在她的背后,显然这群早熟的小萝莉是没被忽悠到。

而凯尔希的办公室内,小狐狸抖抖狐耳帮凯尔希把裙子穿好,然后又扣好自己的扣子,忙碌一番把办公室收拾了个干净。

“那我先走了?”

“嗯……”

很累,累到凯尔希说话都只想发个单音节词,但是有很爽,如果不是因为身体实在受不了她都不想停下来,话说好撑……今晚怕是吃不下饭了,待会儿恢复体力之后还是洗个澡吧,全身都是那个味道。

“尾巴的增多,连这方面的能力都会变强的吗?”

端起茶喝了一口压下差点反吐出来的白液,凯尔希现在只想回去好好睡一觉。

而梅雪则是一脸高兴的去找能天使了,既然凯尔希都选择答应,那么剩下的博士小姐和阿米娅等人就更不是问题!

小狐狸的心情好了不少,凯尔希还说以后梅雪如果想要了可以随时来找她呢,不过这也是个秘密,不能告诉别人。

"

"

ps:嗷呜~间贴票票多多!感谢大家支持!今天大概三更哦,还有梅雪的生日番外篇呢~

第一卷 : 第202章 梅雪的圆月佳节

“凯尔希!你不是人!我为罗德岛付出了那么多,你凭什么把我吊起来!”

作为罗德岛独有的一道风景,华法琳这也不是第一次被吊在半空中了,以前这家伙就因为好几次暗搓搓对斯卡蒂下手被收拾过好几次了。

其实华法琳也知道,她就是象征性的吼两嗓子而已,毕竟那个时候是自己太着急,应该先和那只小狐狸混熟一点,然后再悄摸摸的见机行事,何愁梅雪不到手呢?

“放我下去,我为罗德岛吸过血,我为罗德岛立过功,我要见阿米娅!”

华法琳越喊越起劲,逐渐上头甚至有点真的想控诉一下凯尔希对自己的惨无人道的对待,但是下一刻她就真的被放下去了。

“哎呀我去!”

紧绷的绳子突然变送,受到引力影响的华法琳不受控制的下坠,关键她现在是头朝下,这要是直接撞在罗德岛的甲板上……嘶,可以开席了。

然而就在华法琳闭上眼准备迎接冲击的时候,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撞在了一个很软的东西上,预想之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反倒闻到一种很香的味道,热瘤奶和桂花混杂的气息,意外的有点舒服。

“华法琳医生,没事吧?”

看着埋在自己尾巴里的华法琳,小狐狸抖抖狐耳伸手戳了戳她的脚,因为刚才实在有点看不下去了,小狐狸这才把她放了下来,虽然昨晚被华法琳追了好久,但梅雪也没想到她真会被挂到现在啊。

“啊……原来是你啊,我没什么事。”

从梅雪的尾巴里把头拔出来,华法琳这才发现居然是小狐狸把自己放下来的,md亏了,刚才应该趁机嘬他一口的。

“没事就好,我还得去参加中秋的晚会呢,就先走了!”

也许是还在担心华法琳抓自己去打针,小狐狸一溜烟的就跑没影了,这些天他感觉罗德岛也挺危险的,虽然大家对他都很好,但似乎也都抱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心思。

罗德岛的中秋晚会,虽然说是晚会,但其实也就是大家聚在一起普通的吃吃喝喝,不会有什么繁琐的礼仪,也不会有什么流程,大家吃好喝好就是最棒的事情。

而这种晚会对于个别吃货来说自然是求之不得,就比如小刻。

“嗷呜!”

看着面前摆在桌上的琳琅满目的食物,穿着童装的傻小刻嚎了一声引来诸多注意,然后直接冲上前抓起一块月饼就塞进自己嘴里。

对于消化速度比进食还快的小刻来说,唯一一次的真正吃饱还是跟着梅雪的那两天,因为小狐狸不会限制她的胃口,虽然罗德岛这边也管吃管住管治病,但小刻的饮食还是被管控的,甚至还不被允许进入厨房。

“小刻,慢点吃别噎着。”

火神无奈的抚着额头,作为米诺斯人,又出于某些好奇的原因,现在她才是刻俄柏的监护人,但这个缺乏常识的小姑娘总是会让她有些头疼。

而另一边,找了梅雪好长时间都没找到他的铃兰等人也是干脆来到晚会礼堂这边蹲点,琢磨着看看小狐狸到底在什么地方,她们好赶紧凑过去把他围住,以免被别人抢走。

“奇怪,梅雪哥哥人呢,难道是因为长得矮了看不见?”

铃兰有些不明所以的摸着头,在这么多人的情况下迷迭香也不好用自己的能力来找人,五小只萝莉只能从头到尾的走一遍看看梅雪到底在哪儿。

虽然礼堂很大人也很多,但梅雪的白色大尾巴还是很显眼的,而且想要找到梅雪还有一个很容易的方法:冲着大姐姐多的地方看就好了。

也就是这样,铃兰等人很快就发现了被年、麟青砚和陈晖洁等一众大炎人围在一起的梅雪,小狐狸嘴里叼着一块冰皮月饼,手上拿着一个苹果,有些怯生生的躲在陈晖洁的背后,拉普兰德和德克萨斯就跟左右护法一样的守在他两边。

(果然,冲着女人多的地方钻就能找到梅雪哥哥)

铃兰和迷迭香很是同步的秀眉微皱,巫恋看着躲在陈晖洁身边的梅雪,又看了一眼他身边那一群女人,心里突然感觉很是不爽,本来只是打算让梅雪第二天走路的时候多来几次平地摔的,现在她感觉这样实在太便宜他了。

“梅雪哥哥~”

努力平复下不安定的心,铃兰露出一个动人的微笑松开手抢先一步跑到梅雪的面前去,丝毫不管后面迷迭香和巫恋那极为古怪的眼神。

“铃兰!”

见到是熟人来了,小狐狸高兴的摇摇尾巴走到陈晖洁面前张开手,两只小狐狸就这样抱在了一起,亲密的蹭了蹭彼此。

如果不是因为铃兰的年纪还不算大,估计陈晖洁就该皱眉头了,但现在这个笨蛋姐姐只有一个想法:我家梅雪真可爱。

麟青砚则是下意识的打量起了铃兰,嗯,长得很可爱将来肯定是个美人胚子,看气质和性格也不错,主要是同为沃尔珀,作为弟妹来说是个相当优秀的人选。

所以……要当心这小丫头片子把自己小狐狸拐走!

“梅雪,这是你新的小女朋友吗?”

令饶有趣味的看着这两小只,打趣着铃兰,心里评估着威胁程度,夕的话一门心思都在梅雪身上,否则这种热闹的场面她是不会来的,年则是全无所谓,毕竟有令在这里,她这个当闺女的只能安分点了。

“唔……不是的。”

梅雪连忙摇头,他和铃兰可还不是那种关系呢,毕竟小狐狸的现女友是蕾缪安,前女友是莫斯提马,至于令……算前妻?

“我,我和梅雪哥哥不是那种关系。”

铃兰脸红着低下头,下意识的依靠着梅雪来躲避别人打量自己的视线,她能明显的感觉到这群大姐姐们对自己并不是太友善。

“那以后呢?”

拉普兰德玩味儿的说着,嘴角轻蔑的上扬,铃兰身上属于梅雪的味道很浓,就算是洗澡也难以完全掩盖的那种,她可不相信铃兰和梅雪的关系只是普通朋友。

不,说到底真的会有人愿意只和梅雪做普通朋友吗?

“拉普兰德姐姐,不许欺负铃兰。”

也许是察觉到了铃兰的窘迫,小狐狸有些生气的看着拉普兰德,看着他尾巴努力摇晃鼓起脸蛋的样子,大家倒是觉得这样的梅雪没有一点威严,嗯,好想捏他脸啊。

于是令、拉普兰德、年和陈晖洁就真的上手了。

“呜呜!”

四个人的八只手在梅雪脸上反复揉搓,时不时还有别的手会趁机在梅雪的尾巴上薅一下,因为动手的不是自家姐姐就是老婆孩子(没毛病),小狐狸也只能任由她们动手了。

好在这几个人还记得现在是中秋的晚会,所以并没有太过于沉浸在搓狐狸的过程中,只是爽了一把就松开了手,但梅雪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尾巴毛里多了什么东西。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既然朋友都来了就去玩吧。”

陈晖洁轻轻抚摸着梅雪的头发,她知道其实梅雪不太适应这样的环境,周围的陌生人太多了,也有太多人把目光放在了梅雪的身上,小狐狸虽然能很敏锐感觉到别人的善恶,但却不能适应如此陌生的场合。

“嗯~”

梅雪点点头,他本来就是打算在这边等铃兰等人一起去玩的,现在找到人了,当然要去陪着铃兰她们。

看着梅雪和几只小萝莉一并离开,陈晖洁心里突然感觉自己做了个错误的决定,但她又想不出这个决定会有什么不对,只好把目光放在了麟青砚等人的身上。

自家的小狐狸身上有很多秘密,陈晖洁早已知道他和不少人有牵扯,可为什么都是女性居多?梅雪的好运气还体现在吸引异性的方面吗?

实际上陈晖洁还不清楚,在场的女性中除了她身边的大炎干员以及企鹅物流的几人,还有罗德岛中的不少人员。

亚叶就注意到了梅雪的离开,她下意识的想要追上去,却又很识趣的看了一眼凯尔希,发现她从头到尾只是端着酒杯,轻轻靠着桌子什么都不说,也什么都不吃。

不过亚叶知道自家的老师对梅雪有哪个意思,但她只是想去找当年那个给自己讲故事的梅雪哥哥聊聊天而已,嗯,虽然妈妈说最好让她梅雪拐回去做女婿。

(妈妈该不会是自己对梅雪哥哥有那种意思吧?)

突然想到这种可能的亚叶连忙摇头,这可不兴想啊,虽然孤女寡母的已经很多年了,而且那段时间没少受梅雪照顾,但那再怎么说也是阿米娅的未婚夫,她怎么能对小狐狸出手呢?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