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30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凯尔希老师,您不吃点什么吗?”

思来想去的,亚叶还是决定找凯尔希聊天转移话题,但凯尔希只是摇了摇头。

“我不饿。”

何止是不饿,凯尔希的胃现在都是撑着的,她有些后悔那个时候下面装不了的时候为什么要让梅雪用上面的这张嘴,而且现在腿软的不行,走路都不得不放慢速度,甚至还得依靠桌子才能站稳。

(该庆幸梅雪只是不理解这种事情代表着什么,而不是一昧沉浸其中,否则问题就大了)

凯尔希再次喝下一口红酒,口腔里残留的苹果糖一样的气息被再次压下,而另一头,原本阴沉的天空在梅雪走出来的一刻刮起了晚风,月光时不时的透过云层,让人可以观察到云朵正在快速的让开身子。

因为不算冷,所以梅雪等人干脆跑到了罗德岛的甲板上,也许是因为运气还不错,此刻这里并没有人,他们可以安心赏月。

“等我一下~”

梅雪拿出一颗苹果叼在嘴里,然后从尾巴里拿出几张野餐垫铺在地板上,又拿出了零食和汽水。

“好厉害……”

泡普卡不由得感慨道,梅雪的这一套操作在她眼里比变魔术还精彩呢。

“果然还是像这样躺着最棒了~”

抱着尾巴躺在野餐垫上,梅雪抬头看着天空的双月,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阴沉的天空已然万里无云。

迷迭香和铃兰在心里暗自感慨以上不愧是你,然后一左一右的躺在梅雪身边,不给自己的其他姐妹留出空隙,这一点让巫恋和伊芙利特略微有些不舒服,唯独泡普卡还停留在“为什么我没有这样的尾巴”的羡慕当中。

因为考虑到小狐狸并不认识剩下的三个人,所以铃兰和迷迭香还给他介绍了一下巫恋、伊芙利特和泡普卡,还不忘重点强调一下巫恋的幽灵、伊芙利特爱玩火以及泡普卡的大力气,哦,还有她眼罩下面的眼睛会发射激光的事情。

“罗德岛还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呢。”

梅雪抖抖狐耳,他突然感觉罗德岛就像是怪人收容中心一样的,除了各种各样的研究人员,还有巫恋这种会和幽灵打交道的存在。

当然,小狐狸对于自己才是最不可思议的那个毫无自觉。

“那个叫小莫提的就是巫恋姐姐的布偶,她还会自己动。”

“……嗯。”

巫恋点头承认了铃兰的话,然后把身边瑟瑟发抖的小莫提丢到了梅雪身边去,这个丢人玩意儿实在是让她太不舒服了,不就是一只小狐狸吗?

“唔……看上去有点破旧。”

梅雪抖抖狐耳,如果不是现在没时间的话小狐狸肯定要用针线帮着巫恋给补补,不过看着瑟瑟发抖的小莫提,梅雪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很可怕吗?

“小莫提一直都这样。”

铃兰伸手把布偶拿回来还给巫恋,借此稍微凑近了梅雪一些,悄悄伸出手拿过小狐狸的尾巴抱在自己怀里。

伊芙利特少有的安静,她只是很安静的看着梅雪,也许是因为体内有这一部分他的血液,所以她也对小狐狸的尾巴抱有一些非分之想,话说为什么还想啃两口?

(她们三个有点碍事啊,以后得想个办法排除一些意外才行)

迷迭香眉头微挑,铃兰也就算了,毕竟是一张床上一个浴缸里的战友,可是巫恋和伊芙利特她们在场的话小猫猫有很多想做的事情都做不了,比如把梅雪绑回自己的宿舍聊个天啥的。

而且最让迷迭香头疼的是红,她是长期暗中跟着梅雪的,小猫猫不好下手。

除了梅雪之外的几小只就这样各怀心事的聊了起来,小狐狸则是看着明暗的两个月亮,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身边应该还有一个人才对。

是谁呢?肯定是个对自己很重要的人吧,不然的话他怎么可能失忆了都还记得她呢。

"

"

ps:嗷呜~间贴票票多多啊!感谢大家支持!

第一卷 : 番外.生日快乐~

夜晚,天空正是圆月,梅雪收回望月的目光看向背后,发现自家的姐姐正一脸温柔的笑着的看着这边。

"

“姐姐,在看什么呢?”

“当然是看我最可爱的弟弟!”

身材姣好的沃尔珀女性张开手把可爱的小狐狸抱在怀中,明明就是同一天诞生的姐弟,但是梅雪却比苏雪儿要矮不少,小狐狸只能达到姐姐胸口的位置。

“呜呜!”

被埋在胸口里近乎窒息的梅雪下意识的挣扎着,最后还是无奈的用老办法,张开嘴咬了一口,恰好咬到了某个比较硬的地方。

“!!”

苏雪儿的俏脸一红,连忙松开手把梅雪推开,捂住胸口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耳朵都竖起来了。

“坏弟弟,居然敢对你姐姐做这种事情!”

“……姐姐你咬我的时候怎么不想到这个?”

“我咬你的时候你不是很舒服吗?”

面对着梅雪的控诉,苏雪儿很是不要脸的叉着腰,一副姐姐做啥都是对的模样,何况她那也不是欺负自家弟弟啊,只是帮梅雪缓解一些生理的压力而已。

“那我咬下去的时候姐姐你不舒服吗?”

“那倒不是。”

苏雪儿琢磨了一下,其实她还挺享受的,毕竟梅雪是被自己调教了那么多年,小狐狸只知道做那种事情很舒服,别说是排斥了,她恨不得一天到晚和梅雪在床上别起来,不过梅雪不乐意。

“那要不……你再咬两口?”

“算了,姐姐你身上还沾着血呢,闻起来好难受的。”

梅雪抖抖狐耳抱着尾巴坐下,背靠着那颗五六人环抱都抱不住的梅花树,心里琢磨着今天又是谁被自己的姐姐揍了。

是伊莎玛拉?不对,她这些天忙着呢,嗯,忙着养伤,前天才因为来找自己玩被姐姐揍过。

那么是岁姐姐?也不该啊,她说过这段时间都不会来的。

“姐姐,你身上的血是什么地方来的?”

“啊,没啥,我和南边群山里的那群家伙打了一架。”

苏雪儿一边说着一边脱下衣服,丝毫没有回避梅雪的打算,甚至故意朝着小狐狸做出一个诱人的姿势,然而梅雪只是从尾巴里拿出一套新衣服丢给她,开玩笑,他都看过那么多次了,当然不会有什么害羞的。

作为一个女性来说苏雪儿的身体堪称完美,不止是长相和气质上的完美无缺,身材也是相当的让人羡慕,不过梅雪只对她胸口的前置装甲心有余悸,那玩意儿实在是太闷人了,小狐狸都中招了好几次。

“话说回来,今天是你的生日对吧?”

“……我也不知道。”

梅雪摇摇头,他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何时苏醒的,只是醒来的时候就在这片森林里了,身后还有这颗巨大的樱花树,可惜只会开花又不结果。

“哎呀,那就按照我找到你的那天算,是不是今天?”

“嗯……恰好是十年又12小时。”

抱着尾巴乖巧的点了点头,梅雪抖抖狐耳,过生日对他来说其实是一件很没有概念的事情,因为年这个单位和他的生命相比过于渺小,如果每年都过生日,那和每天都过也没啥区别。

“可是每年都过生日的话好麻烦的,姐姐,我都有……唔,多少岁了?”

“如果把你沉睡的时间也算上,五十万岁了吧?”

“为什么这么肯定?”

“因为我就是五十万年前有了自我意识的,不过直到二十年前才真的诞生。”

苏雪儿整个人都泡在了小溪中,尽管看上去一切都是那么平和,但如果有人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条清澈干净的小河里没有任何可以说是活着的生物,实际上,整片森林里除了梅雪之外也没有任何或者的动物可言,好在植物们得益于梅雪的庇佑,不受影响。

“那姐姐的年龄岂不是……唔!”

梅雪话没说完,苏雪儿干脆把自己换下来的衣服裹成一团砸在了小狐狸的脸上,全身冒出了黑气。

“弟弟乖哦,年龄这种问题可不能去问女孩子呢,姐姐一直都是17岁哦,就像你永远都长不高一样。”

“我还是可以长高的!”

“你尾巴都少那么多了,不变矮都是好的。”

苏雪儿无奈的吐槽着,对于自己的弟弟她最无奈的就是这一点,因为本身就象征了命运和愿望,所以梅雪自身就有一种倾向性,会对别人特别好,甚至不惜实现对方的愿望。

可实现愿望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最让苏雪儿接受不了的就是这份代价要由自己的弟弟来承担,她甚至恨不得回到过去找自己的本体质问为什么要让把这样的能力交给弟弟来使用。

说来也是,如果梅雪不是这般可爱,如果他当时表现的更具攻击性而非对陌生人也抱以善良,苏雪儿势必会把这个弟弟吃掉来补全自己。

只是……

“真让人下不去手啊。”

看了一眼那边有些生闷气的梅雪,苏雪儿轻轻洗去身上的血渍,看着天空的月亮陷入自己的思考中,她有很多事情放不下,可是现在……只能在心里徒留一声叹息。

沐浴过后,姐弟两人吃了晚饭,梅雪慵懒的靠在姐姐的怀中,柔软的胸枕让他逐渐困倦,小狐狸打了个哈欠,抱着自己的尾巴看了一眼天空,因为他想看星星,所以今晚是不会有任何云彩的。

“梅,你说姐姐是不是坏人?”

“当然不是,姐姐一直都在保护我啊。”

小狐狸眯着眼蹭了蹭姐姐怀中,强打起精神和姐姐相互依靠。

“也就是你会把姐姐当好人看了。”

苏雪儿轻轻搂紧怀中的美好之物,她本想将他彻底吞噬,这样一来她就不在会被血液中流淌的诅咒和瘟疫折磨,就不用日夜饱受那些能把人逼疯的呓语,她可以获得真正的自由,可以离开这片大地。

可怀里的梅雪是她唯一的家人了,当她见到这只小狐狸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下不去手,五十万年的岁月里她见过太多历史变迁,见过太多文明兴衰,她已经孤独了五十万零十年,只做了十年的姐姐,她很贪心,她觉得这还不够。

那些人,那些将她视作灾祸的人并非信口胡言,她确实是这世间灾厄的集合,巨兽们也畏惧她,只是一滴血液就让方圆百余里爆发瘟疫,只是一个诅咒就能让他们生不如死。

她饱受非议和冷漠,承担着人们的恐惧带来的报复,然后那一天……这只小狐狸成为了第一个拥抱她的人。、

苏雪儿承认,那个时候她想过将他吞噬,因为梅雪还不会使用自己的力量,何况她恰好克制着梅雪,小狐狸在她面前就只是个柔弱的孩子。

“姐姐确实是好人啊。”

“可伊莎玛拉和岁她们不这么想。”

“不会啊,之前她们还说将来也要管姐姐叫做姐姐的,肯定很喜欢你。”

这话让苏雪儿眉头一皱,她突然觉得有必要再去登门拜访一下那些觊觎自己弟弟的家伙了,就仗着梅雪不懂事一天到晚的对她家弟弟动手动脚。

“别听她们的,我只会是你的姐姐,此外什么都不会是。”

苏雪儿搂紧梅雪,轻轻咬住他的耳朵啃一下,这对于姐弟来说是一种前奏,某种事情的前奏,但梅雪现在只想睡觉。

“说起来,有样东西我打算给你。”

一边说着,苏雪儿一边从胸前拿出一块玉佩,然后给梅雪戴上,那是一枚白狐抱月的玉佩,精雕细琢,上面还残留着她的体温和余香。

“梅,这个给你,这是姐姐给你做的……嗯,以后你要是有了喜欢的女孩子就可以把这个给她,啊,给姐姐也是可以的~我会很乐意收下哦~”

“才不会给姐姐呢,送出来的东西怎么可能送回去。”

梅雪翻了个白眼,然后伸手轻轻触碰玉佩,他很喜欢这个礼物。

“呜……你这样会让姐姐很伤心的啊。”

苏雪儿顿时变得委屈巴巴的,显然她很想从梅雪手上得到这枚玉佩,因为这是她送出去的定情信物,同样,也是她给梅雪准备的定情信物。

“姐姐,你这样卖萌是可耻的,要像我这样才行!”

“那弟弟是承认自己萌了?”

看着梅雪被自己噎到,苏雪儿笑着搂紧他的细腰,把脑袋埋在那堆白色的尾巴里蹭了蹭。

“总之,生日快乐……弟弟。”

“也祝姐姐生日快乐”

因为两人实际上是同一天诞生,所以梅雪的生日也就相当于苏雪儿的生日,不过小狐狸想起来自己并没有特别准备什么。

“礼物明天补上可以吗?”

梅雪看着苏雪儿已经放在自己腰带上的手,突然觉得凡事都可以商量,比如把这玉佩再给送回去。

“那可不行,我现在就要!”

“我不给!”

“随你给不给,我又没说要征求你的意见,你不给我还不会自己抢?”

苏雪儿这样说着,笑着抱起梅雪把他压在草地上,身后九条尾巴束缚住了梅雪的行动。

“好弟弟,一周都没碰你,想死姐姐了~”

“……姐,你这是违法的你懂吗?”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