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40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签完之后呢?”

“不是之后,是之前才对,在那之前我们先做点别的事情,比如你最喜欢的游戏。”

说到这里,博士的脸上不仅没有丝毫的脸红,反而显得跃跃欲试,还从自己的柜子里拿出一把尺子,她要实际的测量一下梅雪的长短,这样的话还能顺带着把自己的深浅也计算一下。

“可是这里……”

梅雪看着周围,博士的办公室里最多的就是各种书本,身下的沙发上也不算太大,有点伸展不开啊。

“在这里其实还挺刺激的,话说梅雪你尾巴里不是什么都有吗,拿张床出来怎么样?”

“这个可以唉~”

小狐狸这才想起了自己的尾巴还真有床,于是最后一个问题也解决了。

而另一头的走道里,吃完午饭的阿米娅抱着一堆文件朝着博士的房间走去,脸上满是笑容,显然她心情不错。

这段时间梅雪也逐渐适应在罗德岛的生活了,过段时间他要去拉特兰的话,刚好可以拜托他从那边购置物资回来,要是能搞到一些新铳就更好了。

啊对,要铳不要人!不然阿米娅可以肯定跟着梅雪回到罗德岛的一定都是女性,大概还是想给自己脑袋上戴帽的那种。

不过让阿米娅多少欣慰的是,虽然博士也回归了罗德岛,但她显然失忆了,这也就是代表着目前博士不会加入战场,尽管刚苏醒的时候博士就对梅雪哥哥展现了非同一般的好感,但他俩走到一起肯定还需要时间呢。

在这段时间里,阿米娅要逐渐掌握主动权,小时候的事情她可记得清楚呢。

那个时候明明说好了梅雪陪自己睡,结果半夜的时候W先来了一趟,也不担心把阿米娅吵醒直接就叫了出来,后面又被突然造访的特蕾西娅吓得躲到了床下去。

然后可怜的阿米娅又被特蕾西娅的声音折磨了一整晚。

但凡那个时候她是大姑娘,绝对会锁死房门,让这群家伙在墙角蹲着听自己一晚上的喘息声。

【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阿米娅你就不要再提了好吗】

作为公用一具身体的存在,阿米娅的心里话特蕾西娅自然也听得见,但就是因为听得见,所以她才觉得不好意思。

那个时候事务繁忙,她们也就只有晚上的时候能偷偷摸摸去找梅雪了,那个时候光顾着享受了,丝毫没发现阿米娅没睡着,也没想到W就躲在床下,等她注意到W掉在地上的裤袜的时候,心里那种突然涌现的羞耻心和更强烈的刺激让特蕾西娅反而更难罢休了。

“可是那个时候你们也……”

阿米娅一边吐槽一边伸手想要敲博士小姐的办公室门,但是那对长长的耳朵却听到了里面传来的细微动静。

“啊……嘶,还是有点疼,我看看……哎呀你别急着动嘛,唔!”

“嗯~23-9~12~果然在这种时候会稍微延展。”

“喜欢黑丝?可以,我回头换上。”

手上的文件尽数落在了地上,阿米娅如同石化的雕像一般凝固在原地。

"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我还得码番外呢~哎嘿~

第一卷 : 第213章 梅雪和博士小姐的事后谈

“呼……爽了爽了,不过好腰酸背痛啊,对对对……就是这里!”

已经换了一身新衣服,甚至穿上黑丝的博士小姐躺在沙发上,任由梅雪的尾巴在自己身上拍打,缓解着整整一个半小时的疲倦,博士本来还以为自己不是第一次的,因为她寻思着以前的自己说啥也不可能只是干看着喝口汤就会满足的类型。

难道那口石棺在治疗她的同时顺带着还给做了一个薄膜修补工作吗?

嘶,那这样看来以后要小心点了,第一次还是很疼的,博士小姐那个时候都快把小狐狸后背挠花了,好在梅雪恢复速度比较快所以没留下伤口。

“明明是第一次,博士你还一直都不肯撒手,你们都是这样的吗?”

小狐狸托腮看着博士小姐,六条尾巴不断往她身上招呼着,轻轻拍打,让博士小姐尽可能的放松自己的身体。

“……毕竟确实很爽啊,而且那个时候我就算乐意撒手,梅雪你不是还没爽够?”

博士小姐撑在沙发上看着梅雪,那个时候她被小狐狸折腾的死去活来,连思考能力都没多少了,主要是真没想到小狐狸会有那么多的精力。

毕竟是自己诱骗小狐狸的,博士琢磨着至少也让梅雪满足才行,然后……然后她就下面吃撑上面喝饱了,要不是小狐狸还算收敛,不去洗个澡是搞不定的。

“可我更担心博士你会不会难受。”

“这话我爱听,可是你和凯尔希之外的多少人做过这个游戏?”

对于凯尔希参与其中的事情博士用手指头都能猜得出来,毕竟梅雪刚才还说了一句“原来博士和凯尔希一样喜欢穿白色的”,她还以为那个面瘫谜语人老猞猁会更喜欢成熟点的黑色丝边呢。

而且从梅雪的这个熟练程度来看肯定不是一两次了,明明理论知识就是一知半解的,知道的实战姿势还挺多,博士都不能不感慨小狐狸的强大。

“唔……拉普兰德姐姐、塔露拉姐姐、陈晖洁姐姐……”

小狐狸细细例举了自己的所有游戏对象,在博士小姐听到包括铃兰和迷迭香也在内的时候她惊的下巴都合不拢了,好家伙,梅雪这个外表看上去……算了,警察都是他姐,不对,陈sir都是嫌疑人之一。

“话说,梅雪你怎么会对迷迭香和铃兰玩这个游戏的?”

博士小姐摸着下巴,她不觉得以梅雪的性格会骗人去做这种事情,多半是被骗的那个。

“……因为我打不过她们啊。”

小狐狸的话让博士小姐愣在当场,话说真是没想到啊,迷迭香那个看上去安安静静的小姑娘还是个强硬派,不过那岂不是……嘶,这个玩法回头可以试试看,角色扮演什么的梅雪肯定会很喜欢的。

“不过梅雪,以后要不干脆点……你专门给我做助理怎么样?”

“凯尔希不会同意的吧。”

梅雪抖抖狐耳,伸手帮博士小姐把胸前的扣子系好,凯尔希是不会同意这个打算的,让梅雪给博士做专门助理?咋不说在这办公室单独给放张床安装个浴室呢,这样的话方便事后洗干净。

“有道理啊……可你周围的宿舍都被住满了,我也没办法搬过去。”

博士小姐懒洋洋的趴在沙发上,全然没有了工作的兴致,她现在只想好好的睡一觉,然后安心的和小狐狸贴贴去,这感觉……是真的让人上瘾啊。

“没事的,我可以经常来找博士你一起玩嘛~”

“那梅雪你除了黑丝之外还有啥别的喜好?我回头换上。”

搂住梅雪的尾巴蹭了蹭,博士小姐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嗯,身材这块她敢说自己比凯尔希强得多,不过博士小姐还得琢磨着小狐狸喜欢别的什么才行。

“博士穿什么都可以的,因为都一样好看。”

梅雪抖抖狐耳,博士小姐很漂亮,虽然第一眼看上去不如史尔特尔和斯卡蒂那么让人惊艳,但属于越看越漂亮的那种,而且人靠衣装,博士只要换身衣服,在罗德岛也绝对是一等一的漂亮姑娘。

“嘴好甜,一看就是个惯犯,嗯,你该不会还要吧?”

博士小姐注意到小狐狸的小兄弟似乎还很有精神的样子,不过这样其实也好,不用担心以后饿着她自己。

“不会,只是……唔,凯尔希说这个是很正常的反应,因为博士你一直在摸我的尾巴嘛。”

“可是现在的话,要不要我帮你?”

说着,博士小姐指了指自己的嘴唇和胸口,还用手捏了捏梅雪的尾巴尖,主要是现在还肿着,只能让小狐狸将就一下了。

“那倒不用,博士你把尾巴还我就好。”

“那你还是直接用下面好了,我舍不得这个尾巴。”

博士小姐手脚并用的缠住小狐狸的白尾,然后张嘴轻轻咬住尾巴尖。

“唉别咬啊博士,那条尾巴的黑色是染上去的!”

“啊,那你不早说,tuituitui!”

被吓了一跳的博士连忙呸了几下,好在这个染色剂不容易掉色,不然梅雪洗那么多次澡都该掉光了。

“你也没问啊,而且尾巴这个地方很敏感的。”

“再敏感也不可能比那边敏感嘛……我连那边都尝过啥味道了,咬一下尾巴也不会怎么样的。”

博士打着哈哈糊弄了过去,不过心里也在犯嘀咕,没想到梅雪的狐狸精居然还是苹果糖的味道,还挺好吃的。

“话是这么说,可博士你今天的工作还没做完吧?”

“……!!!?”

梅雪的话成功让懒洋洋的博士小姐上演了一出垂死病中惊坐起,整个人立刻撒开梅雪的尾巴想要爬去办公,结果又因为下身的疼痛摔倒在了梅雪身上。

“看你这个样子今天是没办法继续工作了,唔……交给我吧,博士你先休息。”

毕竟博士会变成这个样子也有自己一份责任,小狐狸寻思着还是让她好好睡一觉的好,至于剩下的那些工作,他倒是可以试试看,之前也是给塔露拉和诗怀雅做过一段时间小秘书的。

虽然说他这个秘书做的工作……额,算了。

“那行,你闭着眼睛给盖章就好了,我先睡一觉。”

博士寻思了一会儿,以梅雪的这个运气来看,就算小狐狸不动脑子都可以搞定,主要是她现在也是真的累,全身上下没一个不在酸痛的,特别是腿。

放松下来之后,博士小姐接过梅雪给的枕头靠在沙发上很快就陷入了梦乡,梅雪则是坐在了她的办公椅前,看着面前的这些堆起来足有五公分的文件顿时感觉头都大了。

虽然最重要和机密的文件都被博士提前改完了,但剩下的这些以梅雪的脑筋来处理也不好办。

“要是有人能帮忙就好了。”

小狐狸摇了摇尾巴,拿起印章就打算盖上,但下一刻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了,梅雪无奈的跳下椅子,突然想起了什么,从尾巴里拿出一副耳机给博士小姐戴上,免得她被吵醒。

做完这些,梅雪这才跑去给开了门,然后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个白发的黎博利女性,金色的眼眸毫无感情波动,脸色淡然,但是在看到梅雪之后出现了一丝小小的惊讶。

"

“检索中……确定目标,梅雪,请问博士是否在里面?”

“博士刚睡着来着,大姐姐有什么事情吗?”

“回答,白面鸮负责文件转交。”

白面鸮递出了手上的文件,看上去也有十几份,但她敏锐的察觉到在自己把文件递出去的时候,梅雪的尾巴一下就蔫得没精打采,耳朵也垂了下去,显然是心情变差了。

“提问,梅雪需要帮助吗?”

“嗯,博士睡着了,可我不会处理文件来着。”

梅雪的耳朵无力的抖了抖,虽然博士说他闭着眼睛盖章都没问题,但梅雪觉得那样很可能会误事。

“白面鸮申请成为助理。”

“唔……大姐姐,你的意思是说要帮我的忙吗?”

虽然白面鸮说话的方式有点奇怪,不过还不至于让人曲解她的意思,小狐狸顿时来了精神,因为这个大姐姐看上去就很厉害的样子,她的衣服上还绑着莱茵生命的袖标呢。

“是的。”

“那这个……要不这样吧!之后我请姐姐你吃饭可以吗?”

“可以。”

看着白面鸮答应,梅雪高兴的牵住她的手带着来到办公桌前,拿出一张椅子给白面鸮坐下,然后正式开始了处理公务。

(九号芯片运转正常,读取……错误,目标不可测定)

白面鸮安静的坐在椅子上,不管梅雪拿来什么文件她都能很快的分析并且得到结论,还会很详细的告诉梅雪该如何处理,为什么这样处理,同时植入大脑的芯片则是在高速运转着,作为一个比较特殊的感染者,白面鸮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得到。

在她靠近梅雪的时候,体内脏器中的源石结晶传达给白面鸮的感觉居然是害怕,这倒是让白面鸮对小狐狸产生了相当的好奇心。

而且在莱茵生命的档案中有梅雪的资料,上面的小狐狸是四条尾巴的,如今却是六条,尾巴尖也变黑了,肯定有不对劲的地方在。

但不管怎么说,有了白面鸮的帮忙,小狐狸做事的速度也快了很多,尾巴摇的那叫一个欢快,白面鸮都有些难以集中注意力了,眼睛总是不受控制的盯着梅雪的尾巴,心里有一种抱住然后摸两下的冲动。

“白面鸮姐姐,为什么你说话的方式听上去有些怪怪的?”

“……答,受到矿石病影响,白面鸮需要靠这样缓解痛苦。”

“是这样啊,果然矿石病不是好东西。”

小狐狸的尾巴轻摇,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候,白面鸮感觉自己身上的疼痛瞬间减少了很多,就像是体内的源石结晶听到梅雪的抱怨了似的,但它们怎么可能这么听话?

暂且不管这边的忙碌,另一头的维多利亚,特雷西斯正陷入了对人生的思考中。

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特雷西斯突然感觉到自己的人生是那样的无意义,生命何其脆弱,大地何其伟岸,md,这世界上为什么会有梅雪这种不讲理的生物?!

“曼弗雷德。”

“殿下,有什么事情吗?”

“我在想……该怎么样让自己的运气好起来。。”

虽然赦罪师们说了,特雷西斯身为卡兹戴尔的统治者,又是维多利亚的摄政王,现在他的气运也比正常人要强很多,可是卡兹戴尔衰落,维多利亚的正统是德拉克和阿斯兰,特雷西斯根本挡不住梅雪的诅咒。

对于特雷西斯的忧郁,曼弗雷德也表示完全可以理解,开个会都能被石柱子砸到脑袋上,另一边的角也保不住了不说,门牙还被砸掉了一颗。

不过血魔大君更惨,他尖牙都被打掉光了,不过至少喝水不会塞牙缝,就是会呛到。

“殿下,恕我直言……大概就只有像赦罪师们说的那样,扶持阿斯兰或者德拉克上位,让维多利亚的运势好起来。”

“可现在阿斯兰已经灭族,德拉克……呵,深池的那个人尽是阴谋,塔露拉也不可能跟我们合作。”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