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41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特雷西斯眉头紧皱,果然这年头因果律武器最不讲理,他好不容易走到如今的位置,怎么可能轻言放弃呢,萨卡兹已经流落许久,他是无论如何都要顶上的。

“这让我上哪儿去找个阿斯兰呢?”

轻声嘀咕着,特雷西斯一脸憔悴的靠着床头,摸了摸自己断掉的角,充满了各种无奈。

而罗德岛凯尔希的办公室内,维娜突然感觉鼻子有点痒轻轻打了个喷嚏,然后抬起头看着凯尔希。

“所以,他能帮我?”

“这是你个人理解,维娜,但我不会给你提供任何帮助。”

关掉自己的电脑,凯尔希看了一眼时间决定待会儿忙完了就去找梅雪一起吃饭。

“为什么?”

“因为我不允许任何人左右他的意志,何况他的言行从某种程度来说可以决定大炎的态度,他是罗德岛的朋友,不是员工或者下属。”

凯尔希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一个小盒子放进包里,看了一眼通讯器发现梅雪还在博士办公室。

“如果你想让他帮忙,就自己尝试着去和他交个朋友好了。”

看着凯尔希离开,维娜斟酌着她的话,和梅雪交个朋友的意思……难道是让她去攻略那只小狐狸?

"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推荐一下《人在崩坏,开局绅士模拟器》

第一卷 : 第214章 博士小姐的计划

因为得益于白面鸮的帮助,梅雪很快就完成了博士剩下来的工作,小狐狸也确实的把自己的饭卡给她拿去刷了。

“白面鸮姐姐,你只吃这些吗?”

梅雪有些疑惑的看着白面鸮面前的盘子,里面除了蔬菜之外就只有一点肉,还有一杯热瘤奶,此外什么都没有了,难道是因为不好意思刷太多吗。

“根据白面鸮数据库记载,这样可以有效保持身材。”

“是这样吗……可我见斯卡蒂姐姐和霜星姐姐她们吃了那么多,也没变胖吧。”

小狐狸抱着尾巴叼着水果,在他的印象里霜星算是最能吃的那一类人了,基本口袋里随时都要带着各种零食,但就算是一顿吃八碗的霜星,身材也没什么变形啊。

还有就是斯卡蒂,小狐狸每天早上来吃饭的时候可都看得很清楚呢,斯卡蒂的盘子都堆好高的,但斯卡蒂的身材也属于很好的那种。

“……人和人不能一概而论。”

说着,白面鸮捏了捏自己的肚子,实际上她也不想只吃这些,甜品补充还是很必要的,只是前段时间有点没控制住嘴,经常吃点心和蛋糕,结果体量稍微的加大了,肚子上有点肥肉。

(为什么这个肉就不能转移到它该去的地方呢?)

虽然白面鸮的身材也不算差,但是比起塞雷娅来说还是差了点,不过她也注意到梅雪的面前除了蛋糕啥都没有,小狐狸就嘴上还叼着个苹果。

“疑惑,梅雪只吃苹果?”

“唔……我不怎么吃肉,还是喜欢水果和蛋糕之类的。”

小狐狸尾巴摇摇,一边啃着苹果一边看着四周。

“白面鸮姐姐,你最好快点吃。”

“疑惑,理由是什么?”

“因为很快这里就会被坐满了。”

梅雪抖抖耳朵,就在白面鸮疑惑的时候,塞雷娅端着菜坐到了她的边上,然后幽灵鲨也端着饭坐在梅雪的左边。

“晚上好啊梅雪,今天是巧克力蛋糕?”

“嗯,幽灵鲨姐姐要来一块吗?”

小狐狸嘴上是这么说,身子却朝着白面鸮挪了一下,轻轻和她贴在了一起,这个举动让白面鸮瞬间收到了来自塞雷娅的慈爱关怀的眼神,就一个含义——你和我家梅雪是什么关系?

这倒不是梅雪害怕幽灵鲨,实际上这段时间每晚他都会和幽灵鲨、阿玛雅以及塞壬萝莉们在梦里聚会,一来二去的早就混熟了,只是实在搞不懂为什么每次见面这个大姐姐都不肯放过自己的尾巴。

“不了,我可不想变成斯卡蒂那个样子,她都没办法来这里坐下。”

幽灵鲨摇了摇头,然后拿过梅雪的一条尾巴放在自己腿上摸了摸,看的白面鸮一愣一愣的,原来可以这么直接的吗?

“被斯卡蒂姐姐听见的话她肯定又要郁闷了。”

梅雪的尾巴轻轻拍了拍幽灵鲨的手,小狐狸可还记得上次幽灵鲨说斯卡蒂太重恰好被她听见,结果忧郁的虎鲸小姐自闭了好半天饭都吃不下呢,最后还是靠着小狐狸搁哪儿撒娇卖萌好一会儿才搞定的。

“那倒是,我们的斯卡蒂可听不得这种呢,来梅雪,姐姐喂你吃蛋糕。”

幽灵鲨很是熟练的伸手就要把梅雪抱到了自己的怀里,这事情她在梦里就没少干,还经常因此和阿玛雅打起来。

“等一下,还是让梅雪好好吃饭吧。”

不过也是同时的,莫斯提马的手按在了梅雪的肩膀上,让幽灵鲨的打算落了空。

二女相视,然后彼此微笑着,但是白面鸮却能感觉到她们身上的那种敌意,而且她还注意到不断有人朝着这边走过来,还全特么是女性。

周围的不少视线都是停留在梅雪身上的,这下白面鸮可算是明白了,感情梅雪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啊,这小狐狸就是所谓的修罗场制造机吗?

原本只有两人的长桌很快就被坐满,白面鸮发现来的还全都是罗德岛上比较出名的几个,比如煌和闪灵,凯尔希和阿米娅还有企鹅物流等人,看上去大家似乎都不是很友善的样子。

“梅雪,东西收拾好了吗?”

能天使看了一眼小狐狸,故意提起了这件事,梅雪过两天要跟她回拉特兰的事情在罗德岛基本属于人尽皆知,不过没多少人知道能天使是带梅雪回去做临时男友的,否则麟青砚首当其冲的说什么都不可能答应。

不,那家伙大概会一道白雷把能天使的头发都劈成中分。

“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梅雪,你问这个做什么?”

德克萨斯没好气的给了能天使一个白眼,出门在外,常备梅雪,这句话可不是说着玩的,小狐狸的尾巴啥能没有?他收拾东西的方式就是把整个房间都给塞进尾巴里去。

“我这不是关心他嘛……”

能天使嘀咕着,心里可没客气,你丫的偷吃就算了,还让姐妹们外面等了那么长时间,现在还好意思说我不对,你了不起,你清高。

“话说回来,为什么梅雪你会和白面鸮坐在一起吃饭,我记得你们之前都不认识的吧?”

凯尔希不断打量着,因为刚才幽灵鲨的缘故,梅雪和白面鸮的距离稍微近了一点,好吧,这都特么贴在一起了!

“因为下午的时候白面鸮姐姐帮了我,所以我请她吃饭来着。”

小狐狸尾巴轻摇,不过还是很好的守住了博士偷懒摸狐狸的秘密,凯尔希见状也就懒得追究了,只要保证白面鸮不会再参与进来就行。

“这次去拉特兰那边要记得别乱跑,别和陌生的女人搭话,看到坏人你知道怎么办吧?”

面对凯尔希的问题,梅雪点了点头表示了解,然后从尾巴里掏出了两个毁灭菇,嗯,是的,现在的小狐狸可以一次性拿出两个。

“……这个就不用了,会变成外交事故的。”

莫斯提马连忙帮着梅雪把毁灭菇给塞了回去,开什么玩笑呢,虽然拉特兰那边也是爆炸的主旋律,但是这玩意儿要是城内炸开……嘶,不敢想象了。

“确实,毁灭菇就有点过头了,用这个吧。”

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画卷递给梅雪,然后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往里面塞了几个二踢脚,点火之后半分钟就能炸,威力也不算大,最多吓人,你到时候自己看着用。”

“谢谢~年……唔……姐姐?”

梅雪犹豫了一会儿,主要是小狐狸也不知道该管年叫啥,直接叫闺女吗?可是上次他这么叫让年脸黑了好一阵呢。

“啊对,就是你年姐姐!”

这个称呼看来确实很让年喜欢,整个人惊喜的揉着梅雪的脑袋瓜,令看了都不由得直摇头,这要是被岁知道了,呵……大义灭亲少不了的。

(这气氛太奇怪了)

白面鸮埋头干饭,以免受到修罗场的波及,她虽然知道梅雪很受欢迎,但是也没想到会到这个程度啊,话说塞雷娅你干嘛这么看我,你自己来得晚,也没让我让座位啊。

就这样,今天的饭桌上也是一副随时会打起来的模样,而斯卡蒂只能站在远处,一边含泪咬了一口手抓饼,一边看着坐在一起的梅雪和幽灵鲨,她甚至都不知道该羡慕谁。

没办法,她这个重量确实不是罗德岛食堂的椅子可以承受的。

可是……她也好像抱着梅雪一起吃饭啊!

“吃慢一点,奶油都沾到嘴上了。”

幽灵鲨捏了捏梅雪的耳朵,然后伸手抹掉他嘴角的奶油,随后当着所有人的面放到了自己的手里。

刚吃饱饭的白面鸮突然感觉周围杀气四溢,她抬起头,发现除了梅雪之外的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了幽灵鲨的身上。

虽然说吧,大家或多或少的都对梅雪有点那种心思,甚至在座也不是没人吃过狐狸精甚至做过那种事情了,可那毕竟是私底下偷偷摸摸弄得。

现在幽灵鲨搞这种,那岂不是公然挑衅她们?!

“梅雪乖,去帮我找华法琳来吃饭。”

凯尔希脸色一黑,找华法琳吃饭?笑死,那家伙饿不死就行了。

“我这就去~”

三两口吃完蛋糕,梅雪也顾不得擦嘴,起身就跑去找华法琳了,见状不妙的白面鸮也直接走人,甚至连盘子都没拿。

也就是在白面鸮走到门口的时候,背后突然穿来了拔剑声、热气、钟表和锯子转动的声音,还有叫骂声。

“德克萨斯你去死吧!”

“幽灵鲨纳命来!”

“不许和我家丽兹抢!”

“梅雪是我家的!从一万多年前就是了!”

“他还是我爹呢!你们一边去!”

但是风风火火离开的梅雪完全没听到这些,小狐狸摇着尾巴,拿出通讯器打算给华法琳打个电话看看她在什么地方,但是恰好看到了蕾缪安发来的消息。

【是后天就到吗?】

“看来蕾缪安姐姐很着急啊……”

梅雪抖了抖耳朵,其实他也想尽早见到蕾缪安的,但是没办法,罗德岛这边给他办理的各种手续都需要时间来得到反馈。

【是后天才出发,不过也会很快就到的】

小狐狸轻摇尾巴,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没准备给蕾缪安的礼物,或者说还没想好送什么。

【对了,姐姐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吗?】

【当然有,正在和我聊天的这个小狐狸我就挺喜欢的】

那头的蕾缪安也是刚吃完饭,此刻正泡在浴缸里,一边拿着通讯器一边琢磨着见面的那天该穿什么才好,直接换婚纱?

梅雪被这话撩的有些心跳加速,脸红着回想起自己之前在书上看到的内容。

【那我把自己送给姐姐?】

“这……好像也不是不行。”

蕾缪安嘴角上扬,心里越发期待着和梅雪见面的那一天了,她可以啥都给准备好了。

结束了和蕾缪安的日常闲聊,梅雪走着走着突然就被绊到了脚,小狐狸很及时的抱头打滚避免脸着地。

然后他就发现了晕倒在路上的华法琳,她看上去更像是睡着了,完全睁不开眼,小狐狸无奈的抖了抖耳朵,决定还是先扛着她去医疗部看看怎么回事。

也就是在梅雪走后,巫恋悄摸摸的从背后的转角探出头来,走到梅雪刚才摔倒的地方捡起他掉在地上的那一根头发。

但她没有注意到,华法琳的发色和梅雪同款,而她也不知道,且梅雪不会掉发的,所以华法琳又要倒霉了。

——————————————————————

“啊……还是很疼啊。”

睡饱了的博士小姐缓缓睁开眼,发现自己还在办公室里,但是躺在一张床上的,不用想都知道是梅雪拿出来的。

“都这么晚了,嘶……我该不会错过晚饭了吧?”

揉了揉自己有些疼的脑袋,博士缓缓起身,虽然下午的时候玩过火了,但是这会儿走路还是不成问题。

重新来到自己的桌前,伸手从柜子里拿出那本日记,这次博士小姐从后面开始翻阅。

在翻到倒数第七页的时候,原本应该空白的地方却留着不少的字迹,这些是博士故意没有给梅雪看的部分。

那是各种数据公式和一连串的账号密码,以及可以证明博士小姐对于当初自己投资的各个企业的股份所有权证明。

但这些加在一起,都比不过那几句被红笔刻意标注出来的话。

【九尾的梅雪,不是完整的祂,如果完整的梅雪……他可以做到的事情或许超出了我们所有的想象】

【虽然他不记得我,但记忆应该只是被封了起来而不是被抹去,但是这样也好,我终于不至于太过孤独】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