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49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不过她总感觉这眼神实在过于温柔了是怎么回事?这俩今天才见面的对吧?

“是这样啊,嗯,小乐你出去帮我拿些吃的,我在这里先和你的小男朋友‘聊聊’,放心,我不会举报你的。”

在说到聊聊两个字的时候蕾缪安的语气显得格外轻佻,但能天使并没有发现,她只是觉得这可能是自家姐姐想要单独和梅雪聊一些事情或者问一些问题。

毕竟去见家长,伯父伯母总会想办法支开一方单独和未来儿媳(女婿),然后好好交流一下。

“那好吧……姐,话先说好啊,不许为难他!”

“放心吧我不会的。”

蕾缪安微笑着挥挥手,为难梅雪?那怎么可能呢,她巴不得宠着这小狐狸呢,只不过妹妹在她不好那么做罢了。

看着能天使就这么出门,梅雪站在原地踌躇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虽然在网上很聊得开,但是蕾缪安毕竟不是铃兰那样的同龄人,小狐狸心里还是有点紧张的。

“哦对了,先说好啊,他是我家的男朋友,姐你可不许和我抢!”

也许是担心出什么意外,能天使特地半路折返回来,推开门伸个脑袋过来补充了这句话,然后再次把门给关了起来。

(好妹妹,你忘了我们是一家人吗?)

蕾缪安的嘴角止不住上扬,因为自己不好下床,所以一些事情只好让梅雪去做了。

“梅雪,把门反锁上。”

“唔~嗯!”

小狐狸伸出尾巴把门反锁,然后踩着小短步走到蕾缪安的床头,还没等他想好该说什么呢,蕾缪安就已经伸手把他抱在了自己的怀里,让小狐狸的脑袋靠在自己胸口上蹭了蹭。

“怎么刚才要躲在外面,是不想见到我吗?”

手指轻轻拨弄着梅雪的耳朵,蕾缪安能清楚的闻到小狐狸身上淡淡的奶香味儿,不过更多是花香,算了,反正就让人很有胃口。

“不是,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和姐姐打招呼……”

梅雪显得有些无所适从,蕾缪安比他想象的更热情,可能是因为等太久的缘故吧,她显得有些难以自控。

“又不是不认识我,还脸红了……明明照片都看过了还会害羞啊。”

看着梅雪粉色的脸蛋,蕾缪安不由得笑了出来,然后抱着小狐狸坐在床上,手指轻轻抚摸他的脸蛋。

“嗯,本人可比照片看上去可爱多了,尾巴让我摸两下。”

看着梅雪害羞的样子蕾缪安不由得感觉有趣,小狐狸的羞耻心看来和正常人的不太一样,发浴照都不带脸红的,只是摸两下就脸红了,嗯,比小时候的小乐逗起来还好玩。

“姐姐随便摸,你没事就好。”

其实梅雪也是松了一口气的,本来以为蕾缪安的身体真的出了什么事,刚才他在外面也都听见了,比起被骗,小狐狸更欣慰于蕾缪安的平安无事。

“我还以为你会生气呢,毕竟把你从那么远的地方骗到这里来。”

“唔……虽然是很长的一段路,但是能见到蕾缪安姐姐我还是很开心的。”

梅雪任由蕾缪安的手在自己的尾巴上抚摸,很舒服,小狐狸甚至不由得眯着眼倒在床上蹭了蹭。

“我也很想见到你,不然也不可能写信让小乐把你带过来了,她还不知道我们早就认识的事情吧?”

“嗯,我有听姐姐的话,没有告诉阿能姐姐。”

小狐狸尾巴轻摇,虽然不知道蕾缪安为什么不让说,但他照做就是了。

“看得出来,嗯,过来更靠近一点,平时总隔着屏幕我都摸不到你。”

从网恋突然变成现实朋友,这样的转变梅雪还需要适应,但蕾缪安就显得没那么拘谨了,实际上她正琢磨着该怎么下手,是直接点还是该调和一下氛围?

梅雪凑到了蕾缪安的面前,抱着自己的尾巴遮住脸看着她,以免显得过于丢脸。

“果然手感很棒啊,我很早就想摸了……”

轻轻把梅雪抱在怀里靠着自己的胸,蕾缪安张嘴含住小狐狸的尖耳朵小心啃咬,手顺着尾巴不断向上。

“唔!姐姐!?”

“哎嘿,我就是摸摸,不会做什么的。”

蕾缪安微笑着,毕竟现在也不是时候,能天使可能很快就会回来,她能做的也就是解个嘴馋,吃点狐狸精什么的。

“对了梅雪,这段时间你就在这里和我住一起吧,我给你在隔壁安排了个房间。”

虽然说这里是疗养院,但是也有给家属用的房间,以前蕾缪安一直都没申请,不过现在还是比较有必要的,顺便让小乐也住隔壁,这样她肯定不会怀疑姐姐对小狐狸有意思,反而可能觉得这是姐姐在撮合。

(哎呀不行,越想越觉得对不起小乐了,不过……唔,我比她大那么多,让姐姐先结婚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看着怀里这只诱人的小狐狸,蕾缪安忍不住舔了舔自己的嘴角,没办法,就梅雪这个样子谁能忍得住啊,她以前都只能在做梦的时候幻想一下,现在难得有机会,怎么能不抓住呢?

且先不管这边的两个人,视线转移到能天使的那头,在从护工处得知姐姐确实没有什么大病之后她真的松了一口气,然后又不免有些担心梅雪的那边。

这倒不是担心蕾缪安会不喜欢梅雪,只是不放心小狐狸那张受不住什么秘密的嘴,甚至她还担心自家姐姐过分喜欢梅雪呢。

“本来莫斯提马就够难对付了,要是老姐也掺和进来我哪还有机会啊……不过待会儿得找老姐取经,问一下如何对付莫斯提马才行。”

打定了这样的注意,能天使来到食堂才发现这边虽然供给三餐,但是其余时候是没什么东西可吃的,也就是说她需要上街一趟了。

但她不清楚,她想要找蕾缪安取经,但自家好姐姐也在找梅雪取经。

"

"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间贴票票打赏刀片多多~悬赏还在继续哦~

第一卷 : 第224章 姐妹心机

“也不知道老姐和梅雪聊得怎么样?”

看着手上的三块蛋糕,一想到以后的生活,能天使的嘴角不由得上扬,笑得那叫一个开心。

她甚至都已经幻想到将来自己和梅雪的孩子该娶个什么样的对象了,取名字?那种事情从她吻在梅雪嘴上的时候就想好了。

“我回来了,姐……奇怪,怎么把门给我锁住了?”

能天使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是老姐担心聊到一些事情被别人听见吗?真不愧是她引以为傲的姐姐,办事周到,心也细腻。

听着门外传来的能天使的声音,蕾缪安连忙把嘴和胸口擦干净,穿好自己的衣服又帮梅雪整理好,抱起小狐狸就放在床头的椅子上,仿佛刚才真的就是只和梅雪在单纯的聊天而已。

尽管她发出来的声音不好被别人听见就是了。

“梅雪,去帮你阿能姐姐开门。”

“……啊,嗯。”

刚喂饱蕾缪安的小狐狸还有些茫然,她的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穿衣服的速度比脱下还快,梅雪都开始怀疑她是不是有反复练习过。

不过小狐狸还是乖巧的起身去给能天使开了门,在发现她手上的蛋糕时不由得两眼发光。

“阿能姐姐,还有蛋糕吃吗?”

“当然有了,小馋鬼,我们进去吧。”

也许是出于直觉,能天使下意识的扫了一眼房间里,倒是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姐姐床头的椅子可以证明刚才两人应该是在谈话。

“姐,我买了水果蛋糕回来,一起吃吧~”

“辛苦了小乐,快来坐下吧。”

(虽然我已经撑的吃不下什么东西了)

蕾缪安微笑着朝着妹妹招了招手,努力不让自己露出什么破绽,她趁着刚才能天使被梅雪吸引注意的时候就已经把脸上最后一点痕迹清理干净了,不过胸口和脚上没办法,只能暂时用衣服和被子盖住,感觉有点粘乎乎的,特别是胸口的位置,她可比能天使大呢。

“唔……姐你居然还喷空气清新剂啊?”

“明知道你和梅雪要来,我怎么可能不做点准备呢。”

其实这也是蕾缪安先一步做好的准备,能天使来之前她就喷过空气清新剂了,只是之前能天使没有过于注意,刚好可以掩盖刚才的梅雪的味道。

“也不用做到那么多的,我……”

能天使很不客气的坐在床头的那张椅子上,放下蛋糕准备把梅雪抱在自己怀里,但是在坐下的瞬间她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穿着裤袜,大腿和身下的椅子只隔着一层丝织,所以能天使才会发现这椅子是冷的,根本就不像是刚才有人坐过的样子!

仔细一看,反而是老姐的床上看上去显得有点乱。

(我的老天爷啊,菩萨在上,这尼玛该不会是真的吧?)

恋爱中的女性捉出轨总有一套的,这要是放在平时的话能天使根本不会注意到这些,可是现在她想不注意那都不行了。

不过蕾缪安本来也没说梅雪是一直坐在椅子上的,能天使也不觉得自家老姐有什么对梅雪下手的理由,这俩人才认识一个小时都没到呢(阿能自认为的)

“怎么了小乐?”

眼见着能天使陷入了呆滞当中,蕾缪安很是关切的问了一声,能天使连忙回过神来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什么问题。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了好久没去司提望区的那家甜品店了,打算待会儿带着梅雪一起去。”

“这样啊……那我们一起去吧,刚好医生也说多在外面散心对我有好处。”

蕾缪安想了想,她怎么可能会给能天使制造单独和梅雪相处的机会呢,刚好也是有段时间没有好好出去过了。

“那这样的话要不要打个电话让莫斯提马姐姐他们也来呢?”

小狐狸尾巴轻摇着,这个建议倒是让姐妹俩想了好一会儿,莫斯提马来也就代表菲亚梅塔会来,当然了,菲亚梅塔那个死脑筋无所谓,主要是莫斯提马太难对付了,那家伙撩人也是有一套的。

不对,刚好可以让她牵制住小乐(姐姐)啊,然后再想办法把菲亚梅塔(菲亚姐)打发掉,岂不美哉?!

该说不愧是姐妹,就算不是亲生的也能在某些事情上想到一起去,蕾缪安和能天使再不迟疑的点头答应了下来。

“好!”

而另一头的教皇厅内,安排好彩虹小队暂住证明的莫斯提马还特地委托安洁莉娜先把他们带去罗德岛的办事处,她自己则是需要找到教宗说些事情。

“总之,就和我刚才说的一样,当然……他的身份我不说您也知道的。”

莫斯提马很不客气的拿起桌上的那块蛋糕放进自己嘴里,而她面前慈祥和蔼的白发老者以及背后身穿重甲的铳骑都因为刚才的那一番话陷入了沉思。

作为拉特兰的教宗,一国领袖,伊万杰利斯塔十一世知道的事情比莫斯提马只多不少,也正因为这样,他才更清楚梅雪的到来是何其重要的事情。

放在以往,对这样的客人就算是由他这个教宗来接待也毫不为过,不,如果是梅雪的话可能他还稍微差了一点辈分,不过如此的小狐狸失去了记忆,不再记得以往的事情,伊万也决定暂时不打扰对方。

当然,将来还是有必要请梅雪来这边喝茶吃点心的,这是作为主人家的礼仪。

“他这个身份,照理来说完全可以代表大炎的态度了。”

“确实,但梅雪并不打算那么做,他说自己有时候会不太聪明,不想因为自己的行为给大炎添麻烦,所以教宗您只需要把他当成一个普通旅客就好。”

莫斯提马的脸上带着微笑,但伊万哪能不知道她的想法,真要是这么说的话莫斯提马也没必要把梅雪的事情说出来让他这把老骨头差点心脏都给吓到停跳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唉,让你和菲亚梅塔去给他做护卫好了,注意别让我们的贵客受伤。”

“请放心吧,我会保护好他的。”

得到教宗的亲许,这下莫斯提马可以不用担心菲亚梅塔念叨自己了,但她还有一件事要麻烦教宗。

只是在她开口之前,为梅雪设置的特别短信铃声先一步响了起来,看了一眼自己的通讯器屏幕,莫斯提马一边把桌上的点心装起来一边朝着教宗笑了笑。

“那我就不打扰您老人家了,等回头我再把结婚请柬发给您。”

“嗯,好……嗯!?”

伊万下意识的应了一声,然后就发现了莫斯提马的话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刚才这姑娘说啥了!!!!?

——————————————————————————————————————

“塞茜莉亚,累了吗?”

费莉亚轻轻拍了拍女儿的脑袋,一路的舟车劳顿,她的身体实在熬不住这样的疲倦,但塞茜莉亚可能是因为年幼且精力旺盛的缘故,看上去还很有活力。

“唔……我自己玩一会儿就好,妈妈你先睡觉吧。”

塞茜莉亚乖巧的抱着母亲蹭了蹭,她一时间还不想睡,反而是妈妈看上去很累的样子,需要好好的睡一觉。

“那我先去睡觉了,记得看电视不要太大声,不要给陌生人开门,更不要出门去。”

连着叮嘱了塞茜莉亚好几条事情,费莉亚看着女儿眼神里的疑惑不免心中悲苦,自己的女儿才不过七岁,她还有很多事情都不懂,她从小就没有真正体会过父亲陪在身边的感觉。

不仅如此,就连在拉特兰也不得不躲着做人,从小到大了塞茜莉亚都没有真正的出过门,她甚至都不认识自己的邻居,从小到大生病了什么的都是费莉亚照顾。

“我知道的妈妈,快去休息吧。”

“……”

费莉亚并没有直接回到卧室,她蹲下来抱着女儿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抱歉塞茜莉亚,妈妈没办法……我们没办法和你的爸爸一起生活,我也没办法让你出门去,都是妈妈的错。”

说着说着费莉亚感觉泪水要不受控制的留下来,她连忙把塞茜莉亚抱起来放在沙发上,然后拿起遥控器给她点开一个介绍拉特兰本地风俗的节目,随后直接快步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