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50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进到房间的同时毫不犹豫的把门反锁,费莉亚扑倒在床上失声痛哭,受到病痛折磨的痛苦,无法和爱人相守的孤单,对女儿的愧疚和数千个日夜的担惊受怕,她确实需要好好的发泄一下。

虽然不知道妈妈为什么急着回去,但塞茜莉亚知道好孩子不能打扰母亲休息,她看着电视机,然后从背包里拿出此前那个白色的大哥哥送给自己的苹果轻轻咬了一口。

脆甜的苹果被咬开,甜蜜的汁水让塞茜莉亚不由得高兴的眯着眼,脑袋上的光环也闪烁了两下。

“各位电视机前的观众你们好啊,我是你们最最最亲爱的主持人,可爱的尤里卡~”

电视屏幕上粉色头发大姐姐拿着话筒快乐的对着镜头打招呼,也许是因为契合拉特兰的风格,她还在自己的脑袋上顶了个光环,当然了,萨科塔人是不会觉得这玩意儿有什么冒犯自己的,毕竟这东西都是他们自己卖的多。

“今天,我们来到了泰拉著名的点心之城,也是萨科塔们的故乡与圣地——大名鼎鼎的拉特兰!”

看着电视机上的人介绍,哪怕自己就出身于拉特兰,但是塞茜莉亚仍旧感觉很有趣,因为她从没有自己出去过,虽然住在这里,但拉特兰对她来说仍旧是一座充满了各种谜团的城市。

“想必各位都曾经听说过了,在过去的拉特兰……”

塞茜莉亚一边啃着苹果,一边津津有味的看着电视机上的报道,虽然这个主持人大姐姐偶尔会说一些她不懂的话,但这不妨碍塞茜莉亚看下去,反正她就是图个开心。

“说了这么多,不如让我们随机采访几位路人,看看他们对拉特兰的印象如何~”

尤里卡说着,拿着自己的麦克风看了一眼四周,然后就看到了不远处那只看上去很是快乐的小狐狸,他还推着另一个萨科塔人。

“啊,那边的那个小朋友!”

被叫到的梅雪没有丝毫的自觉,小狐狸的尾巴摇的那叫一个欢快,在他身边的能天使也是很开心,毕竟看上去自家好姐姐确实不排斥她带回来的这个小男朋友。

“小帅哥!方便接受采访吗?”

尤里卡喊了一声,但梅雪听到了也不觉得是在喊自己,这周围这么多人呢,比起那些他还是更想去蕾缪安推荐的那家蛋糕店。

“那边的,六条尾巴的那个!”

眼见对方还是毫无反应,尤里卡只好凑了上去,不过虽然有点生气,但还是保持着自己身为主持人的基本素养,脸上挂着微笑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不友善。

(一个女人,看上去像是记者……不过长得很漂亮,需要注意)

比起那边毫不在意的能天使,蕾缪安显然更加注重这种细枝末节的小事情,她轻轻抓住梅雪放在轮椅上的手,然后微笑着看向尤里卡。

“怎么了这位小姐,有什么事情吗?”

“啊……很抱歉打扰你们,我们是城市之声电视台的记者,希望可以采访一下你们。”

“当然可以,不过还是直接问我的妹妹好了,我这位朋友初来乍到,对拉特兰还不算太了解。”

眼见蕾缪安如此配合,尤里卡十分感动,于是很是高兴的把话筒塞到了能天使的面前,毕竟除了梅雪就她俩,谁是姐姐谁是妹妹一目了然。

“啊,我这个……”

能天使没想到会在这里被坑了一把,支支吾吾的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在尤里卡还知道问,虽然离开过很长时间,但能天使还是记得很多事情的。

“这位小姐,我听说每一位年轻的萨科塔都对拉特兰中心广场的巨大雕塑有非同一般的执念,请问是的吗?”

“啊,这个确实,因为老师从来不允许我们炸掉它。”

这个很诚实的答案,诚实到尤里卡都愣住了,塞茜莉亚倒是没有关心那么多,她只是看着电视上属于梅雪的哪一个角落,心情愉悦。

但是在梅雪的眼里,当尤里卡靠近的那一刻小狐狸就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这个叫尤里卡的菲林大姐姐……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会倒大霉的气质!

"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间贴票票刀片多多~

第一卷 : 第225章 准备整大活的塞壬们

尤里卡是个倒霉蛋,这一点她自己可能没啥认知,但梅雪可是看得很清楚,小狐狸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她身上那种漆黑的特质。

“果然,拉特兰是个民风淳朴的地方啊。”

尤里卡擦了擦额角的冷汗,显然是被能天使的豪爽给惊讶到了,虽然早就听说了萨科塔人都是一群不搞事就不舒服的家伙,但是他们居然连自己家都炸,真是够厉害的。

为了以防能天使再说出点什么吓人的话,尤里卡还是决定换个采访对象比较好,蕾缪安的话就算了。

“这位小朋友,你到拉特兰是来旅游的吗?”

再次把麦递到梅雪面前,尤里卡也下意识的打量起了这只过于可爱的小狐狸,居然还是六条尾巴的,少见啊,是神民的后代?

“我……我只是来找蕾缪安姐姐的。”

尤里卡的突然凑近让梅雪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的抱着尾巴躲开了一些,回答问题也有些小声。

“是这样啊,那么几位这是打算去做什么呢?”

“唔……吃东西。”

梅雪的尾巴轻摇,小狐狸看向尤里卡的眼神很是奇怪,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有人身上的厄运居然能凝结到这个地步,脑袋上居然都顶着一朵乌云了,这种程度会影响的可不止尤里卡个人,还会对周围的人也造成不好的影响。

“大姐姐,你这段时间还是注意一些比较好,你印堂发黑。”

“啊?”

“就是你看上去好像会很倒霉的样子。”

梅雪换了一个大家差不多都懂的说法,让能天使下意识的都离尤里卡远了一点。

尤里卡也因此陷入了沉默,这倒不是她觉得自己受到了冒犯,而是因为梅雪说的确实很对,实际上尤里卡从小到大就是个倒霉蛋,喝水都能差点把自己噎死的那种。

小时候的经历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走路会遇到车祸,上学会遇到火灾,在家睡觉都能被从天而降的陨石给吓一跳,害得她小时候都没啥朋友,能长这么大属实不容易。

关键是,长大之后虽然没那么倒霉了,可是她的工作还是那么的坎坷,总是在一个单位待不了多久就要被开除,但是因为自身能力出众还总能找到新工作,实际上拉特兰这边已经是她的第五份工作了。

“梅雪,不要这样说人家,很不礼貌的。”

“可是……唔,这位大姐姐,你要不然往左边站一些?”

小狐狸摇着尾巴,他说这话的原因主要是尤里卡脑袋上那多乌云在左边没有遮住太多。

“啊,哦。”

尤里卡下意识的往自己左边挪了一步,然后下一刻她就听到了头顶上传来的声音。

“唉小心!”

还没等尤里卡反应过来,一个比她脑袋还大的花盆就这样直接砸在了她刚才的位置上,吓得尤里卡差点原地跳起来,这要是被砸到了不死也得在医院躺几天啊。

“啊啊,实在抱歉,刚才风大我本来想把它收起来的!”

住在二楼的萨科塔人显得很是抱歉,还好尤里卡没出事,不然的话可不好说。

“啊……没事。”

尤里卡摸了摸自己的心口,这种事情以前也不是没有过,那个时候她就是被砸到住院了好几天,公司那头给了医药费赔了点钱之后就把她辞了,那种事情她可不想再来一次啊。

“真是对不起,您要不进来坐坐,我请您喝杯茶休息一会儿。”

看着尤里卡被那个拉特兰人缠住,蕾缪安拍了拍梅雪的手示意小狐狸离开,他们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不能浪费在这种地方。

一边走着能天使还不忘戳了戳梅雪的胳膊。

“唉梅雪,刚才你是怎么知道那个人要倒霉的,我记得你以前没这个功能啊。”

“唔……以前确实没有,毕竟很少有人能像她这样倒霉的,我也看不见人家的运气怎么样。”

说到底主要是尤里卡身上的厄运太厚重了,不然小狐狸都不会注意到,不过梅雪倒是对此感到亲切,毕竟不管幸运还是厄运都是运气的一种,小狐狸对于这一类人总是更抱好感。

“不过能遇上梅雪,证明她今天的运气可能还算不错?”

“不对,应该说我的运气不错吧。”

梅雪尾巴轻摇,在刚才那段短暂交流的时间里,梅雪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尤里卡身上的厄运被自己的一条尾巴吸收了很大一部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或许这对自己来说也是件好事。

“哎呀不说这些了,我们赶紧去吧,那家甜品店可是很受欢迎的,晚了可不一定能抢到座。”

对于能天使的这个说法梅雪表示疑惑,她这是在怀疑自己的运气?有小狐狸在还会有什么一定的事情吗?

“刚才的那个人……真的能看到我的运气?”

尤里卡有些摸不着头脑,再怎么说这种玄学的事情也太不可思议了吧,讲点科学好吗。

手上的苹果吃完,看完电视的塞茜莉亚有些犯困了,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就这么倒在沙发上睡了下去,她要做个好梦。

在那梦里,她和妈妈会跟爸爸在一起好好生活,妈妈说爸爸在做的事情很重要,妈妈说外面的世界很危险,可是塞茜莉亚从没真的见识过外面的世界,她并不懂那么多。

“爸爸妈妈……”

塞茜莉亚在梦中呓语着,她的意识快速下沉,在记忆编织而成的梦境中行走着,然后就看到了眼前出现了一扇门扉。

抱着那么一丝好奇心,塞茜莉亚伸手敲响了它但却没有得到回应,她又尝试了几次,但门的那头似乎没有人在,她只好有些无奈的选择了放弃。

但塞茜莉亚不知道的是,她的行为在伊比利亚的塞壬基地中引起了不小的反应,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阿玛雅觉得回头有必要给精神网络搞个防火墙了,幽灵鲨好歹还是跟梅雪搭上线的,这怎么又来一个只知道敲门不知道自己开门的?难道梅雪没告诉对方门是向外开的?

“嘶……可算是消停了,新姐妹这不太懂啊。”

摇了摇头,阿玛雅还是把注意力放到了眼前的事情上,看着面前这艘高达的钢铁战舰她不由得摸着自己的下巴。

“没想到真能整出来啊,自然选择号,要是真的能飞起来就更好了。”

“那个对现在的我们来说有点技术障碍,大姐你就忍忍吧,至少这个大家伙的能一发齐射把格兰法洛夷为平地。”

“那还不如让加坦杰厄用自己的脑袋去撞大陆架呢。”

阿玛雅的吐槽也是格外犀利,不过正如250号塞壬所说,这也是目前塞壬们的极限了。

“算了,比起这些来说阿戈尔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不说是不容乐观,只能说没啥指望了,外围城市基本沦陷,现在还能支撑属实不容易。”

除了自己这边,塞壬们也时刻监视着大海的动静,阿戈尔毫无疑问的错估了海嗣的可怕,根据塞壬们的侦察结果,海嗣对阿戈尔的围困只不过是如同陆地生物迁徙时踩踏草地一般。

当然了,就算有个幽灵鲨作为同伴,这也不代表塞壬们就会对阿戈尔有多少好感,她们更在意的是潜藏在深海之下,不知道沉寂了多少岁月的古文明遗迹。

“不管怎么说那群野生水产还有点用,排除姐妹去帮忙解围吧,剩下的过段时间跟我一起游入深海,看看前文明留下的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阿玛雅大手一挥,当然了,这种重大事件还得找梅雪商量一下,如果能有小狐狸的庇佑,那么所有事情都将事半功倍。

“可是大姐,万一那群海嗣发现了我们是敌人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大不了打一架就是了,大海是前文明的坟墓,让我们去看看这些先人的墓志铭到底都写了些什么玩意儿。”

海嗣和源石,古老的不知为何毁灭的前文明,泰拉的潮水和尘土之下埋葬着诸多不为人知的历史,阿玛雅很清楚,如果塞壬想要前往星空,那至少先要搞懂是什么把这个世界封锁了起来。

余下的还有,比如梅雪给的那口石棺,还有他本人那捉摸不透的完全不符合世界规则的能力,在听说塞壬们的物资是凭空变出来的之后,列维的三观就受到了冲击,直到现在都还在那块一边嘀咕着不可能一边进行各种计算。

不过阿玛雅倒是知道梅雪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能诞生的存在,泰拉还没那么大本事。

“对了,加西亚和阿方索送回去了吗?”

“已经搞定了大姐,临走时加西亚还送我一包糖果呢。”

为了和伊比利亚达成合作关系,阿方索和加西亚这两张牌倒是不得不丢出去,反正把人留在这边也没用,治好了就给送回去,也算是表达诚意的一种方式了。

“那就行,让姐妹们收拾好东西,明天早上五十个人前往阿戈尔,两百人随我前往大海深处,余下五十人守住家里。”

“两百人……会不会太多了?”

“以防万一,按照海嗣的说法,深海里可不止一个祂,主人能给我们的只有祝福,到时候还得看我们自己。”

当初四队深海猎人才完成一个斩杀,哪怕塞壬们远比猎人强大,也不会自以为就是无敌的存在,谨慎是件好事,对大家来说都是,尤其是作为大姐,阿玛雅除了梅雪的命令之外最优先的就是保护好姐妹的安全。

坐在甜品店里的梅雪不知为何感觉有些不安,小狐狸的尾巴轻摇看着窗外,菲亚梅塔坐在他的身边,面前是莫斯提马和能天使姐妹。

“怎么了梅雪,这家点心不合口味?”

“没什么,这里的点心很棒,只是我感觉有点不舒服。”

看着外面逐渐阴沉的天空,梅雪抱着自己的尾巴把蛋糕放进去然后又拿出来,由此完成一次复制,以后想吃的时候就可以直接拿出来了。

“不舒服,要不要先回去休息……啊,这么说起来你和小乐是直接来找我的,还没个住的地方吧?”

“嗯,我打算住在罗德岛的办事处那边,凯尔希说不要随便留宿或者花钱住酒店。”

只能说凯尔希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至少在罗德岛的办事处那边不用担心小狐狸被人偷吃,如果让梅雪跟能天使或者莫斯提马住在一起,呵……说不定这次长假结束之后这俩至少也得有一个要请产假。

“你们考虑的还真周到啊。”

蕾缪安有些无语,看来罗德岛还真是把梅雪看得有够紧的,这都防着。

“那这样的话我和菲亚梅塔待会儿还要搬进去啊。”

莫斯提马插起一块蛋糕放进自己嘴里,说出一句震撼人心的话,甚至菲亚梅塔都一脸惊讶的看着她。

“别那么惊讶嘛,教宗说了让咱俩负责保护他来着。”

“你这家伙!”

菲亚梅塔气得炸毛,她完全有理由相信这是莫斯提马自己的问题,教宗那个老头也真是的,就不能问问她的意见再说?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