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5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应该还有,我再试试看。”

梅雪轻轻摇着尾巴,现在他已经知道该怎么办了,先拿出几个水果把肚子填饱,让自己的脑袋可以的话尽量克制住不要去总想着吃的,然后再众人惊愕的目光中不断往外掏出了一些意义不明但相当惊悚的东西。

(比如一个可以镶嵌六颗宝石的手套,一个金色的花火棱镜……当然,不存在的,那就过分了)

“这是什么?”

塔露拉捡起小狐狸放在边上的一本书,黄色的封皮上画着镰刀锤子,下面写着大炎的简体字,在著书人一栏还写着什么“博士小姐手抄版本”。

(博士小姐又是谁?该不会是弟弟以前认识的女人吧?)

塔露拉立刻警觉,对于一切和弟弟有关的女性她都格外上心。

“唔,拿不出来了。”

看了一眼自己身边堆起来有两个博卓卡斯替那么高的东西,小狐狸发现自己已经没办法从尾巴里取出食物之外的物品了。

“塔露拉啊,要不咱们把梅雪留下吧。”

面对着眼前这一大堆崭新的武器,霜星不由得发出了如此的感概,她甚至在里面看到了爱国者穿着的铠甲,还是全新版本的那种。

看了一眼对这些武器毫无兴趣的梅雪,塔露拉可算明白了,可能梅雪能从尾巴里拿出什么是取决于他到底想要什么,难怪内卫想要得到她家小狐狸,梅雪这是开挂了吧。

不过正因为如此才不能让现在的梅雪跟着他们,否则不管是整合运动还是梅雪都只会面对更大的针对。

"

ps:这章算是整个活,间贴票票多多,小狐狸的攻击手段差不多就是靠这些植物了,不过大家都该明白的,梅雪只需要卖萌就够了,萌杀,虽然感觉没什么必要,但还是要给大家推荐一下墨汁炒鱿鱼大佬的《被踹出罗德岛,龙门桥洞盖小被儿》

第一卷 : 第29章 塔露拉终究是没忍住

“嗯哼哼~小狐狸的尾巴里有什么呢~那是新鲜的苹果~”

轻声唱着自己编制的歌谣来作为提神的方式,梅雪从尾巴里掏出一堆苹果放在了边上,左边的尾巴很是时候的给小狐狸锤了锤酸痛的背部。

【差不多得了,你都填满三个仓库了,再这么下去精神上会吃不消的】

黑蛇小姐出声劝阻着小狐狸,虽然拿出食物对梅雪来说算不上多大消耗,但架不住这个量大啊,光是这一天小狐狸就把食物塞满了三个仓库,仗着有霜星的源石技艺做冷藏,这孩子是真没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

“不要紧的,待会儿睡一觉就好了。”

梅雪慵懒的打了个哈欠,自从上个月从雪原搬出来到了荒野上,小狐狸就明白自己和姐姐们分别的日子逐渐近了,但是在分开之前他需要尽可能的让大家不必担心食物问题,整合运动刚在这里扎根,没有任何的根底,食物也好水也罢都还没有除梅雪之外的固定来源,自从前天暗中听到大家商量这些事之后小狐狸就会经常偷着来仓库这边搞加塞活动。

【真是蠢狐狸……哎哎哎!那特么是土豆雷,不是土豆!】

“哦,拿错了。”

小狐狸揉了揉眼睛,把手上的土豆地雷塞回了尾巴里,这些特殊的植物似乎只听他的话,所以他们目前就是小狐狸的主要战斗手段,就比如刚才的土豆雷,别人伸手碰一下都会炸,小狐狸甚至能把它当成枕头靠着。

【你这个精神状态不行啊,还是回去睡一觉吧,我怕你待会儿把毁灭菇都给落下了】

“唔……好吧。”

其实梅雪已经困得不行了,现在还是半夜呢,他是趁着塔露拉睡觉的时候偷偷跑来仓库的,这会儿估摸着天要亮了,该回去睡觉了。

新的整合运动据点是个还算不错的地方,现在也算不上荒凉,正好是开春种植作物的时候,这几个月塔露拉一直都在抱着那本梅雪从尾巴里翻出来的笔记研究,并且试图和整合运动的现状相结合,不过这其中遇到了不少的问题,因此这段日子她总是和阿丽娜等人讨论,小狐狸现在都忘不掉博卓卡斯替爷爷看到那本小册子的时候有多激动,当时他都被举高高到飞起来了。

不过这段时间大家都很忙,小狐狸也就被暂时性的冷落了,好在他并不失落,一来梅雪能明白大家的辛苦,二来黑蛇小姐始终陪着呢,梅雪知道该怎么样给大家分担压力。

【果断时间可就要去龙门了,紧张吗?】

“唔……没那么紧张了。”

梅雪伸展着腰肢,背后的三条尾巴随着轻轻晃了晃,精神的疲乏让小狐狸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眼泪花都流出来了。

【为什么?我记得前段时间某只狐狸不是还离开了姐姐就睡不着觉吗?】

“因为现在有你陪着我呢,谢谢。”

抱着左边的尾巴亲昵的蹭了蹭,梅雪发自内心的感谢着黑蛇小姐,如果不是有她在的话自己可能还只是个除了吃饭睡觉之外什么都不会做没用的小狐狸,现在他也能给大家提供更多的帮助了,这就是梅雪最开始的愿望。

【你……你谢我干什么,你变强了,有了自保的能力对我来说也是好事,我可不想等到将来你出事的时候被连累,我只是为了自己】

听着脑海里黑蛇小姐的无端反驳,小狐狸不禁有些委屈,他就是想说一下谢谢而已啊,又不是说什么不好听的话,总感觉黑蛇小姐不是很喜欢自己。(ps:小狐狸是不知道傲娇这种存在的)

“唔,好困啊。”

艰难的走到门口,梅雪觉得连迈步都是那样沉重,看来今天晚上透支的确实有点多,不过小狐狸还是要小心翼翼,塔露拉姐姐昨天也睡得很晚,梅雪不想打扰姐姐的好梦,这些天虽然累,但塔露拉每晚都睡得很香,她似乎已经梦到了遥远的未来和同伴们共同胜利的情景了,嘴里还时不时嘟囔着胜利之后就结婚。

小狐狸由此推断姐姐可能有了喜欢的人,或者想谈恋爱了,他相信姐姐一定会找到一个和她一样优秀的伴侣,不过一想到那样的场面梅雪心里就有些堵。

龙门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呢?陈姐姐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带着这样的疑问,刚关上门的小狐狸最终还是没能坚持到最后,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本能的蜷缩成了一团,干脆就这样睡在了地板上。

过了一会儿,仍旧在睡梦中的塔露拉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怀里,没有,再摸了摸背后,也没有,干脆睁开眼打算看看小狐狸是不是掉到床下去了。

“怎么会睡在这里呢?”

塔露拉走下床轻轻抱起小狐狸,她注意到梅雪的鞋子上还沾着泥土,小狐狸多半是出去了,看来是又瞒着大家偷偷做了什么。

(明天晚上睡觉的时候用绳子或者尾巴把他绑起来吧)

一边这样想着,塔露拉一边轻轻帮梅雪脱掉鞋换下衣服,也不管尾巴和头发上的泥土,搂着她最爱的小狐狸继续安睡,她知道这样最能让梅雪睡得安稳,一想到过段时间就要把他送到龙门,塔露拉这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儿,她看着小狐狸的粉色的樱唇,仔细想想看好像还从来都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的,一想起第一次是被阿丽娜得到了,塔露拉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危机感。

“梅雪,姐姐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轻轻揉了揉小狐狸的耳朵,塔露拉和他紧紧相拥,她期待着怀里的梅雪能给一个她最想要的回应,那样的话她就毫无顾忌,肆意的表达自己到底有多喜欢他了。

“唔……嗯。”

也许是在做梦,也可能是真的听到了塔露拉的话,小狐狸迷迷糊糊答应了一句,然后抱着尾巴继续睡大觉,不过他的话成功刺激到了塔露拉的神经,这个从很久之前就蓄意不轨的龙女终究还是没能忍住,看着怀里只穿着一件长衬衫的梅雪,塔露拉咽了一下唾沫。

他很可爱,也很安静,像是只存在于人们幻想中的精灵,却又在她怀中紧紧相依,塔露拉轻轻挑起梅雪的下巴,然后……

(然后就别想了,四重已经被下架了一本书,这本还没到后期呢,不过这一章缺失的内容四重会在过几天以文档方式开放给大家下载的,不是群里,也可能是百度云什么的)

"

ps:嗷呜,这一章其实并没有大家想象的塔子姐直接死刑的情节,最多是个十五年徒刑吧,然后悬赏待会儿会开,感谢大家支持,以及你们知道吗,要从两万多张图里挑一张不会被审核爆杀的图有多难啊!

第一卷 : 开悬赏了~~嗷呜~~

如题,时间是从现在到下周五早上十二点,还债会在星期天开始,加更的标准如下:

一千推荐票加更一章

两百月票加更一章

(ps:无上限设置)

以上,除了票票之外四重就什么都不要了,感谢大家的支持,小狐狸马上就要去龙门了,到时候大家就能欣赏到“三大警司知法犯法”“企鹅物流欢乐日常”“鲤氏侦探事务所家计事”“魏彦吾三跪搓衣板”等诸多桥段了,顺带一提可能还会上演大戏“整合狐狸龙门妻”的戏码

"

第一卷 : 第30章 记住我的名字

“嗷呜……早上了吗?”

伴随着一声意义不明的嚎叫,自带的生物钟小狐狸揉了揉眼睛从床上爬了起来,他还有些犯迷糊,仍旧困倦且分不清时间,也搞不清楚自己现在的位置,但可以肯定边上躺着的是自己的塔露拉姐姐,小狐狸抖抖耳朵,然后在塔露拉的脸上亲了一口。

“姐姐早上好,梅雪继续睡了。”

小狐狸结束了日常的早安问候,安心的趴回自己的位置继续睡大觉去了,被亲脸的塔露拉当然也没睡着,倒不如说她从几个小时之前就是醒着的,没办法,根本睡不着,现在的塔露拉完全可以用精神焕发来形容,她脑袋里全是些说出来审核都不会让通过的念头,就差心动不如行动了。

不对,她已经扛起大旗冲锋了,只不过没敢直接取下胜利而已,否则让博卓卡斯替知道了,明年的今天小狐狸就得和阿丽娜等人来给她烧点纸钱,不对,可能只有小狐狸,不对,可能阿丽娜就直接拐着她的小狐狸跑了。

“不过,这感觉真爽啊……”

塔露拉舔了舔嘴角,心里都有些懊悔,这倒不是后悔自己昨晚做的事情,而是后悔自己居然昨晚才做了这些事,反正梅雪又不会反抗,说不定还会相当的配合,毕竟小狐狸对她完全是言听计从啊,不对,仔细一想的话……让天真可爱的梅雪就这样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被自己……md!

“啪!”

一记清脆的巴掌打在了自己的脸上,塔露拉捂着红肿的脸,直到刚刚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想法到底有多使不得,不对,她都干了些什么啊?

“唔,有蚊子吗姐姐?这个给你。”

被塔露拉吵醒的小狐狸揉了揉眼睛再度起身,刚才塔露拉自己扇的那一巴掌威力还挺大的,小狐狸本能的从尾巴里拿出了一盘蚊香递了过去,打火机就不用了,塔露拉不需要那种东西。

“那姐姐晚安,梅雪好困,继续睡觉了。”

于是小狐狸又倒回了床上,毕竟距离他真正的开始休息才不过四小时呢,这会儿整合这边都还没开始做早操呢,塔露拉也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有些大,她不好意思的缓缓起身下床,打算先一步离开,但却恰好被小狐狸左边的那条尾巴绊倒脚一个平地摔来了个脸着地,不过塔露拉没管那么多,起身迅速离开了犯罪现场,只留下受害人梅雪继续睡大觉。

【嘁,跑的真尼玛快,md,这都下得去手,真不是个东西,早知道老娘直接把你身体抢了,有你这么干的吗?】

黑蛇小姐真是恨不得一尾巴拍死塔露拉,md,但凡她有一个能自由活动的身体,早就拐着小狐狸跑掉了,怎么可能留在这里让塔露拉祸害?还是当着她的面祸害的,这是人能干得出来的事情吗?

【不行,说什么都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到了龙门那边也不能让梅雪只跟着陈晖洁一个人,否则肯定会出大事】

虽然塔露拉自己说陈晖洁不喜欢梅雪这样的,但黑蛇小姐只能表示呵呵,笑话,这年头有几个正常人能对梅雪产生抗拒的?她塔露拉这还不到一年就变成了这个鬼样子,小狐狸要跟着陈晖洁三年还得了?塔露拉是个灯下黑察觉不到这种可能性不要紧,她黑蛇不是啊。

不过这一时半会儿的黑蛇小姐也不知道该找谁帮忙,她仔细琢磨着自己好像也算个无家可归的货了,唯一关系好的就只有梅雪一个,不过如果不看关系,看利益的话那她倒是能找到个不错的帮手。

————————————————————————————

梅雪还在做着梦,一个连他自己都感觉到陌生,却又无比亲切的梦境。

“来,阿呜,你看这个铃铛,这是我娘留给我的,是不是很漂亮?可惜我没见过我娘,都是听我爷爷说的,不过爷爷前几年得了石头病也死了。”

穿着兽皮的猎户少年坐在梅花树下,白色的雪狐在他身边靠着,似乎是感觉到他的悲伤,阿呜轻轻舔了舔少年被抓伤的伤口。

“哈哈哈,好痒的,别闹了阿呜。”

猎户少年把雪狐抱在怀里,将采到的浆果全都喂给它,小狐狸吃的很开心,少年也很开心,他由衷的微笑着,嘴角不断流出血。

“呜?”

“没事,这不过是刚才打猎的时候不小心摔了,胸口恰好撞到了石头。”

一边轻轻安抚着雪狐的情绪,少年一边解下自己手腕上的金色铃铛,打算把这个轻轻挂在小狐狸的脖子上,可是他又想起这些天村里人打算上山抓住阿呜,因为他们听说阿呜是成精的狐狸,只要吃下它的血肉就能得到长生,可少年觉得这只是个笑话,这只傻狐狸的样子哪像是成精的妖怪?随便给点吃的就能骗到手了。

想到这里,为了不让铃声暴露小狐狸的位置,少年还是把铃铛收了起来,他应该还没那么快的死去,身体已经没有以前那么疼了,这倒是件好事。

“阿呜,你真的笨到让人放心不下啊。”

轻轻抚摸着阿呜的脑袋,少年忍不住感慨了一声,然而小狐狸哪里能听这种话?抬起爪子就给了少年两下,让他那张脏兮兮的脸蛋显得更是狼狈,不过事到如今这点伤也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了。

“好好好,看来你还是很聪明的嘛,那就要好好记得,到时候一定要逃,最好现在开始就离开这里。”

“呜?”

“我就算了,我这个样子走不了多远的,还不如留下来帮你垫个后路,真可惜……我都准备好和你一起离开这里的,没办法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了。”

少年轻轻抚摸着,小狐狸伸出爪子挠了一下他手腕上的金铃,清脆悦耳的响声传遍四周,小狐狸觉得这似乎很有趣,乐此不疲的挠动那个铃铛。

“看来你也喜欢这个啊,那就送你吧,送给你,然后你要记得我,我叫梅雪,梅花的梅,落雪的雪,记住我的名字”

那天似乎什么都没变,梅雪还是只有一个,小狐狸也只有一个,铃铛同样也是,后来,某个村子一夜之间变成了废墟,据说有人在满月之夜路过时还能看到有长相丑恶的冤魂徘徊,也有人试图去探究真相,但最后不是无功而返,就是无人生还。

"

ps:唉呀,没想到大家还挺努力的,虽然这个票票的速度嘛和四重想象的还是差了一丢丢,真的,就这?好吧,其实还是很感谢大家的支持,四重待会儿还会更新的,然后在这里推荐一下《崩坏,我在前文明支配英桀》

简介:叶作为现文明的支配律者穿越到了前文明,在知道后续剧本的叶为了改变未来而选择加入逐火之蛾。

爱莉希雅叫我“赛巴斯”,我已经得到了丈母娘的认可!(献祭策划,复活粉色妖精小姐)

蛇蛇变成了我的病娇跟踪狂,接她一杯水就要死一次。(献祭策划,复活蛇蛇)

我是凯文的爱情咨询大师,友情给力的男二就是我!

千劫的咏春拳是我教的,虽然他从未叫过我一句师傅。

阿波尼亚视我为命运之人,我是她唯一的身心依靠。

樱叫我主公,话不多说但是听话乖巧的给撸狐耳!

猫猫的背后大老板是我,我们赚的营业额是八二分,我八她二。(献祭策划,复活我的猫猫)

……

不刀,绝对不刀,就算是刀,结局也是幸福的。

(剧情主要为填空,填补目前尚未揭露的身世或者心理历程,加入了部分补全的原创剧情,若是背刺,请多见谅)

第一卷 : 第31章 塔露拉要“吃”狐狸了

“怎么了梅雪,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的。”

结束了下午训练,端着饭回到房间的塔露拉走到小狐狸的边上,从今天中午起来的时候梅雪就有些心不在焉的,让塔露拉下意识的担心是不是自己凌晨做的事情暴露了导致小狐狸的坏心情。

“姐姐,抱抱。”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