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6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见到塔露拉走来的梅雪直接张开手抱了上去,小狐狸的脸上充满了不安和忧虑,塔露拉怀疑他是做了噩梦。

“没睡好吗?”

“不是,梅雪睡得很好。”

轻轻摇摇头,梅雪依靠着塔露拉的怀里,如果是以往这种投怀送抱肯定会让塔露拉高兴好一阵子,不过现在她更在意自己的弟弟是什么情况,小狐狸可是整个整合运动的掌上明珠啊。

“那就是在担心去龙门的事情?”

“呜……也不是那个。”

“那让我想想看啊……”

塔露拉抱着小狐狸,一边撸尾巴一边思考着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才能让梅雪露出这样的愁容,既然不是噩梦也不是对未来的恐惧,那难道是……

“谁跟你表白了!?”

炽热的火焰从塔露拉脚下冒出,却又很懂事的绕开了小狐狸的毛发,只是彰显着塔露拉身为德拉克的高傲,绝不会伤害梅雪一分一毫,没办法,把所有可能性排除之后塔露拉只能想到这一点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她不管看谁都感觉对方可能会对梅雪出手,真是见鬼了。

“啊,不是的不是的,没有那种事。”

小狐狸连忙制止了塔露拉的暴怒,然后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无奈的抱着尾巴看着塔露拉。

“姐姐你这个样子,按照阿丽娜姐姐说的将来可能找不到男朋友的。”

“那就不找了呗。”

塔露拉一脸的无所谓,然后乐呵呵的抱着梅雪使劲蹭他的脸,小狐狸的皮肤很棒,可能是因为体质比较特殊,所以梅雪的皮肤一直都很让人羡慕,光滑且富有弹性,还挺白,亲密点的就是亲一口,不是太亲密的也会喜欢捏两下过过瘾。

“大不了等到将来和我可爱的弟弟凑在一起过下半辈子,不对,下辈子和下下辈子也要!”

就像是大家说的那样,梅雪简直是塔露拉的人格开关,有他在的时候塔露拉是个笨蛋的弟控姐姐,没他在的时候她又是个极具魅力的领袖,不管是战斗力、指挥能力还是其他各方面都无可挑剔。

“梅雪觉得怎么样?”

“好啊。”

小狐狸摇着尾巴,轻轻靠在姐姐的怀里蹭了蹭,心情顿时好了不少,小狐狸很好哄的。

“只要姐姐愿意,我会永远陪着姐姐的,不过姐姐……如果梅雪不是梅雪怎么办呢?”

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让塔露拉陷入了迷茫,什么叫梅雪不是梅雪?不是梅雪还能是谁?难道小狐狸不是思考现在和未来,而是关于过去吗?

心思敏锐的塔露拉立刻察觉到了事情的关键,说到底不管是谁对于梅雪的来历都不清楚,梅雪自己也没有过去的记忆,小狐狸唯一记得的就只有这个名字,也是因此才被叫做梅雪,塔露拉轻轻抱着他,思考着该如何解答这一问题。

“好弟弟,你知道名字的意义是什么吗?”

“不清楚。”

小狐狸摇着尾巴,他还不是很清楚那些高深莫测的哲学理论,塔露拉轻轻揉了揉他的耳朵,然后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名字是符号,每个人都有符号,不管名字是什么样的,它只是让我们用来区分彼此,但却不能代表全部的我们。”

塔露拉抱着梅雪坐在床榻上,开始努力从黑蛇的那些歪道理中抽出一些可用的将给小狐狸听,她知道梅雪好忽悠。所以不用担心会被拆穿话里可能存在的错误。

“你看,我叫塔露拉,霜星叫叶莲娜,爱国者叫博卓卡斯替,这都是我们的名字,可是如果改名叫爱丽丝,你觉得我还是不是你的姐姐呢?”

“当然是,不管什么情况,姐姐永远是梅雪的姐姐。”

“那就对了。”

搂住小狐狸的脖颈下意识的在他唇上亲了一下,塔露拉先是一愣,再看到梅雪没有任何反应之后心里松了口气,然后搂住他蹭了蹭。

“所以,你是谁和名字无关,不管你的名字是大炎语还是乌萨斯语写的,不管你是沃尔珀还是菲林,你都是我的弟弟,都是我最宝贵最珍视的一份子。”

塔露拉轻轻安抚着小狐狸的情绪,她的话术显然是有了作用,小狐狸的心情安定了很多,他埋在塔露拉的怀里蹭了蹭,似乎是想哭,但是又哭不出来。

“要不这样吧,梅雪,我给你起个名字,就叫……尤诺,对,尤诺.雅特利亚斯,和我一个姓氏。”

这其实算是塔露拉自己的小心思,毕竟姓氏一样的可不只是亲人,这就相当于提前在梅雪身上打上了自己的标签,塔露拉抱紧小狐狸,看他脸上的笑容似乎很满意这个名字。

“喜欢吗?”

“嗯,很喜欢,谢谢姐姐。”

“那谢谢是不是该有点什么表示?”

“唔……苹果还是西瓜?”

小狐狸下意识的认为姐姐想要的是吃的,不过塔露拉轻轻摇了摇头表示不是那样,她饭还在边上摆着呢,吃完饭再吃水果也差不多,而且小狐狸可比水果好吃多了。

“那该不会是……”

“是的,我要吃梅雪了!”

塔露拉莞尔一笑,直接一个翻身就把小狐狸压在了床上,看着身下有些慌张却又无处可逃的梅雪,塔露拉轻轻抚摩着他的脸庞,然后伸手从自己胸口的衣兜里拿出一条项链,那不是什么名贵的物件,只是一条红色的绳子串着一片黑色的鳞。

“这是姐姐我成年的那天从尾巴上褪下的鳞片,作为礼物送给你了。”

一边把龙鳞项链当作手饰缠在梅雪的手上,塔露拉的尾巴也轻轻和小狐狸的尾巴缠在一起,她估计这个时候大家都在忙着吃饭,不会有人来打扰她和梅雪这份独处的时光,刚好还能趁着这个时间做点什么。

“姐姐……要吃梅雪吗?”

“嗯,要吃我最爱的弟弟,不过不是你想象的那种,来,姐姐教你一点别的,另一种‘吃’的意思。”

塔露拉轻轻抚摸着梅雪的脸庞,手指顺着向下,先是脖颈,再是轻轻解开他的扣子,然后是肩膀上的位置,小狐狸无意识的显示着自己的娇弱,这反而激起了塔露拉心里属于德拉克天生的强占欲和控制欲,对于今天凌晨才尝到一点汤的塔露拉来说,这块肉是真的很香啊。

不过最要命的还是小狐狸,他显然有些无所适从,不知道该反抗还是顺从塔露拉,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看上去显得格外楚楚可怜,面对这样的梅雪一般人都只会有两种心思,一是不忍心欺负,二是更像欺负,塔露拉原本是前者,可小狐狸却偏偏多说了一句。

“姐姐,轻一点~”

这下,龙女最后一根理智的蛛丝也绷断了。

"

ps:大家加油~看看是你们票丢的快还是四重码字更快啊,这里推阿光的《头顶黄毛光环的我是个纯爱战神》,感兴趣可以去看看哦

第一卷 : 第32章 塔露拉,纳命来!

“唉,塔露拉,你脸怎么肿起来了?”

“我自己摔的。”

塔露拉苦笑着回答,阿丽娜皱起眉头,她怎么想都不觉得摔能摔成这个样子,倒像是被人打了,可是谁会打塔露拉呢?

霜星?不对啊,她和塔露拉势均力敌,也不像是会下重手的样子;难道是博卓卡斯替?那也不合理啊,爱国者什么战斗力?一巴掌把塔露拉脑袋打下来都足够了。

(难道是梅雪?不对,这怎么可能呢,梅雪怎么可能对塔露拉动手)

阿丽娜摇了摇头,看来和塔露拉说的一样真是摔倒了,不过这至少也得是摔在了盾牌上。

其实有些时候最不可能的事情往往就是事实,因为塔露拉的脸确实是被梅雪打肿的,不对,准确来说是被黑蛇打肿的,那个时候塔露拉都把小狐狸像剥洋葱一样剥开了,结果还没动嘴呢,梅雪最左边的尾巴就突然跟弹簧一样的蓄力然后朝着塔露拉的脸上结结实实的来了一下,也就是那个时候塔露拉才意识到小狐狸的尾巴可能并不是和他的大脑一个想法。

不过塔露拉是真没想到梅雪的尾巴战斗力这么高,直接给她打破防了,现在一张脸肿着都不知道该怎么见人,还好贴心的小狐狸找霜星要了一些冰块帮忙做冰敷,否则这个红肿怕是得好几天才能消掉。

“哎对了,梅雪呢?”

“哦呜……他在菜园里呢,说是要学习一下和那些植物说话,嘶……”

说话的动静扯到了肌肉,让塔露拉下意识的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过她不后悔,再怎么说那个时候也算是爽到了,不亏!

“和植物说话,就是那些奇奇怪怪的?”

“嗯。”

“那我去看看。”

阿丽娜看着塔露拉这个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后天梅雪就要出发去龙门了,她是特地来叫小狐狸先把东西收拾好的。

说来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本来迁出雪原就是提前了,没想到龙门那边谈好的事情也不得不提前,本来还能和梅雪多待一段时间呢,但是地下黑市来消息说下个月就要加强守备和严格规范管理,到时候想要进入龙门可就没那么容易了,行动不得不提前进行。

当然了,这些都和梅雪的关系不大,对他来说自己只需要听大家的安排就好,不管姐姐们说什么小狐狸都会去做的,他自己则是专心于跟着黑蛇小姐开发能力。

不得不说,虽然人傲娇了点,但黑蛇确实是个好老师,她能准确的判断出梅雪的能力的使用方法,并且捋清楚其中的各种好坏限制,再把这些用清晰的语言告诉梅雪,同时依靠自己作为精神体的特性,还能起到作为中间翻译机的作用。

但是梅雪有着自己的坚持,小狐狸觉得既然是自己以后需要依靠这些植物的力量,那么沟通这一块也需要做好才行,于是来到菜园子的阿丽娜就看到了小狐狸乖巧蹲在那颗毁灭菇的面前,银色的尾巴不安分的抖动着,小狐狸依靠着黑蛇小姐的指引,学着说这些植物的语言。

“歪比巴卜?”

略显奇怪的语言,从小狐狸嘴中说出来倒是别有一番可爱的感觉,好吧,梅雪就算是嚎两嗓子都是这样的,除了可爱之外一无是处。

不过在他面前毁灭菇显然听懂了这句话,眼睛闪了一下,身子微微晃动。

“歪比歪比!”

梅雪也很高兴的样子,不过阿丽娜实在是没听懂小狐狸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个菜园子里别的农作物都还是幼苗,毁灭菇似乎很喜欢这地方,但格外讨厌铲子锄头什么都的。

“梅雪,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啊?”

“阿丽娜姐姐!”

高兴的小狐狸立刻转过身跑过来扑进阿丽娜的怀里,从他尾巴晃动的都快看不着实体的速度表现来看梅雪此刻相当开心,多半还想啃个苹果。

“刚才我在和毁灭菇说话,唔,我问他愿不愿意帮我炸坏人,他说很高兴呢。”

(可我怎么感觉它好像什么都没说呢?)

阿丽娜揉了揉梅雪的脑袋怪,如果不是知道小狐狸是特殊的存在,那么她肯定会担心这孩子是不是出现了什么幻听。

“好了,过两天就要去龙门,先去把你的东西收拾一下,啊对了,你知道塔露拉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吗?”

小狐狸被这个问题问得僵在了原地,尾巴的晃动也变得不自然了起来,他是想说那是自己干的,因为不能暴露黑蛇小姐,所以只能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了,可是姐姐又说那件事要保密,小狐狸倍感纠结,他是个好孩子,不喜欢撒谎也不会撒谎,所以干脆就什么都不说,按照塔露拉吩咐的踮脚在阿丽娜的脸上亲了一口。

“我先去收拾东西了,姐姐再见!”

看着小狐狸撒丫子迅速消失在自己的眼界中,阿丽娜若有所思的抚摸着自己被亲吻的地方,直觉和梅雪的表现告诉她这背后的事情绝不简单,可这年头这姐弟俩还有什么事情需要瞒着她的?总不可能是塔露拉在调戏梅雪的时候被揍了吧,不可能吧。

“不对,刚才梅雪手上的那个……”

阿丽娜仔细回忆了一下,发现刚才梅雪的手腕上戴着一片黑色的龙鳞,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塔露拉的玩意儿,可是阿丽娜记得几年前塔露拉曾经说过,德拉克在出生时会有一块伴生鳞片,家人会帮他们收起来做成护身符;在成年的时候尾巴会脱落一片,需要由自己亲手收起来,等到将来送给喜欢的人;第三就是死后,那时他们的尾巴会掉落最后一片鳞,作为存在过的证明留存很长时间。

因为塔露拉说过护身符被赠予了妹妹,而且她还没死,所以可供选择的其实就只有一个答案了。

“……”

不知道为何,毁灭菇从菜园边上那个长着鹿角的女人身上感觉到了一种连他都心有余悸的可怕气息,仿佛能把一切都毁灭殆尽,直觉告诉他这个时候保持安静就好。

“好啊,塔露拉,你真可以啊!”

十指交错发出炒豆子一般的咔嚓声,阿丽娜决定回去戴上梅雪送给自己的礼物,然后让塔露拉把她的第三块鳞片也交出来。

"

(备注:本图只供参考哦)

ps:嗷呜,深夜三连结束,唉嘿,悬赏还在继续,读者还需努力~四重还就不信只靠着推荐票和月票你们能把四重怎么样(叉腰+嚣张.jpg)

第一卷 : 第33章 塔露拉可能是要没了

【舍不得吗?】

“嗯。”

一边把各种东西往自己的尾巴里面塞,梅雪轻轻的点了点头,他确实舍不得,倒不如说怎么可能舍得呢,离开自己熟悉且珍视的人却别的地方,对于心理年龄还不大的小狐狸来说实在有些为难了。

【其实你该期待一下的,龙门那边的生活条件只要不是贫民窟,比这里都要好上不少】

“可是我只想和姐姐他们在一起啊。”

叠好衣服的小狐狸轻轻抖了抖狐耳,他从不在意什么生活条件,也不管什么生活在什么地方,雪原也好荒野也好,只要能和大家在一起小狐狸就很开心,他已经很满足了。

【那我呢?】

“嗯?”

【和我在一起让你觉得不开心了吗?】

“没有啊。”

梅雪摇了摇头,他觉得黑蛇小姐这个问题问得真是够奇怪的,他什么时候说过自己讨厌她了?虽然黑蛇小姐有时候说话有点打击人,但小狐狸很清楚她对自己的好。

“有你陪着,梅雪就没那么害怕了。”

【这还差不多】

黑蛇的精神体从小狐狸的尾巴里钻了出来,好歹也是这么长时间了,虽然还是不能像梅雪那样直接拿东西出来,但至少能自由出入了。

【嗯,用得着带这么多东西吗?你带的钱应该能足够过很长一段时间了吧】

看着小狐狸就差没把房子都给塞进尾巴里了,黑蛇小姐不由得有些疑惑他这到底是出远门呢还是搬家,整合这边对小狐狸可以说是极其宠溺,塔露拉本来打算给孩子三万龙门币的生活资金,全当是小狐狸那些水果的钱,结果博卓卡斯替说什么都不同意,又给加了一倍,阿丽娜还一直叮嘱梅雪钱不能乱花。

“嗯,可是阿丽娜姐姐说了钱不能随便用,要节省的。”

【那也不用省到这个程度啊,我这不是还跟着你吗,到时候我会告诉你什么是你需要的什么是你不用买的】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