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56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

chuzneji老师的画作真棒啊~

ps:嗷呜,间贴票票多打赏刀片多多~感谢大家支持~

第一卷 : 第232章 莫斯提马的警告

夜晚,蕾缪安放下手上的故事书伸了个懒腰,在听到外面的动静之后便挪了挪身子,来到窗前伸手推开窗户,看着梅雪冒出来的小脑袋不由得想笑。

“吃饱了?”

“我还给蕾缪安姐姐也带了一份~”

小狐狸抖抖狐耳举起手上的蛋糕,然后顺着梯子爬到蕾缪安的屋子里,又再把梯子塞回到尾巴当中。

“刚才发消息说送别人回家,是女孩子?”

“嗯,今天刚认识的一个朋友。”

梅雪抖抖狐耳,脱掉自己的鞋子踩在蕾缪安的床上,正当他打算跳到地上的时候,蕾缪安摇了摇头然后拍了拍自己边上的位置。

“躺在这里吧。”

“那好吧。”

面对蕾缪安的邀请梅雪倒是不会感觉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小狐狸尾巴摇摇躺在她身边,拿出叉子喂蕾缪安吃蛋糕。

“话说回来,为什么姐姐你要让我走窗户啊?”

梅雪有些疑惑的歪着头,走正门明明更方便,爬梯子的话小狐狸总感觉自己像是在作贼。

“你不觉得这样更刺激一点吗?”

“不觉得。”

蕾缪安轻轻咬住勺子,甜软的蛋糕让她微笑着眯起眼,梅雪实在是可爱,其实她只是担心小狐狸走正门的话可能会被别人看见,那样的话之后可不好跟小乐做解释啊。

“好吧好吧,唔……不过你耽误了很多时间,我们没办法做太多事情。”

“姐姐还是先把这个蛋糕吃完吧。”

梅雪还以为蕾缪安找自己过来是干嘛呢,原来是干他,小狐狸抖抖耳朵想了想,早知道还是不来了,不然又要花上那么多时间,他明天早上还要去教皇厅那边送信呢,可不能起晚了。

“对了姐姐,我一直都想问一个问题。”

“怎么了?”

“为什么莫斯提马姐姐和你们不一样呢?”

思来想去的,梅雪还是觉得这个问题问蕾缪安更合适,问莫斯提马的话可能会让她不开心,蕾缪安和她是过去的老朋友,知道的事情一定很多。

“你说这个,这是很……隐秘的问题,虽然也算不上多秘密,不少的拉特兰人都知道它。”

如果是一般的时候蕾缪安基本都会回避这个问题,但她知道梅雪大概率和当年的那件事扯上了关系,所以告诉他也无妨。

“莫斯提马那样的人,在拉特兰被称作堕天使,堕落的堕……”

因为小狐狸是大炎的人,蕾缪安还刻意用自己学了好一段时间的大炎语来说这句话。

“那样的人,是指不止莫斯提马姐姐一个吗?”

“是的,从来不止一个。”

蕾缪安把蛋糕放在一边,抱起梅雪开始给他讲述起了拉特兰历史的另一面。

堕天使,也就是那些违背了拉特兰律法的拉特兰人,成为堕天使的办法很多,比如攻击同胞就是其中最为禁忌的一条。

从蕾缪安这边梅雪听到了许多以前不知道的事情,包括当年他们四人小队的分裂,莫斯提马对那个名为安多恩的男人的攻击让她变成了堕天使,蕾缪安的沉睡,菲亚梅塔的心结,这些事情哪怕能天使都不知全貌。

“可是……”

梅雪想了想,就塞茜莉亚的那个样子她能伤害谁?她甚至都不敢看陌生人。

“唔,那就是说堕天使都是那些大人?”

“当然不,像莫斯提马那样的堕天使都是后天堕落,但有一些特别的堕天使,不对,从严格来说他们只是……比较的特别。”

蕾缪安也不知道该不该和梅雪说这些,实际上对于如今开始在教皇厅工作的她来说很多事情都算不上秘密,但是有些东西是不能告诉外人的。

毕竟梅雪只是个小狐狸,知道那么多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好处,何况这样的话可是会违反拉特兰条令的。

“mua~”

梅雪在蕾缪安的唇上轻吻了一下,然后抱着自己的尾巴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告诉你?”

“唔……告诉我嘛蕾缪安姐姐,待会儿我肯定会很听话的!”

面对这只脸红举手投降的小狐狸,蕾缪安暂时性的忘记了拉特兰的条令,反正这里也没别人,她说出去也不会有什么的。

“好吧,实际上还有一种天生就是堕天使的人,一般都是萨科塔和萨卡兹的孩子,等一下,梅雪你该不会是……”

蕾缪安突然意识到了小狐狸为什么要问自己这些,她本来还以为小狐狸只是好奇莫斯提马的事情,现在看来事情可能比自己想的要复杂。

“没有,我只是好奇莫斯提马姐姐的事情。”

“……亲爱的梅雪,你说谎的时候尾巴会摇的很快哦。”

梅雪摇尾巴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小狐狸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在心里想着回去之后一定要约束一下尾巴,然后无奈的点了点头。

“所以,你今天遇到了一个堕天使小女孩儿?”

“嗯,我们还一起吃饭了来着,不过她的妈妈让我不要把这些事情告诉别人。”

“那她们的日子一定不会太好过,堕天使无法和我们共感,很容易被人发现异常,你怎么总能和这种奇怪的事情打上交道呢?”

蕾缪安就是搞不明白了,梅雪这才来拉特兰半天都没有就能遇到这种事情,这小狐狸未免也太离谱了吧。

“我也不知道。”

小狐狸来到窗边准备穿好自己的鞋子然后回去,不过蕾缪安抓住了他的尾巴又给梅雪拽了回去。

“说好的会很听话呢?”

“我这个……已经很晚了姐姐,还是早点休息吧。”

梅雪意识到蕾缪安的眼神像极了那天晚上莫斯提马闯进自己浴室的样子。

“祝姐姐早日康复,我先走了!”

开什么玩笑呢,梅雪再怎么笨也该知道这群大姐姐有多喜欢玩那个游戏了,每次都至少要花一个多小时,现在都这么晚了,再不睡觉明天就该起不来床了。

这次蕾缪安并没有挽留梅雪,毕竟强扭的瓜不甜,梅雪不愿意的话就算了。

而另一方面,在梅雪刚才说完那句话的时候,她感觉好像有些地方不太对劲,嗯,好像也不是多大不了的事情,不过就是她的腿好像有知觉了。

“这到底……”

看着小狐狸摇着尾巴从外面离开,蕾缪安有些惊讶的敲了一下自己的腿,虽然感觉很微弱,但确实有一点痛感。

梅雪倒是不知道自己干了啥,小狐狸这会儿正赶着回去呢,而就在回去的路上他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周围人的视线中有一些和之前的不太一样,但小狐狸并没有起疑。

在街道两侧的房屋上也站着一些人,大都是黎博利,但有一个头顶光环的萨科塔人格外显眼。

“先导,我们真的不需要做点什么吗。就这样让一个普通的外人知道了塞茜莉亚的秘密?”

“……不了,他不算普通。”

安多恩手中握着圣典,其实这种事情他本不该来,只是在听说和塞茜莉亚产生接触的是一个白色的沃尔珀人之后他就意识到了什么。

“是啊,如果他也算普通,那这个世界上就没谁是特别的了。”

莫斯提马的声音让除了安多恩之外的所有人都警惕的握紧武器回头看去,发现不知道什么是开始她居然已经站在了安多恩的身后。

“好久不见了安多恩,看来你混得不错,居然还敢回来,就不怕菲亚梅塔用她的铳把你轰了?”

“莫斯提马,他就是你们选择的答案?”

“当然不是,而且严格来说是他们选择我。”

手中黑白的两把法杖交叠着,莫斯提马直接无视了除安多恩之外的所有人,因为这里唯一对她有威胁的就是面前的这个男人,她曾经的战友。

“那你呢,在荒野上流浪了那么多年,找到自己的答案了?”

“不许对先导不敬!”

“哟,这个火气好大啊……难道这年头的黎博利都是菲亚梅塔那样的,还是说她喜欢你?”

莫斯提马瞅了一眼安多恩身边的黎博利女性,显然这姑娘正因为莫斯提马的话大为生气,甚至恨不得用手上的弩刺穿她的心口。

“你这家伙!”

“别这样嘛,我懂的我懂,安多恩还是挺帅的,以前就有不少的追求者呢,可惜年纪大了点,还是我家梅雪更可爱。”

面对着莫斯提马的毒舌,帕蒂娅差点没给气死,果然萨科塔没一个……不对,除了安多恩先导之外没一个好东西!

“你是他的护卫?”

“护卫只是兼职,我的主要工作是做他的女朋友和未婚妻。”

莫斯提马用法杖轻轻敲了敲自己的头,也不管帕蒂娅等人难看的脸色,显得格外放松。

“啊,将来我们婚礼的时候你最好错开,否则我不敢说蕾缪乐会不会先把你杀了再来对付我,但我可以肯定菲亚梅塔不会放过你。”

“……你还是老样子。”

“是啊,什么都没变,变成堕天使之后我的生活和以前还是差不多,不过晚上睡觉不用戴眼罩总是好事。”

随着莫斯提马话刚说完,一只箭矢朝着她的头飞驰而来,但不巧刮起了一阵大风,恰好吹歪了箭矢擦过她的身边。

“看来我今天的运气不错。”

下午的时候那些狐狸精可不是白吃的,莫斯提马舔了舔嘴角,今晚还是去找梅雪好了,就算不补充运气,忍太久对身体也不好。

“帕蒂娅,住手。”

“可是先导,她……”

帕蒂娅正要再说什么,却发现莫斯提马已经和来的时候一样无声无息的消失了,这让她不由得很是不爽,因为他们都是知道的,当年就是莫斯提马动手打伤了安多恩。

“她只是来给我们一个警告,其实她变了很多。”

安多恩叹了一口气,其实刚才如果莫斯提马要杀帕蒂娅的话他大概也很难保住吧。

“没关系的,塞茜莉亚只是个七岁的女孩儿,她该有更多的朋友,而不是在狭窄的家中度过自己的童年。”

“可如果被那群萨科塔人知道了塞茜莉亚的存在,她会被处决的!”

“我知道,就拜托大家保护塞茜莉亚了。”

说完这些安多恩也消失在了夜幕中,作为事件中心人物的塞茜莉亚和梅雪都还不知道刚才一场战斗随时可能在自己身边爆发,

塞茜莉亚只是依偎在母亲的怀中听着她讲故事,因为年幼尚且不认识太多的字,她更多都是看书上的图画,不过这样也足够了。

“所以就这样啊,小美人鱼见到了那只白色的九尾狐狸,他们成为了好朋友。”

“小狐狸憧憬着美人鱼说的大海美丽的景色,可它不会游泳。”

“小美人鱼也渴望见到他说的群山和平原,可它只能活在水中,对于他们来说,只有天上的繁星是彼此都能看到的最漂亮的景色。”

费莉亚念着书上的文字,这本故事书是她前段时间和塞茜莉亚去见丈夫的时候从他的书架上那回来的,据说记载的都是萨卡兹的一些民间故事。

“有一天,小狐狸对美人鱼这样说,我已经走遍了陆地……我知道脚下的世界也不过是沙砾,但如果可以的话,在我死后能将我葬在大海吗?”

“故事就到这里了。”

“妈妈,没有后续吗?”

塞茜莉亚有些疑惑的看着母亲,费莉亚也只是摇了摇头。

“你爸爸说这个故事就只有这个部分,因为后面的结局好像有很多种说法,但不管哪一种他都觉得不适合小孩子。”

“唔……”

“好了好了,这么晚了也该睡觉了,明天还有客人要来呢。”

“嗯!不过妈妈,这次我不用再待在地下室了吧?”

费莉亚看着两眼发光的女儿,点了点头表示了肯定,她也由衷的感慨认识了梅雪之后女儿变得比以前更开朗了,果然还是需要一些适合的玩伴啊。

而母女俩人并不知道,萨卡兹的故事大都来自于历史,而只有其中相当隐秘的那些才不会被完整的记录下来,传说也好,历史也罢,都没埋葬于黄沙之下,都没淹没在大海当中。

"

"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