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57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间贴票票多多!

第一卷 : 第233章 梅雪的……坟墓?

大海,辽阔无边的海洋,塞壬们在冰冷的洋流中自由穿梭,水的阻力对她们来说仿佛并不存在,海嗣们对这些异常的“同胞”并没有太过于注意,反而会在阿玛雅等人问路的时候帮着指一个方向。

塞壬们齐齐游向更深处,越看越是眉头紧皱,果然就和她们想象的一样,海嗣表现出的只是冰山一角的力量,在这片大洋深处潜藏着无数的各种各样未曾被记录在案的个体,如果这些家伙涌上陆地,那么泰拉就基本可以说是彻底完了。

游了很长一段时间,塞壬们的眼中看到了一片幽蓝和赤红混杂的光芒,

“看到了,全体都有,散开并记录,不要做出任何太大动静的事情!”

精神网络的波动传到了整个族群,塞壬们四散开来,精神网络无形的扫过周围十几公里的一切,一个最清晰的模型同时出现在所有塞壬萝莉脑袋里,甚至包括了她们每个人的位置。

这里是大海的核心位置,名为伊莎玛拉的存在的尸骨就安静的躺在海床上,哪怕死去多年也还是保持着活力,肉体并没有腐烂,仿佛只是单纯的在沉睡,不过偶尔会有海嗣以祂的尸体为食,以此得到保证大群得以生存的进化。

“伊莎玛拉……”

阿玛雅呢喃着,这个名字在她的记忆里,在过去身为海嗣和深海主教阿玛雅的记忆当中有着非常深刻的印象,祂是驱使大海吞没陆地的存在,是众多当中比较特别的一个,祂不会在物理意义上死去。

或许面前这只原生海嗣已经死了,可伊莎玛拉还活着,活在另一个身体中,随时都会醒来。

其实对于塞壬们来说,就算海嗣打上陆地占领泰拉对她们的影响也不大,因为这群姑娘有的是办法对付它们,海嗣进化的很快,但塞壬们更快,她们已经先一步适应了陆地,再过不久就会前往星空。

“这些家伙是真的恶心人啊。”

“别啰嗦了,你以前也不比它们好看多少。”

塞壬萝莉一边互相吐槽一边寻找着各种信息,就和她们预料的一样,这是一个文明的坟墓,断壁残垣随处可见,建筑倒塌的废墟到处都是,古老的石碑镌刻着文字。

在这个城市里,塞壬们找到了一座墓碑,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成的,但经过多年的冲刷已经缺失了很多文字。

(能读懂)

这个念头回荡在所有塞壬的脑海中,这种不曾见过的文字就仿佛是她们的母语一般熟悉,加坦杰厄轻轻把它读了出来。

“古老的文明,新生的神,我们触犯了禁忌,理应获得毁灭的天罚……莎玛拉,我们这般称呼祂,祂是进化,是生命本身。”

“让岁月见证一切,文明埋葬于此,新的文明必然诞生,创造者啊,敬请见证……”

石碑上的文字至此戛然而止,余下的都被岁月腐蚀,阿玛雅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海嗣是不会这种语言的,因为这对大群毫无帮助,也就是说,她们之所以能读懂这块石碑上的文字,是因为她们背后的梅雪。

“再继续找找,看看还有什么东西!”

阿玛雅意识到了这里埋藏的秘密可能比自己想象的更大,不过当着一群海嗣的面在人家老大的坟头挖东西,怎么看都像是一种挑衅。

“我们就这样在人家的坟头挖真的好吗?”

“没在祂坟头蹦迪都是好的了,再说了我们这是考古,哪有那么多的心里顾虑啊。”

16号塞壬一边说着一边分析着刚才得到的海床建模,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很不对劲,这个城市的某些地方总是要高一点,尤其是前面一点的位置居然还有那么一大座山,谁家城市会在这种奇怪的地形上建立啊,是地壳变动?

“哇……这个是纪念碑?”

加坦杰厄有些惊讶的看着面前这根高大的像是白玉打磨而成的石柱,她抬头望去,发现这个庞然大物看不到尽头,保守也有一公里长,而且相当粗壮。

“看上去确实很像纪念碑,那边也有,居然还是对称的?”

越是探究,塞壬们对这里就越有一种熟悉感,尤其是对于这些造型怪异的建筑,比如那些白玉状的巨型纪念碑,这些玩意儿看上去比伊比利亚的灯塔可壮观多了。

“奇怪,这个造型……还有这个模样。”

16号在脑海中不断把这些纪念碑对应组合拼凑,集合之前那个巨大的山峰,脑海里突然有了一个想法,而这个想法瞬间又传达给了所有的姐妹。

一时间,包括阿玛雅在内的所有塞壬都停下了动作,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些纪念碑,不对,或许称之为肋骨更为合适。

是的,肋骨,这些一公里长的玩意儿居然只是肋骨,而那个巨大的海山则是巨兽的头颅,和它相比,伊莎玛拉都显得那么人畜无害。

随着塞壬们人知道了这些东西的正体,她们的心里不由得涌现出了一种莫名的悲伤,没有缘由也没有根据,甚至都没有烘托感情的背景音乐,眼泪和海水都是咸的,微生海嗣的光芒点缀了四周。

再亮一点!

阿玛雅这样命令着海嗣们,于是越来越多的海嗣涌来,并且不断分裂自我让周围在短时间内恍如白昼。

这下阿玛雅等人看清楚了,这是一具骸骨,城市的凹凸起伏皆因为它,这座城市建立于它的身躯之上,但因为常年海水的冲刷导致表层泥土褪去,这才有了如今的一幕。

“这是……谁的尸体?”

16号这样问着,可是随着整个思维建模的完成,所有人的心里都有了答案,因为她们的内心在哭泣,在不甘和悲愤,在心疼,能引起这种变化的从来就只有一个人。

“我的天啊,梅雪在上……”

阿玛雅看着自己胸口的玉佩,当塞壬们真的意识到了面前的骸骨来自于谁之后,这块玉佩也随着发出了白色的光芒,它化作一道流光飘向那具骸骨的头颅。

塞壬姑娘们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居然在自家老大的坟头做考古工作,这具骸骨毫无疑问来自于梅雪,这已经不是单纯的什么深海探究工作了,这简直是他么的恐怖故事!

“这是主人的尸骨,可是明明……”

“就算不是也绝对有些莫大关联。”

阿玛雅朝着玉佩的方向游过去,其余的姐妹也都紧跟身后,这边的异动已经引起了那些有智商的海嗣的注意,不过它们比较好忽悠,随便说两句就给打发了。

发着白色光芒的玉佩围绕着那颗巨大的头颅打转,阿玛雅靠近之后在发现,原来在这巨大的头颅上居然还镶嵌着什么东西,一个发着淡蓝色幽光的物件。

(主人,请一定不要追责我的冒犯啊)

在心里默默给梅雪道了个欠,阿玛雅伸出手轻轻把那个东西扣了下来放在手里观察了一番,顺带着把玉佩也收了起来。

这是一个多方面体,共有十个面,明明每一面都没有写任何具体的数字,但阿玛雅却认出来这是个骰子,尽管她也不知道哪一面本来的数字应该是几。

还没等阿玛雅仔细研究清楚,面前巨大如同山岳的骸骨在顷刻之间便化作了粉末落入大海当中,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众萝莉们惊讶的合不拢嘴。

“大姐!你把主人的坟头刨没了!”

“死丫头少乱说话!”

阿玛雅没好气的一拳把加坦杰厄打镶在了海床里,大概嵌进去了几十米的样子,看得出来她是真的慌了,本来还寻思着把这些骸骨搬回去让梅雪看看的。

“快点把主人的骨灰收起来!”

“可是大姐,我听说大炎那边迁坟是要黄道吉日的,我们这样做会不会将来遭报应啊?”

“你动动脑子好不好,我们背后是梅雪,你还怕什么报应?”

把骰子踹在胸口的沟里,阿玛雅正打算训话,突然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苏醒了过来。

“不好,全体快撤!”

随着阿玛雅一声令下,塞壬们齐齐朝着来时的方向冲了出去,同时一个巨大的精神波动扫过了周围几十公里的范围,无数的海嗣得到了命令,将这些之前的姐妹当作了入侵者,纷纷开始了阻挠。

“该死的,我就知道不止伊莎玛拉一个,但没想到会有这种意外!”

背后的大家伙不好搞定,哪怕塞壬萝莉们有信心在这里将它围杀,可那样的话势必会出现损伤,甚至很可能会损失一两个姐妹,周围这些杂兵海嗣太多了,在人家的地盘上大家是划不来的生意。

要知道她们可是答应过梅雪要全员返航的,一个都不能掉队!

“嘶……大姐你差点把我脑袋敲坏了。”

加坦杰厄很是不爽的揉了揉自己的头,无数的黑雾从她头顶的壳中释放而出,这种黑雾可以吞噬一切它们碰到的东西,电波也好,精神波动也罢。

海嗣们并没有感觉到威胁的气息,于是一头扎了进去,然后再无任何动静,等到雾散之后什么都没剩下。

“少啰嗦,背后来了个难缠的家伙,看样子我们找对东西了,居然死缠着不放。”

阿玛雅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那枚骰子此刻格外安静,也没有发出任何的光亮,

“那我们揍祂啊!”

“你傻啊,这里这么多海嗣在呢,就算一拥而上的你不怕,想想看这些家伙在你身上爬来爬去的……”

“嘶,别说了,我已经开始害怕了!”

加坦杰厄连忙摇头,那种场面真的想都不敢想,塞壬们可是相当爱干净的,而且要玩什么play也得是和梅雪一起玩啊。

“希望这次我们可以全都回去,少人的话我就不好跟梅雪交差了。”

话刚说完,阿玛雅突然感觉自己的胸口有点发烫,她低头看了一眼,发现那枚骰子光滑如镜的一面出现了一个字:一。

【本次结果,判定中……大成功!】

阿玛雅还没理解脑袋里冒出来的这话的意思,但也许是她游得太快了,原本被放在口袋里的装着毁灭菇的小玻璃罐子就这样被水流冲向了身后。

“这……woc,快跑啊!”

看着毁灭菇消失在视野里,阿玛雅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带着姐妹们以远超平常的速度赶紧游了出去。

没等几分钟,她们背后突然传来了一阵响彻海洋的轰鸣,巨大的能量推动着海水滚动,炽热的光辉闪耀了一瞬,所有人都可以听得见那一声凄厉的哀嚎,原本狂躁的精神波动瞬间就平和下来了。

塞壬们也被这冲击波弄了个头昏翻跟头,不过还是调整好了位置继续游出去。

“大姐,你说背后那家伙死了吗?”

“就算是没死大概也干不了什么了。”

阿玛雅也是有些嘴角抽搐,显然不知道该说啥好了,梅雪给的这玩意儿真的是个大杀器,瞬间爆炸的巨大能量根本不是海嗣来得及适应的,而且这玩意儿和梅雪一样不讲科学,能量的波动根本没有过程,爆炸是瞬间完成的,在一瞬间至少炸了周围三十公里,这是什么量子炸弹?

不过比起那些,在海底发现的巨大尸骨,胸口这颗骰子,以及文明的坟墓,这种种都是相当惊人的发现。

虽然没能找到什么有用的仪器,但就从海嗣的反应阿玛雅就知道自己身上带着的这个玩意儿绝对不简单,肯定和梅雪有关。

“阿嚏!”

正准备睡觉的梅雪感觉又有人在背后念叨着自己,不知道为什么从刚才就感觉很不爽,像是被人指着骂了似的。

“算了算了,还是赶紧睡觉的好。”

梅雪摇了摇头伸手准备关上窗户,但是熟悉的时间停止的感觉再次袭来,小狐狸的脸色顿时变得不是那么好看了。

“莫斯提马姐姐,都这个时候你还不睡吗?”

“嗯,没有你陪着我都睡不着了。”

把手上的法杖丢在一旁,莫斯提马的脸上带着一丝坏笑,把门反锁之后又帮忙拉上了窗帘。

另一头的走道上,刚洗完澡的安洁莉娜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在路过梅雪的房间时听到了里面的一些声音,出于少女的好奇心下意识的侧头去听。

然后,听到里面那些动静的安洁莉娜的脸变得通红,感到十分的害羞,却忘记了挪动自己的脚步。

而莫斯提马则是注意到了门缝下面的阴影,意识到了有人在偷听,甚至猜得出是安洁莉娜,可她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声音更大了。

(他们居然……)

安洁莉娜羞红了脸,实在听不下去了连忙跑回自己的房间埋进被窝里,但今晚大概是很难睡着了。

"

"

ps:嗷呜~间贴票票打赏刀片多多!特别推荐青丝的《折木奉太郎的实力至上教室》

第一卷 : 第234章 被催婚的梅雪

“梅,为什么要看着星星呢?”

“……因为祂们也在看我。”

夜幕之下,姐弟二人相互依偎着靠着树,梅雪抱着尾巴望着天空,眼神里尽是朦胧和疑惑,苏雪儿则是望着他,眼中满是情意。

“姐姐,你说我们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呢?”

“不知道,我也不在意,只要能和弟弟在一起就好了。”

苏雪儿拿着一把木梳熟练的帮梅雪打理尾巴,小狐狸也是不由得微微一笑,然后点头表示赞同。

但是下一刻,所有一切都如同梦幻泡影一般一触即碎,梅雪恍惚着睁开眼,窗外正是阳光明媚,小狐狸的尾巴情不自禁的摇了摇,打了个哈欠从床上坐起,可爱的伸展着慵懒的腰肢。

房间里还残留着昨晚和莫斯提马玩了三四个小时剩下的气味,不过本来应该抱着梅雪一起睡觉的莫斯提马已经不见人了,看样子还是走窗户离开的。

“明明走正门就好了啊。”

梅雪无奈的挠了挠自己有些凌乱的发丝,小狐狸琢磨着莫斯提马又不是什么外人,没必要偷偷摸摸的嘛。

不过梅雪还是起床把房间里的各种痕迹都清理干净的才出去洗漱,还恰好撞见了顶着黑眼圈和眼袋走过来的安洁莉娜。

“安洁莉娜姐姐,昨晚没有睡好吗?”

“啊……啊,我昨晚熬夜工作,睡得有点晚,失眠之后还做了噩梦。”

安洁莉娜的意识还有些不清醒,不过忽悠梅雪还是足够的,她打了个哈欠,其实昨晚她被迫听了一晚上的墙角,到后面整个人都麻木了。

想到这里安洁莉娜又不由得多看了梅雪两眼,从他的脸蛋再到小腹下面的位置,昨天晚上可是足足三四个小时啊,梅雪这不满一米五的个子是怎么在那方面如此强悍的,当时她可是听的清清楚楚,莫斯提马都忍不住一边叫喊一边求饶了,这小狐狸是正常人吗?

“那样的话姐姐还是快点回去休息吧,身体要紧。”

“……你也是,身体要紧,注意节制。”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