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59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塞茜莉亚,是梅雪来了吗?”

费莉亚从厨房端着两盘菜走了出来,脸上挂着笑容,但是在看到莫斯提马的时候就直接愣住了,手上的盘子都没拿稳朝着地上坠落。

莫斯提马背后的法杖闪过一丝光芒,时间的波动扩散开来,盘子的下降速度立刻慢了下来,就像是羽毛那样缓慢,让莫斯提马有足够的时间走到费莉亚的面前接住它们。

“不必那么惊讶,女士,我只是不放心梅雪独自到陌生人家做客而已,况且我和你的女儿在某些方面很相似,不用担心我会对你们不利。”

费莉亚并没有回答,她微微张了张嘴然后什么都没说,看了一眼那边的梅雪和塞茜莉亚,说实在的,在看到梅雪的时候她眼神里下意识的闪过一丝负面的黑暗。

“你是谁……”

“安多恩和奥伦没跟你介绍过我吗?我叫莫斯提马。”

莫斯提马微笑着把菜端在手里,显得格外从容不迫,因为在她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费莉亚的脸色又有了新变化,无奈和释然,看来她并不是想要站在安多恩的那边。

“这个该放在什么地方?”

“那张桌子上就好。”

费莉亚指了指客厅边上的那张桌子,恰好足够四个人坐。

梅雪和塞茜莉亚并没有察觉到那边两人有什么问题,小狐狸一边给塞茜莉亚切了个蛋糕,一边从尾巴里拿出一条绒毛手链递给她。

“这是给你的礼物,这个毛是我从尾巴上薅下来的~”

“谢谢梅雪哥哥,啊,我……”

塞茜莉亚想起来妈妈说过不能随便收人家东西,如果是朋友的礼物,就一定要回赠才好。

可是塞茜莉亚并没有什么能送的,怀里的故事书是爸爸给的,她不想交给梅雪,思来想去的只好把沙发上的那条毯子拿过来递给梅雪。

“这个送给哥哥~”

“谢谢。”

梅雪倒是也没客气,郑重其事的把毯子收进了自己的尾巴里,然后拿出游戏机和塞茜莉亚一起玩了起来。

莫斯提马和费莉亚在厨房里忙活,一边忙费莉亚还不忘打量莫斯提马,漆黑的光环和黯淡的翅膀,这些都是堕天使才会有的特征,而且不同于塞茜莉亚那样先天混血的类型,莫斯提马毫无疑问是个后天堕落的存在,也就是说……她很危险。

“为什么要来这里,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很简单,有人向我们罗德岛发起了求助,罗德岛驻拉特兰的最高负责人同意了。”

“什么意思?”

费莉亚有些不明所以,是谁会向罗德岛求助,她记得安德鲁也不是什么最高负责人啊,按照安德鲁自己的说法,他不过是罗德岛驻在这里的普通干员,

“简单来说,你的女儿希望能治好你的病,梅雪接受了。”

“……就因为这个?”

这个答案实在有些出乎费莉亚的预料,她还以为莫斯提马必定有什么阴谋呢,甚至都以为梅雪是刻意被安排接近梅雪的。

“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呢,女士,你的女儿确实算是比较特别的存在,但她不会是第一个,也绝不是最后一个。”

眼见着费莉亚还是不愿意相信,莫斯提马无奈的切着菜。

“你觉得在这七年里自己真的能瞒得过拉特兰把塞茜莉亚带大?教宗早已经知道了你们的存在,他只是默许了。”

这并非莫斯提马在吓唬费莉亚,实际上她们母女的事情伊万十一世相当清楚,甚至于那个时候他主动提起了这件事,为了不让梅雪在今后感到为难。

“……是吗,他居然默许了?”

“实际上梅雪还替你们承担了一点小小的风险。”

其实费莉亚还是不相信莫斯提马的说法,毕竟这么多年来连她的街坊邻居都不知道塞茜莉亚的存在,教宗居然能知道,不,这个可能也不是没有。

“你可以给安多恩或者奥伦打个电话,哦,我想安多恩现在可能没有时间,因为某位女士正和他叙旧呢。”

“你们!”

费莉亚眉头紧皱,看来莫斯提马比她想象的知道更多,这迫使她不得不冷静下来仔细思考,作为一个母亲她需要理智,只有这样才能保护好塞茜莉亚。

平复下心情,费莉亚发现事情确实和莫斯提马想象的差不太多,实际上如果真的是拉特兰要对她们母女动手,派来的绝不可能是这么两个人,也不可能挑在这种时候,昨晚就该来抓人了。

只要莫斯提马背后不是拉特兰,那么事情就会变得好理解了很多,毕竟对于拉特兰之外的组织来说塞茜莉亚和一般萨科塔没什么区别,只有拉特兰严苛的律法才是对塞茜莉亚最大的威胁。

“那么,你所代表的是罗德岛,我该如何才能相信?”

“简单啊,你可以找那位安德鲁先生问就是了,你应该没少在他那边买药。”

说完这些莫斯提马就不再言语,因为她知道不需要了,剩下的事情费莉亚唯有自己求证才会得到她愿意相信的答案,至于剩下的莫斯提马可不管了,她估计自己和梅雪的拜访让安多恩手下的那群人着急了都。

实际上和莫斯提马想的差不多,梅雪还好,感觉威胁不大,可莫斯提马就是个大患了,帕蒂娅拿出自己的通讯器打算给安多恩打个电话,但是在号码拨通的一瞬间,她发现自己的身边站着一个人。

“喂……发了什么事情吗,帕蒂娅?”

“喂,安多恩,你可以啊……”

outcast一只手拿着铳抵在帕蒂娅的太阳穴,另一只手拿过她的通讯器,开着免提朝着电话里问了一声。

"

那头的安多恩眉头轻佻,随后响起了这个声音的主人。

“老师,您回到拉特兰了?”

“是啊,昨天傍晚到的,坐了很长时间的车,有时间吗?”

“……下午三点的安魂教堂,我会准备好您最喜欢的巧克力蛋糕和加淡奶的红茶。”

“哦,那可真不错……嗯,放心吧,你手下的人我就是敲晕了几个,没动真格的。”

挂掉了电话,安多恩不由得眉头皱起,在他眼中outcast远比教宗伊万更难对付,因为那是他曾经的老师,也是将他救下的人,安多恩是不可能忘却这份恩情的。

实际上,就是因为outcast当年的离开才会让安多恩萌生了去外面的世界寻找答案的念头。

“给你,呼……拉特兰的空气都带着蛋糕的甜味儿,有时候也会觉得腻啊。”

把通讯器还给了帕蒂娅,outcast收起了自己的铳,尽管心里很是窝火,但帕蒂娅还是只能忍着,因为面前这位老女士是先导安多恩的导师,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她可以一瞬间把自己的生命夺走。

“哦对了,虽然可能没什么必要,但我还是得说一声,你们最好别给我打梅雪的主意。”

说完,outcast消失在了所有监视者的眼中,她本来就只是想看看自己的学生过得怎么样,保护梅雪的事情……说实在的,梅雪现在的尾巴数量,谁惹他就是谁倒霉。

“该死的,萨科塔就了不起啊,生下来就能用铳了不起啊,这拉特兰……根本就只是萨科塔的拉特兰!”

帕蒂娅咒骂着,表情像极了此刻刚赶到拉特兰附近的蔓德拉,这一路上他们可以说是饱经苦难,最惨的一次甚至遇上了小型天灾,要不是当时离得远,估计命都没了。

“记得,在拉特兰城内不要闹出太大的动静。”

拉芙希妮提醒着,同时也不由得感慨也是命大,一个车队就剩下她们俩了,还好钱都还在身上,看着狼狈了点待会儿可以去换身衣服。

“我知道,啧……等我找到那个家伙,我肯定要先把他折磨一顿!”

蔓德拉真的是越想越气,要不是这个鬼任务,她现在肯定都还在深池的那边,能和首领在一起,而不是跟着拉芙希妮这个蠢货。

“你还是小心点的好,我总觉得自从接下那个任务之后我们就变得特别倒霉。”

拉芙希妮当然不知道自己身为德拉克的气运一直都在抵消着梅雪无意识的诅咒,如果不是她在,蔓德拉都不知道死了几次。

“你该不会是说……”

“我怀疑那个叫特雷西斯的家伙根本就没安好心。”

其实这种事情仔细一想就该知道了,如果真的只是解决掉一个普通人,那么这种事情对特雷西斯来说能有多难?本以为这家伙是试探这边的诚意,现在看来根就是个坑。

不,这根本就是万丈深渊!

"

ps:嗷呜~票票打赏刀片多多~悬赏还在继续呢,再给你们个福利活动。10月1日到10月7日期间。每有一个人发1条间贴加10更。发个书评加100更!当天完成,绝不拖更

第一卷 : 第236章 梅雪逐渐浮出水面的身份

这绝对算得上塞茜莉亚有记忆以来最开心的一天,因为心理年龄和一般的小孩子没什么两样,所以梅雪和她能相处的很愉快,小狐狸已经见过了很多东西,读的书也不少,他甚至会在给塞茜莉亚讲故事的时候顺带着教她识字。

“哥哥懂得好多啊……”

塞茜莉亚坐在梅雪的怀里,手上拿着他给的游戏机,生涩的按动着那些不熟悉的按钮。

这毕竟是她第一次接触这种东西,玩起来很容易出错,不过每次梅雪都会陪着她一起出错,塞茜莉亚在不好意思之余收获了相当多的开心。

“那是当然,我的老师也是很厉害的人~”

小狐狸自豪而又骄傲的昂起头,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他对于黑蛇小姐还是很喜欢的,虽然刚开始的时候确实闹了一点不愉快,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啊哥哥,你的角色被打死了!”

“别说我,塞茜莉亚你也一样。”

于是这对刚认识才满一天的朋友又朝着彼此笑了出来,做完饭的莫斯提马看着这一幕不由得感慨,果然这个年龄的孩子之间的友情更加的单纯啊,没有什么勾心斗角,不会背地里说对方的不是,只是玩玩游戏,聊聊天就会很高兴。

不过心绪最复杂的还是要数费莉亚,她实在有些搞不懂为什么莫斯提马和梅雪要选择帮助自己,难道就因为塞茜莉亚的一句话?不对,她知道自己的女儿没那么大的本事,莫斯提马等人也应该不知道她的丈夫是谁。

“还在犹豫?”

“因为我无法从自己的角度得到一个让人信服的答案。”

“只有这种时候我才会觉得萨科塔的光环是个好东西,能共感真好啊。”

对于费莉亚的担忧莫斯提马倒也不是不能理解,实际上她自己也觉得这事麻烦,但那又能怎么办呢,她家小男朋友就是这种性格,会努力去救下那些值得救的人,一如过往。

如果可以共感的话,莫斯提马的无奈一定都会传达给费莉亚,她也必然会理解这边的态度并非阴谋和诡计。

“你们来得太直接了。”

“这样更省事,总不能说让我和梅雪绕个大圈子吧,女士,你的身体情况你比任何人都清楚,看看你的女儿,倘若你死了……她该去往何方?”

莫斯提马的话触动了费莉亚的心,是啊,她自己死了不要紧,她已经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有了自己的爱人,生活对她来说再没有多少遗憾,但她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塞茜莉亚。

丈夫那边事务繁多,她们母女都是萨科塔,在那边也不可能生活的下去,可她一死之后,塞茜莉亚该交给谁呢,费莉亚不希望她被帕蒂娅等人裹挟着从小就变得对世界满是恨意。

“那费用怎么办呢?”

听到这个回答,莫斯提马知道事情大概率稳了,果然孩子是大多数母亲的软肋,就算费莉亚自己能坦然面对死亡,她也不可能不考虑塞茜莉亚的将来。

“这个不用担心,你可以选择成为罗德岛的干员或者在本舰内单独开一家小蛋糕店,那边还是很多人喜欢吃点心的,但是食堂的蛋糕限量供应。”

其实干员在罗德岛内部开店的事情并不稀奇,可露希尔就是个最好的例子,那家伙巴不得罗德岛所有的钱全都跑进自己钱包里。

“算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梅雪,开饭了。”

莫斯提马的呼喊让还没玩尽兴的小狐狸和塞茜莉亚依依不舍的收起了游戏机,不过这两小只就算吃饭似乎也没有分开的意思,而是坐在一起的。

不同于莫斯提马和费莉亚之间的各种忌惮,梅雪和塞茜莉亚之间毫无阻碍,小狐狸的尾巴轻摇,和塞茜莉亚一起吃着东西。

“梅雪哥哥,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都是很好吃的!”

塞茜莉亚乐此不疲的把自己喜欢吃的菜都往梅雪的碗里丢,不过对于已经在龙门和罗德岛习惯了吃大米饭的小狐狸来说这些都有些不好下口,主要是他没跟塞茜莉亚说自己不吃肉。

也许是看出了梅雪的窘迫,莫斯提马无奈的笑了笑,伸手帮他把那些非蔬菜的全都带到自己的碗里。

“这段时间梅雪的身体需要调养,不适合吃这些肉或者油腻的东西。”

“是这样吗?”

塞茜莉亚看了一眼梅雪,他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并且朝着莫斯提马投去感激的目光,显然小狐狸确实不愿意吃这些,哪怕它们看上去都很可口,但梅雪从生理上选择拒绝。

不过这点小插曲并不影响餐桌上的和谐氛围,看着塞茜莉亚和梅雪一边吃饭一边有说有笑,莫斯提马和费莉亚不知道为什么都感觉自己是多余的。

不管是梅雪也好还是塞茜莉亚也好,他们的眼里似乎都只有对方,小孩子的世界,单纯到没有她们两个大人的位置。

(这个小没良心的,该不会是瞧上人家了吧?)

(塞茜莉亚这个样子……难道真的是早恋了?)

莫斯提马和费莉亚不约而同的想到,可是又不好说什么,毕竟梅雪和塞茜莉亚真的就只是单纯在聊天吃饭而已。

而梅雪也好塞茜莉亚也好,心里都没有那方面的感情,只不过是此刻只有彼此是在心理上相近的存在,所以更愿意和对方交流。

费莉亚不免欣慰,因为今天塞茜莉亚笑起来的次数比以往都要多,倒不如说从见到梅雪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没有停止过笑容,嘴角总是上扬。

午饭就这样在莫名其妙的氛围中度过,梅雪和塞茜莉亚又回到了沙发上坐着,这次倒是没有打游戏,而是一起看电视,之前在路上走了好几天,梅雪都不知道假面骑士更新到哪一集了。

当然,塞茜莉亚似乎更喜欢看花园宝宝,她和梅雪各自抱着一根尾巴,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屏幕上的画面看。

但也许是因为吃的有点饱,又或者是今天起太早,塞茜莉亚很快就打起了哈欠,为了表示诚意,莫斯提马选择了独自离开,费莉亚则是回到自己的房间去打电话。

梅雪感觉到自己的肩膀变得沉重了一些,小狐狸转过头发现塞茜莉亚居然睡着了,他小心翼翼的把塞茜莉亚放在沙发上靠着,用自己的尾巴给她做枕头,拿出之前她送给自己的那条毯子给盖上。

“我也睡一觉吧。”

这样想着,梅雪闭上眼靠在沙发上,他要趁着这个时间去找塞壬们,希望她们都平安无事。

与此同时,伊比利亚的塞壬基地露露耶内,阿玛雅等人看着手上这颗十面的骰子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从她们捡到这个玩意儿开始这段时间就一直在进行着各种研究。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