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60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可是不管用什么办法就是搞不懂这东西背后的性质,甚至连材料都无法分辨,不管是火烧还是激光都没有反应,切割更是连刀都炖了也没能在上面留下任何的痕迹,甚至加坦杰厄一拳下去这玩意儿都完好无损,啊,不过加坦杰厄流血了。

“组成物质不明,用途不明,可那个时候我分明听见了啊,这个东西应该不是什么反应都没有。”

阿玛雅挠了挠头,很是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只记得那个时候这个骰子冒出了一个数字,之后的事情难道是因为它?

但不管怎么说,能让深海中的初生从沉睡中惊醒并且不顾一切的追逐他们,可想而知这个东西的重要性。

“不过大姐,那个玩意儿真的不用管吗,我总感觉……”

89号的思维流淌过每一个姐妹的脑海,她们全都下意识的开始了分析,毕竟那个时候谁都听到了那一声覆盖过所有声音的波动,就是那种东西造成了伊比利亚的大静谧,不过因为塞壬们依靠精神网络交流,所以这招没用。

但是一位“初生”已经苏醒,祂势必会引导着海嗣有所动作,阿戈尔那边现在的情况还比较复杂,阿玛雅可以肯定阿戈尔当中已经有人站在了海嗣的一边。

“要把进化的步子和科研进度加快提起来了。”

长叹一口气,阿玛雅也有些头疼,塞壬和海嗣的进化路线已经出现了分歧,这边走的是个体少但单个层次高,那边完全就是以量取胜,偏偏泰拉各国现在都还在为了那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争权夺势。

“列维呢?”

“报告大姐,他前段时间就把自己关在实验室里闭关去了,一直都没动静。”

“没动静?算了,去看……”

阿玛雅话还没说完,来自梅雪的精神波动在一瞬间让所有的塞壬站住了脚步,姑娘们相互看了看,然后果断把列维抛到脑后,选择了倒头就睡,陷入了深眠当中。

一张巨大的精神网络在塞壬之间形成,背后的伊比利亚之眼成为了投射信号最好的媒介,四周的海嗣纷纷感觉到了源于本能的危险,四散而开不敢再靠近。

这边的梅雪刚一登入网络,下一刻就感觉到了自己的双脚失去了踩踏实地的感觉,小狐狸想也不想的就开始挣扎。

“幽灵鲨姐姐,快把我放开!”

就从身高这一块,能把梅雪抱起来举高高的也就只有幽灵鲨了,虽然她也不算太高。

“那么长时间不见了,就多让我抱抱吧。”

幽灵鲨把梅雪抱在自己的怀里,丝毫不介意他的脑袋就靠在自己的胸口,反而主动张嘴含住梅雪的狐耳轻轻啃咬,让小狐狸一下软了下去。

“这段时间你不在罗德岛,那几个家伙就跟丢了魂似的。”

“斯卡蒂姐姐她们?”

“对,还有你那个叫迷迭香的小女朋友,她今天心情糟糕的差点把罗德岛训练场拆掉了。”

虽然对梅雪来说这次的旅途不算无聊,但是对于迷迭香来说就很折磨人了,她也没办法像铃兰那样和梅雪网络聊天,今天更是拿可怜的靶子发泄心里的不爽。

“她不是我女朋友啊。”

梅雪抖抖狐耳,尽管从感情线来分析梅雪现在都快变成蜘蛛侠了,但严格来说小狐狸确实还是个单身。

“是这样啊,那要不要姐姐给你做个女朋友呢?”

“你想得美!”

上线的阿玛雅刚好听到了这句话,恨不得一脚把幽灵鲨踢开,开什么玩笑呢,给梅雪做女朋友?这边三百多个人排队想都不敢想的。

“阿玛雅姐姐!”

见到了阿玛雅的梅雪不由得眼前一亮,从幽灵鲨怀里挣脱出去,跑到阿玛雅的面前,看着她背后那一群跃跃欲试的塞壬不由得笑了出来。

“欢迎大家回来!”

“遵照您的命令,所有前往深海的塞壬没有一人伤亡,此外我们还有了很多的发现。”

再见到梅雪,塞壬姑娘们心里很是高兴,不过还是很好的保持了礼貌没有直接冲上去抱着梅雪一顿吸。

“大家平安无事就好。”

看着梅雪脸上如释重负的表情,这话让阿玛雅心里一暖,这意味着塞壬在梅雪心中的地位绝不是单纯的从属或者仆人。

“是的,这一切还要多亏您给的那个黑色蘑菇,那玩意儿的威力太大了,不过比起那些,我还是先说一下这次的成果吧。”

阿玛雅抱着梅雪坐下,瞥了一眼幽灵鲨,然后向梅雪讲述了自己等人的经历。

从那些古怪进化的海嗣再到埋葬于深海的文明,然后是伊莎玛拉的尸体和那副巨大的尸骸,说到后面阿玛雅还特别关注了梅雪的脸色,发现小狐狸似乎并没有产生什么相关的联想。

“也就是说,你们在海里看到的那副骸骨是我的,就……那么大?”

梅雪尝试着用手比划了一下,但他还是没办法想象那个光是肋骨就有一公里长的自己到底该长什么样。

“就当时我们的感觉来说是这样的,啊对了,我们还带回了这个。”

阿玛雅从自己的胸口拿出那枚十面的骰子,在看到它的时候梅雪的目光瞬间被其吸引住了,小狐狸嘴唇微动,脑海里突兀的出现了一个机械的女声。

【检测到管理者权限,请输入密码,顺带一提,亲,我们不接受滴血认主或者指纹解锁哦】

梅雪愣在了阿玛雅怀中,他感觉自己的脑袋里有什么东西要钻了出来,就像是竹笋冒出尖的那样,一句熟悉的话语从他嘴里吐出。

“我,既是命运的主人。”

【密码正确,以确认管理者身份——命运之轮,权限等级10】

阿玛雅手上的骰子凭空出现了一个数字:10,精神网络下一刻就如同断电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等所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她们已经回到了现实世界……除了梅雪。

"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间贴票票打赏刀片多多!明天就是最后一天悬赏了,现在欠了14章,唔……就这?

第一卷 : 第237章 苏雪儿的登场

“这里是什么地方?”

四周一片漆黑,梅雪除了自己之外什么都看不清,头顶没有星星,脚下不是大地,小狐狸更像是踩在空中的。

一瞬间从精神网络的梦世界被拉到了这里,梅雪不免有些害怕,在这个毫无遮掩的世界里他过度缺乏安全感,尾巴不由自主的伸长蓬松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球,只露出一双湛蓝色的眼睛。

小狐狸伸手尝试从自己的尾巴里拿出些什么,至少能给他带来一些安全感的那种,但是他很快就发现自己什么都拿不出来。

“呜……”

这下梅雪彻底慌了,没有任何可以拿出来的东西,也就是说他真的没有任何可以保护自己的手段,周围的黑暗在他眼中顿时充满了危险,似乎有不善的目光从周围传来。

前进或是后退都无法改变现在的境地,在这个无边黑暗的世界里,梅雪甚至不知道自己具体在哪个方向。

幽闭无光的世界带来恐惧,可以保护自己的任何东西都不在身边,这再次让本就有些害怕梅雪的意识飘回到了当年那个遍地是自己的血的小仓库里,他嘴角干涩着呼唤,声音几近颤抖。

小狐狸想要呼喊塔露拉的名字,但她现在不在这里,梅雪甚至下意识的阻止了自己,如果姐姐也因此陷入了困境怎么办?

【为什么不许愿呢?只要你许愿,什么都可以实现,现在的你可以的,肯定可以的……】

极具蛊惑的声音从四周传来,吓得梅雪抱着脑袋蹲在地上,用尾巴将自己牢牢缠住作为仅有的防御手段,就和他想的一样,那个视线是真的存在,祂在暗中看着自己,那眼神里的贪婪和那些想吃掉他的人一模一样。

确实,只要许愿就可以了,梅雪的本能如此告诉他,现在的他可以许下任何的愿望,可是他也记得很清楚,凯尔希她们说过曾经的自己就是许愿才会失去记忆,梅雪不要那样。

他的记忆尚且短暂,记录的事情不过一两年却也弥足珍贵,和整合运动的大家,和

“姐姐,这里好黑啊。”

什么都没有,除了自己的声音之外,这个地方就像是虚无,他是唯一的“有”,梅雪有些害怕,也是感觉到了他的这份情感,那本就尾尖是黑色的一条尾巴缠住他的腰,从中浮现出了一点幽蓝色的光辉。

随着梅雪的呜咽变成了哭泣,幽蓝色的光芒组成一只又一只的蝴蝶,它们点亮了梅雪周围的狭小世界,那抹光彩让小狐狸的眼睛再次亮了起来,他感觉自己正在被人拥抱。

孤独感随着光芒的出现而消失,那条缠绕在梅雪腰上的尾巴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双手,熟悉的被人抱住的感觉让梅雪下意识的想要回头。

“不要看我。”

苏雪儿的话让梅雪下意识的停住了自己的动作,小狐狸发现自己就剩下五条尾巴了,他张着嘴发现自己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姐姐……”

不需要任何的质疑,同源的感应让梅雪肯定了对方的身份,可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苏雪儿不让自己回头。

“乖,是姐姐。”

双手紧紧搂住梅雪的腰,苏雪儿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她现在这个样子可不好让梅雪看见啊,不完全的力量让她无法伪装自己,除去这双手之外她完全就是血肉堆积而成的怪物,无数的眼睛在身体上开合,尖锐的骨头似爪似牙,根本不是梅雪记忆中的样子,寻常人只看一眼就会发疯。

如果是别人,那么这样近距离的接触甚至会把对方的皮肉一并腐蚀,她的血液是毒药,她呼出的气息都带着可以灭绝生物的瘟疫,她的声音也可以让任何人发狂。

“梅雪,乖,你想回去吗?”

“嗯,姐姐这里是什么地方啊,为什么我没办法从尾巴里拿出东西来了,为什么我……”

“别问那么多,现在知道那些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听姐姐的,待会儿跟着姐姐的蝴蝶走。”

苏雪儿看着近在眼前的弟弟,她心中的幸福和欣慰胜过本能的想要将他吞噬的欲望,她想亲吻他,可现在不行。

“嗯,跟着走就可以出去了?”

“对,跟着走就好,剩下的什么都别管。”

一只蝴蝶落在梅雪的肩膀上,苏雪儿深吸了一口气,用力把梅雪推了出去,自己则是被黑暗彻底的吞噬,当梅雪回头的时候只看到她仅剩的那只手在朝这边挥动。

在松手的一刻苏雪儿就知道自己会是这样的结局,说到底这也不是她第一次来这个地方了。

“怎么,梅雪已经走了,你还有必要把自己藏起来吗,还是说你现在已经衰弱到了这个地步?”

“……你就是这样跟自己的父亲说话?”

苏雪儿的话音刚落,黑色的迷雾中陡然出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不对,那都不能算是人,只不过是一个类人躯干的水银生物。

“你也敢自称我们的父亲?少给自己脸上贴金了。”

哪怕深知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苏雪儿也不会有丝毫的畏惧,因为她知道面前这个家伙根本无法从实际上对梅雪造成任何威胁,否则也不至于在这种地方耍心机。

至于她自己?一个早就死了的人还有什么好害怕的,又不是没死过,只要梅雪没事那么一切就都可以了。

“分化自己的力量,把所有的厄运和污秽剥离成我,余下全都变成了他,想要依靠夺取自己儿子的身体来再次复苏,你算什么东西,命运之轮……你连自己都救不了!”

“人的道德,和我无关。”

命运之轮的声音平淡且毫无感情,就好像只是单纯的照着台词念稿,实际也确实是这样,人的道德观念对他毫无说服力,祂又不是人。

祂是命运本身,是驱赶众生从生到死的洪流,人类这一物种在他眼里不过是河流上翻起的一朵浪花,海嗣也不过稍微大一点的漩涡,祂甚至什么都不需要做,一个念头就可以让泰拉毁灭。

当然,这是以前的祂。

“是啊,和你无关,我本以为你是更为冷漠的机器,结果你居然也会怕,呵……命运,好运是祝福,厄运是诅咒,这两种你全都有,所以你也承受痛苦。”

苏雪儿深知一切,如果面前的人真的只是冰冷的机器,只是某种虚无缥缈的法则,那么祂就没有必要分化成他们了,但祂不是,祂偏偏拥有智慧,因此痛苦,因此疯狂的想要了结自己。

“可惜,你怕死……呵呵,真是笑死我了,命运也会畏惧死亡啊……不对,我好像已经死了。”

“为什么要帮他?”

这是命运之轮最好奇的问题,他不理解,当初苏雪儿见到梅雪之后并没有选择吞噬他,也没有杀了他,只是单纯的保护,明明只要吃哪怕一次,她都可以减弱自己身为灾厄的一面。

而且苏雪儿其实是无关紧要的,她只是被抛弃的部分,计划的关键在于梅雪,在摆脱了所有的负面之后,梅雪毫无疑问真正的达成了完美,可他不会正确使用自己的力量。

然而在数千年前苏雪儿第一次来到了这里,死在了这里,临死也在诅咒着梅雪,诅咒他注定不会孤独,诅咒他永远都有人喜欢,诅咒他永远不可能恢复记忆。

“因为那个时候……他叫我姐姐。”

苏雪儿回忆起那个时候,她本想吃掉他,却因为一句姐姐而彻底着了他的道,哪怕他都不记得那些事情了,也还是第一时间认出来自己这个姐姐。

“这么可爱的弟弟,做姐姐的怎么能不保护好他呢?”

“……”

命运之轮无语了,苏雪儿却趾高气扬的用自己仅有的半张脸笑了出来。

“只要他有需要,只要老娘还没死透,只要他在呼唤,只要我还能听到,谁都别想伤害老娘天下第一可爱的弟弟!”

这是身为姐姐的保证,如果不是因为那个时候不在梅雪身边,苏雪儿说什么都不可能让他受到那种痛苦,她的弟弟该是这世界上最无忧无虑的那个人。

黑色的雾气再次涌上来,但苏雪儿没有选择反抗,死就死呗,又不是第一次了。

随着蓝色的蝴蝶一路向前,梅雪抱紧自己的尾巴不再回头,可是走着走着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心里有些疼,但他已经看到了那扇门,只要走出去就好了。

与此同时的现实世界,因梅雪突然消失而联系不上的塞壬也陷入了慌乱当中,这群姑娘啥时候见过这种情况,一个个焦急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特别是阿玛雅发现那枚骰子消失了,聪明如她立刻就猜到链接的突然中断肯定和那玩意儿有关。

于是现在她恨不得一头撞死在沙滩上,但在那之前还是先要确认梅雪的情况才行,她阿玛雅死了无所谓,可梅雪不能出事啊。

另一头罗德岛的幽灵鲨也有些慌了,以前从没出现过这种情况啊,她有些不知所措,最后索性找到了凯尔希。

“这么急着过来,是想起了什么?”

凯尔希端着咖啡喝了一口,眼睛盯着手上的身体检查报告审阅,一般来说幽灵鲨来找她都是为了说一些和深海教会有关的事情。

“梅雪出事了!”

幽灵鲨话刚说完,凯尔希手上的咖啡杯落地应声碎裂,温热的咖啡洒在脚上她也顾不得那么多,少有的没有维持住自己那张冷面的表情,一反常态的惊愕和难以置信。

下一刻,警报声响彻整个罗德岛。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