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61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可就在大家都为自己担惊受怕的时候,正靠在沙发上的梅雪反而苏醒了,小狐狸先是看了一眼发现自己的六条尾巴一条都没少,然后有下意识的伸手从里面拿出一颗苹果叼住。

在确定自己睡醒了之后梅雪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刚才的那个梦虽然记不清了,但感觉还是很可怕,至少他记得那种无力和幽闭感。

“尾巴没有少,唔……”

梅雪有很多都记不清楚了,但依稀记得是一只蓝色的蝴蝶带自己找到了回来的路,小狐狸抖了抖尾巴,那只蝴蝶从其中飞了出来落在他的肩膀上,翅膀拍打了一下梅雪的脸蛋。

“还有这个。”

看着被自己紧握在手心的骰子,梅雪多少也能猜到自己的异常来自于它,小狐狸不由得有些嫌弃,可是又能感觉到这是很重要的东西,无奈之下干脆把它丢进了尾巴里放着。

塞茜莉亚还在睡,梅雪看了一眼发现时间距离自己闭眼才过去不到半小时,费莉亚则是拿着针线和塞茜莉亚的旧衣服走了出来,看了一眼梅雪之后在边上坐下。

“需要帮忙把塞茜莉亚搬开吗?”

“唔,不用的阿姨,那样会吵到她的。”

虽然尾巴都有些麻了,但梅雪还是觉得让塞茜莉亚就这样睡着比较好,她看上去应该是做了个好梦。

“谢谢你,今天塞茜莉亚过得很高兴。”

尽管因为之前的事情对梅雪有了一丝怀疑,但这不妨碍费莉亚对他道谢,梅雪本身愿意单独留在这里就足以证明很多事情了,何况塞茜莉亚笑的是那样开心。

“哪有的事,我也很开心的。”

“说实在的,我是个不称职的母亲,总是顾忌太多,让塞茜莉亚过去生活的并不好。”

“哪有的事情,莫斯提马姐姐都跟我说了,费莉亚阿姨是很好很厉害的人。”

“是吗,她居然这样评价我啊……”

费莉亚拿起针线缝补着塞茜莉亚的旧衣服,也许是刚才他已经和那边确认过了,梅雪确实不是教皇厅的人,莫斯提马也不完全是,她们确实和罗德岛有关系,是她多虑了。

“塞茜莉亚也说自己的妈妈是天底下第二厉害的人。”

“我知道,因为我总说她爸爸是最厉害的。”

“她还说我是第三厉害的。”

小狐狸乖巧的抱着自己的尾巴,说这话的时候就像是在反驳和争辩,费莉亚不免觉得他有些可爱,忍不住笑了出来。

“梅雪,阿姨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

“阿姨你说吧,我一定照做!”

“那……你愿意和我家的塞茜莉亚结婚吗?”

如果是半个小时前费莉亚说不定会觉得自己疯掉了,可她现在不得不却用这种半开玩笑的方式来托付自己的女儿,因为她已经时日无多了。

"

"

ps:嗷呜~很感谢大家的支持~总之什么都多多!

第一卷 : 第238章 你个偷腥的小贼猫!

费莉亚轻轻捂住自己的心口,还是很疼,实际上从刚才吃午饭的时候她就的病就已经发作了,但还是强撑着不让人看出来。

可这不代表她的情况会有多好,实际上按照拉特兰的医生检查她最多也就只能活两年了。

“所以,真的只是因为塞茜莉亚那么说了,你们就打算帮我们?”

“对啊。”

“……”

梅雪的态度着实让费莉亚摸不透,也想不通,她实在很难相信面前这个和自己女儿才认识了一天的小狐狸居然会因为单纯的一句话就对她们母女伸出援手。

最关键的是,在打了个电话跟奥伦确认了这个小正太确实就是罗德岛方面目前在拉特兰的最高负责人之后费莉亚怎么都觉得这太奇怪了,天底下哪有这种人?

可梅雪确实站在她的面前,而且如今的拉特兰也不再安全,费莉亚确实有必要考虑一下塞茜莉亚今后的方向了,她是不可能让自己的女儿成为他人手上的工具的。

“唔,啊……妈妈。”

也许是梅雪和费莉亚的谈话声音有些大,原本睡得正香的塞茜莉亚也被吵醒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了个哈欠,下意识的抱住梅雪的尾巴蹭了蹭,嗯,感觉真棒!

“睡得还好吗塞茜莉亚?”

“嗯,很舒服……啊,梅雪哥哥!”

在看见自己手上抱着梅雪的尾巴之后,塞茜莉亚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刚才靠着的舒服的枕头是什么东西了,虽然尚且年幼懵懂,但她多少也知道这算是比较失礼的行为,很是不好意思的脸红了。

当然,主要也是因为塞茜莉亚自己的睡姿不是那么好,她还做梦把梅雪的尾巴当成了冰淇淋给舔了不少的口水,还好梅雪不轻易掉毛,否则就难说了。

“睡得舒服就好~”

梅雪抖抖狐耳,把自己被压麻的尾巴从塞茜莉亚的怀里抽出来揉了揉,费莉亚看着颇为温馨的一幕,也意识到了女儿长久的孤独,她是优秀的母亲而非合格的玩伴,塞茜莉亚终究需要一个完好无缺的童年。

“对了梅雪哥哥,明天你还会来吗?”

“明天啊……唔,可以哦。”

仔细想了想,梅雪并没有多少事情要去做,小狐狸每天只要去陪陪蕾缪安,和能天使一起逛街,晚上顺便喂饱莫斯提马就好,简单的生活,找塞茜莉亚一起玩可能更有趣。

“那以后也一直都可以吗?”

“这个就不行了。”

小狐狸摇了摇头,塞茜莉亚原本高兴的表情一下变得有些委屈,看上去楚楚可怜的让人充满了不忍心。

“为什么,梅雪哥哥不喜欢和我一起玩吗?”

“怎么会呢,我当然喜欢了,可是我的家不在这里啊,我过段时间就要离开的。”

塞茜莉亚听完这话不免有些着急和慌乱,要知道她可就梅雪这么一个朋友,如果小狐狸也离开的话她就又要恢复到以前那种每天只能看电视看故事书的生活中去了。

“那哥哥留下来不可以吗,我……可以住在我家!”

费莉亚被女儿的话说的有点懵,不过仔细一想也正常,塞茜莉亚好不容易(好像也没什么难的)有了梅雪这么个好朋友,小狐狸乖巧又可爱,还总喜欢给塞茜莉亚各种玩具和点心,哪个小孩子能抵挡这种诱惑?

所以梅雪这属于是把塞茜莉亚的好感度刷满了。

“那为什么不是塞茜莉亚你和我一起去罗德岛住呢?”

梅雪的反问让塞茜莉亚反而陷入了深思,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妈妈,但费莉亚没有生气或者不快,只是微笑。

“那妈妈可以一起去吗?”

“当然可以啊,你不是说让我们治好费莉亚阿姨吗,她肯定要去的。”

小狐狸寻思着到时候最多就是在凯尔希面前卖个萌让她摸摸小肚子的程度,问题不大,主要是莫斯提马在调查过费莉亚之后也说这个病可能只有凯尔希才有办法。

“真的吗,妈妈,我们一起去?”

惊喜之余塞茜莉亚也不忘看向自己的母亲,尚且还有些犹豫的费莉亚一时间无法回答,只是微笑回应,示意待会儿再说这个话题。

“对了,塞茜莉亚你先带梅雪去自己的房间玩吧,待会儿会有客人来。”

“好的,梅雪哥哥快跟我来!”

塞茜莉亚牵着梅雪的手朝着房间后面跑去,来到费莉亚的卧室里,塞茜莉亚掀开那块放在墙角的地毯,伸手把通向地下室的木门打开,两小只一起钻了进去。

虽然莫斯提马此前说过塞茜莉亚的家里情况不会太好,甚至于塞茜莉亚都不得不躲着避免见人,但梅雪没想到她居然必须要住在地下室里,这实在是让梅雪有些心疼她了,毕竟塞茜莉亚才这么大。

不过虽然无可奈何的要让女儿躲在下面,但费莉亚显然也有好好照顾她,塞茜莉亚的小房间里很是温馨,各种可爱的玩偶和积木玩具,一个不大不小的书架摆满了各种漫画和童话书,松软的小床温馨宜人,小狐狸甚至能闻到空气里淡淡的熏香味道。

“哥哥,一起看书吗?”

“好的,啊,塞茜莉亚你也喜欢看魔法少女?”

“嗯,哥哥也看吗?”

“我是比较喜欢看假面骑士啦,不过铃兰喜欢看这些。”

梅雪抖抖耳朵,拿过那本故事书坐在床上,塞茜莉亚也干脆贴到了梅雪边上,虽然这本漫画她已经看过很多次了,但还是想和梅雪一起读,和喜欢的朋友分享自己喜欢的事物,这是无比幸福的一件事。

“是那个铃兰姐姐吗?”

“嗯,啊对了,还没给你看过她的照片呢。”

小狐狸伸手从口袋里摸出来自己的通讯器,打开相册之后找到了自己和铃兰以及迷迭香的合照,这照片是后来在罗德岛照的一张,所以没有什么糟糕的场景(那些照片都在迷迭香和铃兰的通讯器里存着)。

画面上的梅雪被两人夹在中间,嘴里叼着苹果,铃兰在帮他梳理头发,迷迭香在伸手试图抓住梅雪摇晃的尾巴。

“这个金色头发的是铃兰,那边的是迷迭香,她很厉害的,我听凯尔希说罗德岛的拆迁任务都是交给她来做呢。”

小狐狸一本正经的介绍着,话说到一半,通讯器屏幕上突然出现了来自铃兰的视频通话申请。

这个突如其来的通话申请让梅雪有些茫然,他记得这个时候是铃兰的午睡时间才对,怎么会突然打电话呢?

不过小狐狸当然不会挂掉,而是按下了接听,通讯器那头立刻出现了铃兰的脸,看得出来她刚才可能是在洗澡,这会儿还过着浴巾。

“梅雪哥哥,你那边情况怎么样,身体还好吗,有没有遇到什么问题?”

“还好吧,就是刚才午饭吃得有点撑。”

梅雪抖了抖狐耳,铃兰一上来就一堆问题属实是给小狐狸整不会了,梅雪寻思着自己也没干啥啊。

“是吗,那就好,我还以为……”

“梅雪哥哥,这个就是铃兰吗?”

就在铃兰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塞茜莉亚抱住梅雪的手贴了上来,很是好奇的看着镜头,视频通话这种事情对她来说还是很新奇的。

但是对于电话那头的铃兰来说,塞茜莉亚的出现无异于一道晴天霹雳砸在了自己的身上,她支支吾吾的半天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属于女孩子的直觉开始预警,大脑疯狂分析着现有的信息。

看背景来说梅雪和塞茜莉亚似乎都是坐在床上的,看上去似乎是卧室,而且再看塞茜莉亚这个亲密的样子,铃兰脑袋里下意识的蹦出了母亲以前经常说的一个词:小贼偷腥猫!

(迷迭香打了个喷嚏)

“梅雪哥哥,这个我和迷迭香姐姐都不认识的看上去比我还年轻的女人是谁……”

铃兰的态度突然从紧张变成了冰冷,金色的发丝恰到好处的遮掩了她极具杀意的眼神,但塞茜莉亚还是被吓了一跳躲在梅雪身后,本能的用手搂着梅雪的腰。

这一下铃兰更炸毛了,刚才罗德岛突然响起了警报通知拉特兰有关的干员前往博士办公室的时候她就感觉不对劲了,这才关心的打个电话去给梅雪先问问情况,要知道她头发都还没洗干净呢。

结果,这只小狐狸居然和另一个女孩子待在一起!

(果然妈妈教的技能还是要用上啊,对啊,不然的话以后怎么能管理好哥哥呢……啊,回头再买个手铐吧)

铃兰这样想着,不等梅雪解释就挂掉了电话,嘴角上扬第一次露出了阴沉的笑容。

电话那头的梅雪有些摸不着头脑,这还是铃兰第一次话都没等他讲完就挂掉呢,难道是生气了?不可能吧,小狐狸也没做什么让她生气的事情才对。

“哥哥……那个就是……”

“啊,你放心吧,铃兰人挺好的,刚才可能只是刚好心情有点糟糕,我听华法琳说女孩子长大之后都会有这种时间段的。”

“那我以后也会有?”

“说不定是的。”

“那我还是不想长大了。”

塞茜莉亚连忙摇头,梅雪也是抱着自己的尾巴若有所思,然后还是觉得长大更好。

“长大其实挺好的,至少在自动售货机买东西不用踩板凳,我也想长大,可是姐姐们都说我长不大了。”

“哥哥没办法长大了?”

“唔……实际上我的年龄很大的,塞茜莉亚,可能比你的妈妈还要大很多呢。”

虽然不知道自己具体多少岁了,但小狐狸估摸着至少也得有个几千,可是按照年等人的说法,这些年来他非但没有长高,反而变矮了不少,一想到这里梅雪的心里就特别苦涩。

“不会吧,可是哥哥你比妈妈矮那么多!”

塞茜莉亚当然不会这么轻易相信梅雪的话,毕竟看外表梅雪单纯只是个小孩子嘛。

“……不要说这个了,感觉好丢人的。”

梅雪选择了把脑袋埋在尾巴里逃避这个问题,可以的话他也想长高啊,不说达到塞雷娅或者ACE他们那个程度,至少也要和陈姐姐差不多高吧,每次都被大姐姐们抱起来举高高都快羞死狐狸了。

“那好吧,不过哥哥,你可以多跟我讲讲罗德岛的事情吗?”

“当然可以啊。”

说到这个梅雪顿时来了兴趣,小狐狸抱着塞茜莉亚坐在怀里,从尾巴里拿出一本罗德岛的介绍指南开始给她介绍起了罗德岛的基本情况,却没注意到自己的尾巴里,那枚十面骰子在缓慢的尝试着转动。

与此同时的荒野之上,刚和整合运动做完生意的坎诺特很是满意的把源石锭收了起来,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若有所思的看向了大海。

“怎么会苏醒的这么快,嗯,还受了重伤……”

作为深海的一份子,坎诺特对于大海的一切自然了然于胸,可是这个情况他着实搞不懂,一位初生的苏醒毫无疑问是足以惊动泰拉各国的大事,但为什么会是现在?

而且居然能重伤一位初生,不对这已经是濒死的程度了,到底是谁?坎诺特很快就有了猜想,毕竟阿戈尔和伊比利亚都没有那样的本事,估计就是传闻中新出现的那个势力。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