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63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你是来进货的吗小朋友?”

已经彻底无语的老板娘正打算再拿一瓶,但是出于刚才的事情,她犹豫了一会儿又给梅雪换了另一瓶凉茶。

接过梅雪又直接当着她的面给扭开了。

“还差两瓶来着。”

看着小狐狸掰着手指头在那边数数,老板发誓自己以后再也不卖这种能再来一瓶的亏本玩意儿了,讲道理这一百瓶里都不一定有一瓶中将的玩意儿这小狐狸是这么连中四瓶的,看上去他还嫌不够?

其实果汁饮料什么的梅雪的尾巴都有,只不过小狐狸觉得这个天气还是喝冷冻过的最好,他尾巴里只有一大仓库的热瘤奶,外面还有四个人等着自己呢。

“你要什么就自己挑吧。”

老板娘表示心累了,毁灭吧,这个世界无爱了,一两瓶还好说,可是主啊,面前这个不讲理的小家伙已经连开四瓶了。

“啊……”

“别跟我说又是再来一瓶!”

梅雪的反应让老板娘甚至开始怀疑他是不是想把自己的商店搬空,不过这次小狐狸摇了摇头。

“没有再来一瓶。”

“那就好。”

“不过多索雷斯七日游是什么啊?大姐姐,你怎么晕过去了大姐姐!?”

看着晕倒在地上的老板娘,小狐狸不由得有些慌乱,好在对方只是一时间眼前一黑,倒也不至于就这么人都没了。

“没啥……就是突然感觉自己是个废物。”

回想起自己之前喝了三箱子汽水都没中的奖居然被梅雪拿走了,店老板心里那叫一个苦。

看她确实没啥大碍了,梅雪这才点点头拿着一堆汽水走了出去,在门口目睹了一切的蕾缪安和菲亚梅塔终于意识到了为什么莫斯提马要让梅雪去买东西。

“你该不会知道梅雪可以中这个奖吧?”

菲亚梅塔指着商店门口用来吸引顾客的那个广告牌,上面正好写着开盖有奖,一等奖还是梅雪刚抽到的七日游。

“这种事情对梅雪来说完全是小菜一桩了。”

接过汽水的能天使拍了拍梅雪的脑袋瓜,这种事情对于企鹅物流的姑娘们来说属于是特别常见的事情了,反正只要是和运气有关的事情,带着梅雪去准没错。

“……虽然我有听说过白狐在大炎象征着祥瑞,但是这是不是有点太玄学了?”

蕾缪安也不由得捂住了自己的嘴,她本来想说不科学的,但是想到自己其实已经逐渐恢复健康的腿,突然想起来梅雪好像本来就很不符合常理了。

“嘛,毕竟梅雪本来就是大炎的吉祥物来着。”

莫斯提马伸手在梅雪的尾巴上薅了一下,要知道小狐狸不是因为成为大炎的吉祥物才这么好运,而是因为本身就能操纵运气才会被大炎当吉祥物的,就算不在大炎境内,小狐狸也是欧皇中的欧皇。

这个解释让菲亚梅塔眉头一跳,她就说为什么教宗会让她们来负责保护梅雪呢,这小狐狸居然还有这样一层身份在啊。

“那他还在罗德岛上待着,不回大炎?”

“大炎那边倒是不可能束缚梅雪的人身自由,只不过希望他过年的时候回去看看,啊对了,到时候我也要跟着去,可以吗梅雪?”

莫斯提马看着默默喝果汁的小狐狸,后者点点头表示答应,这也不是多大的事情,反正那边都说了,梅雪就算把罗德岛全带过去过年都没问题,而且因为小狐狸的存在,现在泰拉各国都默认了大炎站在罗德岛的背后。

除了卡西米尔那头还搞不清楚情况,就连玻利瓦尔都主动向罗德岛发出了合作邀请。

“你跟着去干什么?”

“去旅游啊,见识一下大炎的风土人情也挺好的,而且你想想看梅雪都离开家里多久了,这要是连个女朋友都带不回去岂不是不好说话?”

看着莫斯提马一本正经的乱说话,菲亚梅塔突然很想给她脑袋上来一炮,蕾缪安和能天使也有同感,不过她们的想法也和梅雪一致。

“比起那些来说,眼下还是要看看这个七日游的奖券呢,上面说了可以携带家属,但我们和梅雪……还不是家属关系吧?”

蕾缪安看了一眼,虽然梅雪都管他们叫姐姐,但实际上她们和小狐狸也仅限口头关系和身体关系的联系,在证件方面还缺点。

“这倒是个问题呢,不过也挺好解决的。”

莫斯提马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身份证,指了指不远处的拉特兰结婚登记公证所。

“梅雪,走,咱们去那边逛逛。”

“我逛你妹的大头鬼!”

菲亚梅塔真是恨不得一枪毙了这货,当年那个莫斯提马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堕天使的堕落也包括感情吗?

“结婚而已啊,又不是多大的事情。”

“你管这叫不是多大的事情?”

看着姐姐们吵吵闹闹的样子,梅雪只是扫了一眼手上的奖券,假期啊……他该穿什么样的泳装呢?

比起梅雪来说,莫斯提马和蕾缪安想到了另一层,如果梅雪可以轻易的中奖,那么能不能让她们也在另一种意义上“中奖”呢?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票票多多!

第一卷 : 第241章 乌尔比安倒大霉

这是时隔多年的师生再会,安多恩本以为气氛会更加的紧张一点,但outcast自始至终都很随意,她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来你小子在外面这些年过得还不错。”

“……我还以为您会生气。”

“生气什么,就因为你和萨卡兹为伍?”

outcast看了一眼站在安多恩身后戴着兜帽的几个人,这种程度的掩饰瞒不过她的。

被点破身份的几人也是下意识的就想要动手,但安多恩对他们摇了摇头表示没有那样的必要,因为哪怕是他也不敢说如今的自己可以和outcast为敌,手下的人就更不用说了,何况对方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恶意。

“别那么激动,萨卡兹而已,罗德岛上多得是,你们的魔王我也见过。”

这还真不是outcast胡乱吹牛,她是在很早以前就加入巴别塔的老成员,不过因为当时那场战争的特殊性,一直都只能作为隐秘人员行动,不过经常可以看到特蕾西娅抱着梅雪在食堂吃饭,小狐狸当时还很喜欢嗦面条。

而且罗德岛的萨卡兹确实很多,最常见的莫过于食堂的芙蓉小姐或者是每天都会闲逛的史尔特尔,outcast甚至还和史尔特尔讨论过甜品的做法。

萨科塔和萨卡兹之间的种族恩怨来自何处早就没人说得清楚了,outcast和史尔特尔更不可能在意那种事情。

“你是说真的?”

“信不信由你吧,不过看你们的样子至少过得还算不错,特蕾西娅应该会比较欣慰。”

outcast的这话说的让萨卡兹们有些皱眉,作为萨卡兹来说是不可能不知道特蕾西娅的名字的,看outcast的样子不仅真的知道特蕾西娅,甚至关系还不错?

“老师,这次你们来是为了塞茜莉亚?”

“当然不是,如果不是我们家小狐狸我都不会知道有她的存在,也不会掺和进来。”

塞茜莉亚的身份在一般萨科塔看来确实是很大逆不道违反律法,可对于游历四方的outcast来说这能算什么?

“所以,他才是关键点吗?”

“是相当关键的点,当然,你最好别打他的注意,否则我不敢保证你会有怎样的下场。”

“这是威胁?”

“只是陈述事实罢了。”

回想起某个因为梅雪一句话就倒霉了老长时间的特雷西斯,outcast可不觉得安多恩能抵挡住小狐狸的厄运,哪怕小狐狸没有主动诅咒他人的念头,下意识的自我保护行为也会让那些灾祸避过自己。

“比起问我这些,你应该是想知道为什么莫斯提马会和梅雪去找塞茜莉亚吧?”

“是。”

安多恩点了点头,他确实很关心这个问题,莫斯提马是特殊的,身为堕天使的她仍旧为拉特兰所接受,甚至有教宗亲自给做担保,作为拉特兰的信使游走四方。

“只是做我们一直都在做的事情,你应该知道费莉亚的病情吧。”

“知道,拉特兰现有的医疗技术无法治愈,我们也找了好几家医院,对方都表示无能为力。”

“罗德岛可以,或者说罗德岛的某个人可以。”

outcast说的自然就是凯尔希,费莉亚患上的这种病虽然棘手罕见,而且接近晚期,但凯尔希确实曾经治好过几个同样患有这种病症的人,她所具有的医疗知识已经超过了现在的时代。

“您就那么有把握,我一定会让费莉亚和塞茜莉亚力离开吗?”

“我认识的安多恩还不至于为了所谓的利益让一个不满十岁的小女孩儿永远失去她的母亲。”

这话确实说到了安多恩的心里去,如果他真的不在意,那么也就不可能单独联系那几家医院希望能找到救治费莉亚的方法,不同于帕蒂娅或者奥伦那样希望用塞茜莉亚牵制拉特兰,曾经失去过所有的安多恩很清楚那种感觉。

“我确实可以默许这件事,但有人是不会同意的。”

“看来你手下的人也不是铁板一块啊。”

“总会这样的,他们有些激进了。”

安多恩叹了一口气,实际上他说的就是帕蒂娅那个姑娘和奥伦,他当然知道他们在打什么主意,对于他们来说塞茜莉亚不算伙伴,而是一个强有力的,可以动摇拉特兰律法的存在。

可这一切又怎会那么简单,难道这千百年来就没有人像塞茜莉亚这样吗?难道千年来没有人质疑过拉特兰的律法吗?

“是啊……那你打算怎么办呢?”

Outcast搅动着手上的红茶,其实安多恩还在这里并没有让手下的人回来就足以说明他自己的态度了,是的,他不反对这件事情,哪怕他可以同意塞茜莉亚和费莉亚离开拉特兰,但他也不会让帕蒂娅等人回来。

“看来你还是打算这么干啊,算了。”

看着安多恩不回答自己的问题,Outcast明白他仍旧为往事所困扰,安多恩并非拉特兰土生土长的萨科塔人,他来自遥远的伊比利亚的某个海边小镇,一个已经毁灭的小镇。

故乡被毁,故人皆死于灾难,唯独自己活了下来,安多恩对自己的信仰产生了质疑,那是他第一次来到拉特兰,他认识了Outcast并在她的指导下成长。

“您要阻止我吗,老师。”

“我不会那么干的,至少现在不会,但是安多恩……你不会喜欢那个答案的。”

这次的会面既是师生的叙旧,也是一次态度的表达,Outcast也不觉得安多恩等人能掀起多大的风浪,如果拉特兰有那么容易就被动摇,那也就证明它真的走到头了。

但与此同时的Outcast同样也担心,在目睹了那个答案之后,安多恩是否会走向另一种程度的极端呢?作为曾经的枢机,Outcast知晓的事情太多,多到当年她选择离开的时候甚至拉特兰内部也有人主张将她软禁。

不过比起这些……嗯,还是梅雪的身边待着舒服啊,没有那么多的烦恼,只要考虑是摸尾巴还是摸耳朵就足够了。

要是这话被塞壬们听见了估计能羡慕死,不过现在这群姑娘越想越着急,虽然梅雪的反应还在,但小狐狸一直都没登入精神网络,实在让塞壬们很是担心他是不是出事了。

“可恶啊……只能让主人那边单向联络。”

阿玛雅无奈的揉着自己不存在的太阳穴,这就很烦人,无法确定梅雪的状况让塞壬们直到现在都无法安定下来,这群脑洞大开的姑娘甚至在想梅雪是不是变成睡美人那样了。

“不过至少也可以确认没有生命危险。”

“话是这么说,但精神网络不可能会突然断开的,肯定是主人那边出了什么意外,说不定现在主人正在被人挟持着,万一……”

16号塞壬的脑袋里下意识的就冒出了梅雪被人胁迫着做出各种糟糕事情的样子,不由得心生羡慕……啊不对,是担忧之情。

“别说那种不吉利的话!”

阿玛雅一拳头打在好姐妹的头上,但实际上塞壬们都有这个忧虑,毕竟小狐狸和她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被各种欺负的那个,以至于这些姑娘都忘了梅雪的本事。

加坦杰厄也是坐在海边的礁石上,无聊的用自己的小脚搅动着浪花,心里希望着梅雪平安无事。

(实际上小狐狸这会儿还在和别的女人逛街吃东西呢)

不过让加坦杰厄不高兴的还有一件事,那就是这次的行动里她并没有能拿下第一,这也就意味着她的打算落空了,相反阿玛雅这次可是立了大功,不过因为那枚骰子的问题估计也不一定可以得到奖励。

“可恶!”

加坦杰厄真是越想越气,早知道她就直接把那个巨大的头骨给扛着游回来了。

就在这边的加坦正气头上的时候,海面上露出了一颗脑袋,那人再度下潜,然后从加坦杰厄没有注意到的位置上岸,提着巨大的如同船锚一般的武器轻轻靠近加坦杰厄的身后。

乌尔比安感觉很是疑惑,他可以肯定这个生物和海嗣有着相当的联系,且具有一定程度的智能,但在他袭击深海教会的主教研究基地时发现的资料里有显示,深海教会对于这些出现在格兰法洛新物种完全没有了解。

这些突然出现的家伙伪装了自己的识别信息,混入了海嗣的队伍当中去并且在前段时间对盐风城的深海教会据点实施了突袭,主教之一的昆图斯此后下落不明,据说甚至间接引发了一场地震。

而就在昨天,深海当中又发生了一场巨大的变动,洋流被搅乱,哪怕没有深入大海的乌尔比安也能感觉到那股庞大的能量,他知道是这些家伙干的,因为当时他就潜伏在附近的海域,看着这些家伙出航。

(只是打晕就好,她的脑袋看上去应该很硬)

这样想着,乌尔比安走到了加坦杰厄的身后举起了自己的船锚,然后对准加坦杰厄的脑袋狠狠砸了下去。

伴随着“哐”的一声和不断回荡的蜂鸣声,加坦杰厄脚下的礁石在这一击下彻底破碎,加坦杰厄的眉头轻佻,本来就是在气头上的她转身看着偷袭自己的乌尔比安。

实力不错,算是比较厉害的人类。

这是加坦杰厄对乌尔比安的评价,不过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突然打了一下她的脑袋,虽然不疼,但恰好撞到了加坦杰厄心情不爽的时间。

“你……”

看着毫发无损的加坦杰厄,乌尔比安没想到她的肉体强度居然会有这样高,那一下居然震得他手麻。

“你是阿戈尔人吧?”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