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64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加坦杰厄搓了搓手,乌尔比安的服饰和幽灵鲨在梦境里具现出来的那一套风格相近,而且乌尔比安肯定是游过来的,否则必然瞒不过她的眼睛。

“是又如何?”

乌尔比安突然感觉加坦杰厄看向自己的眼神充满了渴求,这种眼神他也见过,那个二队的鲨鱼在看见猎物的时候也是这个表情。

“那你肯定很懂阿戈尔吧!”

赚了赚了,加坦杰厄寻思着抓个深海猎人回去肯定算是立大功,到时候就算不说直接和小狐狸约会吧,亲亲抱抱总该是可以的,哎呀,这可真是个好人,居然主动送上门来。

“你们难道……”

“小邪神冲撞!”

下一刻,加坦杰厄朝着乌尔比安冲了过来,用自己的脑袋直接撞在了乌尔比安的肚子上,巨大的冲击让乌尔比安差点没把昨天的晚饭给吃了出来,他感觉自己像是被高速行驶的列车撞了。

“这都不晕?”

看着乌尔比安居然还能从地上爬了起来,加坦杰厄不由得对他的评价更高了一点,刚才她的力道都能撞穿脚下的这座岛礁了,

“真是……怪物。”

肋骨都被撞断了几根,虽然在快速的恢复着,但乌尔比安几乎可以确定自己不是加坦杰厄的对手,他的怪力在对方面前毫无作用,如果这岛上所有的人都是这个强度水准,那么问题就大了。

“欸嘿嘿,谢谢夸奖。”

加坦杰厄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把乌尔比安的话当作是对自己的一种认可,因为塞壬之间是不允许争斗的,而且真要打起来动静也太大,加坦杰厄的实战经验很少,上次揍昆图斯的时候她甚至只是用了两拳。

所以这群塞壬都只知道自己很强,但从不知道自己的下限和上限在什么地方。

“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乌尔比安握紧自己的武器,思考着是否该直接逃离,他可以肯定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别的深海猎人活着,至少被伊莎玛拉喂食的斯卡蒂肯定还活着,他必须找到对方。

“目的……唔,上天去!”

加坦杰厄指着天空,那是所有塞壬的目标,是进化的时候就刻在基因里的本能,塞壬的一切行动都以梅雪和这个指令为准则。

“上天?”

“对,然后把上面的那些家伙揍一顿。”

这话让乌尔比安愕然,他下意识的感觉到有一道冰冷无情的视线扫过自己的身体,近乎本能的抬起头看向天空,仿佛看到了在云层之后的一只眼睛。

“星空之上,另有文明……”

"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总之什么都多多!

第一卷 : 第242章 蕾缪安的邀请

看着面前被绑起来的乌尔比安,阿玛雅觉得回头有必要加强一下基地的防御措施,不然这个安保强度比光之国都堪忧了,什么人都能混进来。

“他是阿戈尔的?”

“对。”

“还是深海猎人?”

“看这个样子应该是,在人类里面算是比较能打的类型,挨了我三拳呢。”

加坦杰厄很是激动的点了点头,恨不得把“小加坦立大功”几个字给写在自己脸上,毕竟能抓到个人还是很有价值的,如果是深海猎人的话说不定知道的事情还能更多。

“那倒是挺厉害的嘛,嗯,我还以为深海猎人都是幽灵鲨那样的漂亮姑娘,原来也有男人啊。”

“话说这个大叔为什么要带着面罩啊,在海里不会憋得慌吗?”

“可能是这样看上去会更帅吧。”

塞壬姑娘们围着乌尔比安好奇的打量着,比起列维那个看上去就一脸阴沉的家伙,显然乌尔比安要更讨喜一些,而且这还是她们第一次见到男性的深海猎人,居然还能扛得住加坦杰厄的三拳头,厉害啊。

“要不要问一下幽灵鲨,看看认不认识?”

“这倒也行,不过也得确认梅雪那边确实没事,在那之前还是先审问一下吧。”

阿玛雅伸手戳了戳乌尔比安的帽子,对方其实刚才就已经醒过来了,那一瞬间的生物电流是无法被掩盖的,塞壬们总是能捕捉到这种微小的变化。

“别睡了,喂,你认识幽灵鲨吗?”

看着还在装睡的乌尔比安,阿玛雅这才意识到幽灵鲨的这个代号是罗德岛给的,这货大概也不认识。

“好吧,你认识劳伦缇娜吗,或者说斯卡蒂。”

听到这两个名字,原本还打算逃走的乌尔比安睁开了自己的眼,看着面前的几十个塞壬不由得眉头紧皱,加坦杰厄的那一拳给他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你们是从哪里听来这两个名字的……”

“看来确实是认识啊,那你也是深海猎人没错了。”

阿玛雅点了点头,看来加坦杰厄这次确实是立功了,不过这会儿还是先和这个深海猎人交流一下比较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不用那么警惕,我们和劳伦缇娜姑且是朋友,你叫啥?”

“……乌尔比安。”

听到这个名字,阿玛雅和塞壬们立刻恍然大悟了,只有乌尔比安摸不着头脑,咋回事,这群人难道还认识自己?

“哦,你就是那个死板装高冷掩饰自己长年单身的乌尔比安啊,啧啧……看上去确实很高冷。”

这话让乌尔比安老脸一黑,什么叫死板,什么叫装高冷掩饰自己单身,这都谁在污蔑他的名声?一定是二队的!因为三队的人没谁敢这么说。

“这都是劳伦缇娜告诉我的,我感觉还挺……嗯,贴切的。”

阿玛雅点了点头,伸手打了个响指,绑缚着乌尔比安的触手被加坦杰厄收了回去。

“所以,深海猎人的三队长同时也是阿戈尔执政官之一的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看来劳伦缇娜真的是什么都跟你们说了,她人呢?”

“在陆地上,我们一般只有特殊时候才能进行联络,不过她和斯卡蒂在一起,你可以不用担心斯卡蒂的安危。”

“你……也对,你们袭击了盐风城,昆图斯的资料你们也该都拿到了。”

乌尔比安这才想起来这群塞壬是去揍过昆图斯的,那家伙虽然是个废物,但再怎么说也是深海主教,知道的事情自然不可能太少,面前的这些家伙肯定知晓了斯卡蒂身上的秘密。

实际上这里是乌尔比安想错了,他追杀的那个深海主教远比昆图斯知道的更多,昆图斯可能确实有智慧,但偏执又让他显得愚蠢,不管是阿玛雅还是别的深海主教对那家伙都抱有不屑,把自己改造成海嗣,却连加坦杰厄一拳都接不住。

不过这群家伙居然能在这里和陆地进行通讯吗,她们是怎么避开陆地上那些源石粉尘干扰的?

“是拿到了,没想到啊,一直以来都孤傲于大海的阿戈尔竟然也会有人和深海教会同流合污,还不少呢。”

早在从盐风城回来之后得到的那些资料就唤醒了阿玛雅的不少记忆,深海教会勾结阿戈尔内部的事情自然不是秘密,后来接触到劳伦缇娜,通过对名单上的人一一对比,塞壬们这才发现原来那些信件全都来自于阿戈尔那些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甚至于劳伦缇娜自己都惊讶了,好家伙,阿戈尔这一群家伙,这要是再意识不到深海猎人的行动背后有阴谋的话她就是真的傻了,可幽灵鲨无论如何都想不通阿戈尔内部的人到底是出于何种动机。

“不过是一群虫豸,和他们在一起怎么可能对抗海嗣。”

说起这个乌尔比安就一阵火大,深海猎人四个队伍,一队以命拼杀开出血路,四队殿后拦住所有的敌人,二队为三队争取了那么多的时间,死了那么多的同胞,最后却什么都没能改变,猎人们的牺牲显得那样廉价而毫无意义。

一支可以轻易倾覆陆地任何一个国度的战斗力就这样死于阴谋,乌尔比安不允许,早晚有一天他会回到大海,他会亲手把那些叛徒了结。

“你倒是看得很清楚嘛,那么不妨来聊聊吧,哦……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阿玛雅。”

这个名字的出现让原本就心怀芥蒂的乌尔比安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看他这个惊讶的样子阿玛雅也意识到这个名字好像确实容易引人误会。

“你不要想太多,我和深海教会的阿玛雅不是同一个人,只是继承了她的名字而已。”

看着乌尔比安总算又放下了戒心,阿玛雅有些无奈的挠了挠头,她是不是该换个名字比较好呢?可是那个时候她吃下阿玛雅的时候答应过了要记住对方的。

唉,算了,想那么多也没用,现在的问题是应对海嗣以及早日前往星空,最重要的是确认梅雪的情况,对于塞壬们来说梅雪才是最重要的存在,个体可以死亡,只要梅雪还在,塞壬的族群就算再慢也会持续的扩展下去。

不过现在的这个速度多少让阿玛雅有点不满,她们已经很久没有增加新成员了,难道依靠梅雪给予的进化因子已经达到了能被这个世界容忍的极限了?

这是目前唯一能被塞壬们接受的推测,因为个体素质过高,且发展所需的资源很小,泰拉之上的意志选择了限制塞壬的熟练,或者从某种程度上使得她们的进化道路受到阻隔。

想到这里阿玛雅有些无奈的挠了挠头,心里欢呼了一声。

(那就没办法了,想要扩大种群的话果然还是得和梅雪做那种事情啊,欸嘿嘿……)

“阿嚏!”

正在和莫斯提马等人吃点心的梅雪鼻子一痒,侧头用尾巴捂住打了个喷嚏,也不知道是谁在念叨自己。

“感冒了?”

“没有,可能是谁在想我吧。”

“这样啊,那就不好知道是谁了呢,反正罗德岛上是挺多的。”

莫斯提马微笑着伸手帮梅雪擦了擦嘴角,小狐狸还主动蹭了蹭她的手心,坐在对面的蕾缪安和能天使一脸微笑,菲亚梅塔还是努力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不过梅雪,那是你和塞茜莉亚吧,你们两个怎么会出现在店门口的宣传板上?”

顺手捏了捏梅雪的耳朵,莫斯提马伸手指了指门口的宣传板,上面印着的正是那天晚上小狐狸和塞茜莉亚的那张合照。

“嗯,那个店长姐姐请我们吃了不少东西的。”

“塞茜莉亚是谁?”

作为不怎么知情的人,能天使和菲亚梅塔不约而同的发问,她们可还没见过呢,蕾缪安倒是从梅雪的那边猜到了,莫斯提马更不用说。

“是梅雪新的妹妹哦,不过在我看来嘛……说是新的小女朋友好像也没关系。”

看着捂嘴轻笑的莫斯提马,菲亚梅塔又看了一眼一脸茫然的小狐狸,她突然感觉有必要让梅雪离莫斯提马远一点,免得这小狐狸被带坏了。

(这种天真的孩子,不该被莫斯提马带歪!)

“话说回来,梅雪,今晚要不要来我家呢?”

蕾缪安突然提出的邀请让包括菲亚梅塔在内的让全都愣住了,能天使也是,不过很快就变成了狂喜的脸色,止不住的点头表示同意这个主意。

“今晚?”

小狐狸叼着勺子思考了一会儿,今天晚上的话他也无事可做,去能天使家做客确实是个好的选择,刚好小狐狸也很想知道阿能姐姐以前是怎样的人。

“嗯,可以!”

“那太好了,小乐你记得待会儿去买菜,今晚我下厨。”

“可是老姐你的腿……”

“没问题的,不影响做饭。”

蕾缪安拍了拍能天使的肩膀,并没有把自己已经能站起来的事情告诉好妹妹,实际上从最开始的恢复知觉直到现在,走路已经不成问题了,但突然好起来会让人产生怀疑,蕾缪安还需要伪装一下。

(今晚,去小乐的家里,该不会……)

莫斯提马看了一眼蕾缪安,倒是没能从她的脸色看到有什么异常,只是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小乐说的也没错,今晚我和菲亚梅塔也一起去帮忙吧。”

“我觉得不行。”

菲亚梅塔摇了摇头,正当莫斯提马怀疑这家伙是不是突然变了性子的时候,菲亚梅塔指了指自己。

“我去就够了,你的厨艺……不敢恭维。”

“那我去蹭吃的还不行吗?”

看着姐姐们的打闹,小狐狸笑得眯着眼睛,背后的尾巴也是不断摇晃,那只蓝色的蝴蝶从尾巴里飞了出来停留在他的肩膀上,梅雪把冰淇淋递了过去。

“这个是……梅雪,你又恢复了?”

这样的把戏对于莫斯提马来说并不稀奇,以前的梅雪就曾经给她演示过,不过那时候的小狐狸是能唤出一群的,而且也没有这样的……嗯,活灵活现。

“睡醒之后我就发现她躲在尾巴里了,嗯,危险?”

梅雪抖抖耳朵,尽管这只蝴蝶不会说话,但梅雪能看得懂她想要表达的意思,有危险在靠近。

就在距离梅雪不远的对面街上,休整好的蔓德拉一瞬金色的眸子死死盯着梅雪,就是这个家伙,就是为了他自己才会平白无故的遭受那么多的罪!

虽然拉芙希妮说了不要闹出太大的动静,但是看了一眼梅雪桌上摆着的各种好吃的点心,再看一眼自己手上的黑面包,蔓德拉那叫一个气不打一处来,她和拉芙希妮的钱都没多少了,吃穿用度全都得省着。

(可恶,都是这个家伙的错,只要杀了他,然后再按照首领说的干掉拉芙希妮就可以回去了)

正当蔓德拉对梅雪暴露出强烈的杀意时,注意力过于集中的她显然忘记了要小心周围的情况,在这样的大风天站在一栋四层小楼的下面可不是安全的行为,特别是这个小楼的最顶上还有一堆盆栽。

本来吧这些盆栽都是有围栏护着的,但不巧的是恰好有一小个盆栽的护栏是木制的,时间太长已经腐朽了,于是乎……蔓德拉听到了自己脑袋上传来了某种物体高速飞行的声音。

“我该不会那么的倒……”

那个霉字被那个被蔓德拉的脑袋还大的花盆砸了回去,看到这一幕的路人全都愣住了,下意识的担心起了自己的脑袋。

“不对,快来人打电话叫救护车啊!”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