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67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其实那个玩意儿现在被塞壬们叫做家用大路灯,晚上跳广播体操和广场舞的时候用,但艾丽妮等人实在没办法把这个名字叫出口,感觉太丢脸了,但他们也没办法,毕竟人家能把那个地方抢下来是自己的本事,对方愿意把那些同胞的遗物和尸骨送回来就已经很仗义了。

看着远处亮着的巨大灯塔,卡门的心中也是百感交集,他曾亲眼目睹几十座这样的灯塔点亮大海,却也见证了伊比利亚一夜之间衰落至谷底。

“伊比利亚的眼睛……”

艾丽妮呢喃着,和自己的老师一起看向那座灯塔,然后他们就发现了一个问题,刚才……这玩意儿是不是摇晃了一下?

“老师,是我的错觉吗,我怎么感觉伊比利亚之眼的好像在……摇摆?”

“不是错觉,我也看见了。”

“加速,不对,全速前进!”

卡门果断的下令,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那可是特么伊比利亚的文物啊。

“艹,加坦杰厄你就不能慢慢挖吗,不许给我用拳头砸,都地震了你知道吗!”

精神网络里传来了阿玛雅的怒吼,被骂的加坦杰厄撅着嘴很是不高兴的松开拳头,指挥着自己脑袋上的大壳中伸出来的触手开始了挖掘工作。

因为搬家是一件需要格外麻烦的事情,再加上在这个地方待久了有感情,所以塞壬们一致决定把这座岛也一起搬走,因此最能拆家的加坦杰厄自然就被派去负责挖空岛屿下面的泥土了。

“这死丫头肯定还在记恨我没给她算功劳的事情。”

阿玛雅揉了揉自己的脑袋,乌尔比安则是都不知道说啥了,尼玛一拳打出地震来,这都是些什么怪物?而且按照她们自己的说法,这群人还是被人为引导进化成这样的,距离她们的目标还差了很远。

“我感觉你们真的是个很奇怪的物种。”

“为什么这么说?”

“我本以为你们这种存在,至少娱乐方式会比较的高端,结果……”

乌尔比安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沙滩上,一群塞壬萝莉一边听着音响里比较流行的大炎曲子一边整齐划一的跳着广场舞,甚至还带动了一些爬上岸的海嗣一起跳,这场面实在太魔性了,再看下去他感觉自己可能会出现精神问题。

“会很奇怪吗,我们一直都感觉这样有注意放松和锻炼的,这歌也挺好听的。”

“这歌叫啥,为什么我越听越饿?”

“叫小苹果来着。”

实际上这个广场舞还是梅雪以前教塞壬们跳的,那个时候小狐狸闲着没事干就会跳一段,因为也不知道是谁告诉他说跳广场舞可以有助长高,不过后来发现没啥效果之后小狐狸自己就没跳过了。

但是因为阿玛雅那段时间靠着身材无情碾压了一众姐妹,所以塞壬萝莉们已经开始琢磨着各种长高的办法了,跳广场舞都还好,个别家伙甚至尝试着把自己从物理层面拉长。

“所以接下来你们打算打下那座城市吗?”

“不,我们已经拿下来了。”

阿玛雅得意的叉腰笑着,要知道塞壬们也是通过精神网络时时刻刻连接彼此的,尽管有着不同的人格和脾气,但当一个塞壬做出了决断,就相当于所有的塞壬都认可了她的想法,当阿玛雅决定夺下那座城市作为塞壬的家园时,外派的五十个塞壬姐妹就已经调转了方向游往那座城市了。

那些原本埋伏在城市里的阿戈尔人和海嗣就一脸懵逼,本来都和深海教会商量好了在发现了斯卡蒂之后就把她引诱到这里来,让她和已死去的初生接触重新觉醒成为伊莎玛拉,结果没等到计划开始,这座城市都才只是刚建好,居然就迎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本来埋伏着的叛徒阿戈尔人还以为对方同样是阿戈尔来的,还想上去套个近乎,在发现对面只有五十个人之后不由得大笑出来,就差没说优势在我了。

然后,一群足以杀死深海猎人的海嗣和阿戈尔人就被五十个塞壬按在海床上吊着锤,然后除了个别还算有用的,剩下的全都被丢到了一百公里外的海底火山里。

剩下的海嗣不是没想过把这座城市躲回来,但它们还是第一次遇到塞壬这种不讲理的生物,微生型海嗣钻入对方体内的瞬间就会被分解,巨型海嗣也挨不住人家的拳头,更别提那些诡异的能力了。

在三个小时之后,不知道什么叫恐惧的海嗣终于怂了,因为大群得到了反馈,得到那座城市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这对大群来说毫无意义,它们选择了撤退。

但也许是少有的放开手,打上头的塞壬们反过来又追着这群海嗣跑了老远,直到这座城市周围的海嗣全都被赶跑了之后才消停下来。

“不过这个城市还真不错啊,你说对吧45姐?”

“设备完善,倒不如说都是崭新的,虽然规模比劳伦缇娜说的小了点,但是对我们来说太足够了。”

45号塞壬一边说着一边把一块钢板塞进了自己的嘴里,咬了一口然后咀嚼着。

一座中小型城市,对于只有三百人的塞壬族群来说还是大了很多,不过她们看重的只有这里面的各种设施设备和材料,族群的扩大还是要找梅雪商量一下才行。

“目前我们最重要的问题就是人手不足啊,如果族群在扩大一百倍,就算只有三万人……”

“那我们就没必要搞什么研究了,直接平推。”

五十个塞壬就能把一城的海嗣和阿戈尔人按着打,三万人?那大家都别玩了,直接冲向大海把海嗣的原生代和子代全都宰了,在顺带着推平北方的邪魔,然后安心发展航空航天技术,高高兴兴上太空。

而且45号塞壬还算了一下,如果要把族群扩大到三万人,那么就需要梅雪多努力才行,然后这样的话时间有需要……唔,确实很长。

把族群扩大到三万人需要多久?这个话题瞬间成为了精神网络的热门讨论,一群塞壬从最开始的计算时间到后面的如何带崽,最后甚至开始讨论起了用什么姿势比较好。

刚吃完饭正准备洗澡的梅雪突然感觉一阵头皮发麻,一种特别不好的预感让他差点脚下都没站稳。

还记得那个时候被凯尔希和迷迭香盯上的时候他也是有这样的感觉,但是这次强烈的让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一群人给盯上了。

好在这种诡异的感觉来的快去的也快,梅雪摇摇尾巴把衣服挂在墙上,然后舒服的泡在了浴缸里,尾巴则是搭在浴缸上。

小狐狸摇摇尾巴,从尾巴里拿出一瓶热瘤奶开盖即饮,但刚才的那一瞬间手指好像又碰到了什么东西,梅雪有些疑惑的把那个玩意儿拿了出来,发现是临走前令姐姐等人塞给自己的青色卷轴。

虽然姐姐们都说遇到危险的时候才能拆开,但小狐狸一直都搞不懂这里面是什么东西,看了一眼四下无人,抱着好奇心,梅雪决定拆开来看看。

“难道是什么厉害的武器?”

小狐狸抖着耳朵解开画卷上的绳子把它摊开,然后小狐狸就愣住了,这确实只是一幅画,不过是夕的自画像,还是穿着旗袍的样子。

"

但更让梅雪没想得到是,下一刻画上的夕突然睁开了眼睛,整幅画突然变成了夕本人的样子,但她也许是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种时候被梅雪拿出来,整个人就这样直接掉进了浴缸里。

“夕?!”

“叫姐姐!”

夕没好气的伸手在梅雪的脑袋上弹了一下,被洗澡水打湿的感觉可不好受,她本来还寻思着到底是什么危险居然能让梅雪把自己放出来,结果就这?

当然,夕倒是也没生气,毕竟……咳咳,洗澡的时候梅雪总是不会注意到自己有哪些地方需要保护的。

虽然小时候就看过很多次了,但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还是让夕怪不好意思的,她可不是令那样的豪放派,如果是令的话别说害羞了,说不定还会干脆点的直接反客为主。

“夕姐姐,你为什么会……就是哪个……”

“为什么会变成一幅画是吧?”

夕揉了揉头,把手上的剑收了起来然后不着痕迹的多看了两眼梅雪。

“我的能力基本都是如此,可以把任意的东西放进画里,包括我自己,也可以把画出来的东西变成真的。”

“好厉害,和我的尾巴一样唉!”

“倒不如说就是跟你学的。”

伸手轻轻揉了揉梅雪的脑袋,反正都被叫出来了,夕干脆也借着这个机会刷点好感度,倒不如说她本来就是抱着这么个打算才会把自己藏在画里的。

“女承父业?”

“这个词不是用在这里的!”

夕有些羞怒的伸手揪住了梅雪的狐耳朵搓了搓,至于为什么羞怒,那是因为梅雪和她交流用的都是大炎的语言,这个词让她下意识的联想到了某些自己很想做但却不好意思做的事情,比如把业务的业换成液体的液。

“呜呜,可我也没有说错啊。”

被捏耳朵的梅雪一脸委屈,小狐狸寻思着夕确实是自己的女儿啊。

“反正我不喜欢。”

“那好吧,话说夕姐姐你一直都待在画卷里,不饿的吗?”

梅雪想了想打算从尾巴里拿出蛋糕让夕先填饱肚子,但是下一刻突然响起的敲门声就让他愣住了。

“哎嘿,梅雪,我可以进来吗?”

这是能天使的声音,这个时候能来找梅雪的也确实只有她,因为莫斯提马和菲亚梅塔刚才吃完饭就走了,蕾缪安又腿脚不便。

“阿能姐姐,可我在洗澡啊!”

好吧,其实是不是洗澡都无所谓,主要是夕就和自己在同一个浴缸里泡着呢,梅雪的本能告诉他这个时候最好还是别让能天使进来。

“哎呀没问题的,我就是进来拿一下毛巾,不会做什么的。”

这话说出来小刻都不信,梅雪立刻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伸手按住夕的肩膀把她压在了浴缸里趴着,还好这会儿小狐狸还没放多少水,到不至于给她憋死,不过……

(这贴得也太近了,梅雪你是故意的吧?)

感受着近在咫尺的热度,一向高冷的夕也害羞的脸红了很多,但梅雪还特地的用尾巴盖住了她,能天使也直接扭开了门走了进来。

“毛巾就在墙上,姐姐你拿完就快出去,我……我还要洗澡呢。”

“害羞什么,我又不是没看过。”

能天使一边说着,却没有伸手去拿毛巾的打算,而是一步步的朝着梅雪走了过来,在小狐狸慌得一比的时候,夕也发现了一个很不对劲的事实,那就是她的这身旗袍是画出来的,现在在水里泡的时间太长了,刚才因为紧张忘记了维持住画的形态,居然就……散墨了!

“小乐,你不是说拿毛巾吗,嗯,为什么门还坏了?”

关键时候还是蕾缪安救场及时,正准备掀开梅雪的尾巴钻进去的能天使有些尴尬,生怕老姐看出什么不对劲,连忙拿起浴巾退了回去。

“姐,我这不是一时间没注意到吗,你看我这个……”

看着门可算是被关上了,梅雪这才松了一口气,把尾巴从夕的身上拿开,然后他就发现自己的尾巴居然被染色了。

只见夕的一身旗袍都化成了黑墨融入水中,伊人脸微醉,眉目含羞,红唇微启欲言又止。

“夕姐姐,我这个……我……”

“别解释了。”

夕打断了梅雪的话,也懒得遮住自己,拿出一幅画摊开,整个浴室顿时被幻象笼罩,不管从外还是闯进来都不会发现有什么异常。

做完这些,夕把自己不善的目光看向了梅雪,这件旗袍她可是喜欢的很,而且现在这个样子可不就是大好机会?令姐不在,年也不在,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她了。

“那回头我赔你一件?”

没有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梅雪只好重新换水,还好这些墨迹洗干净也不算难。

“不用回头,现在就赔我,用别的东西就行。”

夕嘴角上扬,然后伸手抓住了梅雪的尾巴,用一直以来都只能在梦里想的姿势堵住了梅雪的嘴。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什么都多多啊~

第一卷 : 第246章 不会和你抢你姐夫的

“奇怪,梅雪洗个澡怎么花了这么长时间?”

蕾缪安的直觉告诉她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可是梅雪就算是洗澡也没什么问题啊,小乐在自己身边坐着,莫斯提马也不可能从下水道钻进去。

“不奇怪的,因为梅雪的尾巴太多了,头发也长,所以每次洗澡都会花很长时间的。”

见多了能天使大手一挥表示啥事没有,而且她说的也没错,梅雪洗澡确实要花不少的时间,光是那几条尾巴就需要浪费不少精力去打理。

“是这样啊……”

蕾缪安若有所思,她怎么感觉自己脑袋上的光环似乎变得重了一些呢。

而另一头的浴室里,上下都吃饱喝足的夕擦了擦自己的嘴,走出浴缸重新给自己画了一件常服,看着浴缸里还有些委屈巴巴擦拭尾巴的梅雪,又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留痕,无奈挥手把所有的痕迹一并抹去。

但她只是洗掉了梅雪尾巴上的墨水,小狐狸的尾巴毛还是不可避免的粘在了一起,毕竟夕第一次干这种事情,经验方面有所欠缺。

“这下洗起来又要花好的时间了。”

“你的尾巴不是不会沾染污秽……哦对了,这些不算污秽。”

夕想起狐狸精应该算是补品,至少对她来说功效还是很明显的,这会儿她绝对有本事把年按在地上揍一顿。

“好了别委屈了,我帮你洗干净。”

毕竟是自己那个时候没全都咽下去,夕也只好帮梅雪把尾巴搓干净,好在小狐狸的毛发一直都泡在热水里,洗干净也不会太花时间。

“我自己洗就好了,姐姐你还是先休息吧。”

看着连站稳都要扶着墙的夕,梅雪是真没想到她会那么干脆的压住自己,关键小狐狸个人战斗力不怎么高,迷迭香就能让他缴械投降了,何况是夕。

但小狐狸记得她在身份上是自己的女儿,这样的话……啊不对,令姐姐好像也是自家的崽。

“那好吧,我先回去,如果有事情就记得取出画卷叫我出来,如果是一些琐事,比如打扫做饭的,就打开这个黑色的。”

感受着自己酸痛的腰肢大腿还有嘴,夕从袖子里掏出一副画丢给梅雪,自己也重新钻回画中。

梅雪把这两幅画都收了起来,然后继续搓自己的尾巴,对小狐狸来说洗澡是一件很浪费时间的事情。

因为花的时间实在太久了,梅雪没办法像以前洗的那么干净,小狐狸尾巴轻摇着冲了个澡把泡沫洗干净,然后换上新衣服。

一边从尾巴里掏出比自己整个人都还高的莱瓦汀用尾巴裹住烘干,梅雪一边走下楼去。

“姐姐,我洗好了。”

“嗯,不过……唔,梅雪你要不要试一下拉特兰的服装呢?”

蕾缪安摸着下巴,她感觉梅雪虽然穿着这身很是活泼阳光,但意外的也可以和拉特兰的风格搭配一下,应该会很合适。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