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66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她的前半生都在这样的仇恨中度过,她学习源石技艺,暗中等待着机会,直到后来的某天,当她杀死了那个跪在自己脚下求饶的贵族的时候,她遇到了领袖……她觉得自己得到了救赎。

“所以,这就是你的前半生吗,被仇恨蒙蔽了眼睛,又变成了他人的傀儡,还不如给我弟弟做个宠物。”

苏雪儿只觉得唏嘘,她见过太多的人和事,像蔓德拉这样的并不少,同情和怜悯无法改变一个人的过去,苏雪儿也不会因为这点事情就忘了刚才这家伙想杀梅雪的事实。

毕竟作为这世界上第一个梅雪控,苏雪儿自然一切都以梅雪为重,别人的死活她懒得管,倒不如说她已经管够了。

“仇恨啊仇恨,仇恨滋生仇恨,可是这种恶性循环总有一个开头……”

苏雪儿伸手轻轻在空中点动一下,她倒是不打算抹去蔓德拉的记忆,毕竟说不定将来会帮得上梅雪的忙,只是在记忆深处留下了梅雪的印象,根植了不允许伤害梅雪的这一指令,让蔓德拉的会下意识的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倾向小狐狸。

蔓德拉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场梦,所有的过去都如同梦一般朦胧,她拍了拍脑袋,还是有点疼。

“我叫……对了,我叫蔓德拉,可是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想不通,仿佛所有的记忆都被封起来了,蔓德拉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过去,她甚至也不知道这里是哪儿,只是感觉很陌生,在思考了一番之后也顾不得太多,干脆悄悄溜出去了。

正在能天使家里做客的梅雪突然有了某种奇怪的感觉,小狐狸抖抖耳朵抱着尾巴,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又重新把视线放在了电视上。

作为一个懂事的小狐狸,梅雪本来是想去厨房那边帮菲亚梅塔一起做饭的,可是他蒙着眼睛的习惯着实把大家给吓得够呛,菲亚梅塔都被吓着了,说什么都不让梅雪进厨房。

“在看假面骑士?”

“嗯~”

小狐狸的尾巴轻轻扫过蕾缪安的手心,然后乖巧的停留在她的怀中,对于自己信任的人梅雪总是相当的亲近。

“真棒,对了梅雪,今晚要和小乐一起睡还是和我一起睡呢?”

蕾缪安伸手轻轻抚摸着梅雪的脑袋瓜,趁着莫斯提马和能天使都在厨房里忙活,她果断甩出了这个问题,这样待会儿能天使和莫斯提马问出来的时候就有的看了。

“不可以自己睡吗?”

“唔……可是我家的房间不太够呢,菲亚梅塔和莫斯提马都只能回去睡,剩下的我们三个就要分一下了。”

“那蕾缪安姐姐和阿能姐姐睡在一起不就好了吗?”

(这小狐狸什么时候脑瓜子转这么快了?)

面对着梅雪的灵魂发问,蕾缪安也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快,照理来说这小狐狸不该纠结一下然后做出选择吗,这跟剧本不一样啊喂!

“那梅雪是不愿意和我一起睡吗?”

“这倒不是,可……唔,这么大了还和姐姐一起睡会显得自己像个小孩子一样的。”

说到这儿梅雪显得格外不好意思,小狐狸的尾巴摇的那叫一个快,但蕾缪安寻思着他不就是个小孩子吗,除了那方面之外哪里不像了?

“那我们一起睡吧,和你阿能姐姐一起。”

这样的话选择题就可以不用做了,直接挤在一起,剩下的蕾缪安自有办法。

“这……好吧。”

眼见着自己再不答应的话蕾缪安就要哭出来了,小狐狸也只好点头,然后就被蕾缪安紧紧抱在怀里搓了搓。

“这才乖嘛,欸嘿嘿~梅雪你要不要喝点什么,姐姐给你拿。”

“不用的,尾巴里都有。”

听到动静的能天使和莫斯提马不约而同的探出头来,看到梅雪和蕾缪安互相打闹的场景不由得松了口气,这还是能接受的范围,毕竟谁都喜欢逗着小狐狸玩。

菲亚梅塔则是对两人的表现很不屑一顾,也不想想看蕾缪安和梅雪这才认识多久啊,她那个性格会那么快就喜欢梅雪吗?最多就是单纯的喜欢可爱的小孩子。

“你们两个与其在那边看,还不如快点来这边帮我做饭!”

“来了来了,欸嘿嘿,没想到菲亚姐你手艺这么好。”

“那当然,我在外面的那段时间全靠菲亚梅塔做的饭活着。”

“你还好意思说!?”

蕾缪安和梅雪被厨房里的声音打断,然后一时间没忍住笑了出来,蕾缪安更是轻轻拍了拍梅雪的脑袋瓜。

“将来你可别娶她们俩的任何一个,否则肯定要被累死,一个都不会做饭。”

“唔……可我会啊。”

梅雪抖抖狐耳,虽然做饭的时候蒙着眼睛确实很让人担忧,但小狐狸的手艺也是得到了整合运动一致认证的(谁敢说不好吃吗?)

“如果姐姐她们想吃什么的话,不会做我也可以学的。”

“真棒,那以后我想吃什么你也给我做?”

“好啊~”

把脑袋埋在蕾缪安的怀里蹭了蹭,梅雪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反正小狐狸闲着也是闲着,明天早上给蕾缪安做顿饭也不会有什么。

“嗯~真棒!”

蕾缪安蹭了蹭梅雪的脸蛋,确保没人看见之后轻轻在上面啄了一口。

与此同时的另一边,不管是费莉亚还是塞茜莉亚都觉得今天这顿晚饭特别没意思,这倒不是费莉亚做的饭不好吃,只是感觉没有了以前的那种氛围。

或者再说准确点,感觉梅雪不在完全吃不下饭了,至少塞茜莉亚是这样的,费莉亚也察觉到了女儿的变化。

“……塞茜莉亚,你愿意去罗德岛的那边吗?”

“愿意。”

塞茜莉亚点点头,她当然愿意,要知道梅雪就在罗德岛呢,她要是也能去,就可以天天都找梅雪一起玩了。

“妈妈,我们可以去吗?”

费莉亚被女儿的反问僵住了身体,其实塞茜莉亚很聪明,她只是知道的不多,但她也知道妈妈是为了自己才会留在这里的。、

(女士,你的病情恕我们无能为力,这在如今几乎是绝症了)

(不如想想看你的女儿吧,她是我们的一员,我们当然会保护好她,你死后我们会好好照顾她)

(想想看你的女儿吧,费莉亚女士,她才只有七岁,你让她今后的人生该怎么办,如果你还有别的选择,又为什么要留在这里呢)

那些言语在心里反复拷问着费莉亚,直到女儿的声音唤回了她的意识。

“妈妈,妈妈?”

“可以,当然可以,妈妈要去那边治病呢。”

轻轻拍了拍女儿的头,费莉亚不由得长叹一口气,是啊,她的女儿才七岁,她死了之后这个孩子又该怎么办呢?她怎么连这个问题都要思考那么久?

“你先吃着,妈妈去打个电话看你梅雪哥哥在不在罗德岛,接下来几天你可以跟他住在一起。”

“真的?”

“当然是真的,快吃吧。”

得到肯定答复的塞茜莉亚那叫一个高兴,食欲也有了,连忙开始了狼吞虎咽,待会儿还可以吃块蛋糕呢。

费莉亚则是起身走到自己的卧室,拿出此前莫斯提马递给自己的纸条,照着上面的号码打通了电话。

听着滴答的等候音,哪怕只是几秒钟也如同几个小时那样漫长,在这期间费莉亚曾好几次的想要直接挂掉电话,可她最后还是选择了坚持下去,知道那头的声音传来。

“嗯,很高兴你愿意告诉我你的选择,孩子。”

尽管素未谋面,但费莉亚不可能认不出这个声音,它来自拉特兰顶端的那个人,那位教宗阁下,那位慈祥和蔼的老人。

“……我想和塞茜莉亚离开拉特兰,除此之外什么都不会再说了。”

“放心吧,我并不打算用什么筹码或者威胁你们告诉我什么,我只是不愿意看到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儿度过一个不幸的童年。”

伊万放下手上的蛋糕,平静的回答着,他当然知道费莉亚和某些人有来往,可既然梅雪和莫斯提马都愿意做担保,他也不可能为难人家,何况费莉亚确实不知道什么。

“感谢您的仁慈……”

“感谢我们的那位客人吧,愿意提供救治的是罗德岛,我只是做了一点无关紧要的小事。”

“可我听说,您从很早之前就知道了我和塞茜莉亚的事情。”

“是的,可哪有如何呢,难道我要因为她的父亲是萨卡兹,就把一个天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埋葬在拉特兰的土地下?”

看着自己面前的雕塑,伊万那双深邃的眼中充满了光辉,这一刻他仿佛真的圣徒,代表着主行走于大地。

“孩子,塑造一个人的是他所处的环境而非他的血脉,不管她的父亲是谁,我都相信一个能为了自己的女儿忍辱负重七年的人不会把她带入歧途。”

“我是个不称职的母亲。”

“那这天底下就没多少母亲可以称得上合格了,各有各的难处,孩子,保护好自己,铳骑十分钟内就会到达。”

“……我会的。”

费莉亚点点头,那头挂断了电话,她把那张纸条丢进垃圾桶里,起身走到了墙边伸手取下了自己挂在墙上的铳。

“怎么了妈妈?”

“没什么,吃饱了吗?”

“嗯,已经吃不下了。”

塞茜莉亚摸了摸肚子,虽然还小很容易就会饿,但却是吃不下多少饭,费莉亚揉了揉女儿的脑袋。

“去吧,有什么要拿的都带上,接下来我们暂时不回家了。”

“唔……那我们去找哥哥吧。”

“不拿你的玩偶了?”

“不了,只要有妈妈在就好。”

亲昵的蹭了蹭妈妈的手心,尽管不明白妈妈为什么拿起了铳,但直觉告诉塞茜莉亚她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了。

“那我们走吧。”

费莉亚牵住女儿的手,帮她擦了擦嘴然后拿起自己的包,所需要的证件和银行卡都在饭钱就被她收在里面了。

从费莉亚打出那个电话开始,她就知道自己这相当于背叛了奥伦和安多恩等人,他们是不可能那么轻易放过她的,可她只想活下去,活着看到女儿长大嫁人的那一天,看到丈夫可以陪着自己的那一天。

另一头的奥伦和帕蒂娅等人也知道了消息,毕竟他们一直都关注着费莉亚的动向,尤其是今天莫斯提马刚进去过,虽然不知道费莉亚的电话具体打给谁,但可以通信地址毫无疑问是教皇厅内,不管是谁,这对于他们来说都是相当糟糕的情况。

帕蒂娅恼怒于费莉亚的选择,她觉得这是背叛,费莉亚虽然不知道太多关于他们内部的事情,但她知道安多恩的下落;奥伦那边也是很无奈,要知道费莉亚每次进出拉特兰可都是他安排的,如果她要是把这些事情……那他怕是活不过明天了。

因此他们不约而同的产生了同一个念头,那就是阻止费莉亚,不管她想做什么。

但大炎古话说为母则刚,费莉亚的战斗力本来就不差,一个能爱上萨卡兹的女人,就算她重病在身也仍旧不可小觑,如果把动静闹大了就更难说了。

安多恩并没有对此表达看法,实际上他一开始就反对窃听费莉亚家的电话,但无奈属下都说这样保险,此刻他也别无选择,比起那些,他还是更愿意和面前的人交谈。

“这就是贵方的打算?”

看着面前这个戴着黄色袖标的女人,安多恩觉得自己有必要回头多接触一下这个所谓的整合运动了。

“不,我们并不打算带走你们这里的感染者,我看得出来他们并没有受到任何的虐待。”

弑君者回答的很爽快,实际上作为整合运动派往其他地区的探索队伍,她此行也不是为了拯救感染者而来,和安多恩的会面更是一次巧合。

“只不过感染者需要得到有效的治疗才行,我们可以提供一批药物供你们使用。”

“那可真是多谢了。”

安多恩说着,眼神不着痕迹的扫过一眼站在弑君者背后的两人,那个戴着兜帽背后背着长刀的男人姑且不说,那个女人……居然是堕天使,整合运动的成员有那么复杂吗?、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总之什么都多多啊,因为今晚被同学带出去了所以番外推更一天,不过昨天的迷迭香个人浴室番外在全订群里。

第一卷 : 第245章 夕宝与浴室

伊比利亚的海面上,身穿灰黑色制服的艾丽妮右手拿着提灯,站在船头面色沉重的看着面前的大海。

“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老师,只是突然感觉大海过于宽阔了。”

艾丽妮收回视线,看着自己的老师,伊比利亚为数不多的大审判官之一的达里奥,身上铭刻经文的飘带就是身份的最好象征。

“是很宽阔,曾经的我们自由航行于这片大海,不过往事都变成传说了。”

“我们早晚有一天会夺回属于伊比利亚的海洋。”

“不,别那么自大的认为海洋是我们的东西,它不属于任何人。”

一个沧桑的声音传来,不管是艾丽妮还是达里奥全都下意识的绷紧了身体,下意识的回过头去注视着从船舱中走出来的卡门。

在经过阿方索和加西亚的事情之后,伊比利亚终于选择了正式和塞壬进行合作,为此甚至派出了由两位大审判官和五位审判官组成的队伍前往她们的基地,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卡门,哦对了,还有最早和这群家养水产萝莉产生接触的乔迪。

“不必紧张,那群家伙倒是意外的好说话,我们已经差不多快到了吧?”

“是的,已经可以看到伊比利亚之眼了。”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