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77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实际上那段时间我和他一直都在一起,没看到他把什么东西交给我们……不对,这个日期不是他来的时候。”

眼尖的贝娜发现了一丝不同寻常,爱丽丝手上的这张表单里填写的日期是三年前的,可是梅雪上一次造访童话城堡已经是八年前的事情了,而且这个字迹……

“这是教母亲自代写的字迹!”

“你确定?”

爱丽丝眉头紧锁,教母是童话城堡真正的主人,常年位居高塔之上,童话城堡因她得以存在,她是最爱做梦的人,也是维系着梦想的存在,能让教母签写的名字本身就代表一种特殊。

“我确定,因为奶奶的名字也是有教母签写的,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件东西应该是被放在奶奶的花园里,那可不是我们能去的地方。”

贝娜所说的奶奶正是将她捡回来的老妇人,但奶奶的名字一直都是个谜,她的花园是童话城堡里少有的禁区,因为那个地方存放着很多宝贵的东西,比如爱丽丝的法杖,还有制作安妮的原材料。

“可是,如果搞不清楚这个委托人到底委托了什么东西,岂不是我的失职?”

“那你……好吧,我们直接去找奶奶好了。”

原本贝娜是想说那你总不能去偷吧,但很快她就意识到这是没必要的事情,因为安妮传来了消息,说奶奶就在门口。

“不用找,我就在这里。”

话音落下,以为穿着华丽服装的金发菲林老人走了进来,还戴着单边的金色眼镜,她看上去已经上了年纪,但贝娜知道奶奶从二十几年前就是这个样子的,根本没变过,她怀疑对方保持这个容貌只是单纯觉得做长辈很有趣。

不过出于尊敬,再加上担心自己倒霉的风险,贝娜还是显得很乖巧,看上去很讨人喜欢,这是她跟梅雪学到的,靠着这招总算不用被奶奶捉弄了。

“奶奶,您都听见了。”

虽然刚才说的很强硬,但此刻的爱丽丝显得有些拘谨,毕竟面前的这位老人在童话城堡可是很有分量的。

“嗯,贝娜,要少熬夜打游戏,你可没有梅雪那样的身体,至于爱丽丝你的问题……也差不多是时候了,跟我来吧。”

菲林老人转身走出门外,爱丽丝和贝娜紧随其后,随后她们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或许并非奶奶在偷听,她只是单纯的来找爱丽丝,为了她的工作。

“也许你们很疑惑,呵呵,但我确实只是来找爱丽丝的。”

“是因为梅雪吗?”

“是的,贝娜,真聪明,确实是梅雪的委托,或者说是梅雪和那位博士的委托,虽然这些事情涉及到了一些秘密,但你们两个有权知道它们。”

一边走着,两侧的壁灯自动燃起,三人并肩朝着那个花园走去,年迈的菲林向两人讲述起了一段不算久远的历史。

“那是八年前,梅雪第二次来到了童话城堡……”

“第二次?”

贝娜敏锐的察觉到了这句话里的关键信息,但老人只是笑着点点头。

“是的,第二次,不过那不是重点,那次的到来,梅雪身边还有一个人,更准确的说就是那个自称博士的女性带着梅雪找到了这里。”

“他们和教母共处了一整个下午,谈话的内容没有第四个人知道,但是在那之后……也就是三年前,教母曾醒来过一次。”

“是为了那件东西?”

爱丽丝和贝娜都是聪明的孩子,她们总是能联想到相关的事情,这让老人不由得点头,似乎是肯定她的答案,也像是肯定她的反应机敏。

“是的,那是教母亲自出手才能完成的事情,也是到那个时候我才知道那并非一件物品,而是……”

老人故意停顿的语气像是买了个关子,她伸手轻而易举的推开了眼前厚重古老的大门,在门后仿佛是另一个世界,一片花海,五颜六色的花朵竞相开放,有名的无名的都簇拥在一起,在花海的中央还有一个如明镜般澄澈的大湖。

比起这些,贝娜和爱丽丝还是看到了一眼就注意到了那最引人注目的,漂浮在湖泊中央的巨大花床。

“我们走,剩下的事情慢慢跟你们说。”

三人继续走,时不时刮起的一阵风吹来花瓣从眼前飘过,带起一阵芬芳,在这样的地方生活是一件相当惬意的事情。

走到湖边,老人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支折好的纸船把它丢入湖里,不过纸船并没有像预想中那样飘起来,反而沉了下去。

“奶奶,你忘记把它打开了……”

“啊,瞧我这老糊涂的,哈哈。”

老人再拿出一支纸船,折开之后抛入水中,纸船迅速变成一艘小木舟,她们一起坐上去,无形的风推动三人向着湖中心赶去。

“奶奶,你还没说到底是什么呢。”

“别急啊我的小羊,这不是就在眼前了吗。”

比起贝娜和爱丽丝越发强烈的好奇心,老人依旧显得不紧不慢,她又回忆起了那天下午,只是一时好奇用自己的能力去看了一眼那个可爱的孩子,却险些被黑暗和虚无将自己吞噬,但梅雪表现出来的毫无疑问是无法伪装出的光明。

越是接近,爱丽丝和贝娜就越是紧张,可是属于孩子的好奇心又在诱导着她们,是什么样的东西才能被单独放在这样的一个花园中呢?要知道,这里并非单纯的储物室,和奶奶的花园也不同,爱丽丝和贝娜嗅到的花香和教母身上的一模一样。

毫无疑问,这里是属于教母的花园。

贝娜开始好奇起了梅雪和教母的关系,如果在八年前梅雪就是第二次来到这里,那么此前他肯定早和童话城堡有所交集,但贝娜都在这里二十多年了……难道小狐狸比她还大?

随着逐渐的靠近,贝娜和爱丽丝三人来到了那张花床的边上,当时当她们看清楚了其中放着什么的时候,脸上露出了和身边的老人当年一样的惊讶之色。

“这是……人!?”

那根本不是什么宝贵的物品,而是一个人,一个萨卡兹,一个白裙白发,看上去异常温柔的萨卡兹。

暗红的血染红了大半的白裙,在她的身上还放着一块金属的铭牌,上面刻着古老的萨卡兹语,作为童话城堡的一员,爱丽丝和贝娜自然都能读懂上面写着什么。

它写着:特蕾西娅。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什么都多多啊!

第一卷 : 第258章 新主线可算打完了

【我看见了,我听到了,他们的叹息,他们的悲苦与愤怒,一切的苦难与漂泊……凯尔希,这片曾属于萨卡兹的大地可还有属于萨卡兹的一席之地?】

【我无法回答你,特蕾西娅,正如我无法告诉你们在萨卡兹之前,这个世界是什么模样,或许祂……不,他也不能】

“您在想什么,殿下?”

赦罪师的首领看着特雷西斯,这个被厄运困扰了许久的男人此刻享受着这来之不易的安宁,在确认了梅雪的能力确实暂时的移开了对自己的针对之后,特蕾西娅难得有了好梦。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碎片大厦的那边怎么样?”

“一切正常,那些厄运直接针对着您和血魔大君本人,我们的计划一切顺利。”

“是吗……那就好。”

深深的疲倦,哪怕自己就坐在这个位置上,特雷西斯对于手中的权力也是嗤之以鼻,他并非魔王,但也知道萨卡兹人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大多数萨卡兹早就忘记了这片大地曾经的主人是谁,他们只是渴求着一个归宿。

但只是这样,也需要用手上的刀剑去拼出来。

“恕我直言,殿下,这样的办法并不足以支撑太久,区区深池无法承担来自祂的厄运,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注视。”

“……只是个注视?”

“至少对他来说,这和当初下意识的投向我们的一眼没有任何区别。”

赦罪师不曾低下头,哪怕特蕾西娅也没有让他低头的权力,何况只是特雷西斯,但他的保护甚至让人一度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这位摄政王的亲卫。

“那你的打算是?”

“如果特蕾西娅殿下还在,那么就不必担心,因为祂无情,可作为他来说确是不会对特蕾西娅做什么的,而且……殿下的遗体在我们手中。”

话音随着强烈的剑气一同落下,几缕暗金色的发丝飘然落地,赦罪师知道,如果刚才自己敢再说出剩下的话,那么刚才的那一剑也会让他的脑袋和这些头发一样掉落在地上。

比起罗德岛,比起博士和凯尔希,哪怕是比起继承了魔王之力的阿米娅来说梅雪都是个更为让人在意的威胁,他不需要亲自动手,甚至都不需要出现在他们的眼中,他的一言一行都足以让特雷西斯的计划付诸东流。

但至少值得庆幸,因为梅雪还不知道如何使用自己的力量,他也和以前一样对这些没什么兴趣,只要不是有人去触及他的霉头就不会有事。

萨卡兹是相当古老的物种,但越是顺着自己古老的历史往上看,特雷西斯就感觉迷茫,他看不到在过去的开始有什么,看不到未来的终点有什么,于是他干脆闭上眼,把一切注意力。

“我不允许任何人侮辱特蕾西娅!”

“……是我僭越了。”

赦罪师不再多言,安静的站在特雷西斯身侧,但他很清楚特雷西斯的内心在动摇,毕竟……和梅雪为敌,既是相当于对抗命运本身。

就算现在的萨卡兹不知道,未曾听说过任何相关的传言,但血脉流淌着古老的记忆,这些记忆会代代传承下去,他们终有一日会想起来的。

想起那种种的仇恨,想起战火,想起毁灭,想起在命运的洪流下恐惧的样子。

然而赦罪师和特雷西斯怎么都不会想到,他们为之忌惮的命运此刻正因为另一件事而苦恼,那就是突然发现自己好像长大了三岁,变成17了。

这倒不是说梅雪的身高或者外表有什么变化,而是他的身份证明上原本14的数字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变成了17。

看着面前的梅雪和塞茜莉亚,负责结婚登记的萨科塔感觉自己真是活得太失败了,但他当然不可能答应这两小只的请求,甚至单方面觉得梅雪的证件是伪造的,哪怕上面属于龙门的印章和油墨都和真的一模一样。

“原来哥哥都17岁了?”

“那倒不是,我记得上次都还是14岁的,难道是姐姐们给我改了?”

思来想去的梅雪也只能想到这样的可能性,毕竟他的身份证都是陈晖洁和诗怀雅给办的,真要是有问题那也是那边弄错了,因为梅雪自己从来没关心过,所以直到今天才发现。

“咳咳,不管是多大,你们来个都是不能进行结婚登记的。”

“为什么,阿姨,不是说结婚只需要来这里吗?”

塞茜莉亚的无心之语让负责登记的萨科塔感觉自己的内心受到了非同一般的创伤,完了,她都已经是可以当阿姨的人了吗?

“因为你们的年龄不够啊,小朋友,结婚是一件很庄重的事情,你知道结婚之后会有哪些问题吗?”

“不知道。”

梅雪和塞茜莉亚都很诚实的摇了摇头,他们又没结过婚,梅雪倒是算半个已婚人士,但小狐狸现在也是单身状态,也不记得以前的事情。

“结婚之后就要自己独立,要两个人一起挣钱养家,如果不是真心喜欢对方,之后还会经常吵架的。”

工作人员语重心长的劝导着,其他来登记的人们也是捂嘴轻笑看着这可爱的两小只,当然,也包括赶到了这里的蕾缪安等人,虽然没想到塞茜莉亚是个少见的行动派,但显然萨科塔的法律还是发挥了该有的作用。

“可我真的很喜欢梅雪哥哥啊。”

“我也喜欢塞茜莉亚,而且挣钱我会啊。”

小狐狸尾巴轻摇,一副很认真的样子,毕竟在他心里挣钱都快和买彩票等价了,来的时候莫斯提马和能天使还特别嘱咐了让小狐狸别祸害拉特兰的彩票商。

何况就现在来说梅雪也不会缺钱,等博士小姐拿回了自己在哥伦比亚的投资股份,她和梅雪能得到的东西可是远超一般人想象的。

“所以,梅雪你是真的想和塞茜莉亚结婚,还是单纯不想和她分开?”

莫斯提马走到梅雪的身边,伸手在小狐狸的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其实莫斯提马自己很清楚,小狐狸多半只是觉得这样比较好玩而已,塞茜莉亚也是什么都不懂。

“结婚不就是可以不分开吗?”

“话是这么说,但那样的话你至少还得等塞茜莉亚差不多十年才行,嗯,要不然和我结婚吧,刚好你满17了。”

虽然不知道是谁在小狐狸的身份证上做了手脚,但是没关系,这会儿是她莫斯提马占了便宜。(诗怀雅和星熊表示很淦)

“和莫斯提马姐姐?”

“当然,我是你前女友,做你现在的老婆也不是不行。”

“那我可不答应!”

眼见着莫斯提马光明正大的忽悠着梅雪,能天使说什么都不同意,果断凑了上去打断了莫斯提马的小算计,另一头的蕾缪安已经在寻思要不要找个机会把这里炸掉以绝后患了。

“小乐,别那么干扰氛围嘛,我这不是……好吧好吧。”

看着彩虹小队和菲亚梅塔那犹豫着要不要把自己毙了的表情,莫斯提马还是果断的选择了怂,想要在那么多人的眼下把梅雪忽悠到手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预期在这里闹腾,还不如早点去把东西买好,教宗阁下推延了下午所有的会面,只等我们到场了。”

“……可我怎么感觉他只是想给自己偷懒找个理由呢,这会儿他说不定正在吃着点心打游戏呢。”

这个可能性并不是没有,毕竟教宗经常会有不正经的时候,拉特兰人的乐天和活泼在他身上也是展露无遗,大家都很清楚。

时间一闪而过,梅雪发现自己口袋里的身份证不见了,小狐狸抖抖狐耳看着莫斯提马,见她眼中狡黠也不再多说半句,只当是莫斯提马有自己的打算。

(回头再来一趟好了)

抱着这样的打算,莫斯提马牵着梅雪跟着大家走了出去,塞茜莉亚还在因为自己不能结婚有些失落,费莉亚只哭笑不得,要是让女儿赶在自己面前登记成了,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和自己的丈夫去说这件事。

不过看得出来塞茜莉亚是真喜欢梅雪,没办法,当妈的需要多帮忙支招了。

但是在走出大门的那一刻,梅雪的心里好像有什么地方被莫名其妙的触动了一下。

【梅雪,你又看到了什么呢?】

【特蕾西娅……我看到了无数面镜子映照出的相似却不同的未来,看到了飘浮的泡泡倒映着你们每个人的脸,漫天的星星都在闪烁】

【那你在我们的这面镜子里吗?】

【没有……我一直都在镜子的外面看着你们】

“梅雪,怎么发呆了,难道真想结婚了?”

能天使的手在小狐狸的面前闪过,梅雪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过来,刚才的那一番对话毫无疑问的来自于他的记忆,可是它发生在什么时候呢?

忘了,什么都想不起来。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