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78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梅雪牵住莫斯提马的手向前走去,后者也有些发呆,但不知道在想什么,回神之后若无其事的带着梅雪向前走去。

但只有莫斯提马自己才知道,刚才的那一瞬间,她感觉身边的梅雪像是身处另一个世界。

"

ps:嗷呜~一早挖的坑,要慢慢填起来了,感谢大家支持,话说真没想到维多利亚的蒸汽骑士会是高达

第一卷 : 第259章 维娜的梦

有一说一,费莉亚从没想过自己居然真的会有这样一天,在铳骑的保护下带着自己的女儿一起走进教皇厅,身边甚至还跟着一只小狐狸和另一位堕天使。

怀揣着忐忑不安的心,费莉亚轻轻握住了自己的女儿,也许是知道她心里的担忧,伊万并没有让铳骑收缴她的铳。

相比起费莉亚,作为女儿的塞茜莉亚就要更加的活泼放松,她还不知道自己出现在这教皇厅意味着什么,不过妈妈在身边,梅雪也在身边,恐惧就不会出现在心里。

教皇厅内部的华丽装饰深深的吸引了塞茜莉亚,还有这些看上去就高大威武的铳骑,他们比塞茜莉亚想象的更和善,至少会很乐意接过她和梅雪递上去的蛋糕。

“这里就是会客室了,请进。”

姑且把梅雪和塞茜莉亚送的蛋糕收起来,铳骑指了指面前的大门,费莉亚还有些犹豫,但梅雪已经很有礼貌的用自己的尾巴敲响了门。

“请进。”

伊万十一世慈祥且和蔼的声音从房间内传来,小狐狸就这么带着塞茜莉亚走了进去,费莉亚和莫斯提马见状也紧随其后。

会客室里除了伊万之外再无他人,费莉亚可能是在场唯一拘谨的那个了,莫斯提马甚至毫不在意的摘下了自己的兜帽露出暗淡的光环。

“教宗阁下,你嘴角的奶油还没擦干净。”

“啊……咳咳,那是下午茶之后忙于工作忘记擦了。”

“原来教宗爷爷也喜欢玩怪物猎人啊,啊,还用的是重弩。”

眼尖的梅雪一眼就看到了被伊万塞在靠枕下面的游戏机,甚至连游戏屏幕都是亮着的,显然,这老人家刚才真的是在偷懒。

“我就说嘛,只是面见我们的话根本不需要推掉所有的会面。”

很不客气的抱着梅雪坐在沙发上,莫斯提马一边撸着小狐狸一边吐槽,看上去对伊万没有丝毫的尊重可言,倒像是单纯和一位老爷爷聊天。

“咳咳……我难得清闲,这不是有些刚出dlc的拓展包嘛。”

“所以呢,你找我们过来总不是单纯的为了一起吃顿饭吧?”

“那当然不是,啊,费莉亚和塞茜莉亚你们也坐下吧。”

如果只是为了一起吃顿饭,那么教皇厅肯定不是个好选择,楼下的食堂都比这个地方合适,伊万今天找费莉亚等人过来自然是要商量一下关于她们今后的事情。

“教宗阁下,找我们过来是为了安多恩吗?”

“不,实际上和安多恩以及迷途者们没什么关联,只要他们保持一定程度的安分,我可以对安魂教堂视而不见。”

伊万看上去很是游刃有余,其实安多恩的事情根本瞒不住他,只不过阿尔图罗的出现确实是个意外,好在她并没有惹出什么事情来,否则拉特兰势必会乱起来。

“那……”

“你放心好了,这只是为了饯行。”

并非出于任何的阴谋或者顾虑,只是单纯觉得自己有必要见见塞茜莉亚和费莉亚,伊万很佩服这位母亲,也很喜欢这个可爱的小姑娘,嗯,他要是有个这么可爱的孙女就好了。

“教宗爷爷,你是同意塞茜莉亚和费莉亚阿姨跟我一起去罗德岛了吗?”

“呵呵,我从来都没说过这件事需要谁的允许,梅雪,拉特兰不会成为任何人的牢笼,费莉亚只是想去治病,同时放心不下自己的女儿打算一起搬走,这件事情说白了就是这么简单。”

是的,事情就是如此的简单,只不过是一个患病的母亲和她的女儿去治病,但这背后牵扯到了太多的人,安多恩和他手下的迷途者,作为维多利亚万国信使的奥伦以及那些未曾露面的萨卡兹。

这所有的一切都和面前的这对母女有着莫大关联。

当然,伊万并不打算对她们做什么,他不会强求费莉亚说出自己知道的情报,也不会以塞茜莉亚作为挟持,阴谋不会,也不该成为保护拉特兰的唯一。

不过就是总被面前的梅雪把辈分叫大的这件事让伊万感觉很奇怪。

“实际上,罗德岛算是目前我所知道的,最适合你们的归处了吧。”

在得知了凯尔希也在罗德岛之后,伊万就对此事不再抱有任何的质疑了,他当然知道凯尔希,教宗们口耳相传的秘密也是他誓死都不能说出口的真相。

“教宗爷爷,蕾缪安姐姐也可以跟我们一起去吗?”

“当然可以,我也希望她能好起来,铳骑会护送你们离开拉特兰,对了,要吃蛋糕吗?”

“麻烦草莓口味和巧克力蛋糕各来一份,另外苹果醋一瓶。”

负责点餐的是莫斯提马,毕竟也就她最放得开啥都不在意,费莉亚最紧张,塞茜莉亚的话……她在想教宗到了安魂夜的时候会不会骑在会飞的扫帚上给里拉特兰的小朋友们送礼物。

教宗比费莉亚想象的要更加和蔼,他没有再提及任何让她忧心的话题,在确认了费莉亚等人什么都收拾好了之后还特贴心的拿出了自己赐福过的项链递了过去。

“梅雪哥哥,这个你要不要?”

塞茜莉亚既然是和梅雪挤在一起的,在伊万面前待了一会儿之后她就没那么紧张了,很自然的凑到梅雪的身边,还把自己刚拿到的项链递给了小狐狸,因为教宗说这个能带给可爱的小朋友好运来着。

“我就不用了,这个我有的。”

梅雪摇了摇头,不就是能天使那边十五块一条的项链吗,这玩意儿当初他加入企鹅物流的时候就得到过,其实小狐狸来的时候还在购物街买了一大把打算回头送给铃兰她们。

至于伊万所说的带来好运……应该没人会觉得梅雪缺这个。

“那好吧,唔……哥哥的这个是?”

塞茜莉亚突然注意到了梅雪的手腕上面居然还缠着什么东西,看上去像是用钢铁铸造的鳞片。

“这个是姐姐送我的,她说戴上这个之后我就是她的人了,以后只能和她结婚。”

“那我们刚才不是不能去结婚了?”

“应该不影响的,我和塔露拉姐姐在乌萨斯结婚,和你在拉特兰结婚,各是各的。”

梅雪琢磨着应该是这么个道理,幽灵鲨还说建议梅雪转个阿戈尔户口,因为那边对这块并没有严格管制,她不介意让斯卡蒂做小的。

但小狐狸的无心之言着实让剩下的三个大人集体无语了,这个角度是真有够新奇的啊,话说小狐狸的这个姐姐听上去怎么有点耳熟,塔露拉……啥,塔露拉?!

教宗吓得差点没从沙发上蹦起来,好家伙,这个名字和整合运动的领袖一模一样。

(难怪乌萨斯拿整合运动没办法,真不冤啊,不对,这样的话乌萨斯还能坚持多久?)

伊万下意识的思考起了这个问题,作为拉特兰的掌权者,他当然不会因为乌萨斯的一家之言就将整合运动当做是什么危险的暴乱人员组织,实际上他很清楚乌萨斯是个什么德行。

“那我怎么办?”

莫斯提马伸手揪住了梅雪的耳朵,如果不是因为心疼的话她指不定就得扭一圈了,这小狐狸,这种话私底下说说也就算了,居然敢当着她的面,还不是对她说的。

“呜呜,姐姐不要揪耳朵啊!”

“我都打算帮你开后宫把你蕾缪安姐姐和菲亚梅塔姐姐哄着去罗德岛了,你就这么对我?”

说到这里,莫斯提马的语气里都带着一丝颤抖的音,像是要哭出来了一样。

如果不是因为深知莫斯提马的为人,她这个表演说不定还真能把小狐狸都骗过去了,明明梅雪的身份证都在她那边呢。

“可是蕾缪安姐姐本来就打算去罗德岛啊……”

“还敢反驳我,看我的!”

莫斯提马伸手放到了梅雪的腰间,对着梅雪的软肋就是一阵挠腾,痒的梅雪在沙发上直打滚。

“咳咳!”

教宗感觉还是有必要让莫斯提马知道这里不是个适合打情骂俏的场所,全然忘记了之前自己还在跟小狐狸说菲亚梅塔的婚事。

既然教宗都表态了,莫斯提马只好收手,看着梅雪心有余悸的躲在塞茜莉亚的身后。

“其实今天叫你们来,还有一件事,准确来说是和梅雪有关的事情。”

“和我?”

小狐狸抖抖耳朵,脑袋里下意识的就冒出了博士小姐的脸蛋,梅雪这算是基本默认了自己身上大半的事情都和博士有关了。

“是的,待会儿梅雪你留下,这件事只能你知道。”

“我也不能?”

莫斯提马眉头轻挑,这倒不是她担心教宗会对梅雪做什么,只是下意识的感觉有些不安,涉及到梅雪的事情多半都不会太简单,而且每次一扯出来肯定又是什么不好的事情。

“你也不能,莫斯提马,这不是现在的你有资格知道的事情。”

伊万摇了摇头,挥手示意费莉亚把塞茜莉亚先带出去,因为这也不是她们该知道的内容。

“既然是这样,那我也只能乖乖听话了。”

莫斯提马莞尔一笑,但心里已经在琢磨回去怎么套梅雪的话了,毕竟小狐狸不是一般的好骗。

直到莫斯提马离开,教宗这才把视线放到了梅雪身上,他本想明天再单独邀请对方来做客的,不过这样也好。

“教宗老爷爷,到底是什么事情只能让我知道啊?”

“这件事情,和你有关,和我有关,和萨科塔与萨卡兹有关。”

伊万并没有多说下去,因为有些事情只是口述无法表达,他走到梅雪的面前伸出手。

“跟我来。”

————————————————————————————

维娜做了个梦,她梦到自己身穿阿斯兰王者的铠甲,手中握着那把象征着维多利亚的利刃,站在一片荒芜的原野之上,在她的身后是三只威风凛凛的,鬃毛如同太阳一般耀眼的凶悍猛兽。

在她的面前是一团风暴,阴云笼罩天空,雷电肆虐,狂风所过之处没有任何的活物,被卷入风暴当中只有死路一条。

“维娜,挥动它。”

身后的雄狮兽主这样说着,维娜情不自禁的握紧了自己手上的剑,诸王之息,维多利亚世世代代相传的王剑,在维多利亚的传说里,这把剑庇佑着王都数百年不经天灾的袭扰,更有人猜测这把由兽主赠予维多利亚王者的利刃拥有斩断天灾的力量。

“维娜,挥剑!”

兽主催促着,维娜下意识的抬起手来,诸位之息的身上闪烁着金色的光,和祂们身上的鬃毛一样亮眼。

不知道为什么,维娜感觉自己不该挥动这把剑,可是当她察觉到这一点的时候,剑尖已经直指天空重重挥下,金色的洪流将天空的阴云连同肆虐的风暴一并斩断,也就是因为这样,维娜才看清楚了,在风暴之中站立的人到底是谁。

“梅雪!?”

比自己记忆当中的要更成熟一点,身后是九条尾巴,末端黑色,但个子还是不算太高,维娜挥出的那一剑恰好擦过他的身边,只差一毫就会波及到他。

但维娜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不管自己如何挥剑,她的剑芒都无法触及到梅雪分毫,一切都像是命运固定好的轨迹。

梅雪没有丝毫的理会自己,维娜下意识的想要凑上前去,但她所熟悉的三只雄狮挡在了她的身前,脚下开始了震动。

汹涌的熔岩冲破地层喷涌而出,变成了高大的熔岩巨人;天空的阴云再次汇聚,沧桑古老的岁兽庞然的身躯在阴云中随着雷电隐约可见;一座比山岳更庞大的巨龟只是迈步就引起大地震动。

还有更多的,维娜听说过的没听说过的,那些古老岁月里高高在上的神灵如今齐聚在此,将那个身高不过一米五的梅雪围在了中间。

“你们,要反抗命运?”

“……我们的命运不在你的手里。”

“我就是命运。”

梅雪这样说道,眼神里没有丝毫的波澜,身后的尾巴轻摇着却没有再做任何的事情,他只是单纯的陈述事实。

“泰拉,不需要你们。”

随着这样的话音落下,维娜本能的抬起头,她看到天空中的的繁星闪烁,然后……朝着这边坠落了下来。

"

"

ps:嗷呜~什么都多多!感谢大家支持!

本书由【南锦】整理,小说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本仅供个人学习和试读,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想看请去支持订阅正版小说,拒绝盗版!如不慎该资源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麻烦通知我们及时删除。

【南锦】提醒您:合理安排阅读时间,杜绝沉迷网络小说!更多全网小说尽在【南锦小说群】——1017459498

第一卷 : 第260章 堵住莫斯提马的嘴

“梅雪~就不能和姐姐说吗?”

夜晚的罗德岛办事处,莫斯提马伸手轻轻戳了戳梅雪的耳朵,看着这对可爱的狐耳抖来抖去的,心情也会好起来。

“不能说。”

小狐狸把双手放在胸口比了个叉的形状表示拒绝,毕竟他答应了伊万教宗什么都不能说的,答应了别人的事情就要做到,别说是莫斯提马了,就算是塔露拉来了梅雪都不会……唔,如果塔露拉再加上阿丽娜的话,梅雪倒是可以说一点,就一点!

“真的不能说吗,我们的关系那么好,你看我还是你前女友。”

莫斯提马伸手把梅雪搂在了自己怀里,能天使去陪蕾缪安收拾行李了,菲亚梅塔和费莉亚做晚饭,塞茜莉亚和安洁莉娜在听彩虹小队讲故事,所以这会儿小狐狸就没人和她抢了。

“真的不能的,姐姐就不要问了嘛。”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