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8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雪怪们解决了剩下的人,确保周围不存在任何窃听设备之后塔露拉干脆摘下了自己的面罩,露出那张陈晖洁既熟悉又陌生的脸,岁月的变化是很大的,可有些总归不变,血脉上的联系让陈晖洁意识到了赤霄想要出鞘的原因。

“好久不见了,晖洁。”

“塔露拉……”

看着这熟悉的人再度站在自己面前,陈晖洁险些握不住手中的剑,她怀疑自己可能在做梦,可血亲之间的感应联系着彼此。

“唔,姐姐,好热啊。”

虽然塔露拉并没有让自己的火焰扩散开,不过这个温度对于小狐狸来说确实有点高了,毕竟尾巴毛茸茸的。

“啊,抱歉啊梅雪,是姐姐没考虑到。”

在陈晖洁诡异的目光里,塔露拉身边的火焰立刻熄灭了下去,她连忙跑到小狐狸的沙发边上把他抱了起来,然后在人家脸上亲了一口。

(三年起步)

陈晖洁脑海里下意识冒出了这四个大字,刚才还气势傲人的塔露拉一下就变成这个样子,这个反差对她来说实在有些大了,陈晖洁看了一眼被雪怪们打包绑起来的黑帮份子,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是上当了,塔露拉不惊讶于她的出现,也就是说这本来就是为她设置的圈套。

“你……”

不管怎么说,久违的姐妹再会还是让陈晖洁心里一下解开了什么心结,她松了口气,正打算问塔露拉是不是有事找自己,结果就看到她不断搁哪儿摸小狐狸的尾巴和耳朵,还很干脆的在梅雪的唇上亲了一口。

关键做完这些还不够,塔露拉抱着小狐狸跑到陈晖洁面前,脸上那叫一个自豪和高兴。

“来晖洁,看我给你找的姐夫,是不是很可爱?”

一时间整个房间都安静了下来,陈晖洁感觉自己腰间的赤霄似乎是有一种干脆把塔露拉砍死的冲动,而梅雪的反应呢?刚睡醒的小狐狸还有些犯迷糊,他甚至搞不清楚自己在谁手上,但还是下意识的从尾巴里掏出一个苹果递来过去。

“姐姐,吃苹果吗?”

看着即便是迷糊中都还乖巧异常的梅雪,陈晖洁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握住了赤霄。

“你*龙门粗口*的开什么玩笑呢!”

"

ps:嗷呜三更结束,大家再来点啊,就这一点票票不够看啊,就这还指望四重加更吗?算了算了,五更是不行了,在这里推荐一下北月大神的《别拿拉特兰开玩笑》,大家可以去支持一下,写的很棒的

第一卷 : 第36章 于是梅雪和塔露拉分离

“所以说,你是希望我能暂时照顾他一段时间吗?”

在险些手足相残之后,陈晖洁可算是压制住了内心的冲动,坐下来认真听塔露拉解释了一番,终于明白了梅雪还不是自己的姐夫,那就好,不然那她就该把塔露拉抓起来了,不对,私自入城也得抓起来。

“是的,我们现在的状况实在有些不好,我已经没有别人可以依靠了,在乌萨斯的追捕下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照顾他了。”

为了让陈晖洁能够帮忙保护一下梅雪,塔露拉基本上把整合的情况往惨了说,什么缺水缺粮啊,武器不足啊,人口老弱妇孺啊,听的小狐狸都信了,梅雪心里还在盘算着以后能不能挣点钱去给大家用,或者干脆回去,那样的话大家起码不愁吃的。

陈晖洁看着坐在塔露拉怀中的梅雪,这是个可爱的孩子,他的身世也让人心疼不已(塔露拉瞎编的),最关键的是,虽然他现在不是自己姐夫,但将来就不一定了,别的不说,塔露拉这个表现没得洗。

“那你至于用这种方法?”

“没办法,你也知道我们的那个舅舅的疑心到底有多重,哪怕科西切已经死去,他也不可能不怀疑我成为了他的继承人,从而牵扯到梅雪的身上。”

这个说法确实没错,科西切这个名字陈晖洁现在都印象深刻,她还记得当初魏彦吾听说科西切死掉之后那个高兴的样子,甚至打电话邀请鼠王一起去逛个花街,虽然后来被文月惩罚“左脚跪键盘,右脚跪遥控器,脑袋顶着榴莲”,但就算这样魏彦吾也笑得很是轻松,仿佛心里少了一座大山。

能让魏彦吾露出那种表情的人真不多,科西切绝对是最为可怕的一个。

“呼……那我该怎么样相信你是我认识的塔露拉,而不是一个新的,继承了科西切意志的阴谋家?”

“我没办法向你证明这一点。”

塔露拉摇了摇头,陈晖洁不了解科西切,或者说不了解所谓的黑蛇到底是怎样的存在,黑蛇从来不是具体的代号或者人物,而是一个集合体,一个乌萨斯意志的集合从而诞生出的邪恶存在,科西切也不过是黑蛇的分支之一。

“不过晖洁,可以告诉我吗……母亲走的时候……”

“还念着你的名字。”

陈晖洁握紧赤霄,她反复告诉自己要冷静,可脑海里总会出现那天塔露拉被带走的一幕,已经母亲临终前的不甘。

“我知道了,还是老地方对吗?”

“不,魏彦吾不想有人打扰他们,所以特地换了个地方,如果你真的是塔露拉就该知道那里。”

从头至尾梅雪都没有说一句话,他知道这里没有自己插话的余地,小狐狸乖巧的抱着尾巴,等待着两位姐姐商量好该怎么处置他,塔露拉和陈晖洁的姐妹见面有很多话想说,可是到嘴边才发现又显得很没必要,最后只能聊聊彼此的生活,可塔露拉这一年的生活都和梅雪离不开关系,导致陈晖洁的视线老是若有若无的扫过他。

“在那之前……我答应帮你照顾他,但你也该明白,我不可能一直都关注他的行动,近卫局的工作太忙了。”

“放心吧,我家梅雪可比你想象的更聪明更懂事,对吧?”

在提到梅雪的时候塔露拉脸上总是笑得很开心,发自内心,那绝不可能是伪装出来的,因为陈晖洁知道塔露拉笑出来会是什么样子,她们是姐妹,不仅是血缘上紧密相连,有一种更奇妙的联系存在于两人之间。

“来,梅雪,和晖洁打个招呼。”

“陈姐姐好。”

小狐狸乖巧的打了个招呼,从尾巴和耳朵的表现来看还是有些紧张,面前的这个陈姐姐毕竟算是陌生人,小狐狸多少有些担心,不过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只知道自闭的孩子了。

“嗯,梅雪是吧。”

“陈姐姐,吃苹果吗?”

第一眼就是不讨厌,梅雪的外表能让他在任何一个陌生人面前都得到一个好印象,但是陈晖洁多少有些忧虑,她是没时间再去照顾一个孩子的,近卫局的高级警司本身就很忙,更别说陈晖洁本身还有个工作狂属性,三年时间,这要是没养好或者带歪了怎么办?

不过话都说出口了总不能言而无信吧,何况刚才塔露拉说的那些整合运动的惨状让陈晖洁都想把钱拿出来资助他们了,总不能让这孩子变成流浪的孤儿,好在梅雪不是感染者,否则就更难办了。

“梅雪,要记得不要给陈姐姐添麻烦,知道了吗?”

“嗯。”

小狐狸点了点头,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来的时候梅雪就已经和黑蛇小姐考虑过各种情况了,包括陈晖洁可能根本不答应这件事。

“那么来拉钩吧梅雪,等个三年,或者四年,我一定会来接你的。”

塔露拉伸出小拇指,小狐狸也同样模仿着,他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连这些话都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可就是想不起来。

“不管多久,梅雪一定会等着姐姐来的。”

梅雪摇着尾巴,他不在乎是几年,三年四年对于小狐狸来说和十年二十年一样长久,但只要最后能等到就行了。

“来,勾指起誓,一百……不,一万年不许变,反悔的人要吞下一千个刀片。”

小狐狸有样学样,但心里已经想好了,如果姐姐真的反悔,那么她的那一千个刀片也会由他来吃下去的,梅雪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姐姐遭那种罪呢,他是最清楚那种苦痛的了,所以再来一次也没关系,嗯,前提是为了姐姐的话,否则能不疼肯定还是不疼的好。

等到发誓结束,塔露拉还从自己的口袋里取出一张纸递给了梅雪。

“不要现在打开,等我走之后你再看。”

“嗯。”

“那你先到边上去吧,免得待会儿受伤。”

先让小狐狸去到安全的角落,塔露拉拿起自己的大剑看着陈晖洁,这个时候阿丽娜也该把科西切的遗产取出来了,那么为了把这场戏演得更真切,塔露拉还可以顺带检测一下自己的好姐妹这些年来是否有了进步。

“来吧晖洁,让我看看魏彦吾教了你多少东西。”

“也让我看看你这些年的长进。”

话音落下,姐妹两人同时拔刀,梅雪和雪怪们只是看着,两人都只是进行着剑术上的切磋,塔露拉的剑术很明显不如陈晖洁的精湛,但是她的天赋极强,依靠着过人的反应力和速度弥补了剑术的不足。

小狐狸看得有些入神,陈晖洁的剑术格外吸引眼球,小狐狸的尾巴随着目光摆动,他眼都不眨的看着陈晖洁手中的剑,耳畔突然传来某人的声音。

(要不要我教你?)

可这只是幻听,小狐狸给了边上的两个哥哥一人一些吃的,然后乖巧的等待着和姐姐的别离。

这场剑术上的交锋最后以平局收场,双方都收敛了很多,塔露拉走到梅雪的面前,放下剑而抱起他。

“等我。”

“嗯。”

“记得想我。”

“会的。”

“那亲一下?”

小狐狸低头轻轻在塔露拉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被她回以同样的做法,姐弟两人彼此拥抱,然后等待着下一次的见面。

"

ps:嗷呜,到这里小狐狸就算是正式进入第一个副本了,感谢大家的支持啊,因为上架之前不能更新太多,四重最多也就三更,不过两更保底肯定的,大家需要担心哒,另外……就这点推荐票和月票也想吓唬四重?哼~九折?

第一卷 : 第37章 陈晖洁绝不和塔露拉同流合污

下午七点,龙门近卫局的大厅里,一排长椅上坐着五个人,但是七个座位都被占满了,小狐狸看着自己这蓬松的大尾巴,第一次觉得它们有些碍事,因为这导致他一个人就占了三个座位。

【怎么,嫌我烦人了?】

黑蛇小姐的声音让小狐狸连忙摇头,他怎么可能嫌弃黑蛇小姐呢,现在塔露拉等人都已经离开,就只有她还在陪着自己了,很多事情都需要黑蛇小姐的帮助。

主要是这排椅子一共也就七个座位,梅雪一个人占了三个,根本没办法和边上的人拉开距离,对于有些社恐和自闭的小狐狸来说实在有点难受,可是总不能起身坐到对面去吧,那样的话就显得更不尊重人家了。

“唉,这个月又完蛋了。”

酒红色短发的萨科塔少女长叹一口气,然后看着身边的两个鲁珀和一个丰蹄,都是女孩子。

“所以待会儿谁去交罚款?”

“这还用说吗,当然是可颂了。”

金发的鲁珀女孩儿毫不怀疑的回答着,被叫到代号的丰蹄女性愣了一会儿,然后不可思议的指着自己。

“凭什么是我?空你没被扣过吧?”

“因为也只能是你了,能天使的驾照还没到,德克萨斯的12分刚扣完,至于我?我根本没驾照,要是被警官发现是我开的车,那咱们这辆车就甭想要了。”

边上的小狐狸不经意间听到了这三个姐姐的名字,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能天使的时候会想到一个词叫【刮痧】,听到德克萨斯的时候会想到脆皮,听到可颂的时候下意识肚子饿了,梅雪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好像确实午饭和晚饭都还没有吃过。

“这个月的工资全泡汤了,别说是苹果派,连苹果都吃不起了。”

能天使那叫一个欲哭无泪,早知道那个时候和截货的人飞车追逐对战的时候就不耍帅了,最要命的是可颂还来了一句“你以为我是谁?快把车靠过去!”结果空真的就把车靠了过去,造成了交通事故,车被扣了,人被留了,晚饭都还没吃。

最最最关键的是,这次的事故导致了货物损坏,按照规定要照价赔偿,最先出钱的肯定是她们几个,就算老板会负责大头,这个月的工资也别想得到了。

正当能天使感到绝望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手边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四个鲜艳的大红苹果,不过其实也很容易猜到是谁的。

“咔擦”一声,小狐狸轻轻咬下一块苹果,然后轻轻咀嚼着以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不过他的长相就足够引人注目了,虽然整合内部一直都没怎么说,但梅雪确实是不愧于他那些前辈们祸国殃民的传说,这张脸确实很容易让人移不开视线,可是小狐狸身上略显破烂的衣服又和他的外表实在冲突。

其实梅雪并不是单纯吃东西,他也在注意能天使的反应,刚才听到这个大姐姐说她居然连苹果都吃不起的时候小狐狸下意识就产生了同情心,这才不动声色的给了她几个。

“这个……给我的?”

看着梅雪手上那个刚啃了一口的苹果,能天使有些不解的发问,刚才来的时候她们也注意到了小狐狸的存在,不过没太在意这个孩子。

“嗯。”

梅雪轻轻应了一声,然后继续啃自己的苹果,心里仍旧戒备,因为不管是塔露拉还是阿丽娜都告诉过他一定要小心陌生人,小狐狸自己也有社恐症状,虽然能感觉到这几个大姐姐不是坏人,但指望梅雪去和人家多说话那实在是没必要了。

“那可真是谢谢了啊,不过这么多……多少钱啊?”

“不要钱的。”

喜欢吃苹果的应该不是坏人,这是小狐狸的第一想法,他还在等待着陈晖洁把事情处理完,黑蛇小姐说的不错,陈姐姐确实挺忙的,所以刚才小狐狸就已经抽空把哪封写给卡谢娜的信寄出去了,他虽然不知道谁是卡谢娜,但相信黑蛇小姐的决定。

陈姐姐是个好人,小狐狸轻轻摇着尾巴,陈晖洁说要先去给他登记一个合法的身份,然后她还得请个一天的假期,一来明天带着梅雪熟悉一下生活环境,同时帮忙买些生活用品,二来也看看能不能给小狐狸找个学校上课。

【上课啊,这么说起来卡谢娜还是个老师呢,倒也是刚好能用得上这个身份】

黑蛇小姐嘀咕着,同时把现在的龙门和科西切记忆里的进行对比,发现大差不离,既然塔露拉等人都不在了,陈晖洁又忙于工作无暇陪伴,那么小狐狸不就是她的了?这下爽了。

一边在脑海里幻想着未来和小狐狸贴贴的日子,黑蛇一边也在计划着如何坑卡谢娜,那个女人再怎么说也是黑蛇,智商不可能低,指望梅雪去骗她那还不如指望她自己把身体交出来。

正当那边的能天使等人还在商量着待会儿谁去领车的时候,帮梅雪办好手续的陈晖洁也走了出来,利用高级警司可以走的特殊通道,想给小狐狸办好证件不要太简单。

“梅雪,我们走吧。”

看着一排椅子五个人全都抱着苹果啃,陈晖洁先是愣了一会儿,然后朝着小狐狸伸出了手。

“嗯。”

看了一眼自己有些脏的手,梅雪还是没敢伸手和陈晖洁握住,但出于礼貌还是把自己的尾巴放在了她的手上,这是表达信任的一种方式,但陈晖洁知道这是自己和小狐狸之间有所隔阂的证明。

“姐姐,我……”

“以后你和我住在一起。”

小狐狸的尾巴手感很好,很柔顺也很温暖,现在陈晖洁能明白塔露拉为什么会那么喜欢抱着他了,不过一想到自己的姐姐居然会有那方面的爱好陈晖洁就有些无语,就算在等三年梅雪也没多大啊,真的是让人无语。

想起临走时塔露拉还反复叮嘱说什么“小狐狸我的,你不许抢”之类的话陈晖洁就想笑,她喜欢的又不是梅雪这个类型,怎么可能会和塔露拉去抢呢?

陈晖洁轻轻伸手放在梅雪的脑袋上,从今天开始这只小狐狸就是她的弟弟了,她可不会像塔露拉那样。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