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7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黑蛇小姐轻轻用尾巴拍了拍小狐狸的脑袋瓜,这么一想梅雪好像也从没进过城,不知道龙门会给可爱的小狐狸带来多大的心理冲击,反正会是很可爱的反应,城市过于嘈杂且多变,梅雪这样的人在那样的环境里肯定会不适应,因此塔露拉觉得他需要陈晖洁,黑蛇觉得他需要自己。

“那这些……”

【收起来吧,反正你都能带走,被子和床单也是,防止你最开始的几天可能睡不着】

说着说着黑蛇小姐自己都觉得不对劲了,她怎么变得这么多话?跟个老妈子一样,不对,她还很年轻呢,跟个大姐姐一样的,都快忘了自己本来打算做什么了。

【对了梅雪,你帮我写封信吧,我现在没办法握住笔】

“唔,好的,你稍等一下。”

小狐狸把手上的被子塞进尾巴里,然后从里面拿出纸笔趴在桌子上,黑蛇没好气的用尾巴戳了戳他的脸蛋。

【给我端正写字姿势,否则会得近视的,现在我来念你来写,亲爱的卡谢娜,许久不见了,不知道你死了没有,如果你这个祸害侥幸的还不死,那应该还能看到我这封信……】

黑蛇小姐一边念小狐狸一边写,写着写着梅雪总感觉这封信乖乖的,他有些搞不懂黑蛇小姐这到底是骂人呢还是和人叙旧呢,尽管不认识这个叫卡谢娜的人,但小狐狸还是选择了相信黑蛇。

其实这个叫卡谢娜的就是黑蛇小姐能想到的唯一帮手,也是她给自己选好的新身体,等到将来没有塔露拉等人的干预,陈晖洁这个高级警司不可能每天陪着梅雪,她黑蛇想要下手不是轻轻松松?到了那个时候,她也可以……

【欸嘿嘿……】

“黑蛇姐姐,这个‘欸嘿嘿’也要写进去吗?”

【这个就不用了,我看看你写的怎么样】

黑蛇扫了一眼小狐狸写好的信,满意的点了点头,不愧是她的宿主,字写的挺好看的,接下来只要找机会把这封信送出去就行了。

【可以可以,写的很不错,对了,这封信的事情千万别告诉任何人,知道了吗?】

“好的。”

小狐狸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把信折好收在尾巴里,他会信守诺言的,而且梅雪同样不想黑蛇小姐的事情暴露,那样的话姐姐会生气的,黑蛇小姐可能也就没办法陪着自己了。

不过梅雪很好奇这个叫卡谢娜的人到底是谁,正准备向黑蛇小姐问话呢,突然耳边传来了塔露拉的惨叫和呼救声。

“梅雪!梅雪救命啊!有人要杀你姐姐了!”

听到这话的小狐狸顿时炸毛了,从尾巴里掏出一个和他本人差不多大的玉米棒子就冲了出去,然后就停住了脚步,看着面前的这一幕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不管是谁来都不好说话的,阿丽娜紧握铁拳(字面意义上)追着塔露拉,她的左手戴着小狐狸送给她的有着莱茵生命logo的外骨骼护甲,看样子还已经蓄力满了,配合阿丽娜本来就有的怪力,这一拳下去堪比博卓卡斯替抛出的长矛,要是结结实实的打在塔露拉身上那么爱国者就不得不扛起大旗了。

“你给我站住!”

“傻子才站住,被你一拳打中我肯定得死!”

塔露拉心里那叫一个苦啊,她不是打不过阿丽娜,而是根本不敢打,整合内部有两个最具压迫感的存在,一个是博卓卡斯替,这个懂得懂得,他光是站在那边都是个威慑;另一个自然就是阿丽娜了,她是整合内部的政委,气势上就能碾压所有人。

“这是怎么回事,梅雪你知道吗?”

训练结束的霜星和博卓卡斯替恰好也路过看到了这一幕,塔露拉被阿丽娜收拾在整合内部属于屡见不鲜的事情,但那一般都是塔露拉说错话或者做错事的时候,而且看这个架势阿丽娜怕是打算把塔露拉一拳打死,这得是什么样的怨气啊,难道塔露拉要把小狐狸卖掉了?

“不知道。”

小狐狸把手上的大玉米塞回了尾巴里,霜星伸手揉了揉他的耳朵,博卓卡斯替则是任由小狐狸的尾巴在自己手上扫来扫去。

“不是,阿丽娜你为什么要揍我啊!”

“你对梅雪干了什么你心里没点数吗,他手上的东西怎么来的?”

随着阿丽娜的话音落下,博卓卡斯替和霜星的视线落在了小狐狸的手腕上,那片属于塔露拉的鳞片格外显眼,哪怕不明白具体发生了什么,但和梅雪有关且又能让阿丽娜这么生气的事情实在是不多,而这些事情中不管哪一件都同样可以让他们两个爆炸。

“梅雪乖,这里没你什么事情,回去继续收拾东西吧。”

“可是姐姐她……”

“放心好了,死不了的。”

霜星微笑着把梅雪推回房间里关上了门,然后拔出了自己的冰刀也冲了过去。

“塔露拉,你给老娘纳命来!”

至于博卓卡斯替呢?他已经上了年纪了,无意参与这些祸害……不对,这些年轻人的争端,他看了一眼自己手上锐利的长矛,然后默默举起盾牌。

毁灭姿态.启动!

"

ps:嗷呜~唉呀唉呀,大家加油啊,四重下周有多忙全看你们有多努力了,虽然月票是每个月刷新的,但推荐票每天都有啊,你们不会就这点本事吧?群号四重都发在评论区了哦,,还有四重是男的!男的!不是萝莉不是人妻更不是童养媳!另外在这里推荐一下狗酱的《三国,开局认贼做父,敲奇观,顺便追小乔》,很棒的历史文,大家可以去看看,狗酱写的很棒!

第一卷 : 第34章 被卖的小狐狸

“唔姆,姐姐……到了吗?”

蜷缩在车座上的白毛团子揉了揉眼睛,也亏这一路的颠簸他居然还能睡得这么安稳。

“还有一段路程呢,再睡一会儿吧。”

塔露拉轻轻揉了揉梅雪的脑袋,让他靠在自己的腿上继续安眠,这些日子小狐狸都快累坏了,从几个月前迁移据点直到昨天,梅雪几乎每天都在不停往外掏各种东西,从食物再到武器,考虑到自己以后就要离开大家了,小狐狸想在临走的时候也尽量帮上忙,这也导致了他的精神和体力都大量透支,一觉睡到了刚才。

“不过没想到塔露拉你居然会出这种主意,真不像你的作风,那个时候大姐都要发飙了。”

“没办法,不这样的话骗不过那个家伙的眼睛。”

轻轻揉揉梅雪的狐耳,塔露拉低头在他嘴角轻轻吻了一下,很快就要分别了,她是真的不想和自己的小狐狸分开,这几个月梅雪不是在掏尾巴就是粘着哥哥姐姐们,看来小狐狸自己也相当舍不得,可是现在整合没有保护他的能力,只能暂时把他送往龙门。

说到龙门塔露拉其实觉得有些无奈,越是繁华的城市,那些阴暗的小巷和角落就越是多得离谱,以塔露拉等人感染者的身份自然不可能走正规渠道进入城内的,但龙门的地下黑市相当好说话,每人一千龙门币,可以走暗道。

不过塔露拉甚至连这些钱都不打算付,她这次是去做生意的,虽然不是正经生意。

“嘶……真疼啊。”

捂着自己的腰,塔露拉回想起前两天被追杀的一幕,当时爱国者是真的打算一矛戳死她,阿丽娜的一拳直接把磨盘都给打成了小碎石头,吓得梅雪当时就哭出来了,也是因此塔露拉得以保住了一条小命。

“姐姐还疼吗?”

“没事,小伤而已。”

看了一眼副驾驶位置上的阿丽娜,塔露拉只能忍住,没办法啊,谁让这是她自找的呢,小狐狸才多大点她就下手了,唉,确实是不该,早知道会挨揍就直接做到最后一步了,拿下梅雪的第一次该多好。

【哼,真特么活该】

躲在尾巴里的黑蛇小姐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如果不是不想打搅小狐狸的午睡,那她不介意像之前那样再给塔露拉脸上来一下,当然了,这会儿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为过段时间可能会见面的卡谢娜做准备,说到底那个女人虽然同样是黑蛇,但很显然不会和现在的黑蛇小姐保持一致的想法,卡谢娜可能会为了一时间的利益保护并且照顾小狐狸,但长远之后可就不敢说她要做什么了。

所以为了保证梅雪的安全,也为了自己能摆脱这个尴尬的处境,黑蛇小姐只好委屈让小狐狸出卖一下色相了,毕竟卡谢娜那个女人……她其实是个年下控,对于比自己年龄小而且可爱的孩子总是抱有很温和的一面,因此在黑蛇当中也算是极具个性的存在,作为新身体正合适。

不过黑蛇选中她的最关键的一点是:她长得漂亮。

嗯,就是这样,毕竟现在的黑蛇小姐虽然是无性别的精神体,但受到宿主塔露拉的影响所以现在自认为是个女性,选择身体也该按照标准来,卡谢娜长得不差,身材也好,将来小狐狸肯定喜欢。

【等我得到了卡谢娜的身体,看你们拿什么和我争】

小狐狸则是还在睡,按照塔露拉的说法,接下来他只管睡觉就好了,睡醒之后事情也差不多办妥了。

“龙门……我回来了。”

看着远处那座灯火辉煌的城市,塔露拉低垂着眼眸,昔日的故土对她来说远不如怀里的小狐狸,只有自己的姐妹还值得探望,对了,还有他们。

龙门从不是铁板一块,就像之前说过的,越是繁华的都市就越是有更多阴暗的角落,贫民窟和地下黑市就是龙门的影子,每天在这里都会上演着流血和出卖的戏码,大大小小的帮派,错综复杂的势力,走私偷渡就是龙门地下世界最常见的生意之一。

“货物呢?”

“在车上,给喂了安眠药,没有个一时半会儿的醒不来。”

塔露拉压低声音,在她面前的黑帮男子看了一眼车内,确定小狐狸睡着了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那张可爱的脸蛋和他们得到的照片一致。

“之前说好的,三十万。”

“呵呵,放心好了,不会少了你们的那份,这里是十万的中间款,等事成之后除了尾款的十万,我们还会再给二十万作为答谢,我们臭豆腐帮一向说话算数,否则也不可能在龙门站稳脚。”

(一看就是外来人)

这是塔露拉对于面前这个黑帮男人的评价,事实也大多如此,龙门本地的帮派基本都归于鼠王管理,而且也不可能起这种能把人笑岔气的名字,肯定又是那个外来人建起来的帮派,不过既然能拿得出这么多龙门币,肯定也发展了很长时间。

“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乌鸦,叙拉古人,介意我抽烟吗?”

一边说着名为乌鸦的黎博利男人还自顾自的拿出一支烟,塔露拉摇摇头表示不介意,然后轻轻打了个响指,乌鸦手上的烟瞬间就被点燃。

“……这边请。”

把手上的烟丢进垃圾桶,乌鸦立刻收起了那副大大咧咧的态度,别的不说,光是塔露拉刚才露的这一手就肯定不是他这样的小人物能得罪的,该怂就要怂,这才是活长久的秘诀。

“嗯,我们走。”

塔露拉给了雪怪小队的人一个眼神,他们立刻领会,从车上把梅雪抱了下了扛在自己的肩膀上,跟着乌鸦进入了龙门。

————————————————————————————

“是的,我可以肯定自己听到的就是这些,就在贫民窟的3区245号……嗯,对的,请你们尽快,我担心再晚一点那个孩子就要被受到伤害了。”

随手挂断了路边电话,阿丽娜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塔露拉这个主意是真的让人又气又觉得好笑,居然要把梅雪给卖了,不过这也确实是个好办法,一方面能给整合运动赚点经费,另一方面又能让梅雪的出现不显得那么可疑,谁会怀疑被拐卖的孩子呢?

到时候再由塔露拉和陈晖洁直面对话,也可以顺理成章瞒过魏彦吾的眼睛。

“接下来就看塔露拉能不能说服她的妹妹了,不过话说回来,谁能想得到科西切公爵的五分之一财产居然会在这里。”

看着面前这家曾经由科西切开办的银行,阿丽娜有些哭笑不得的拿出面罩给自己戴上,周围的成员们也都暗中做好准备。

“没想到我也有到银行的一天啊,明明是取钱,搞得像抢银行一样的。”

说完这话的阿丽娜连忙摇头,不对,这怎么能叫抢呢?她只是来取塔露拉的私房钱罢了,当然,如果那边的计划导致了小狐狸有什么闪失,那塔露拉就得等着回去挨拳头了!

"

ps:嗷呜,大家加把劲啊,你们这点票票都不够四重加更几章的,难道你们不行?话说小狐狸三十万龙门币,这个定价其实还好,因为他值得!还要在这里推荐一下大佬的佳作《只想修仙的我被迫开后宫》

第一卷 : 第35章 晖洁,这是你姐夫

说实在的,当这个注意被提出的时候塔露拉已经准备好被小狐狸讨厌的准备了,不过没想到梅雪不仅没有丝毫的抗拒,还很配合这次的行动,就是大爹当时表示如果塔露拉真敢把梅雪卖了,他就敢把塔露拉宰了。

不过谁都知道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的,指望塔露拉把梅雪卖了?就算乌萨斯分崩离析这种事情都不可能发生。

“不错,确实是个好品相。”

“五十万得到这样的货色,不差吧?”

“岂止是不差,这个小丫头片子转手至少也能到六倍。”

“呵呵,李老板就这么把话说给我听,不怕我自己把她卖了?”

塔露拉放下茶杯,心里暗骂一句瞧不起谁呢,她家小狐狸就值三百万?不对,梅雪是无价之宝!如果不是为了能让孩子安心在龙门待着,塔露拉怎么可能用这种办法。

当然,其实她也不是没想过办假证,但是这招对魏彦吾来说太小儿科了,龙门所有的数据他都能一手调控,所以梅雪不能是突然出现的,他需要有一个合理到让人不会怀疑的身份,刚好,龙门每年都有些见不得光的生意。

“哈哈,德雷克女士您说笑了,合作最重要的就是信任,不过……嗯,穿着这身衣服会显得有些掉价。”

李老板摩挲着下巴,为了让小狐狸看上去更符合计划的安排,塔露拉等人特地给他换了一身破旧的衣服,不过上货的时候肯定是越漂亮越好,那样才能吸引更多买家出更高价。

“强子。”

“怎么了老板?”

在李老板身后的一个光头男人立刻站了出来,虽然戴着墨镜,但不难看出他的傻气。

“去挑几件衣服,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穿的那种,要好看的。”

“好的。”

看着李老板的手下离开,塔露拉端起茶假意喝了一口,心说真是只老狐狸,周围全都埋伏了人,无非就是想黑吃黑,而且面前这个人也不过是替身,那个耳机多半是用来接受指示的,毕竟干这一行的当然是要减少和人见面。

“那么李老板,我们谈好的尾款呢?”

看一眼沙发上睡大觉的小狐狸,塔露拉暗中估算着时间,以她德拉克的热感应视线很清楚的就分辨出了周围埋伏的人都藏在什么位置,危险系数基本为零,只是待会儿和陈晖洁谈话结束之后必须尽早走,不能被人发现端倪。

“钱……哈哈,我已经让人去取了。”

“是吗?不知道是拿着弩箭的那个黎博利,还是拿着长刀的那个鲁珀啊,又或者藏在其他地方的人?”

塔露拉毫不留情的点破了周围藏起来的杀手,她身边的两个雪怪也都拿出了源石冰晶,空气里的温度骤然下降,黑蛇小姐很贴心的用尾巴给小狐狸堵住了耳朵,保证他能睡得安心。

“德雷克小姐,有时候太聪明其实也不是件好事。”

“或许吧,但像李老板这么傻肯定也不是一件好事。”

伸手示意雪怪们收起冰晶,塔露拉的脚下燃起火焰,射向她的弩箭被直接挡下,与此同时传到大家耳朵里的还有一记清脆的玻璃炸响声,落地窗被人直接撞破,一个带着两把长剑的蓝发龙族女性出现在了房间里。

“龙门近卫局,不许动!全都老实点!”

一时间三方对峙,塔露拉看向自称李老板的傀儡,然后不屑的打了个响指,下一刻对方就感觉到自己的耳朵一阵发热,过热的耳机突然爆炸,将假的李老板震倒在地晕了过去。

“你是谁?”

陈晖洁握紧黑色的长剑,刚才接到报案之后她就一刻不停的冲了过来,在观察了一段时间之后觉得危险似乎并不高,索性直接突入,主要是这个帮派都是些不入流的打手,能对她造成威胁的可能只有面前这个玩火的家伙,陈晖洁从她伸手感觉到了强烈的威胁感,腰间的赤霄剑也颤动着。

“怎么,虽然离别了那么久,但是连我也不认识了吗?”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