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80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阿玛雅的一句话成功调动了全体塞壬的兴趣,她们挤开了幽灵鲨,把塞茜莉亚放到边上,然后把梅雪团团围了起来,眼神里满是期待。

“这个很重要吗?”

“很重要,至少对我们来说是这样的!”

“那就按照你们喜欢的来就好,我不是很懂这些。”

梅雪抱着自己的尾巴,在他身边的幽灵鲨不由得无奈扶额,这下好了,一下多了三百多个和自己明着抢人的家伙,关键自己还打不过她们。

不管幽灵鲨如何去想,梅雪这个回答确实让塞壬们很是喜悦,尽管是意料之中的答案,但是亲耳听到之后还是难以想象的兴奋。

因为族群之间的精神联通,哪怕是没有进入梦境的塞壬们也能知道里面发生的事情,乌尔比安正和列维在因为科学技术的应用和哲学思考吵了一番之后准备整点泡面来吃,结果脚下的震动好悬没给这俩抖海里去了。

“这群塞壬终于疯了?”

“她们本来就不算正常,但作为合作伙伴来说很优秀。”

看着沙滩上这群欢呼着彼此拥抱的塞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列维和乌尔比安在对她们的理解出奇的一致,刚才的震动毫无疑问的来自于脚下的加坦杰厄,这丫头这会儿高兴坏了,恨不得睡一觉跑进梦里抱着梅雪嘬两口。

但其实这个消息本身也就那样,对于梅雪来说塞壬是很好的朋友,他不太理解那种感情上的再度区分,是什么关系不会影响他对塞壬的好感。

“对了,到了大炎之后你们打算做什么呢?”

“嗯……安顿下来之后大概会先找个地方大吃特吃一顿,伊比利亚的气氛是真的压抑,我跟您说,他们的饭菜也不怎么样。”

阿玛雅把梅雪抱起来,开始给他抱怨着伊比利亚的各种不好,幽灵鲨则是在一旁听着,怀里抱着塞茜莉亚。

在现实世界里,确定了幽灵鲨睡下之后凯尔希伸手轻轻推动,毫无反应就足以证明她的意识此刻不在身体当中,否则以深海猎人的本能反应,幽灵鲨会在瞬间醒来然后对凯尔希发起进攻。

“她确实在那个所谓的梦境里,出来吧歌蕾蒂娅。”

“……是你的主意?”

凯尔希话音落下,一个高挑窈窕的身影悄然出现在帐篷内,头顶带着尖角帽,背后是一把巨大的槊,清冷的面容看上去应该是一位冰山美人,眼神里却流露着温柔。

“我重复过不止一次,这并非我的计划,只是幽灵鲨下意识的渴求得到了梅雪的回应,至少她现在可以不需要被那些呓语折磨。”

“回应?这听上去像是一种可笑的祈祷。”

歌蕾蒂娅眼中满是不屑,毕竟凯尔希给她讲述的东西过于虚无缥缈,歌蕾蒂娅曾经暗中观察过梅雪,确实这是一只好运的小狐狸,可将他视作命运未免过于夸大。

“这确实是祈祷,只不过他会回应。”

“那我向他许愿海嗣的毁灭呢?”

“你不是第一个想提出类似愿望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凯尔希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凌晨三点,此刻他们正位于叙拉古和拉特兰的边境,因为某些特殊原因,拉普兰德和德克萨斯等鲁珀干员都没有参与这次的行动,但在他们扎营的时候,西西里夫人的信使居然会亲自前来。

按照他的说法,西西里夫人在早年曾经和梅雪以及博士小姐有些交集,希望能在不久之后叙叙旧,同时还希望可以跟罗德岛建立起一定的合作关系。

虽然早就知道博士当初带着梅雪留下了不少的布置,但是凯尔希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博士小姐和梅雪是怎么靠着两个人说服莱塔尼亚的双子女皇,和哥伦比亚各大企业签下合作,甚至连西西里夫人这个叙拉古的主导者都表明了愿意站在罗德岛的这边。

而歌蕾蒂娅却还在疑惑,她不做过多无用的思考,只是看着凯尔希,思索着梅雪此前的表现,决定回去之后找个机会接触一下那只小狐狸。

罗德岛的那边,已经睡下的阿米娅再度睁开眼,眸中的菱形图案清晰可见,或许叫她特蕾西娅更为合适。

“……就像博士说的那样,有些事情真的改变不了吗?”

特蕾西娅看向维多利亚的方向,有那么一瞬间她的心里同时被触动了两下,作为萨卡兹的前魔王,特蕾西娅的死时整个泰拉的纯血萨卡兹都能听到那一声源自血脉的悲叹。

可就在刚才,她听到了来自于自己的愤怒的叹息。

可是最让特蕾西娅感到疑惑的是,她知道赦罪师会用一种近乎亵渎的方式唤醒自己的身躯,但为什么会是两下,还来自于不同的地方?

与此同时的维多利亚,在伦蒂尼姆的某个实验室里,赦罪师的首领看着浸泡在溶液中的特蕾西娅,似乎是在发呆。

他还是忘不了,不是面前的特蕾西娅,还是很久之前发生在卡兹戴尔的一件事。

那个时候闪灵还是他们的一员,是他的姐姐亦是女儿,那个叫丽……算了,那个不记得名字的实验品不过是他们众多实验中的一个,但闪灵却为了她选择了背叛。

这确实是意料之外,但更让赦罪师没想得到是,他居然真的在那个时候见到了那只白色的沃尔珀。

不曾断绝的血脉传承着古老的记忆,赦罪师本想抓住他,却被烦乱的记忆折磨的险些失去理智,在见到梅雪的时候才会想起来,想起萨卡兹为什么会出现,又为什么会漂泊。

“首领,实验失败了?”

戴着面具的蓝发萨卡兹走到他的身边,打量着面前的特蕾西娅的遗体。

“不,很成功,特蕾西娅殿下的身体很完整,萨卡兹的怒火会让她重生。”

“那为什么您看上去还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呢?”

“我只是觉得少了点什么……”

萨卡兹的首领还是不敢相信,当他意识到梅雪到底是什么的时候,他默许了闪灵的离开,甚至认为特雷西斯必定会失败,但最后的结果却是特蕾西娅的死亡。

那怎么可能呢?命运已经站在他们的那边,等待特雷西斯的注定只有毁灭,碎片大厦完成了又能如何?掌握天灾?梅雪自己就是最大的灾厄。

一次不可能成功的暗杀导致了巴别塔的分崩离析,梅雪的下落不明,还有那个神秘的博士,更让赦罪师意外的是他们居然真的能拿到特蕾西娅的遗体。

“要把感情从记忆里剥离出来确实是不容易,还要反向的把感情注入……不过特蕾西娅身为魔王,这种事情在她身上进行应该会更顺利点。”

“是的,倒不如说相当的顺利。”

顺利到让人怀疑这到底是不是特蕾西娅了,以她那个柔和的性格,如此多的愤怒注入其中应该会更花时间才对。

“您担心这是他们的算计?”

“不是担心,而是事实……但这确实是特蕾西娅无疑。”

两位赦罪师似乎丝毫没有对特蕾西娅和特雷西斯的尊重,随意的谈论着他们的名字,仿佛魔王也不过如此的样子。

“那您就不怕特雷西斯发火?我看他很在意特蕾西娅呢,虽然当初就是他和特蕾西娅作对,唔……不过他们兄妹感情确实挺好的。”

“如果能避免被那一位盯上,就算会发怒他也会选择接受的,他已经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赦罪师不愿提及梅雪的名姓,否则会有不必要的麻烦,同时也是一种尊重和敬畏,对命运的敬畏。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什么都多多的!

第一卷 : 第262章 大炎与乌萨斯的对峙

“塞茜莉亚,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看着梅雪把面前的几个大行李箱都给塞进尾巴里,费莉亚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毕竟只有七岁,塞茜莉亚恨不得把自己的整个房间都给塞进梅雪的尾巴里,因为里面的一切东西她都舍不得,从故事书甚至到那张床都是如此。

也得是梅雪的尾巴够给力,居然真的把塞茜莉亚的所有东西都给塞进了里面,费莉亚感觉怪不好意思的。

“都收拾好了妈妈,剩下的就不带走了。”

“……乖孩子,你这也没什么剩下的了。”

费莉亚有些无奈的吐槽着,这个地下室里能带走的可能只有墙皮和地板砖了,不过塞茜莉亚的这份心情她也可以理解,毕竟以后基本也不会回来了,塞茜莉亚显然也多少察觉到了,因此才会想着把所有能搬走的东西搬走。

“没有了吗?”

梅雪的尾巴轻轻一甩,刚才塞进去的东西足以把一个成年人压得动弹不得,但是小狐狸的样子……好吧,可能这些东西放进去之后对他来说还不如那些毛发更重。

“没有了,哥哥,我们真的现在就走吗?”

塞茜莉亚本来还以为今晚才出发的,没想到中午就要走,这和之前说好的不太一样。

“嗯,凯尔希她们已经在叙拉古的边境等着我们了,让她们等太久也不好。”

梅雪摇摇尾巴,其实这是因为小狐狸有些事情想要找凯尔希问清楚,再加上幽灵鲨说的,凯尔希那边正在琢磨如果晚点见到梅雪该不该禁止小狐狸一周不许看电视,吓得梅雪恨不得坐飞机跑过去。

(要是一周都不让我看电视,还不如让我被姐姐们压在床上过一周呢)

看着梅雪有些不高兴的撇着嘴,塞茜莉亚伸手拍了拍小狐狸的耳朵,她虽然天真懂事,但更多有着属于这个年龄的孩子该有的好奇心和贪玩,梅雪的耳朵和尾巴都是手感很棒的部位,比起其他人来说塞茜莉亚要更喜欢梅雪的耳朵,捏起来还会抖。

小狐狸带着费莉亚母女走了出去,这个房子被暂时的教给了教宗伊万暂管,如果将来费莉亚和塞茜莉亚回来了一样可以搬进去住。

“唉,费莉亚,你这是要去什么地方,还有这两个小孩子是……”

看到费莉亚似乎是打算出门,恰好出门的邻居不免有些惊讶,还有身边的塞茜莉亚和梅雪,这两个小可爱可不就是对门那家甜品店上的宣传照片上的?

本来梅雪也问过费莉亚需不需要跟邻居告别,但她还是想着悄悄离开,但现在既然撞上了也没办法,费莉亚看了一眼身边依靠着自己的塞茜莉亚,她似乎有意躲避着邻居的视线。

轻轻拍了拍女儿的脑袋,费莉亚突然感觉心里最后一丝担忧也如云烟一般散去,她微笑着看向自己的邻居。

“这是我的女儿塞茜莉亚,今年七岁了。”

“原来是你的女儿啊,我就说怎么这么像……什么,女儿!?”

反应过来的邻居被费莉亚的话深深的震撼到了,在她的印象里费莉亚可是一直单身的啊,什么时候多了个女儿,还七岁了!?

“等,等一下,那这个孩子该不会也是……”

邻居本想说这个小狐狸该不会是费莉亚的孩子,但仔细一想,萨科塔和异族人的孩子不可能是萨科塔,难道费莉亚是二婚!?

“不,梅雪不是我的儿子,唔……按照他们大炎的说法,他可能算是我的女婿?”

“原来只是女婿啊,我还以为你都二……啥,女婿!?”

看着邻居衣服阿巴阿巴的呆傻样子,费莉亚不由得捂嘴轻笑,好在梅雪也不在意这个说法,小狐狸只是左顾右盼的看其他人有没有赶来。

(才比我大两岁的邻居不仅已经结婚了,甚至还有个七岁的女儿,然后她的女儿甚至都已经找到对象了?!我还单身呢!)

当妈七年了,费莉亚第一次发现炫耀自己的孩子是这样的让人高兴,她可以毫不避讳的告诉别人自己有一个可爱的懂事的女儿,可以手牵手看着塞茜莉亚交朋友,上学然后长大,作为母亲来说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高兴呢?

“啊,姐姐他们来了。”

梅雪抖抖狐耳,莫斯提马等人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不远处,考虑到各种影响来说还是尽快走比较好(其实是害怕没电视看)

“嗯,那我们就先走了,帕卢西雅,以后我会寄信回来的,再见了。”

向自己的邻居道别,费莉亚带着塞茜莉亚一起朝着莫斯提马等人走去,内心的自豪和满足感让费莉亚的步伐格外坚定,她甚至在幻想,将来的某天自己是否也可以和孩子的父亲,一家三口的走在这大街上。

当然,这个幻想如果想要实现,大概只有等一千年之后,或者她干脆向梅雪许愿。

那位费莉亚的女性邻居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她看着费莉亚脸上的幸福,突然理解了这些年来这位母亲到底承担了多少压力,作为邻居的自己居然一直都没发现,她还以为是费莉亚的性格比较孤僻呢。

想到这里,帕卢西雅不由得朝着费莉亚喊了一声。

“费莉亚!”

听到呼唤的费莉亚转过身去,周围的人群也下意识的看向了他们,但很快就散开了,毕竟拉特兰大街上每天连爆炸事故都不少见,这种也不稀奇。

“不管怎么说,以后一定要幸福啊!”

看着哪个朝着自己挥手告别的身影,费莉亚心中的喜悦和感激通过头顶的光环传达给了周围的同族。

塞茜莉亚握紧妈妈的手,有看了一眼梅雪,小狐狸只是朝她微笑,另一只手被雪白的温暖的尾巴缠住。

“以后一定会好的~”

梅雪这般说着,但他并没有告诉塞茜莉亚,其实他从那枚命运的骰子里看到了很多塞茜莉亚和费莉亚的结局。

如果不是这次前往罗德岛,那么费莉亚会在塞茜莉亚八岁之后离世,她自己也会踏上一场艰难的旅程。

当然,现在的费莉亚打算和塞茜莉亚一起去罗德岛,那么梅雪此前看到的就不会发生了,小狐狸摇摇尾巴,高兴的想要找个人亲一口。

但思来想去的,只好转头亲了一口坐在自己肩膀上的蔓德拉,让本来慵懒的小猫咪激动的恨不得直接变成人把梅雪就地正法。

——————————————————————————

大炎,这个古老的国家一直巍然屹立着,在浩瀚岁月中不曾动摇。

作为一个可以说是平和的国家,大炎一直表现出了和邻居乌萨斯相反的为人处世。

在四皇会战的时候,大炎人在种地;在乌卡战争的时候,大炎人在琢磨着自家的吉祥物去了什么地方;在卡兹戴尔的萨卡兹内乱结束,维多利亚局势动荡的时候,大炎在想着如何为泰拉的将来谋求生路。

当然,在护短这块大炎也是出了名的,尽管绝不能主动挑事儿,但自家祥瑞被人欺负的这档子事情不可能这么揭过,尽管数百年不曾对外宣战,但大炎绝不缺乏赢下战争的把握。

何况现在还顶着梅雪给的幸运眷顾buff,一支军队往边境一站着,给对面的乌萨斯都整的坐立不安了。

你要说打吧,人家战斗力高的同时还有开挂的幸运加成,光是看一眼就知道了,明明相距不过十几公里,这边乌萨斯大雪纷飞冻得都快成冰块了,那边的大炎守军一片岁月静好阳光明媚。

可你要说不打,那边大炎的军队隔三岔五跑到边境线上来拉练一圈,给人吓得心脏病都快出来了,乌萨斯完全处于被动,上头还在和大炎谈判,那群该死的激进派还在维多利亚边境布防牵制住了萨卡兹的主力军队,他们不知道这样反而是帮维多利亚的那些大公爵吗?

“所以到底为什么我们要在这里被大炎的家伙戏弄?!”

作为不知情的人,乌萨斯的边境军官特别不爽的抱怨了一句,以国境线作为分界,乌萨斯和大炎呈现了完全不同的两种天气,这让士兵们相当的不满。

“谁知道呢,不管你就知足吧,总好过去北边守着那些……嘶,算了。”

作为乌萨斯的军官,多少也知道一点关于那些隐秘的事情,泰拉北境的邪魔和南方的海嗣都是不为大多数泰拉人所知的存在,海嗣是伊比利亚人心里难以愈合的伤口,邪魔会因为人类对自己的了解变得强大。

南方的热土中的精怪虽然被帕夏和可汗击退,但随时可能卷土重来,泰拉的发展很大程度受到了这些鬼东西的限制。

但迫于这些威胁的特殊性,泰拉各国又不得不将其隐瞒起来,大炎、乌萨斯以及萨米虽然并未结盟,却在对抗北方邪魔的事情上达成了一定程度的默契。

本来大家都寻思着大炎大概就是那种埋头苦干不理世事的类型,结果没想到他们居然也会主动找事,可是为什么乌萨斯要赔偿大炎啊,这些普通的军官和士兵实在是想不通。

实际上大炎的那头也不是很清楚自己为什么要来边境搅乱子,毕竟梅雪的事情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还只是传说,尽管每个大炎人都知道狐仙的故事,小狐狸每年收到的香火也不少,但不是每个人都相信他的存在。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