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79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都不需要莫斯提马再说什么,梅雪很主动的把脑袋埋在她的胸口蹭了蹭,还把自己的尾巴递了过去,这要是被蔓德拉看到了,保不准要给莫斯提马的脸上,不对胸口来两爪子。

“可我就是好奇心重嘛。”

这么乖巧的梅雪可难得见,莫斯提马嘴角的笑容看上去像极了奸计得逞的坏女人,实际上她对梅雪和教宗的事情不怎么感兴趣,毕竟看小狐狸这个样子是铁了心不肯告诉她。

既然小狐狸不愿说,趁这个这个机会逗他玩儿也挺好的,逗梅雪乃是人生一大乐事,看着这只活泼调皮又不懂世事的小狐狸在自己怀里乖巧的撒娇打滚,心里确实有一种莫名的爽快的感觉。

“呜……可我真的不能说的。”

梅雪的狐耳无精打采的耷拉着,可以的话他也想告诉莫斯提马,但这件事情的牵扯确实太大了,哪怕是梅雪也能明白为什么伊万要支开那么多人,只让自己知道。

尽管已经知道了自己早些年做了很多事情,但是小狐狸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和拉特兰,不对,准确来说是和萨卡兹以及萨科塔扯上关系,梅雪都不知道自己以前居然这么厉害。

“既然不能说,那么梅雪你就要想办法堵住姐姐这张好奇的嘴才行了。”

看着莫斯提马脸上魅人的笑容,小狐狸尾巴轻摇着思考了一下,然后把自己的苹果塞到莫斯提马的嘴里,直接从物理意义上的堵住了她的嘴。

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莫斯提马感觉回头有必要提升一下梅雪和自己的默契率,或者说让这个小狐狸多学点那方面的东西,

“我说的堵住嘴可不是用苹果啊。”

“……用尾巴?”

“那也不行,一嘴毛不太好收拾,给你沾上口水也不好洗干净。”

莫斯提马摇了摇头,她可不是什么好哄的小姑娘,这也就是面对梅雪这样的小正太会不太好对付了。

“那我……”

梅雪正打算继续说下去,却突然想到了什么,顿时脸色变得很是古怪,看向莫斯提马的眼神都变成了“姐姐你果然是个坏女人”的样子。

“待会儿很快就要吃饭了姐姐。”

“所以在那之前来点餐前菜不好吗?”

被戳破心思的莫斯提马也不再兜圈子,手轻轻顺着梅雪的腰下滑,还不忘挠两下。

另一头的安洁莉娜的房间里,蔓德拉孤身一猫坐在床上,思考着自己该怎么变回去。

此前她已经试验过了,虽然变成了猫,但源石技艺不仅没有被封闭,反而比以前提升了好几个档次,脑子也……好吧,本来就不聪明,以前居然会想着干掉梅雪,这可真的是,乌萨斯都没她胆子大。

那么这就可以侧面的证明她蔓德拉应该不是真正的猫,只是变得类似于猫,至少思考能力和人格没受影响,就是偶尔会真的表现出猫的脾气。

“喵喵喵……”(话说回来,我到底是为什么会变成猫的?)

这就是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了,虽然把自己定位成了梅雪的宠物,但蔓德拉也没真想去做猫啊,变成这个样子,万一以后梅雪需要帮忙处理一下某些需求怎么办?还是做人好!

“喵~”(那个时候我好像只是想不被发现吧)

蔓德拉在脑海里回忆着之前的事情,当时她找到了梅雪,因为过于兴奋所以扑了上去,结果菲亚梅塔突然出现,之后就……

“喵!”(难道是女主人干的吗!)

这里说的女主人当然不可能是菲亚梅塔,而是苏雪儿,毕竟就是她把蔓德拉变成这个样子的,自然也会在蔓德拉的脑袋里把自己设定成和梅雪同一高度的人,当然,蔓德拉很清楚自己是被苏雪儿进行过记忆修改和人格改正的,但她完全的不在意。

或者更直接的说,苏雪儿的心理暗示等级已经达到了直接用自己的灵魂去编写人格的层次了。

实际上这招是她跟梅雪学到的,早些年的小狐狸为了能把特蕾西娅的魂体分离做了不少的学习和努力,阿尔图罗就是一个倒霉的实验例子,不过因为梅雪自身的好运气,只是尝试了第一次就成功了,甚至把自己和博士的灵魂碎片糅合在一起组成新人格塞给了阿尔图罗。

这一做法可以说是很有效果,至少那个时候他们成功了,那个博士确实很有脑子,而且知道的事情已经远超了她理应获得的情报。

但那些都和苏雪儿无关,她唯一在乎的只有梅雪,当初和大炎的合作也好,和其他兽主的协议也好,不过是为了弟弟能快乐的活下去,在他们找到重回星空的方法之前这也是无奈之举。

不过也许是因为本身只是残魂,苏雪儿知道的事情不比梅雪多多少,否则她一定会认出来博士小姐到底是谁。

当然了,那些都是后话,目前的问题主要是蔓德拉不知道如何解除自己的状态,如果是苏雪儿动手,那么她身体的变化就可以算是诅咒的一种。

既然是诅咒,那么解开的方法估摸着也就不会太麻烦了,毕竟苏雪儿给蔓德拉的暗示是“无条件服从梅雪的一切命令”,用猫猫的身体可有很多事情都不好做的。

“喵喵喵?”(难道是青蛙王子的那种?)

蔓德拉不免有些疑惑,毕竟苏雪儿和梅雪是大炎那头的,也不知道这个西边的童话故事是不是符合逻辑,算了,死马当做活马医,这就找梅雪去!

另一头的客厅里,彩虹小队还在给塞茜莉亚讲故事,当然,主要是闪盾负责讲,原因没别的,就单纯因为他的话比较多。

虽然两个世界在文化方面存在着相当的重合,但是彩虹小队看的书也不少,尤其是闪盾这家伙,他对科幻小说和童话故事都有涉猎,说出来的故事让塞茜莉亚听得入迷。

“那叔叔,最后那个叫小青的怎么样了?”

“她啊,在白娘子和许仙私奔之后,她也找了个叫做黑山老妖的结婚了,还生了几个发色不一样的孩子,叫做葫芦娃……”

虽然这个故事塞茜莉亚听上去没啥反而感觉很精彩,但是ash和亚历山大越听越想给他来一拳,这家伙当初说自己对天朝的各种鬼神故事感兴趣,还说什么又仔细了解过,他就是这么学习的?!

“不行了我听不下去了,我越听越想把地雷放进他的鞋子里!”

“忍一忍吧,至少塞茜莉亚不知道这些故事本来是什么样,我更担心如果梅雪听到之后会不会用毁灭菇砸他。”

“应该不会,毕竟是梅雪那么乖的孩子。”

彩虹小队无奈的叹了口气,目前他们唯一找到的和过去世界相关的线索无疑就是梅雪了,小狐狸从尾巴里拿出来的那些植物完全就是他们那边的,至于这个世界嘛……

看那边的菲亚梅塔就知道了,她正打算把罗德岛告上法庭,因为她感觉自己的个人形象受到了冒犯,实际上这和罗德岛新发的一款游戏有关。

是的,相信已经有聪明的读者猜到了,这个游戏的名字叫——《愤怒的小小鸟》

"

考虑到罗德岛和梅雪的关系,再加上承蒙照顾,彩虹小队决定还是跟着梅雪一起去那边看看,刚好花时间了解一下这个世界更多的信息。

“塞茜莉亚,可以帮我去叫梅雪和莫斯提马他们吗,也很快就要开饭了。”

“好的妈妈,我这就去!”

虽然还是很想听故事,不过果然还是梅雪讲的更有趣,何况马上就要吃饭了,塞茜莉亚还是乖巧的跑去找梅雪。

跑到楼上的时候看到了那只可爱的猫猫,塞茜莉亚蹲下身子把蔓德拉抱起来摸了摸,因为她年龄比较小,又管梅雪叫哥哥,所以蔓德拉也只能暂时忍耐了。

比起这些,蔓德拉现在更想直接冲进那个房间里早点变回来,如果让她知道房间里此刻的样子,嘶……一场大战在所难免了。

“梅雪哥哥,开饭了~”

塞茜莉亚轻灵的嗓音听上去就很悦耳,她轻轻敲了敲门,房间里传来的杂乱声让怀中的蔓德拉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但好在没多久小狐狸就走出来了,还换了一身衣服。

“莫斯提马姐姐呢?”

“唔姆,她吃不下了。”

梅雪无奈的摊着手,他第一次知道原来堵住女孩子的嘴是要用这种方法,不过莫斯提马现在的状态确实没办法下楼去吃饭,估计也什么都塞不进去了。

“这样啊,可是妈妈做了那么多好吃的呢……”

“没办法,我们一起吃光吧!”

牵住塞茜莉亚的手,看着蔓德拉跳到自己的肩膀上,梅雪带着塞茜莉亚朝着楼下走去。

异样的气息在蔓德拉的鼻尖上跃动着是那般明显,但她不好当着梅雪的面做什么,只能期待自己早点恢复人身,那样的话梅雪就不需要那种家伙了。

“喵喵!”(不就是胸大了点吗,我早晚也可以的!)

抱着这样的雄心壮志,蔓德拉表现出了丝毫不输给莫斯提马的决心,而梅雪的卧室里,莫斯提马握着自己的法杖倒在床上,本来一直延缓时间把十分钟变成一个小时就很消耗体力了,后面还花了不少精力维持住让梅雪去有时间收拾,这会儿她是真的可以说身心俱疲。

【啧啧,年轻人,要节制啊】

“你真的不是在嫉妒我?”

【你再这样小心我下次不帮你了】

“别这样啊,大不了我分你三分之一的时间?”

【不行,至少一半!】

果然,只要条件够好那一切就都有得谈,不过一半对莫斯提马来说可不值得,虽然成为梅雪的契约对象之后她可以不用担心被这家伙侵占身体,但怎么说呢……

“你爽了一半的时间,我的身体承担了所有的疲累,这不合适吧?”

【那就三分之一,这是我能做到的最大让步了】

“成交~呼……话说你们既然你和梅雪关系好到这个程度的朋友,为什么当初你会那么的害怕他?”

这是莫斯提马始终想不通的一个问题,七年前的那个雨夜,蕾缪安重伤安多恩离队,她也险些被黑锁白匙吞噬自我,但当梅雪出现的时候这家伙居然安静了,不对,说成瑟瑟发抖的抱着头躲在墙角更合适,就跟见到了什么大魔头一样。

【因为……那个时候他真的太像了】

“像什么?”

【他的原生,也就是他们姐弟俩的本体,我还没有告诉过你,尽管其他人一直都认为是那个家伙将自己分成了两部分,但实际上……那更像是一次分割】

“你口中的那个家伙,算是梅雪的父亲?”

【祂没有性别可言,只是把自己负面的部分全都分割出去,恰好变成了苏雪儿而已,同时留下来的部分就成了梅雪】

“那你们害怕祂又是为了什么?”

有一个老古董在身边就是好,很多事情问一下就知道了,尽管受限于梅雪和苏雪儿的特殊性还是有很多事情不能知道,但总好过被蒙在鼓里。

【你要是被陨石雨砸一遍,你也会怕的,你考虑一下为什么这个世界就剩下这片大陆了】

莫斯提马突然感觉自己还是别问的好了,突然牵扯到了很深重的话题啊。

"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什么都多多!

第一卷 : 第261章 各方动向

夜已深,梅雪倒在自己的床上,蔓德拉趴在自己的猫窝里,不得不说梅雪的动手能力还是很强的,但蔓德拉很想吐槽这个玩意儿好像本来是个竹编的果盘,为什么会变成自己的床了?

算了,反正这个小窝挺舒服的,还要啥自行车啊。

不过今晚肯定不能就这么睡了,蔓德拉摇摇尾巴起身压低身子舒展腰肢,然后轻巧的一跳落在了梅雪的床上。

蔓德拉的眼睛在夜晚也发着暗金色的光,为了解除自己的诅咒,小猫猫迫不及待的亲在了梅雪的唇上。

月光透过窗户洒在房间内,较小的猫咪的影子一变再变,最后变成了蔓德拉的样子,看来苏雪儿确实有给她留后门。

不过也许是因为这不是梅雪主动的,所以蔓德拉能感觉得到这应该存在时效性,大概五六个小时之后她就又会变成猫了。

“五六个小时差不多,唔,不过也足够了,做一只猫还能更好的待在主人身边嘛。”

毕竟自己还算是梅雪的半个保镖,很少有人会对一只猫起疑心,所以蔓德拉对于变成猫这一点并不反感,何况变成猫之后源石技艺都要强不少。

想到这里,蔓德拉干脆钻进了梅雪的被窝里面,不过变成猫也有一点不好,那就是衣服不会跟着一起变,所以她这会儿属于是对梅雪坦诚相待,小狐狸也和以前一样只是穿着一件衬衫。

老实说作为一只连恋爱都没有过的猫,面前的梅雪对她的诱惑力自然不用多说,不过她也不想打扰梅雪的睡觉时光,只能选择自己忍耐着了。

而梅雪呢?小狐狸完全没发现蔓德拉的异常,倒不如说这会儿的梅雪正因为塞壬姑娘们的新计划而苦恼不已,他真没想到这群家养水产萝莉居然会琢磨着去大炎的那边上户口。

当然,这倒不是小狐狸担心她们出什么事,他是担心这群姑娘在大炎整出什么大活儿,毕竟她们此前只和伊比利亚有过接触,而且破坏力还强,小狐狸现在可没办法给大炎那边写信呢。

“主人你就放心吧,我们都已经想好了,到了大炎之后肯定不给你惹事!”

“唔……那我会尽快跟大炎那边打个招呼,这样的话可以避免不必要的冲突,话说加坦杰厄呢?”

梅雪环顾四周,他已经有一段时间都没见过加坦杰厄了,以前那个小萝莉扑上来是最积极的,但这段时间居然没在。

“她这会儿正忙着搬家的事情,实际上就因为这个小妹她都抱怨好几天了。”

说起这个阿玛雅就有些想笑,毕竟那么大的一座岛礁没办法让用船拖走,现在海嗣又和塞壬闹掰了,只能委屈一下加坦杰厄在岛礁的下面拖着走。

本来这也没什么,但为了维持住平衡,加坦杰厄不得不用那个自己都不喜欢的形态,顶着一个比自己还大十几倍的头壳,依靠着里面延申的触手托住整个岛礁朝着目的地进发。

因此接下来的很长时间加坦杰厄都没办法到这边来了,整天嘀咕着这群当姐姐的不把自己当人看。

“唔,那样的话,伊比利亚怎么办?”

“这个不是问题,反正从大炎到那边游泳的话半天就到了,就算有海嗣干扰也不影响,它们打不过我们。”

阿玛雅俨然一副深海恶霸的形象,如果不是因为海嗣的繁衍速度真的太快了,她其实不介意带着姐妹们把除了初生之外的海嗣全剿灭,打初生的话如果能保证没有海嗣的干扰,其实也用不着大家一起。

“那就好,啊对了,今年过年的时候我会去大炎那边,到时候就可以见到你们了!”

梅雪的眼神里那叫一个高兴,虽然在这个精神网络编织的梦世界里大家都是最真实的样子,但他还是想在现实世界里抱抱阿玛雅她们。

“我们也很期待,塞壬永远是您最忠诚的仆人,如果您有任何的需要,我们会从大海走向陆地。”

从大海走向陆地,进化是塞壬和海嗣之间最大的共同点,她们迅速的适应着泰拉的一切,最新一次的测试表明这群小萝莉已经能站在陆地上长达一年之久,这就意味着她们可以随时成为梅雪需要的战斗力。

一群能随意掀翻深海猎人,搅动大海的塞壬走上陆地,那画面肯定……梅雪下意识的想到一个萝莉童子军的场面,不行太奇怪了这也。

“我不需要什么仆人,唔,我们应该是朋友关系。”

“……男女朋友的那种朋友?”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