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82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阿玛雅摇了摇头,示意姐妹们该干嘛就干嘛,蛐蛐天灾还奈何不了她们。

(这些家伙知道的比我想象的更多,面对天灾也是有恃无恐)

乌尔比安和列维首次有了一致的想法,而且她们还自称梅雪的眷属,真要是这样的话,那个叫梅雪的又是何方神圣呢?

“嗯,照这个速度大概可能还还要三四天才能到大炎,加坦你加油,到了大炎我请你吃火锅。”

前行的速度还是没有改变,阿玛雅知道这多半是加坦杰厄生闷气了,毕竟让她干的这活儿确实很累人,阿玛雅觉得给点奖励可能比较有用。

“梅雪说他回大炎过年的时候会找你约会。”

这话就像是兴奋剂一样打在了加坦杰厄的脑袋上,下一刻,原本还在慢悠悠的岛屿突然开始了加速,甚至开始了漂移,好悬没把灯塔都给甩下去。

"

ps:嗷呜~这章姑且是个过渡和伏笔,到了罗德岛之后就是各种修萝场了!(没有错字!)

第一卷 : 第264章 太太你冷静啊!

一二三四……

凯尔希在心中数着,这次梅雪给她拐回来的人还真不算少,彩虹小队四个,蕾缪安再加上费莉亚母女就是七个人,都可以去隔壁参加一下圣杯战争了。

“梅雪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还是说受欺负了?”

那边的小狐狸刚一下车,早就准备好的大姐姐们纷纷围住了他,特别是麟青砚,别看这家伙平日里挺高冷的,一涉及到梅雪就完全变了个人,就差把梅雪带去医院做个全套检查了。

“我没什么事的,比起这个姐姐你们让一下。”

梅雪抖抖狐耳转身看着塞茜莉亚,她显然是是被这个阵仗吓到了,十几个人堵在车门口,都不知道怎么下去的好。

“来塞茜莉亚,我跟你介绍一下,这是麟青砚姐姐,这是令姐姐,这是年姐姐,这是煌……”

一口气说了十多个人的名字,小狐狸也不指望塞茜莉亚能全都记住,只要能打消她的不安就好,费莉亚也是轻轻推了一下女儿的肩膀示意她过去。

因为坐的是越野车,车底盘稍微有点高,所以塞茜莉亚还是被梅雪牵着手带下车的,这个略微亲密的举动让所有人下意识的蹙眉,情况不对,这小妮子有大问题!

“那个……我,我叫塞茜莉亚。”

弱弱的自我介绍完,塞茜莉亚下意识的躲在梅雪的身后来规避大家的视线,这还是她第一次被这么多的人围观呢,而且这些大姐姐都好漂亮,不知道为什么塞茜莉亚突然感觉自己的心中有了一种名为压力的存在。

“真是个可爱的小妹妹啊。”

年皮笑肉不笑,她现在只希望这个小萝莉别是梅雪给自己找的后妈,这特么还不如令呢!

“嗯嗯,啊还有,这是塞茜莉亚的妈妈,费莉亚阿姨!”

梅雪顺带着介绍了一下从车上下来的费莉亚,塞茜莉亚在妈妈和梅雪之间犹豫了一会儿,然后选择了躲在费莉亚身后,用梅雪的尾巴遮住自己的脸。

“……”

这次除了幽灵鲨之外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年更是眼皮直跳,等一下,该不会那个叫塞茜莉亚的真是要当自己的妹妹吧!

“大家好。”

别说是塞茜莉亚,就算是费莉亚也多少有点不适应这个场面,话说为什么全都是女性,梅雪还全都管她们叫姐姐,他到底几个姐姐啊?

“好了好了,别在这里挤着,煌你去和拉特兰的人负责交接,剩下的人去收拾东西。”

凯尔希倒是还好,梅雪有发消息告诉她关于费莉亚的事情,也是因为她明确说过自己可以治疗,小狐狸这才坚定了要带她们前往罗德岛。

尽管有些不满,但还是没人说什么,只要梅雪没事那就是最好的了。

“凯尔希!”

再见到凯尔希的小狐狸显得很是高兴,一个闪身冲到了她的面前,还不得凯尔希说什么呢,直接跳起来手脚并用的挂在她的身上,对着凯尔希的嘴唇就亲了一口,直接给凯尔希亲懵了。

当然,同样茫然的还有其他的大姐姐们。

发生了什么?梅雪为什么要吻凯尔希?他俩关系啥时候好成这样了?难道梅雪记忆恢复了?

一连串的问号闪过众人的脑袋,特别是年,这姑娘现在就怕梅雪随便指个除了自己之外的人说:这是你后妈,来认识一下。

那种事情光是想想就够可怕的了,演变成现实还得了!?

“我好想你啊~”

梅雪也不管别人看向这边的目光有多古怪,自顾自的把头埋在凯尔希的怀里蹭了蹭,虽然隔着塑料的外套多少有点硌人,但好在凯尔希本身的身材还算不错,至少比那边吃醋的蔓德拉要强得多。

但是小猫猫又不好对梅雪做什么,只好把自己仇恨的目光转向了莫斯提马,都是这家伙出的馊主意!

说什么让梅雪对着凯尔希撒撒娇就能搞定,还说亲一口保证那家伙不会追究,现在倒好,确实是不会追究了,丫的凯尔希的手都不知道该放在什么地方。

这种情况就算是凯尔希也没见过啊,想当初梅雪最多就是在他们出任务回来的时候给个抱抱,亲亲那都是私底下的事情,被梅雪这么一整凯尔希的大脑都出现了短暂的宕机。

贴贴,都可以贴贴,这种事情要是梅雪敢在和她单独相处的时候做,那么她俩总有一个要在床上下不来让对方帮忙带饭的。

可现在这么多人看着呢,就算是凯尔希也不可能真的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

“我知道了,快先下来。”

尽管心里和其他人一样恨不得把这只黏人诱人勾人魅人的小狐狸就地正法吃干抹净,但凯尔希还是面无表情的把他抱着放在了地上。

俗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作为一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岁数比年和令加起来都还大的人,凯尔希显然不会被这种突如其来的福利蒙蔽了自己的双眼。

因此她迅速的在脑袋里过了一遍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梅雪又被拉特兰的彩票商拉黑了?这不应该,小狐狸也不缺钱。

那他总不可能是把拉特兰炸了吧?那也不至于这个反应,毕竟拉特兰人炸自己家可是最狠的,除非梅雪丢毁灭菇。

那该不会是又出柜了吧?不,梅雪连什么叫出柜都不知道呢,而且这种事情也不是一两次了。

思来想去的,凯尔希只想到了一个可能,她眉头微皱的看着面前似乎有些不安的梅雪。

“你是不是没做完作业?”

胜负只在一瞬间,梅雪的败北毫无悬念,被戳心事的小狐狸不由得炸毛,下意识的就想用尾巴遮住脸来一次掩耳盗铃,或者躲到闪灵和煌的身后,毕竟那俩家伙对他算是最宠着。

“是……”

梅雪的声音细若蚊吟,背后的尾巴不安分的摇动着,让人看了不免有些心疼,凯尔希更没想到小狐狸居然会因为这种事情向自己妥协,话说原来只需要这种小事情就能让梅雪乖巧主动到这个程度吗?

一些不太好但是相当刑的主意瞬间从众人的脑袋里闪过,主要是梅雪的这个样子确实很容易让人心生一些不好的念头。

“没做完就算了吧,反正那本来也是额外的任务,至少可以证明你玩的很开心。”

尽管嘴上是这样说,但如果刚才小狐狸没有直接给那个kiss和贴贴,那么凯尔希肯定要找个理由好好收拾一下他(特指两人待在一起的时候)。

不过自己好处都拿到了,总不好再开口说什么,至少在这么多人面前还是要给小狐狸一点面子。

“好耶!我就知道凯尔希你最棒了!”

这次梅雪是发自内心的喜悦,高高兴兴的踮起脚尖伸手勾住凯尔希的脖颈给了她一个真诚的吻,看得闪灵和煌等人没有紧皱,前者是因为丽兹,后者是因为自己。

既然不用担心回去之后没电视看了,梅雪也就撒欢的去找姐姐们叙旧,还带上了塞茜莉亚,恰好给费莉亚和凯尔希留出独处的空间。

(你给我等着,回去有你好受的)

看着梅雪和塞茜莉亚跑开,凯尔希擦了擦自己的嘴角,刚才梅雪肯定吃的是奶油蛋糕,嘴还挺甜。

“你就是费莉亚女士吧。”

“是的,您一定就是凯尔希医生。”

好吧,在目睹了刚才梅雪的一系列操作之后费莉亚也不知道该和凯尔希说什么比较好,不过她总感觉凯尔希有些眼熟,仔细一想却没记起自己是否曾见过她。

“你的情况我已经从梅雪和办事处的那边了解了,但更为具体的还要回到罗德岛之后再仔细检查一遍。”

费莉亚的这种病并不算多见,但凯尔希活得太久,知道的太多见的也太多了,她当然有把握治好费莉亚,实际上她早就把这种病的治疗方法连同医学论文一并寄了出去,但并未引起任何的重视。

“万分感谢。”

“……你的女儿很可爱,她还不该失去自己的母亲。”

看着那边的塞茜莉亚,凯尔希想起了还在罗德岛上的路易莎(亚叶),她的母亲莉莉娅也是自己的学生之一,当初切尔诺伯格的石棺事件让她失去了母亲,所幸那个女孩儿很坚强,并没有沉浸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

“阿嚏!”

莉莉娅突然打了个喷嚏,拿起体温计就给自己量了一下,发现也不是感冒。

“难道是梅雪在想我?也不太可能,毕竟他都失忆了。”

“唉,好想见梅雪啊。”

有些无奈的挠了挠头,这倒不是说莉莉娅不喜欢整合运动,只是她都隐姓埋名那么多年了,平时还得躲着凯尔希,和女儿见个面都得偷偷摸摸的,实在是很难受啊。

而且她来的比较晚,白垩等人都已经加入整合之后她才匆匆赶到,自然也没见到梅雪,越想越觉得可惜。

“都已经那么多年了啊。”

回想往事的莉莉娅心里感慨万千,当初丈夫的死让她险些堕入复仇的深渊,好在博士和梅雪及时把她救下,否则内卫的刀势必会毫不留情的斩下她的首级。

但莉莉娅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博士不打算让凯尔希知道她还活着的事情,反而让她改头换面,这么多年一直都在哥伦比亚那边替他俩管理手下的那些产业,就为了之后加入这个整合运动。

“莉莉娅医生,你再想什么?”

刚结束学习的梅菲斯特有些好奇,很少会见莉莉娅发呆,这位整合运动的医疗部负责人靠着自己精湛的医疗技术折服了所有人。

再加上本身相当成熟的气质和优秀的长相,整合运动内部想要追求她的人可不少。

“嗯……我在想我的女儿。”

“您已经结婚了?”

“对啊,别看我这个样子,其实我已经很大了,我女儿也是成年人呢。”

莉莉娅捂嘴轻笑,她的容貌和十几年前一点没变,这倒是要归功于梅雪,只看外表根本看不出来。

“这倒是完全的让我没想到,不过这下要有不少人心里难受了,那你为什么要来加入我们整合呢?”

“因为我丈夫……十八年前,他和我们其他的同事死于乌萨斯的阴谋。”

“抱歉,我不该提起这个的。”

梅菲斯特自认为提起了莉莉娅的伤心事,但后者摇了摇头。

“十八年过去,我女儿都已经成年,我自己也早就放下了,你不用在意。”

“那您的女儿是……”

“她在罗德岛,和我曾经的老师在一起为了救治他人而努力,我们有段时间没见面了,但会有信件来往。”

莉莉娅托着腮把桌上的一切都收拾好,梅菲斯特也先一步离开,确定周围没有别人,莉莉娅这才从怀里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梅雪、她以及路易莎,三个人围坐在一张桌子边有说有笑,看上去格外幸福。

每当莉莉娅想念梅雪或者女儿的时候就会拿出这张照片看一眼。

“不知道路易莎能不能把梅雪泡到手,不要辜负我的期待啊。”

摸了摸自己眼角的皱纹,莉莉娅多少有些自卑,她毕竟是结过婚有过丈夫的,不好参与到凯尔希等人的争斗中去,不过女儿的那点小心思她也从没戳破。

如果被现在的博士小姐知道她的想法,大概就得说:太太你冷静啊!

“梅雪,我好想你啊……”

也许是冥冥之中的感应,另一头的小狐狸突然感觉有人在叫自己,但回过神来之后发现好像只是错觉。

摇摇头牵着塞茜莉亚跑到幽灵鲨的面前去,虽然以前一直都只是在梦境里见面,但这会儿见到本人之后塞茜莉亚也没那么的害怕,反而很主动的跟幽灵鲨打了个招呼。

“劳伦缇娜姐姐!”

“唉,来让姐姐抱抱!”

幽灵鲨弯下腰把塞茜莉亚抱在自己的怀里蹭了蹭,她还是很喜欢这个小丫头的,可爱乖巧又懂事,和梅雪一样,而且不会成为自己的情敌!

“嗯,我们的塞茜莉亚香香的。”

在塞茜莉亚的身上嗅了嗅,幽灵鲨的笑容看上去格外温柔,当然,她更倾向腹黑。

那边的几个大姐姐看到这一幕更疑惑了,咋滴这个新来的小妹妹貌似还和幽灵鲨也认识啊。

“梅雪~!”

煌的手轻轻放在了小狐狸的肩膀上,也不管塞茜莉亚和幽灵鲨疑惑的眼神,拽着小狐狸就离开了这边,她有些事情需要跟小狐狸确认一下。

"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什么都多多的!

第一卷 : 第265章 命运的可能性

神是什么?西塞罗曾经多少次思考过这个问题,作为一名深海主教,他在相对应的研究过程中不可避免的遇到了这种问题。

海嗣们是存在可以被称作神的个体的,那便是初生,最早的海嗣,尽管有着巨兽的权能与身躯,哪怕现存的所有海嗣都是它们的子代,可它们不能算是神明,它们的父更不是。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