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83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但在海嗣传承下来的,大群的记忆里,西塞罗知道神是存在的,这让他曾一度陷入迷惘。

随着研究的进行,西塞罗很快就发现这是个不需要自己过分深究的问题,是的,神就是神,不必解明其正体,不需要了解神的用意,更不必妄加推测神的来历。

作为一位科学家,西塞罗要做的只是窃取神正准备抛向人类的橄榄枝,不同于昆图斯偏执的把自己改造成海嗣迷失其中,也不同于阿玛雅厌恶人类,西塞罗的本愿是进化,让人类更好的进化,直到完美。

到了那个程度,矿石病也好,天灾也好,人类自会有解决这些问题的能力。

“神灵的奇迹……”

西塞罗呢喃着,看着不远处海面上那座漂浮的岛屿,他已经像这样跟着对方好几天了,依靠着身体的特殊性,生存于大海没有任何的问题。

在从海嗣那边了解到这个新物种的存在之后,西塞罗感觉自己距离那个目标更进了一步,塞壬在他看来正是自己理想中的人类的样子。

她们的身上有着大海的气息,大群的网络可以感知到她们,但她们可以自由选择是否接入其中,这代表这些生物和海嗣有着相同的起源,如果不是因为注意到了乌尔比安也在岛上,那么西塞罗不介意去和对方做交涉。

当然,现在去的话大概率会被乌尔比安用船锚追杀。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上面大多都是个子娇小的女性,但这段时间的观察西塞罗基本可以肯定,塞壬的进化程度已经走在了泰拉的前列,这个种群的个体有独立思维,但是又具有高度统一的群体思想,而且贼能打。

昨天西塞罗忽悠一只跟伊比利亚的惩戒军战斗得到相当进化的海嗣去那边,结果那家伙被人家一根触手缠住,死的连骨头都不剩下。

“大姐,不抓他吗,我感觉那家伙一定知道很多东西。”

西塞罗自己不知道,其实塞壬们早就发现了他的行踪,这群姑娘的精神网络能把周围十几公里的一切动静反馈到大脑,身后有个家伙跟着好几天了,还一直都保持着稳定的距离,很难说不是别有所图的。

“暂时不用管,那家伙我认识,不过他为什么要跟着我们呢?”

阿玛雅扫了一眼海面,她的记忆里有和西塞罗相关的部分,这家伙是深海主教中的一个异类,向来独来独往,醉心研究而不喜欢传教,只会给予将死之人海嗣细胞让他们尝试活下去。

但他跟在自己等人的身后是为了什么,总不能说是为了跟踪然后找机会召集海嗣把她们一口气端掉吧?那最多是让几个姐妹少吃两顿泡面而已。

“那是……西塞罗?”

乌尔比安也注意到了那个一瞬间潜入大海的身影,他下意识的就想去追,但在大海里,哪怕是深海猎人也不可能抓到一个一心想要逃走的深海主教。

“是他,但不用管那么多,照这个速度我们很快就会抵达大炎,需要做一些准备才行,我可不想刚到海岸边就被十几道雷劈在脑袋上。”

可以的话阿玛雅不想和大炎方面产生任何物理上的冲突,毕竟以后都是一家人,有梅雪的这个关系在,大炎方面应该也不会对她们做什么,现在就看小狐狸的那边安排的怎么样了。

那么小狐狸的安排呢?答:梅雪正在被煌安排的明明白白。

“所以,你真的就是大炎传说里的……狐仙?”

尽管已经从博士小姐和麟青砚的那边得到了答案,但煌还是无法想象,她本以为梅雪最多是个普通的沃尔珀少年,结果这只小狐狸居然就是她家祖上的侍奉对象?!

不对啊,不是说狐仙都几千岁了吗,怎么说也得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吧,梅雪这个……充其量就满足白头发的特点。

“应该是吧。”

梅雪含住自己的手指,他还以为煌单独找自己是有什么事情呢,感情就是为了这个啊。

“什么叫应该?”

“因为我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只知道以前有个姐姐,连我14岁都是陈晖洁姐姐编的。”

关于这一点梅雪不需要多说什么,整合运动的事情他需要保密,毕竟他的身份过于特殊,一个不好就很容易演变成大炎站在整合运动的身后,那对大家都没什么好处。

“我是真的没想到啊,误打误撞的想起来你有六条尾巴,我就跟博士开玩笑说你跟大炎的狐仙一样……结果居然是真人。”

煌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毕竟相较于传说中一个念头天地改色的狐仙,面前的梅雪显然相当的人畜无害,小狐狸甚至打饭都要踮着脚,伸直了手才能让人知道他到底想吃什么。

“那梅雪,你真的可以实现他人的愿望?”

“我不知道,或者说我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实现别人的愿望。”

小狐狸尽可能的回答煌的问题,毫无保留或者欺骗,他确实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估计也不会轻易的实现他人的愿望,按照凯尔希的说法,那是需要舍弃一条尾巴才能做到的事情,而且他不想再失忆,忘记自己喜欢的人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算了,问这个好像确实不太合适,那……你会回到大炎吗?”

“会,今年的新年我就会回去。”

梅雪抖了抖耳朵,尽管大炎没有给他任何的地位和权力,但无人可以否认小狐狸对大炎的重要性,要不是他自己的意愿,就算是主动和乌萨斯开战大炎也会把梅雪带回去。

“那到时候带上我!”

煌轻轻拍了拍梅雪的肩膀,她有必须要回到大炎才能做的事情,不过在那之前还有一件事。

“对了梅雪,我听说你抽到了那个多索雷斯的旅游券,能不能算我一个?”

小狐狸抽到旅游券的事情是幽灵鲨说的,并且因为可以先人一步,她已经占据了一个名额,余下的三个名额就需要另外说了。

要知道这段时间各种任务可是让煌感觉身心俱疲啊,她需要好好的放松自己,多索雷斯那可是个好地方。

“好啊,那就我们三个,唔……还有两个不知道找谁好,回头再说吧。”

不知道为什么,梅雪突然想起了维娜,那个喜欢和他一起在温室花园里午睡的大姐姐说不定会对这个感兴趣,至于其他人,大家好像都很忙的样子。

与此同时的罗德岛那头,维娜反复回忆起自己的那个梦,她独自坐在罗德岛最高层的甲板上,冷风吹过,穿着单薄的她却不觉得冷。

那个梦毫无疑问来自高文,来自她的导师,那位世世代代和阿斯兰交好的兽主,不,或者说阿斯兰是祂的附庸更为合适。

“高文,我知道你就在我的身边,可你为什么要编织那样的一个梦让我看到?”

尽管多年没有理会祂的呼唤,维娜也知道祂就在自己的身旁,祂们总是注视着自己。

很安静,风吹走了罗德岛传来的机械运转的声音,这样的宁静只是持续了一会儿,直到那个威严的声音响起。

“那并非我们编织的梦。”

一只金色的,高大威武猛兽出现在了维娜的身后,他的鬃毛像是太阳那般闪耀,哪怕是夜晚也无法掩盖这份光辉。

“那也不是单纯的过去,维娜……那是千万未来中的一个。”

名为高文的兽主趴在维娜的身旁,在祂的口气里,似乎预知未来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未来,你是说那个梅雪会把一切都毁了,就凭他?”

维娜还是更愿意把那当作一个梦,毕竟她实在想象不出梅雪怎么会变成那样,话说小狐狸哪来的那个本事,他甚至会被华法琳追的上蹿下跳。

“能否做到这种事情,只却决于他是否有这样的打算。”

“维娜,你已经长大了,有些事情也是时候告诉你”

高文的眼神沧桑且悠远,维娜算是祂看着长大的,他也告诉了这个孩子很多常人所不知道的事情,比如深海的威胁来自更久远的过去,北域的邪魔来自无尽的星空。

“岁月和时间对我来说意义不大,常人所谓的一生甚至不如我睡一觉的时间长久,但再祂的面前,我和脚下的这片大地同样只是个孩子。”

那是古老的秘辛,久远到泰拉各国的历史都不曾有记载。

但高文仍旧记得,当自己第一次睁开眼的那一刻,那个惊喜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朵里,他听到祂说:欢迎来到新的世界。

随后他看见了,比山岳更高大的伟大存在向自己,以及自己身边的其他投来了喜悦的目光,那双璀璨的眼眸中有着星空,高文从中看到了命运的轨迹。

他不理解,既然一切命运都在祂的眼中,早已经知道了所有结局的祂为什么要多此一举?

“你是说……梅雪?”

“那不过是万千姓名中可以指代的一个,但世人最常挂在嘴边的,应该叫命运更为贴切。”

命运反复无常,命运周而复始,高文抬起头看向星空,有那么一瞬间,他的眼中闪过无数种星星运动的可能性。

“命运?”

“是的,还记得我教过你的吗,少了一颗钉子……”

“死了一个国王。”

维娜当然记得,这首诗她记得最为清楚,少了一个铁钉,丢了一只马掌,跑了一匹战马,败了一场战役,最后死了一个国王。

“是的,最微小的细枝末节也会影响到重大的事故,甚至只需要轻轻推下一块山上的滚石,就可以引发一场灾难。”

高文循循善诱着,一如当年教导维娜的那般。

“能自己看到命运,可以肆意拨弄命运的弦来演奏自己想听的曲子,维娜……这就是梅雪。”

不理会维娜逐渐严肃的表情,高文继续说了下去,此刻只有他和维娜,这话不会被外人知晓,细小的波动也不会被命运察觉。

“如果他不希望那个国王死,那么那个铁匠就会想起自己还有一枚钉子没订,那么那匹战马就不会跑,战争就不会失败。”

“那如果他希望国王死呢?”

“那就算那个国王赢得了战争,他也会死。”

只需要有这样的想法就好,哪怕只是一瞬间闪过的念头,也足以掀起命运的波澜,哪怕只是六条尾巴的祂。

“你们到底……”

维娜无法理解,更无法想象,高文所说的更像是不切实际的故事,但他没有骗自己的理由。

“你给我看的那些,是为了警告我?”

“不是,那只是命运的一个可能性,我只是想让你知道祂是什么。”

高文的身影逐渐变淡,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罗德岛里有不少的老朋友,目前也不适合见面,被发现可不好。

当然,高文其实更担心维娜对小狐狸有些别的心思,那样的话会变得很麻烦的。

眼见着高文消失,维娜心里的疑惑不减反增,她拿出一根棒棒糖叼在嘴里,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一件很久之前的事情。

那是在三年前的某一天,她在维多利亚的一家酒吧里见到过一个很奇怪的组合,一个戴着黑色的兜帽,另一个戴着白色的面具,后者是个三条尾巴的沃尔珀。

他们似乎很赶时间,进酒吧只是为了打听一点事情,大都是维多利亚当时的近况。

维娜隐约记得,当时那个兜帽下是个女声,她管那个戴着白色面具的沃尔珀少年叫……梅雪。

是的,她想起来了,那个时候毫无疑问是博士小姐和梅雪,尽管当时两人的声音很小,但她隐约听到了,他们要去的是伦蒂尼姆。

"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什么都多多啊~在这里推荐!《原神,她们都叫我须弥坏女人?》

简介:

身为一名具有巴螺迦修那血统的犬娘,阿比有很多称呼——“化成郭的光”“须弥城指定吉祥物”“提瓦特小天使”

“全沙漠最可爱的大狗(自封)”,她不摸鱼,不宅家,也不过度沉迷养花喝茶,毫无疑问是个某些方面上超越某些神明的好犬娘。

但是她至今仍未知道为什么那些漂亮姐姐们都喜欢叫她坏女人,问她们的时候也不告诉自己原因。

这就涉及到一个她自己都不知道的秘密了。

柯莱面色微红:“为什么那么温柔的少女,解开封印之后会变成那样啊。”

妮露步履蹒跚:“唔...要对阿比上瘾了怎么办。”

纳西妲辗转反侧:“今天也上凯瑟琳的号去见阿比姐姐好了。”

迪希雅,旅行者....

对此,封印解除后的阿比只是扎起头发,喝了口水,笑眯眯的露出无辜的表情。

“狗狗怎么会有坏心思呢?狗狗只是想亲近人类。 ”

第一卷 : 第266章 吃醋的两个小女友

“梅雪!你可算是回来了啊!”

刚回到罗德岛,小狐狸一下车就被黑蛇扑了个满怀,脑袋被埋在她的胸口,呼吸都不太容易。

“呜呜!卡谢娜姐姐快松开!”

梅雪的尾巴下意识的全都往黑蛇小姐的脸上招呼,不过因为本身不想伤到她,所以小狐狸并没有太用力,差点被闷死在卡谢娜的怀中。

“多让我抱两下,你都不知道这段时间我有多无聊。”

作为曾经乌萨斯出了名的阴谋家,黑蛇小姐可是让罗德岛这边紧张了好久,她的身份也是相当特殊的,一个搞不好说不定乌萨斯就得找上门来了。

也正因此她才会被单独留下软禁观察,直到确认了无害之后才被放出来,但那个时候梅雪已经出发去拉特兰了,黑蛇小姐就这么又无聊了一段时间,毕竟她对罗德岛的其他人都没什么兴趣。

不过博士小姐例外,她俩还挺聊得来,特别是在和梅雪相关的话题上,比如哪个姿势更好,如何恰到好处的欺负梅雪才能让他生气却又不哭出来,哄骗小狐狸的一百种方法。

“啊呜!”

为了避免自己被憋死,梅雪只好一如既往的张开自己的嘴一口咬了上去,一瞬间的刺激让卡谢娜脸色微红,毫不犹豫的松开了手。

“呼……姐姐你抱得太紧了!”

大口的呼吸了两下,梅雪没好气的用自己的六条尾巴往黑蛇小姐的身上招呼,当然,这个力道跟按摩差不多,比起生气而言更像是在撒娇。

显然,能在这里看到黑蛇小姐对梅雪来说还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

“谁让我那么想你呢,哎嘿,今晚和姐姐一起睡吧!”

“卡谢娜女士,这番话我就不能当作没听见了呢~”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