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88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说到底,姐姐弟弟这种关系放在如今更像是一种调节感情氛围的称呼,陈晖洁早就不把梅雪单纯当个弟弟看了。

(可我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碰过梅雪了啊!)

看着姐姐的脸色一变再变,梅雪无奈的伸手摸了摸陈晖洁的脑袋,虽然他不知道陈晖洁还在想着怎么打发这群碍事的小姑娘然后和梅雪办正事,但小狐狸宠姐一向不用管理由是什么样的。

“梅雪,梅雪你在吗?”

门再次被敲响,打破了屋内尴尬的局面,小狐狸认得这是史尔特尔的声音,但没等他做什么,铃兰就穿着毛绒拖鞋啪嗒啪嗒的跑到了门口。

乖巧的打开门,铃兰看着站在面前的史尔特尔,微笑着让出半边身子。

“史尔特尔姐姐来了,快请进吧,刚好蛋糕和茶水都还有呢。”

这一副女主人的样子实在让人感觉很奇怪,但铃兰的表现又让人生不起气来,史尔特尔脸色有些古怪的走进屋,在看到和陈晖洁对峙的姑娘们之后显的更是古怪了。

“史尔特尔姐姐!”

梅雪高兴的扑到了史尔特尔的怀里,埋在她的胸口蹭了蹭,因为史尔特尔的衣服露出了不少肌肤,梅雪的耳朵挠的她胸口有点痒,不过这感觉也是怪舒服的,史尔特尔下意识的搂住了梅雪让他埋在自己的胸口。

“姐姐来找我拿莱瓦汀吗?”

“只是来看看你,莱瓦汀我随时都可以召唤回身边,不过她确实喜欢在你身边待着。”

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话,史尔特尔随手一甩,原本被梅雪郑重其事挂在刀架上的莱瓦汀在下一刻就出现在她的手中,明明剑身比史尔特尔本人的身高都要长,但被她拿在手中却不显得有任何突兀的感觉。

史尔特尔只是轻轻的挥舞,莱瓦汀如同她手臂的延伸一般灵活,只是几个剑招就让梅雪高兴的鼓起掌来,也让迷迭香等人感觉很帅,似乎也只是很帅。

但恰好相反,陈晖洁一眼就能看得出史尔特尔在剑术上的造诣似乎比自己还要高出不少,这就离谱好吧,要知道她修习赤霄的剑术可是苦练了十多年,看到随便抓一个人剑术就不在自己之下还是很打击人的。

“看你们的样子,这是在举办什么睡衣派对吗?”

随手把莱瓦汀丢到地上,看它委屈巴巴的自己消失在空气中,史尔特尔抱着梅雪走到沙发边上坐下,饶有趣味的看着这几小只。

比起陈晖洁的刚正不阿和严苛,史尔特尔的性格让她如同女王一般对周围的一切都抱有毫不畏惧的态度,强大的气势甚至让阿米娅都有点发懵,她突然想起了这位史尔特尔小姐是萨卡兹,而特蕾西娅总是有意无意的回避与对方相关的问题。

现在看来,史尔特尔的身份可能也不会太普通。

“这群小家伙打算今晚和梅雪睡在一起。”

陈晖洁无奈的揉了揉眉心,她姑且也算是和史尔特尔认识了,毕竟之前对方进过局子。

“是吗,那确实不太好。

史尔特尔看着靠在自己胸口的梅雪,小狐狸可爱乖巧的样子总叫人心动,而且她还想问清楚什么叫她的角握起来会比较扎手。

“你看我就说吧,可她们……”

“毕竟今晚我要和梅雪一起睡。”

陈晖洁正打算说出口的赞同之语顿时卡在了自己的喉咙里,她琢磨着自己这也太倒霉了,怎么又来了一个抢人的?

但是还没等陈晖洁郁闷完呢,门再次被人敲响,但对方甚至都没喊话,很直接的用钥匙打开了门走了进来。

“梅雪!我来了~我家迷迭香呢?”

(她怎么来了?)—迷迭香

(她终于来了!)—陈晖洁&阿米娅和铃兰

看着大大咧咧的煌,迷迭香的脸色不由得变得有些难看,她不讨厌煌,倒不如说十分喜欢这只各方面都热情似火的大猫猫。

可煌实在太热情了,让迷迭香有时候实在招架不住,特别是这种时候她最担心的就是煌跑来找自己。

“啊,果然在这儿啊,都这么晚了该回去睡觉了,明天早上还要去执行任务呢。”

煌走到迷迭香的身边,单手揪住小猫猫的衣领就跟买菜似的把她提了起来,迷迭香下意识的挣扎着不想离开,小猫猫也要面子的。

“我不要走,我今天晚上要和大家一起睡!”

“你这个……难道是打算和梅雪一起?”

看着坐在史尔特尔怀里安静啃苹果的梅雪,煌突然意识到自家的小猫猫可能已经长大了,至少感情方面是这样的。

“不可以吗?”

“倒也不是说不可以,只是……”

煌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迷迭香那双眼里什么感情都没有,小猫猫似乎在提到梅雪的时候才会有较为明显的感情波动,陈晖洁和阿米娅等人都喜欢她能坚定初心,要知道就是她们三个给煌报信说迷迭香在这边的。

“只是?”

“能不能带我一个!”

煌的话险些让大家倒在地上,陈晖洁和阿米娅更是对这家伙目瞪口呆,不是吧大姐,你来掺和什么?你和梅雪什么关系啊你就……啊不对,煌和梅雪好像确实有点关系。

阿米娅突然想起来煌的户籍其实是大炎那边的,而且她的家族和梅雪有着不小的渊源,当然,这些都是目前不可说的。

“……”

迷迭香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尤其是看到煌胸口凸出来的那个部位的时候表现出了深深的嫌弃。

“不要,这是我们小朋友的睡衣派对,身高超过一米四五的都不能加入。”

一米四五是梅雪的标准高度,用这个身高可以有效排除各种大姐姐,只可惜没办法排除阿米娅。

但这边话还没说完呢,那边门又被人推开了,闪灵还保持着敲门的姿势,临光探出脑袋看着屋内这奇怪的一幕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看到临光的时候谁都能注意到梅雪摇动尾巴的速度变快了很多,小狐狸似乎很喜欢这个大姐姐,这让陈晖洁、史尔特尔和煌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放在了临光身上,看得她很不舒服。

“临光姐姐!”

梅雪从史尔特尔怀中跳了出去,跑到临光的身边张开手紧紧抱住了她,很是亲昵的蹭了蹭,然后瞪大自己明亮的眸子一脸兴奋。

“你是来变身给我看的吗?”

这话让临光想起来了,自己当初确实跟梅雪说过下一次见面的时候变身给他看来着,但现在的话不太合适,临光揉了揉梅雪的脑袋,她倒是特喜欢这个可爱的小狐狸,梅雪总会让她回忆起在家乡的妹妹。

“抱歉梅雪,变身的事情拖到下次吧,我是和闪灵来找你的,丽兹睡不着希望你可以去给她讲个故事……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

临光有些疑惑的挠了挠头,不明白为什么大姐看自己的眼神充满了无奈、不满和另一种更复杂的情绪。

“没什么,只是突然感觉……梅雪哥哥可能是个天生的抱枕。”

阿米娅也只能用这样的话来形容了,讲故事?别开玩笑了,阿米娅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丽兹,当初梅雪每次给她讲睡前故事都会被丽兹以“一个人睡着会做噩梦”为理由留下来过夜,那个时候要不是有阿斯卡纶盯着,再加上身体的不适,说不定她都得逞几次了。

“或者说,他本来就是个狐狸精,谁都想和他一起睡。”

陈晖洁脸色一黑,突然后悔当初为什么没带着梅雪私奔。

来个蒂蒂.jpg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封间贴禁评论的日子快到头了,总之是什么都多多啊~在这里推荐《除灵,然后捡到霞之丘诗羽》

第一卷 : 第271章 不过审的游戏规则

谁也没想到,关于梅雪今晚到底睡在什么地方居然也能成为一个让人苦恼的问题,只不过苦恼的不是梅雪,而是这帮姑娘们。

出于自己的角度,大家谁都想让梅雪陪着自己,但小狐狸只有一只,所以不得不用抢的方式来争夺。

目前来说势力最弱的是迷迭香等人,最强的是陈晖洁其次史尔特尔,闪灵和临光处于中间,煌属于较低的那个。

或许有人会问,为什么不让梅雪自己选择呢?

呵呵,因为包括陈晖洁在内的所有人都不敢说梅雪会选择和自己待在一起,毕竟小狐狸的心事有时候很难猜,单纯的随便选一个也不是不可能的。

当然,如果在这里的是塔露拉或者苏雪儿,那么谁都没得抢。

“唔……”

梅雪啃着苹果陷入了深思,小狐狸其实也犯难了,不对,应该说犯困,他其实想的是赶紧去给丽兹讲完睡前故事再回来睡觉。

可是大家似乎都不打算离开,他也不能把姐姐和朋友们都赶走吧,梅雪是不会做出那种事情的。

“大家都想让梅雪做个陪睡抱枕,可梅雪又只有一个……”

陈晖洁伸手搓了搓小狐狸的尾巴,也多亏这世界上只有一个梅雪了,否则肯定天下大乱,这小狐狸长得祸国殃民的,长大之后也不知道会给她招惹多少麻烦。

“那这样的话,要不要用扑克牌来分出先后呢?”

阿米娅举起手来,算是给大家提出了一个可行的建议,众人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投向她。

在这样的注视下,饶是阿米娅也感觉怪怪的,但还是清了清嗓子给大家讲述了起来。

“就是很简单的比大小,输的人要排到后面,按照顺序,最终获胜的那个人今晚可以和梅雪在一起待着,明天是第二名,之后第三名这样的。”

“我怎么感觉阿米娅你好像对这种情况意外的很有经验?”

煌和临光都有些疑惑的看着阿米娅,小兔子似乎对这个场面完全的不稀奇,倒不如说她眼中的感情是……无奈?

“实际上,这是以前的罗德岛用来分配某些资源的方法。”

“什么资源?”

“梅雪陪睡券。”

空气在一瞬间陷入了凝滞,阿米娅感觉得到大家看向自己的眼神变得格外火热,不过这份火热当中还夹带着一些怒气和不满。

“还有吗?”

包括铃兰在内的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出声,哪怕是对梅雪没有那么高好感度的临光和闪灵也琢磨着要给丽兹弄两张,别的不说,她们很清楚丽兹对小狐狸的感情是什么。

甚至连躲在暗中的红都窜了出来希望能拿两张,不过其实只要梅雪的尾巴摸摸券就可以把她打发掉了。

“没有了,毕竟这种券的存在会很影响干员之间的感情,特别是女性干员之间的。”

阿米娅摊着手,真要是还有那种东西被大炎那帮姑娘知道还得了,麟青砚怕不是能把罗德岛整个掀过来。

何况当初这种特殊的券在巴别塔内部掀起了不小的腥风血雨呢,最后还是特蕾西娅出面把这些券全都收回然后销毁的,否则……估计现在罗德岛上每天都能见到有姑娘在掐架了。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不过只是打扑克就够了?”

“额……其实为了防止参赛人数过多,除了只能和梅雪玩之外比赛还有一条规则。”

“是什么?”

“输一次,少一件。”

阿米娅话音落下,默默啃苹果的梅雪突然感觉所有人的视线都放在了自己的身上,小狐狸抬起头,发现连同陈晖洁在内的大姐姐和包括巫恋在内的小妹妹,似乎眼神中都带着一丝他不太喜欢的感情。

那是如同饿极了的人看到一袋小蛋糕的表情,满脑子想的只有撕开包装袋把面包吃下去。

这勾起了梅雪某些不好的心理阴影,小狐狸用力裹紧浴巾,尾巴轻微摇晃着,要是有什么不对劲估计会遵循本能的做点什么吧。

但梅雪丝毫没注意到自己这个如同幼兽一般戒备的样子有多可爱,煌、迷迭香和铃兰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鼻子,一向高傲的史尔特尔也脸红着移开了视线,陈晖洁感觉自己心跳快的就跟那晚被塔露拉撞见偷吃一样。

塞茜莉亚直勾勾的盯着梅雪,似乎从没想到那个在自己心目中好像什么都能做到的梅雪哥哥居然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好想抱抱啊。

临光和闪灵也有些愕然,梅雪的这个表现实在超出她们的预料,就刚才的那一瞬间她俩居然有种和梅雪玩两局的冲动,而且在看到小狐狸这样一副怯生生的样子之后更不想该注意了。

“我要玩!”

巫恋举起手来,冷漠的脸色,但眼神中却透露着认真,她扫了一眼梅雪,确定小狐狸只裹着一条浴巾,也就是说她只需要赢下一局……就算不会到那个地步,小狐狸也不可能在靠着浴巾遮住自己。

照理来说这样可爱的梅雪应该会引起大家的保护欲,得到众人的呵护才对,可是除了小刻和塞茜莉亚之外,在场所有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把这只小狐狸欺负到哭出来!”

“那……”

心里感慨于梅雪的这招卖萌还是那么有杀伤力,阿米娅想了想,熟练从茶几的第二个抽屉里拿出一副扑克牌,她知道梅雪的这个房间布局还是和以前一样,小狐狸总会把东西放在同一个位置。

“你们玩吧,不过要注意分寸,不能太过分了。”

阿米娅很干脆的把牌交给了煌,自己似乎完全不打算掺和进去,一脸茫然的大猫猫又看向陈晖洁和史尔特尔,她俩摇了摇头表示拒绝。

“不是,那你们这算退出?”

煌有些没搞明白,一个个的刚才还说什么都不能退让呢,现在就不肯来了,这也太没骨气了,不就是脱两件衣服吗,有什么好怕的,这里唯一一个异性就是梅雪了,这小狐狸就算被抱在怀里贴着都没啥反应。

“煌,你要加油!”

深知梅雪强大之处的迷迭香轻轻拍了拍煌的肩膀,虽然战斗力悬殊,但煌只要赢一次,今晚两只猫猫就可以抱得梅雪归了!

“怎么搞的好想我九死一生似的,我知道梅雪的运气好,但也不至于吧……”

煌是知道和梅雪相关的那些传说的,但和闪灵临光一样,她也认为那些实在过于夸大梅雪的好运了,毕竟传说只是传说,就像煌自己一样,她的一些事情也被罗德岛的人夸大了很多,什么眼泪能治疗矿石病却从没哭过。

“你们要来吗?”

煌看着临光和闪灵,她们算两个,胜算要高点,不过大家的对手都是梅雪,煌自己也就是抱着玩闹的心态而已。

“嗯,如果我们赢了,今晚梅雪就跟我们走!”

丽兹还在家里等着呢,闪灵这么说也要带个小狐狸回去,嗯,这都是为了丽兹!她和临光在一起怎么说都不可能输的!

确定了参赛选手,还处于茫然的梅雪抖抖狐耳啃了一口苹果,虽然不知道大姐姐们要做什么,但小狐狸至少知道她们要和自己一起玩。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